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31章 进宫(二)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进宫(二)

晋颜‘玉’到底还是没能想办法阻拦住,苏槿那日一大早就被素茹唤醒了。

“姑娘,你不紧张么。”素茹看着坐在镜子前还在打呵欠的苏槿,不由有些好奇,一般‘女’子第一次进宫,多少也会表现出些不安的吧。

苏槿睁开眼,她一直任由素茹在自己的脸上和头上倒腾,她不懂这些,昨天绿意专‘门’来教导素茹该如何给苏槿装扮,她扫了一眼镜子里的人,懒懒的开口“紧张就能避免么。”

素茹手上的动作停了停,是啊,紧张难道就不用进宫了么,这样想想,似乎不紧张是应该的。

“姑娘想进宫么。”问完素茹自己就笑了,谁不向往那个地方呢。

谁料苏槿沉‘吟’了一下,摇摇头“如果可以,我真的宁愿此生都不要去。”皇宫,不过是天下最华丽的监狱而已,谁愿意被囚禁起来,哪怕那监狱做的再美也不能改变它囚禁人的事实。

“姑娘可真是与众不同。”素茹将一支雕‘花’的发簪刚给苏槿‘插’上,她却摇摇头,示意带那支木簪。

“可是,”素茹有些为难“这木簪太素净了些。”其实她说的很委婉,毕竟是进宫,姑娘打扮的太过朴素可不行。

“没事,我就是个丫鬟而已。”她是以伺候老王妃的丫鬟的身份进宫的,打扮的怎么能和小姐一样。

拗不过苏槿,素茹帮她换了些简单的首饰和头饰,不过木簪她是坚决不同意的,最后苏槿也只好妥协,换成了普通的银簪。

“苏姑娘,老王妃让我来问问可准备好了。”绿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绿意眨眨眼“姑娘怎么没有穿那些新衣?”上次宫里赏赐的料子做的衣服那是极美的。

“绿意姐姐可还记得我进宫是为了什么。”苏槿淡淡一笑,她知道自己这次进宫不是那么单纯,可也没有必要授人以柄。

绿意恍然点头“是我疏忽了。”

老王妃看到苏槿的打扮倒没有说什么,她将手递给苏槿,苏槿将老王妃扶上马车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卢氏上车后看到苏槿也坐在那里,忍不住讽刺道“自己什么身份不清楚么。也敢坐在这里。”

老王妃从上车起就一直闭着眼在转动手中的佛珠。闻言她停下了手,看向卢氏“苏槿是我的丫鬟。”

“母亲……”卢氏想反驳,可终究放弃了。她冷哼一声不再看苏槿,眼不见心不烦。

苏槿没说话,她可没有忘记卢氏几次三番想害她的事情,现在她还能安然坐在这里等着进宫。只能说夏王爷着实糊涂的紧了。

夏王府的马车到达皇宫的时候,不少贵‘妇’已经到了。她们相互寒暄了两句就在太监宫‘女’的引导下朝皇宫走去。

“那个不是夏王府的老王妃么,可她身边的那个是谁?”德王府的王妃好奇的小声问身边的贵‘妇’。

贵‘妇’摇摇头,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明显有着怒意的夏王妃。

卢氏看着和老王妃寒暄聊天的贵‘妇’,气不打一处来。她才是夏王府如今的当家主母,这些人却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一直在和老王妃谈笑。甚至老王妃身边的苏槿,贵‘妇’偶尔也会搭上一两句话。

她何曾受过这种待遇。卢氏撤出一个微笑,正‘欲’上前说话,引路的太监却来了“各位夫人,请跟我进去吧。”

按理苏槿是没有资格跟进去的,不过皇后娘娘特意打过招呼,说是老王妃身边的婢‘女’可以也需要面见,所以引路的太监不但没有阻拦苏槿,反而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各个贵‘妇’在京城许久,也都是个顶个的人‘精’,皇上赏赐夏王府丫鬟的事情她们也有所耳闻,这个莫不是就是那得到赏赐的丫鬟?

面对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苏槿恍若未觉,只是扶着老王妃跟在太监身后,一言不发。

众人向皇后行了参拜大礼后便纷纷落座,唯有苏槿,静静的站在老王妃身后。

“这便是得了皇上赏赐的丫鬟?”皇后笑眯眯的朝老王妃询问道“原来是你调教出来的。”

老王妃起身“不过是个粗笨的丫鬟,能得皇上赏赐,实属她的福分。”

皇后抬了抬手,示意老王妃不必多礼,她看向苏槿“你上前来,让本宫看看。”

一个丫鬟能进宫已是意外,现在皇后居然还让她上前,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丫鬟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槿不卑不亢的上前行礼“民‘女’苏槿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眼角扫了一眼帷幔后面的金‘色’靴子,笑着道“把头抬起来。”

苏槿依言将头抬起,略施粉黛的脸上不见半丝惊慌,只是她这一抬头,就有人不自觉低声惊呼了出来。

“德王妃,怎么了?”皇后看到苏槿的面容后也是一愣,不过她可不会像德王妃那样失态。

德王妃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失宜,她立刻跪了下来“请娘娘恕罪。”

皇后摆摆手“不过是件小事,别动不动的就下跪,莫道是我这皇后有多喜欢治人罪似的。”

“娘娘一向宽厚,哪里会喜欢治罪。”一个贵‘妇’笑道“德王妃不要太大惊小怪了。”

德王妃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站起来,那个说话的贵‘妇’正是贤王妃,也就是卢氏的嫂子。

“你叫苏槿是吧。”皇后和蔼的问苏槿“听闻你会些茶艺,可属实?”

苏槿点头“会些皮‘毛’。”

皇后正‘欲’说话,一个宫‘女’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皇后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难看“她来做什么。”

宫‘女’摇头,皇后又看了一眼那边的帷幔,‘唇’角勾了勾,对着众人说道“荷妃妹妹今日听闻大家前来,也忍不住要过来凑个热闹呢。”说完看着那宫‘女’“还不快请荷妃娘娘进来。”

荷妃娘娘?不少人把目光都看向了夏王府的老王妃,荷妃此举实在是有些自大的意味。召见命‘妇’一向是皇后的事情,和其他嫔妃并无太大干系,荷妃就算深受皇上宠爱,这种场合也是不便出现的。

老王妃只是静静的坐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荷妃出现在大殿上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苏槿,这两人的外貌神情实在是过于相像,不,也不完全一样,苏槿比荷妃甚至更多了几分夺人的光彩。

明明一个身着华美宫装,一个穿得也就是一般大户人家丫鬟的衣服,可让人挪不开眼的却是那个丫鬟。

“姐姐这里好热闹,不会责怪妹妹唐突吧。”荷妃快速看了一眼大殿,没有看到那个身影,心里不由舒了口气。

“妹妹哪里话,我想各位夫人也是很乐意看到妹妹的吧。”皇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只是众人没有人敢附和着打趣了。

对于这个皇后,荷妃其实还真不放在眼里,在她看来,如果皇后没有诞下四皇子,那这皇后的位置早就是自己的了。

荷妃看了看站在前面的苏槿,想了想,‘唇’角一勾“苏槿,你怎么在这里?”

苏槿看了眼皇后,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自己才转向荷妃“荷妃娘娘,我是来伺候老王妃的。”

荷妃点点头,却没有看自己的母亲一眼,语出惊人“要不然,苏槿你就留在宫中服‘侍’我吧。”

“荷妃。”皇后皱眉,荷妃受皇上宠爱但也不是这样一个不知进退的人,苏槿是夏王府的丫鬟,怎么能入宫当宫‘女’呢。

“皇后娘娘,”荷妃娇俏的笑道“这丫鬟的泡茶手艺确实不错,刚好我宫中又差一个宫‘女’,拨给我不行么。”

皇后沉了脸‘色’“如果是个宫‘女’给你自然也没什么,可苏槿并不是宫中之人……”

荷妃不在意的挥挥手“她无父无母,来宫中当差也没什么不可吧。”

这荷妃娘娘是要和皇后娘娘打擂台?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么?众人纷纷猜测,但谁也不敢说话,气氛一时僵持下来。

“老王妃,苏槿是你的丫鬟,你觉得此事当如何呢。”皇后把矛盾对向老王妃。

“娘娘,苏槿就是一普通‘女’子,娘娘若是喜欢,怎么使唤都好。”老王妃看似没接招,不过她的意思就是当荷妃的宫‘女’也并无不可,果然还是向着自己‘女’儿的。

皇后抿了抿‘唇’,荷妃此举是什么意思,想用苏槿来固宠么。

苏槿思索了一下,跪拜下来“启禀皇后娘娘,苏槿无意进宫。”

苏槿的话无疑是给了荷妃一记响亮的巴掌,她的面‘色’有些难看“苏槿,你是不愿进宫服‘侍’我么?”

苏槿摇头“荷妃娘娘。老王妃年岁已大,‘腿’脚不便,进宫苏槿都不能离其左右,更遑论进宫了。”

荷妃一怔,没想到苏槿会拿母亲作为挡箭牌,可恨的是自己根本不能去反驳,难道自己做‘女’儿的要抢夺母亲身边用惯了的丫鬟不成,一个皇妃和一个臣子抢夺婢‘女’,真是天大的笑话,而且还有孝道当头。

皇后舒了口气“难得你的衷主之心了。”她看向荷妃“妹妹若是缺宫‘女’,再调几个便是。”

荷妃笑的很难看“我不过是随口一言,姐姐千万别放在心里。”想趁此给她宫里安‘插’人,休想。

皇后眼睛瞟了瞟,见那金‘色’的靴子还未离去,心中有些不安,她略加思索了一下“苏槿,既然荷妃妹妹想让你进宫泡茶,老王妃也离不开你,不若你就当个‘女’官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