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0章 探病

第一百四十章 探病

黎青回来的时候苏槿已经离开了。他皱眉,不是不让她到处乱走么,她这样不但会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到他。

其实黎青着实是冤枉了苏槿,就在他离开后不久,皇后就派人抬了轿撵来接她。黎青回到太医院的时候,苏槿正坐在皇后的寝宫里品茶。

“这男人难免思虑不周,你一个女子怎么能够在太医院将就一晚上。”皇后笑的很温和,好像苏槿不是什么低等女官,只是她的女儿一般。

“多谢皇后娘娘。”苏槿欠了欠,她“脚伤”在,实在不方便行大礼。

皇后自然不会责怪她礼数不周,偌大的宫除了苏槿和她就只剩下两个宫女。皇后眼睛定定的看着苏槿,又好像透过她在看别人。

“娘娘?”苏槿唤道,这皇宫中的女人不会都知道她娘吧……

“无妨。”皇后回过神来“只是觉得你和荷妃长得的确有些神似。”

“荷妃娘娘的风姿,又岂是我这种蒲柳之姿能相比的。”苏槿一副愧不敢当的模样“皇后娘娘实在是太抬举苏槿了。”

“风姿?”皇后冷哼了一声,不过她很快就换上笑容“本宫听闻之前是荷妃娘娘唤你离开的茶室,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导致你受伤了呢。”

原来皇后把她抬到这里是为了从中了解到荷妃的事,想来荷妃是不敢承认无缘无故唤自己出去的,如果自己这边说出了理由,那荷妃有可能就是欺君了。

一点小事自然不可能让皇上对荷妃下令惩处,不过欺君之罪,就算皇上宠荷妃。作为一个男人也是厌恶欺骗的吧。

荷妃作为一个贵妃,其地位自然无法和皇后相比,只是因着皇上的宠,她的权利也越来越大,甚至隐隐有赶超皇后的趋势了。

自己现在在皇后的寝,周围也没有别人,如果自己的答案让她不满意。随便一个罪名安下来她插翅也难逃。

苏槿看着皇后。斟酌了一下回答道“那个宫女说荷妃娘娘找我,结果她带我在皇宫里迷了路,她走的极快。我没跟上崴了脚她就先行离开了。”她说的也不算谎话。

皇后的神略有不满,她这么模凌两可的答案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那宫女是不是荷妃宫中的都说不清,更不要说这分明什么都没发生。

苏槿却不再说话。她捧着手中已经凉透的茶杯,知道这种答案不是皇后想要的。可是她还能如何呢。

“皇后娘娘,四皇子来了。”宫女禀告道。

晋慕染?苏槿立刻想起他昏迷的样子,这么快已经能下地了么。皇后没有注意到苏槿惊疑的表,只是笑眯眯的说道“这孩子。那么晚了还过来。让他进来吧。”

晋慕染一袭黑色华服,除了脸色比平苍白了些,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问题。

“母后。”晋慕染朝皇后行礼。他平静的看了一眼苏槿“原来苏良人也在。”

“你这孩子,整个晚上也不见你的踪影。怎么现在想到过来了。”皇后摆摆手“快坐下吧。”

晋慕染坐到了苏槿的对面,他接过宫女递过来的茶却并没有饮,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好像他就只是单纯的想来皇后这里坐坐。

“苏槿,你今晚就在我这宫里休息吧,明等黎太医再过来帮你看看。”皇后转向苏槿“待黎太医说无大碍了我就送你回夏王府。”

“苏槿惶恐。”说着惶恐,苏槿可是半丝也没有惶恐的意思,很快就有太监抬着轿撵进来,“苏槿先行告退了。”在宫女的搀扶下,苏槿坐上轿撵离开大。

“这个女子,不便久留。”因为只有儿子和心腹在,皇后说话也少了许多顾忌。

晋慕染心中一惊,却只是淡淡笑了“母后何出此言呢。”皇后自然也不是纯良小白兔,否则早就被荷妃拽下凤座了。

皇后有些疲倦的靠在椅子上“你父皇对她太过上心,我不想再出一个荷妃。”当年自己一时不察,等到荷妃逐渐成势的时候在想对付她已是难上加难。

“父皇?”晋慕染仔细思索了一下,并没有发现皇上待苏槿有什么特别,当然,破例赏赐确实有些不同,但那些也不过就是一般的赏赐而已。

“哼。”皇后冷哼一声,不让儿子过多参与其中,“你父皇对一个人上心还会轻易让你们觉察到么。”

如果不是自己这么些年的安分守己,他又怎么会让自己窥到其中一二,只是,自己毕竟是个女人,有了一个荷妃也就罢了,难道现在还要再来第二个么。

皇后深吸一口气,想到这么些年的忍辱负重,指甲已经嵌进了里一点,只是她不觉得疼痛,比起那些子,这点痛又算的了什么。

“小四,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皇后温柔的看着晋慕染,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她不愿他被人落了不知礼数的把柄。

“母后也早休息。”晋慕染恭敬的离开。

“见到她了?”晋慕染回到自己的寝宫就看到三皇子已经坐在那里了,肥大的躯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嗯。”晋慕染点点头,脚步变得有些踉跄,一下坐到了椅子上,在他肩膀处已经有血渗了出来。

“你的毒根本没有解,又为什么要强撑,我都和你说了她没什么问题的。”三皇子不满的看着晋慕染的伤口,嘴上虽然是责怪,可眼里的焦急却是骗不了人的。

晋慕染苦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后得知苏槿可能有危险而且受了伤一定要亲眼去确认才放心。

“到底是何人伤了你。”作为皇上最宠的皇子,想杀晋慕染的人实在太多,他能安然活到现在自然也不是什么废柴。

“欧阳旭。”晋慕染的眼里闪过一抹嗜血“他勾结了丘泽和青鼎。”

什么!三皇子虽然不问世事的样子,可到底皇子不是白当的,他自然知道勾结丘泽和青鼎意味着什么。

丘泽国和青鼎国是和正元相距不远的两个小国,正元建朝时间并不长,这两个国家曾在正元建国初期举兵来犯过,被赵将军击败几次后愿意臣服,现在竟然又开始蠢蠢动了么。

“现在就担心皓月那边落井下石。”晋慕染眉间闪过一抹担忧“丘泽和青鼎其实从未真正放弃过,他们明面臣服,暗地在正元里安插了不少探子,不知道欧阳旭是如何和这些人勾结上的。”

“那丞相……”丞相的地位对于正元的朝廷影响是不可更改的,如果他也叛国……

“丞相应该没有问题。”晋慕染陷入沉思“问题是父皇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况,我也没有什么证据……”

今天如果不是欧阳洵,他根本不知道袭击他的人是欧阳旭的人马。想起欧阳洵,晋慕染面上闪过一些焦色“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自然好好的待在皇后娘娘的寝宫了。”三皇子会错了意,以为晋慕染说的是苏槿。

“不对。”晋慕染忽然起立,立刻一阵头晕目眩,他勉强用手扶住椅子“三哥,欧阳洵有难。”

欧阳洵?怎么又扯到欧阳洵了。三皇子不明白的看着晋慕染。

“有刺客!”侍卫们在皇宫中飞奔着为了追上前面那个看似武功极好的影。

“该死。”欧阳洵低声诅咒了一声,他看向自己的右腿,那里有黑血渗出,这些侍卫他往常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却偏偏这种时候。

为了把晋慕染送回皇宫,他也废了不少气力,没想到自己就要大功告成离开了却被人发现了。

他清楚的知道那枚飞镖有毒,但是他也只能拔了飞镖做个简单的包扎。后面的侍卫越来越多,他跑的有些力不从心了,难道自己就要交代在这了么。

他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朝一处黑暗跑过去,现在只求能先藏起来了,离开皇宫只有等这些侍卫散了再做打算了。

很快,宫中进了刺客的事传遍了。

苏槿本就没有睡意,听到守门宫女的议论她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受伤的晋慕染,本该和他一路却不见了欧阳洵,不会那么巧吧……

“苏良人,有什么吩咐么。”宫女见苏槿点亮了灯,马上恭敬的出现在了门口。

“无妨,我只是有些睡不着。”苏槿毫无睡意的推开窗,已是深冬,不少树枝上还有残雪。

“要奴婢取安神的香料么。”宫女贴心的问道。

“不必了。”苏槿忽然发现树下好像有什么,她睁大眼把子朝窗外探了探。

“小丫头,果然是你。”欧阳洵轻笑出声,借着微弱的光芒,苏槿总算看清了,树下那人不是欧阳洵是谁。

只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那偏偏feng/流公子的模样,本就是墨衣,但上面似乎沾了不少尘土,还混着看不清颜色的东西。

“你……”就是那个刺客吧,苏槿没有说出来,她向周围张望了下,试了试窗子的高度,自己能够跳出去把欧阳洵弄进来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