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30章 进宫(一)

第一百三十章 进宫(一)

皇后有些诧异“召见命妇?”这也没过什么节日,召见什么朝廷命妇。

皇上沉吟了一下“只召见夏王府的老王妃也可以,让她带上那个叫苏槿的丫鬟。”那天的事情传进了他的耳朵,他对那个苏槿愈发好奇起来。

一个女子,面对那样一个情况,能够临危不乱甚至斩杀,哦,不,是伤了敌人,这等勇气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皇后听明白了皇上的意思,却更加匪夷所思了,大费周章的就为了见个丫鬟?她试探的开口“这个丫鬟可是皇上上次赏赐的那个?”

“嗯,”皇上点头“听闻是个有意思的小丫鬟。”

“父皇再说什么有意思的丫鬟。”晋慕染刚进来就听到父皇再说什么小丫鬟。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毛躁。”皇后嘴上说着责怪的话,面上却没有一丝不高兴,这个儿子是她在这后宫最大的倚仗。

皇上也不以为意,“就是夏王府的那个叫苏槿的小丫鬟。”

苏槿?晋慕染眼睛立刻一亮“父皇是要召见她了么。”

皇后奇怪的看他一眼“你认识那个丫鬟么?”

“不,”晋慕染否认道“不认识,只是听父皇说到她而感觉有些好奇。”

“我只是让你母后见见她而已。”皇上此言一出,皇后更觉得有些惊讶,她见?不过看到皇上意味深长的目光她便明白了“嗯,我也想看看那是个怎样的丫鬟。”

皇后召见命妇的旨意很快就传到了各官员的家中,说今年将本应过年前夕的召见提前了些。

“让我带上苏槿?”老王妃接到的旨意比别人多了一条,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这是皇后要见苏槿。

“苏姑娘,老王妃吩咐帮你做几套新衣,过几天进宫时要用。”绿意带着绣娘来到了苏槿屋里。

要进宫?这个消息实在有些突然,苏槿等绣娘帮她量好身形后忍不住询问道“绿意姐姐。我为什么要进宫?”

绿意笑了笑,解释道“皇后娘娘召见命妇,老王妃年龄大了,可以带丫鬟进宫,就选了你。”

带丫鬟进宫?自己现在并不算是老王妃的丫鬟,就算要带丫鬟也应该带绿意才是。她有些想不出缘由,难道是因为她得到过皇上的赏赐?

“为什么不告诉她是皇后娘娘想见她。”老王妃有些不解的看着老王爷。

“她现在身份不够明朗,若说实话难免会让她思量太多,这未必是件好事。”老王爷顿了顿“而且皇后娘娘如何得知她,又为什么想见她这些我们都不清楚。还是不要说的好。”

老王妃点点头,不再说话。

“带一个丫鬟而已,为什么要带那个妖孽。”卢氏咬牙切齿,明知道她和那妖孽不对付,老王妃还偏偏要带上她,这不诚心恶心自己么。

“王妃……”丫鬟见她怒气冲冲的模样,有些不敢开口。

“说。”卢氏不耐烦的看过去“不是让你请王爷过来么,人呢。”这些蠢笨的下人。

丫鬟嗫喏道“王爷……王爷……”

“王爷什么?”卢氏瞪着丫鬟“连话都不会说了么。”

丫鬟咬咬牙,反正横竖都要承受王妃的怒火。她大着胆子说道“王爷留在田姨娘那里,说不过来了。”

其实夏王爷的原话是“让那个满腹心机的妇人自己吃吧,我可不想看到她那张嘴脸。”只是这话她是万万不敢对王妃说的。

果不其然,听到王爷不过来了。卢氏顺手拿起身边的一个茶盏砸了过去,丫鬟不敢躲,茶盏砸到了她的肩上,她低呼一声。茶盏也摔碎在地了。

“滚出去,没用的东西。”卢氏闭上眼,胸口气的不停起伏。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多日不肯来她这里了,她才是这王府的王妃,是他的正妻。

知道苏槿要进宫而生气的不止卢氏,还有宫中的荷妃。

“端下去吧。”荷妃兴致缺缺的靠在椅垫上,自从得知苏槿要进宫,她实在没有心思吃饭。

真不知道夏启盈和晋颜玉那两个蠢货是怎么在办事,现在苏槿非但没有除掉,反而要进宫了。

皇后召见命妇?就依照皇后那性子,怎么可能自作主张提前召见命妇不算,还指定老王妃带哪个丫鬟,这必定是皇上的主意,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么。

荷妃正在沉思,一个男声传来“爱妃近日好像很喜欢走神。”

荷妃抬眼,果然皇上又不让人通报的出现了,她很快调整好心态,妩媚的勾起唇角“臣妾只是在想着皇上。”

皇上大手覆上了荷妃胸前的饱满,捏了一把“是么。”

“啊——”荷妃娇喘一声“皇上,这可是白天。”

“白天怎么了。”皇上倾身上前,面前的女子已被他压在身下,他舔舐了一下荷妃的耳朵,后者立刻敏感的嘤咛了一声。

皇上立刻被这一声弄的有些焦躁,大手一挥,很快便除去了两人的衣物。

一番云雨过后,荷妃躺在皇上身边,任由他把玩着自己的长发“皇上,听闻皇后娘娘要召见命妇。”

“嗯。”皇上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荷妃有些犹豫的开口道“臣妾也可以去么。”

皇上把目光转向荷妃“哦?”妃子到底不是皇后,有些场合是不用出现的。

荷妃也知道自己有些逾越了,但还是低下头“我想见见母亲……”说完她的声音里带了丝哽咽“母亲身体不太好。”

皇上没说话,看着面前的人,如果他没记错,前不久她不是才回过夏王府么。

见皇上不说话,荷妃心里咚咚直跳,她假意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是臣妾太激动忘记身份了,求皇上恕罪。”

皇上不再说话,起身唤候在外面的宫女太监进来伺候。然后不发一言的离开了。

荷妃捏紧了身下的被子,这个苏槿,一定不能留。

“荷妃娘娘,不是我不去做,而是……”晋颜玉也很无奈,她哪里会想到玉佛寺的方丈会跳出来,这也就罢了,她之前安排好的人眼看就可以扭转形势了,结果那赵静馨又跳出来搅局。

荷妃抬手制止了晋颜玉,“你不必多说。这次是皇后要见她。你最好能阻止。”

晋颜玉感觉很头疼,皇后要见苏槿她能有什么办法阻拦。

荷妃却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她也只好离开了皇宫。

“四皇子?”出宫的路上晋颜玉意外的碰到了晋慕染。

晋慕染停下脚步,他不喜欢晋宏这个妹妹,总给他一种表里不一的感觉,虽然她一直表现的极其得体大方,他依旧不喜她。

想起那日晋慕染对于苏槿的事情略感好奇的情形,晋颜玉想了想,开口道“四皇子可听过苏槿?”

本想一走了之的晋慕染听到苏槿的名字后止住了想向前走的意思。随口道“就是夏王府的那个小丫鬟?”

“正是。”晋颜玉笑笑“听闻皇后娘娘要召见她?”

晋慕染似笑非笑的盯着晋颜玉“我不曾听说母后要见什么丫鬟的事情,只知道母后要召见命妇而已。”

晋颜玉一呆,她忘记了这一点,知道苏槿会入宫的人不过尔尔。她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不理会站在那不说话的晋颜玉,晋慕染嘲讽的一笑便离开了。

见晋慕染走了,晋颜玉回过神来,她想追上前去。可一直以来的教导告诉她不应当如此做,看来阻止苏槿入宫只有另想他法了。

“让我回到苏姑娘身边?”虚弱的素茹看着绀青,有些不相信的模样。

“嗯。”绀青看着她“让你好好伺候苏姑娘。”

好好伺候?素茹苦笑。其实无非是想让她监视苏槿吧。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少爷对苏槿有那么多顾虑,但她还是点头“我知道了。”

“你最好不要再自作主张。”绀青想起少爷的叮嘱“你是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的。”

“是,我知道。”素茹闭上眼睛,夏启正,他真是极其残忍的人。

进宫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还没想到法子的晋颜玉急的团团转“难道让人半途劫持了夏王府的老王妃么。”

就在进宫前两日,苏槿收到了一封信。

“要想见红杏,明日中午西城郊外见。”

红杏不是去了田庄上么,怎么会出现在西城郊外,难道又出事情了么。苏槿有些不确定,她捏着信久久不能做决定。

“红杏?”第二日中午,她还是依着信上所写来到了西城郊外,果然看到一个身影,只是她有些不确定。

那个酷似红杏的身影顿了顿,忽然开始发足狂奔。

“红杏?红杏?”苏槿追在后面,好好的红杏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又要跑?苏槿追了几步便不动了,如果真的是红杏,那她绝不会再看到自己来了以后逃跑的。

“没跟来?”晋颜玉气绝,不是说苏槿和这个红杏最是要好么,怎么没有跟上来呢。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苏槿遗忘了,因为素茹回来了。

“苏姑娘。”素茹的脸色有些苍白,苏槿将她上下打量了几遍“我还当你出什么事了。”

素茹摇摇头“是我家那边忽然有急事,我也没来得及告诉姑娘一声,让姑娘白白担心了。”

“不碍事,家里的事情比较紧急。”苏槿拍拍素茹的肩,却见她的眉头皱了一下,苏槿放下手“怎么了?”

素茹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

苏槿看了素茹一眼,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