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8章 闹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闹事

“少爷,她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绀青的声音里不带一丝同情,好像刚才对‘女’子实施夹棍的人不是他。

夏启正疲惫的‘揉’‘揉’额头,在火光映照下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了。这间密室他‘花’了五年时间打造,还第一次遇到不肯‘交’代的人。

绀青看了一眼夏启正,犹豫的开口“她,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是个丫鬟,不可能扛得住这么重的刑罚。

夏启正皱眉,一点有关她的东西都不知道?朝夕相处那么多日,纵使她再小心谨慎也该‘露’出些什么才是。

被捆绑在木桩上的‘女’子抬起头,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容“大少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素茹,你觉得自己可以脱离我的掌控了么。”那个‘女’子正是失踪两日的素茹。

素茹咬着‘唇’摇头,她知道自己擅作主张离开了田庄是她的错,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大少爷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怒气。

夏启正才是她真正的主人,不管是夏启明亦或者夏启晨,乃至苏槿,都不是她真正听命的人。夏启正早在几年前就把他们一家人安排进了卢氏的陪嫁田庄中,一直未曾有过任何命令,时间久到他们都以为大少爷忘记了他们。

“大少爷,我是真的不知道苏姑娘的身份,更遑论去打探什么了。”素茹也觉得自己很是冤枉,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怎么会刻意观察谁。

夏启正闭上眼“她是夏启晨带过去的,你不知道么。”

素茹咬‘唇’,她自然知道,一开始她也有所观察,但是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绀青,处理掉这种无用之人吧。”夏启正准备离开这里,这地方的空气太过浑浊,长年不见天日。

“大少爷……”素茹喊道“苏姑娘知道我不见了一定会来找我的。”

夏启正停下脚步“她不会找到这里的。”苏槿会不会找她他不知道,但是这里她是一定找不到的。

“而且,”夏启正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你觉得用她可以威胁我?”

素茹不敢说话,她知道夏启正对苏槿有些微妙的感情,生死一线,也只能试试了。

“把她先关起来。”夏启正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素茹微微松了口气。

“你想让我帮着找丫鬟?”欧阳洵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难道他看上去像是很悠闲的人么。

苏槿一副你就是很悠闲的样子说道“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想着你认识的人多。”

让听风阁的人马去找一个丫鬟……欧阳洵已经能想象出手下那些人扭曲的表情了,可是看苏槿似乎真的有些担忧的样子,他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

“我会留意的。”欧阳洵最后叹口气,大不了就当接了单奇怪的生意吧。

……

“她安然无恙?!还切了无缘法师的手!”卢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这,这怎么可能呢。

卢氏身边的嬷嬷点头,她没看到那个场景,但是这个消息在夏王府已经传开了。

卢氏的脸‘色’这回是真的有些苍白了“老王爷竟然这样了还护着她?”她从来没觉得老王爷是这样的糊涂。

嬷嬷叹了口气,低声说道“王妃,小姐已经来了。”

卢氏回了点神,点点头,夏启盈已经进来了“母亲,府里的传言是真的么。”明明完美的设计怎么成了如今的局面。

卢氏的‘精’神显得很恍惚,她没有说话,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母亲?”夏启盈纳闷的唤了一句,母亲怎么了,在想什么。

“启盈,”卢氏忽然一把抓住夏启盈的手腕“她不会也来切断我的手吧。”说完便哆嗦了一下,仿佛真的看到苏槿拿着刀朝她走来。

“母亲说什么胡话,她哪里敢。”夏启盈看卢氏仍旧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也有些生气“不过是个粗野的丫鬟,做些粗俗的事情也是人之常情。”

“启盈,”卢氏摇头“这哪里是粗俗,你可见过哪个‘女’子敢……”她说不下去了。

“对啊,就是因为没有‘女’子敢这样做所以彩泥更可以说明她就是妖孽嘛。”夏启盈坚定的点头“祖父一定是被她蛊‘惑’了,我去揭穿她。”

卢氏连忙拉住夏启盈“无缘法师就是去揭穿她,结果呢……”

夏启盈低头看了看母亲拉住她的手,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种一下就可以把人切下手腕的‘女’子,是有怎样的心狠手辣。

“那那个和尚呢。”夏启盈并没有告诉卢氏她在‘玉’佛寺看到的那幕。

“无缘法师被老王爷送去了医馆,说是听天由命。”卢氏的声音里带了丝恨意,这老王爷怎么能如此无人‘性’,伤人者好好的待在夏王府,无辜的法师遭此横祸。

“让那贱婢给我过来。”夏启盈气的站了起来,这里是夏王府,她就不信自己治不了一个身份低微的贱婢了。

卢氏拉住她“你怎么又冲动了,刚刚才说过老王爷现在护着她。”

“她凭什么!”夏启盈不甘心的喊道“我才是祖父的孙‘女’。”苏槿不过一个贱婢,有什么资格和她相提并论。

这边夏启盈母‘女’在为此事懊恼,那边的无缘和尚也在哭着向‘女’子诉苦。

“小姐,我都是依着你的吩咐做事的。”无缘举起自己断了的手腕,已经哭得肝肠寸断。

晋颜‘玉’厌恶的看着他,旁边的丫鬟立刻开口道“你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么,滚开些,别脏了小姐的衣裙。”

无缘立刻止住哭声,向后退了两步,不敢说话。

“我让你配合夏启盈去指出那个丫头是妖孽,却不曾让你轻薄她吧。”晋颜‘玉’的心里很是烦‘乱’,她为了让这件事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很是‘花’了一番功夫,结果现在呢,苏槿安然无恙。

无缘不敢出声,那种让卢氏可以成功装病的‘药’也是小姐给的,他其实什么都不懂。

“这样,你明日就去夏王府‘门’口大闹,闹的越大越好。”晋颜‘玉’沉思片刻“你就说不要求别的,只求把那苏槿正法。”

“可是……”夏王府那老王爷的态度摆明是要护着那贱‘女’人啊。

晋颜‘玉’打断他“夏王府能护她几时,你打出‘玉’佛寺的名声便是。”出家人一般都深得老百姓的信任,作为皇家寺庙拥有神奇的无梁殿的‘玉’佛寺更是深受尊敬和推崇。

无缘点头,出了事自有小姐救她,那个胆敢伤他至此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夏王府的丫鬟再一次成为京城中热议的风口‘浪’尖,不同于上次被皇上赏赐的荣耀,这次成了人们口中人人唾骂的对象。

“夏王府,贫僧好意为你们铲除妖孽,不幸被妖孽所伤,你们夏王府居然还护着那妖孽。”无缘法师在夏王府‘门’口叫嚷着,断腕处仍隐隐有血迹渗出。

夏王府的‘门’口被层层叠叠的人群包围着,一般情况下普通百姓是不敢如此做的,但是这次他们被彻底‘激’怒了。

‘玉’佛寺是什么地方,那是皇家寺庙,无梁殿就在那里,他们一直坚定的相信,佛祖显灵才会出现无梁殿,那伤害了那里的法师,就等同于对佛祖的挑衅啊。

“父亲,事已至此,难道非要皇上过问此事你才肯松口么。”夏王爷已经急的团团转,不过是一个身份未能确定的丫鬟,父亲为何如此小心谨慎。

老王爷闭着眼,没有说话。

“不行,我不能看着夏王府因为一个丫鬟被治罪。”夏王爷抬脚朝屋外走去,既然那些百姓要闹,他就把苏槿这个行凶者‘交’给他们,是杀是剐都与他无关。

“你给我站住。”老王爷睁开眼沉声喊住夏王爷“你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么。”

“想不明白什么?”夏王爷拔高了音调“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难道要夏王府替她兜着么。”

那无缘法师是‘玉’佛寺的,那也是皇家的和尚啊,皇家是他们可以得罪的起么。而且那丫头也真是毒辣,居然切了别人的一只手。

“哼。”老王爷冷哼“你既然知道那无缘法师是皇家寺庙的和尚,那为什么没有其他人替他出头?”

皇上的态度至今都不明朗,就敢随随便便下决定么。

“父亲,”夏王爷摇摇头,看来父亲是真的老了“此事等惊动了皇上就晚了。”

皇上此刻正高深莫测的看着欧阳洵“如果我没记错,那‘玉’佛寺目前还是你在管的吧。”

欧阳洵跪拜道“是臣有罪,没有严格审查庙中僧人的身份,才让这种污浊小人‘混’了进来,请皇上责罚。”

皇上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敲着龙椅的扶手。

“嗒——嗒——嗒——”一声一声的敲击声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尤为大声。

他记得欧阳洵说过,那个丫鬟有可能有‘玉’儿的消息,现在欧阳洵为了那丫鬟不惜自己先认罪……

今天的折子有不少都是弹劾夏王府的,内容都是千篇一律,夏王府纵容下人行凶,伤了‘玉’佛寺的僧人乃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欧阳洵一直跪着,皇上也没有开口让他起来的意思。

“罢了,此事你自己去解决吧。”皇上最后挥挥手,关于那个苏槿,他要好好考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