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9章 花和尚

第一百二十九章 花和尚

无缘正在夏王府‘门’前卖力的诉说着自己的无奈和冤屈,一队衙役赶了过来。周围百姓纷纷给衙役让路,看来皇上终于要管此事了。

无缘正说到伤心处,看到衙役的时候本来还带几分血‘色’的脸变得惨白,百姓不懂他可是明白,如果真的是要对夏王府动手,那来的绝不应该是衙役,而是禁卫军。

“拿下。”带头的衙役没有多说一句,一群衙役就已经把无缘和尚捆了起来,他们才不会理会他是不是断了手腕,无缘被疼的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低落下来。

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的百姓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喊“权势压人啊。”这一声立刻唤醒了百姓,他们看看凶神恶煞的衙役,又看看无辜的法师,有的人开始有些犹豫,夏王府到底位高权重,皇上都不敢如何,他们这样在夏王府‘门’口闹会不会也被抓起来。

“夏王府欺人太甚。”无缘高喊着,他知道,只有‘激’怒周围的百姓自己才可能有一丝生机,他故意说成衙役的到来是夏王府对知府施压的后果。

果然,百姓没有立刻散去,甚至有人大着胆子去拉扯衙役。

“我‘玉’佛寺可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你这等败类。”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传来,百姓朝那人望去,都不说话了。

‘玉’佛寺虽然是皇家寺庙,但同时也是接受众生香火的,不少人都见过说话的那人,正是‘玉’佛寺的方丈。

方丈身后跟着几个法师,都是‘玉’佛寺有名的高僧。

走到惊讶的说不出话的无缘和尚面前,方丈鄙夷的看着他“我道你是真心前来‘玉’佛寺修行的,不想却是此等欺诈之徒。”

百姓有点不明白眼前的情况。都沉默着不再说话。

方丈转向百姓解释道“这无缘本不是我寺的僧人,他是个游方僧人,到京城以后投奔到‘玉’佛寺,天下僧侣本一家,我也就容纳了他。”

方丈接着指着无缘和尚道“他来到寺庙中不见有任何虔诚修行的样子,我本‘欲’将他逐出寺庙,奈何他苦苦哀求。我也想在给他机会。哪曾想今日听闻他在夏王府‘门’口闹事。”

“你是畏惧夏王府的权势才如此的吧。”人群中有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

方丈双手合十摇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只是为事实而来。”

方丈走到无缘和尚旁边“无缘,你可在寺庙内做出破戒之事。”

无缘想了想。他想否认,但是看到方丈那‘洞’察秋毫的眼睛又说不出口,这一犹豫间,不少百姓已经开始相信方丈的话了。

“无缘。你欺骗我。”一个尖利的‘女’声‘插’了进来,“你说你是‘玉’佛寺得道的高僧。原来只是个游方骗子!”

一个打扮的妖娆‘艳’丽的‘妇’人冲了过来,对准无缘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斥“你骗我钱财不算,还,还。还骗了我身子!”

周围的百姓开始议论纷纷,看向无缘的眼神也不再是同情和敬仰,都变成了鄙夷。他们可没有丝毫怀疑。哪有‘女’子会用自己的贞洁撒谎。

“我……我不认识你……”无缘看到‘女’子的面容,他说的是真话。只是周围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

无缘抬头看向方丈,一脸不可置信,不是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么,那方丈这不是明摆着陷害么。

方丈却是一脸的鄙夷,这个‘女’子是冒充的不假,但无缘在寺庙和‘女’子偷/huan却是事实,他实在算不得冤枉。

“可是……就算此人污蔑了那‘女’子,也不该这般心狠手辣吧。”之前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开口。

周围的百姓开始面面相觑,此人说的也有道理。

“好个挑拨离间的法子。”欧阳洵带有些许怒意,人就要从暗处走过去,却被苏槿拉住。

“你不是说请我看场好戏,怎么自己却现身想去参演了呢。”苏槿笑笑“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的。”就是因为自己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才会处处被动。

欧阳洵眼里闪过一抹心疼,却也不在向前走,和苏槿一起继续看着那边的发展。

“这个和尚,他,他……他是想侮辱苏槿。”一个小声的‘女’音出现。

“赵静馨?”苏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欧阳洵,对方眼里没有丝毫惊讶,她皱眉“你早就知道她要来?”

欧阳洵‘胸’有成竹的笑笑“自然,做事当然要稳妥。”满以为会换来美人的崇敬和感恩,结果换来了一脚“那你刚才要走出去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欧阳洵委屈的‘摸’‘摸’自己的‘腿’“刚才我是真的气不过。”哪怕知道赵静馨会出现,他也是真的想过去教训那个人的。

看他这副委屈的模样,苏槿噗嗤笑出了声,结果欧阳洵的脸‘色’更难看了,她忙正‘色’道“那我还是应该谢谢你的。”

欧阳洵没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苏槿,苏槿脸有些发烫,移开了目光。

“你胡说!”无缘扯着嗓子喊道“我不过是说她是妖孽,她就对我下此毒手。”

赵静馨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哪个‘女’子被说是妖孽会高兴,而且你分明就是侮辱不成才会成现在这样。”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说得好像亲眼目睹了一样。”那个声音再次挑衅道。

这种事情纵然发生也不该是个闺阁‘女’子应该看到的,况且这件事发生在夏王府,这人的意思里充满了恶毒,赵静馨被气红了脸,不过还是向其他百姓解释道“因为此人原来做过那种事情。”

百姓再一次哗然了,一个和尚,居然还是个采‘花’大盗?

赵静馨示意自己身边的丫鬟开口,小丫鬟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过,“小姐带我去上香,我替小姐沏茶的时候这个和尚曾对我意图不轨。还好我及时呼救才免遭毒手……”

没有人怀疑丫鬟的话,看向无缘和尚的目光更不善了。

无缘低下头,因为那个丫鬟说的是实话,而且他不敢再反驳,毕竟因为丫鬟的呼救引来了其他僧人,一对峙事情就会清楚。

“我本想‘私’下告诉方丈此事,奈何考虑到丫鬟的名声就此作罢。”赵静馨叹了口气。看向无缘和尚的目光里充满了憎恶“却不想他现在又做出此等事来。”

“既然不是亲眼目睹。谁知道当时的情况。”那个让人讨厌的声音再度响起“小姐所说并不代表什么。”

“既然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那就很有可能再度发生,否则按照无缘的话来说。他既然知道那‘女’子是妖孽,必定小心防备,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轻而易举伤的了他。”赵静馨不急不慢的说道“既然你一再替无缘开脱,那你不妨仔细说说。”

之前的声音没有了。百姓也四下张望,都在寻找那说话之人。却没一个人再敢说话。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我们就把人带走了。”从方丈出现后一直没有动作的衙役开口了,本以为是件苦差事,没想那么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无缘和尚在众人的唾骂声中被带走了。赵静馨也回府了,苏槿和欧阳洵才从暗处慢慢走出来。

“你居然能说动赵静馨。”苏槿其实很诧异,闺阁小姐一般都不可能在这种场合‘露’面的。赵静馨不但出现了,还帮她扭转了局势。

欧阳洵点头“不是我说动了她。而是你。”

“我?”苏槿不明白,她可没有去找过赵静馨。

“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你,她才愿意的。”欧阳洵看向赵静馨离开的方向“而且她也不是一般的‘女’子。”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苏槿向欧阳洵致谢道。

欧阳洵‘摸’‘摸’鼻子“我帮你这么多事,也不在乎多一件了。”

苏槿俏皮的道“那我接下来该说什么,大恩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么。”说完便被自己逗笑了。

欧阳洵不明白苏槿为什么这样接,不过他听到那句“以身相许”时心跳漏了两拍,接口道“也好,反正你也没什么我能看中的,那便以身相许吧。”

苏槿的笑声戛然而止,她听到了什么?她看向欧阳洵的眼睛,里面没有戏谑,只有认真,她忙转开了视线,没有说话。

“怎么,把你吓到了么。”欧阳洵忽视掉心中的那抹难受,笑着拍了拍苏槿“你这么个小身板以身相许我还不接受呢。”

他故意用打量的目光看着苏槿‘胸’前的小馒头,然后摇摇头“啧啧。”

苏槿的脸立刻变得通红“胡说些什么,我看你就是登徒子。”

欧阳洵佯装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可是京城第一feng/流公子,在你嘴里竟然成了登徒子?你可真是鱼目‘混’珠。”

苏槿哼了声,不说话,施施然的就朝夏王府走去,不知道夏王府有没有因为无缘和尚而变得‘鸡’飞狗跳呢。

事实上,夏王府没有‘鸡’飞狗跳,但是也好不到哪去。

“你和那个无缘和尚到底是如何相识的!”夏王爷气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密切关注着府外动态的他自然知道了无缘是个怎么样的人,那卢氏又是早就认识他,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就耐人寻味了。

“王爷……”卢氏也有些焦急“我哪里认识什么和尚……”

夏王爷气的砸了茶杯“你还要骗我。”

卢氏哭着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那无缘和尚居然是个‘花’和尚,否则怎么也不敢和他有丝毫联系啊。

见卢氏不承认,夏王爷摔‘门’而去,他从今往后都不会再踏足这里,这个‘女’人把他可是耍的团团转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