丫鬟成长记

第127章 信物

第一百二十七章 信物

卢氏?这关卢氏什么事。.夏王爷离开房间的时候仍觉得自己没有缓过神来。不过他到底做王爷多年了,很快就想到了,启盈昨日才去‘玉’佛寺上香,近日就有僧人上‘门’说苏槿是妖孽,事情,未免太巧合了些。

虽然不愿意怀疑卢氏,但是他还是来到了卢氏的房‘门’口,站在那里犹豫不决。

“王妃,那个无缘法师真的能顶事么。”这是卢氏身边嬷嬷的声音,夏王爷愣了下,她已经知道无缘和尚要来的事情么,不过随即又安慰自己,府上来了个法师王妃知道也不奇怪。

“嗯,他是个奇人,好像也有不简单的背景。”卢氏的声音响起。

夏王爷又站了一会,房间里也没再说话,他想了想,终是摇头离开了。那两句对话看似什么也不能说明,其实已经说明了最重要的事情,卢氏早就认识无缘法师,无缘法师来夏王府绝非偶然。

他,做错了么……夏王爷低下头。

“苏槿,你以后就住这里吧。”老王爷和老王妃院里的人并不多,有不少空房间。

苏槿打量了下,比她之前住的那个只好不坏,她点点头“老王爷可知素茹去了哪里。”

素茹?老王爷思索了一下“你说你那个丫鬟?”

苏槿笑着摇头“素茹是五少爷的丫鬟,只是暂时跟着我的。”她的身份在这夏王府里最是奇怪和尴尬,似主非主,似仆非仆,还是尽早拿了‘玉’佩离开这是非之地比较好。

老王爷哪里会知道一个丫鬟的去向,苏槿有些失望,素茹已经消失两天了,自从那日她说要给自己炖个银耳汤以后就不见了踪影,大厨房那边她也问过了,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个‘玉’佩的事……”老王爷第一次显‘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神‘色’。

应该是夏启晨不愿意还给她吧,苏槿撇眉,没想到夏启晨敢忤逆老王爷的意思,这事比她想的还要麻烦。

见苏槿没有说话,老王爷继续开口道“你且安心在这里住着,‘玉’佩的事我会想办法的。”他其实也没想到夏启晨如此倔强。

苏槿福了福身“那就有劳老王爷了。”

待老王爷走后,苏槿没有待在她这个“新居”里,她决定去找欧阳洵想想办法。

“你找二公子?”丞相府的小厮上下打量着苏槿,面前的‘女’子看穿着也不是那种寒‘门’小户,可是又有哪家大家闺秀会出现在这要找二公子。

“嗯,劳烦小哥通报一声。”苏槿边说边往小厮手里塞了一些银钱,她没有什么银钱了,之前在夏王府攒下的月钱并不多。

小厮看了一眼手上的银子,想了想,面前‘女’子的笑容很是动人,就当是帮她忙吧。他点头跑了进去。

“苏姑娘?”欧阳旭刚下马就看到了自家‘门’口前站立的‘女’子,夏王府的丫鬟怎么会出现在这。

苏槿转过身,看到欧阳旭打量的目光,她颔首“欧阳公子。”

两人之前在夏王府的那次见面并不显愉快,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和此人攀谈什么。

“你来找二弟?”欧阳旭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停了下来“怎么,又要给二弟献计?这次是什么,比无梁殿更加‘精’巧的?”

没有理会欧阳旭嘲讽的语气,苏槿看也不看他,眼睛看着大‘门’的方向,也不知道那小厮怎么去了那么久。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待遇的欧阳旭冷哼“你以为凭借你的身份也敢肖想丞相府么。”这‘女’子帮助欧阳洵的目的在简单不过,可是她不知道么,麻雀很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况且,欧阳洵也不是什么好的树枝。

苏槿终于看向欧阳旭“苏槿自知身份低微,却不知道欧阳公子有和我这种人说话的爱好。”

“你……”欧阳旭被堵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讽刺苏槿地位低下,自己却站在这里和她说话,着实有些掉身份了。

“我劝姑娘还是离欧阳洵远点。”欧阳旭凑近苏槿耳边“别到时候落个凄惨下场还不知道缘由。”

苏槿有些不耐的瞟了一眼欧阳旭,还不待开口,橙影的声音便传来“苏槿姑娘,我们主子有请。”

橙影好像没看到欧阳旭,对于欧阳洵身边这些下属,欧阳旭也懒得理会,警告完苏槿他便施施然的走进了丞相府。

“苏槿,你来了。”欧阳洵对于苏槿的到来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欣喜居多,他勾起一抹笑容“最近在夏王府过的可好。”他知道她苏醒的事情,如果不是五影齐齐拦他,他早就忍不住想去夏王府看看她。

“欧阳洵。”苏槿开‘门’见山的说“我有些事想请你帮忙。”

“拿回‘玉’佩?”欧阳洵对于苏槿的话并不感到意外,他也猜到了启晨不可能轻易‘交’出来,他沉‘吟’了一下“你可愿当公主?”

“公主?”苏槿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只是想拿回‘玉’佩。”

欧阳洵用手托住下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苏槿“有些事情不是完全能按照你的意愿去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她想离开夏王府逍遥过日子,他可以帮她,她若想成为公主,难度虽大,他亦会帮她。只是想拿回‘玉’佩的同时获得自由,那就有些难办了。

不过是枚‘玉’佩,怎么会如此复杂,苏槿皱眉,夏启晨不就是想利用她的身份么。

看到苏槿满脸困‘惑’不解,欧阳洵走过来‘揉’‘揉’她的头发,引得苏槿不满的目光,他才解释道“你若有了‘玉’佩,那得到皇上承认的几率又大了几分,你觉得这样的你能安生过你想要的生活么。”

苏槿沉默了,她现在不过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丫鬟,卢氏已经在处心积虑想要‘弄’死她,如果她有了那枚‘玉’佩却没有身份的庇护,那……

“那枚‘玉’佩,不仅仅是能够证明身份的吧。”苏槿敏感的问道,仅仅是一枚皇上的‘玉’佩应该不会引来那么多麻烦吧。

欧阳洵有些意外,继而失笑道“苏槿,你果然不是一般‘女’子。”

那枚龙纹‘玉’佩,不仅仅是当年作为太子的皇上给苏槿母亲的定情信物,更是可以调动皇家隐卫的信物。

太子当年出游,身上有这枚‘玉’佩所以才敢不带护卫,本是急救的时候用,结果意外结识了苏槿的母亲,他就把这枚珍贵的‘玉’佩送给了她。

“我猜想夏启晨是知道这枚‘玉’佩很重要,但是具体的用途他并不知情吧。”欧阳洵笑的有些无奈“我也是很偶然才得知的。”

皇家隐卫……那不是只保护皇帝的么,苏槿有些不明白,就算夏启晨或者其他人拿到这枚‘玉’佩也没什么用不是么。

欧阳洵摇头“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用途不大,但是对你来说却很重要。”苏槿是皇上的孩子,也就可以算是天家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持有‘玉’佩的话是可以调动隐卫的。

苏槿眨眨眼,难道自己莫名拥有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欧阳洵哈哈一笑“那也得皇上开口才行,为了防止叛‘乱’,这些隐卫都是只听命于当时皇帝的。”也就是说,除了皇帝以外的人想调动隐卫,必须得到他承认的同时还得有那枚‘玉’佩。

“知道皇家有隐卫的人极少。”听风阁强大的信息网也一直不曾知道皇家有隐卫,也就是因为调查苏槿身世过程中巧合得知的。

苏槿似懂非懂的点头“所以,我只能二选一了是么。”

欧阳洵看到她那垮下来的小脸,不由有些心疼,他叹了口气但也只有点头。没有公主身份的苏槿就算拿到‘玉’佩也是危险重重。

苏槿低下头,古代的记忆虽然不甚清晰,可是却告诉她,她应该拿到那枚‘玉’佩,那种莫名的强烈的愿望一直在心间不断浮现。

“我不想任人鱼‘肉’。”苏槿抬头看着欧阳洵“不管有多艰难。”

欧阳洵笑了,笑的有些无奈和心酸“我知道你会做这样的选择。”其实从他内心来讲,他不希望苏槿成为什么公主,他只愿她平安幸福度过这一生。

“我会帮你的。”欧阳洵深吸一口气,只要她想要。

苏槿却沉默了,半晌,终于再次问出了心底的问题“欧阳洵,为什么待我如此好。”

欧阳洵看着她幽深的眼睛,久久凝视,就在苏槿以为他会深情表白的时候,他噗嗤一声笑了“因为你可是公主哎,自然要好好巴结了。”

苏槿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这算什么理由,欧阳洵这样的人物难道还需要仰仗公主的权势不成。她虽没当过公主却也知道,一个公主能带来多大的权势。

“好啦,你不要想太多。”欧阳洵顿了顿,敛了笑容“夏王府最应该防备的,不是夏启晨,而是夏启正。”

夏启正绝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夏启正身上的谜团连听风阁也不曾探听出来。

“提防夏启正?”如果不是欧阳洵提及,她几乎要忘记夏启正这个人了,那个羸弱的少年。

“嗯。”欧阳洵凝重的点头“能拿到皇室的qing/人结,又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大少爷,求求你……”少‘女’哭泣的声音在黑暗的屋子里更显几分凄凉。

夏启正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遍体鳞伤的‘女’子,摆摆手,‘女’子凄惨的声音再度响起。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