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1章 品酒

第一百四十一章 品酒

“苏良人。”有宫‘女’向苏槿打招呼,苏槿点点头回礼,莫名其妙的她就成为了晋慕染身边的‘女’官。

说好的古代制度森严呢,这么随便真的好么。

不管她的心里是如何的不情愿,她现在也只能端着‘药’碗走进了晋慕染的房间“四皇子,该喝‘药’了。”

半躺在‘床’上的晋慕染笑眯眯的看着苏槿进来,从善如流的回答“好。”从苏槿手上接过‘药’碗,一饮而尽,他咂咂嘴“好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苏槿顺手拿过早就准备好的蜜饯盒子递给他,晋慕染的伤情恢复的不错,不知道欧阳洵怎么样了。

“你怎么了?”觉察出苏槿有心事,晋慕染看着她“你是想回夏王府么。”这些日子苏槿虽然做好了一个‘女’官应该做的分内之事,脸上却不见半丝笑容。

想起皇后,荷妃还有那个敌我难辨的黎青,苏槿点点头“嗯,进宫也多日了。”夏王府尽管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可比起这皇宫还是要简单许多了。

苏槿如此不带任何眷恋的承认,晋慕染眼中闪过失落,不过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那我和父皇说一声,让你回夏王府吧。”

晋慕染果然说到做到,不多日,皇上便命太监引苏槿出宫。

“良人,那咱就送到这里了。”太监将苏槿送到宫‘门’口,微微欠了欠身。

“有劳公公了。”那近在咫尺的宫‘门’就在眼前了,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苏槿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整理整理。

“苏姑娘。”橙影已经在宫‘门’外等候多时了,总算看到苏槿出来了,看到苏槿惊讶的表情。他有些得意的笑了“主子让我每日等候在这宫‘门’口,今天姑娘总算出来了。”

“每日?他身体无碍了吧。”苏槿扶着橙影的手登上马车,皇宫离夏王府距离可不短,难道她要指望夏王府有人来接她么。

“嗯。”橙影沉默了一下笑笑“主子被青影接回来不久就醒了。”其实他说谎了,欧阳洵本来就才刚刚做过刮骨疗伤术,没能好好休息又被青影背着带回来,很快就发热。如果不是苍先生。只怕主子就要……

“这不是回夏王府吧?”苏槿掀开了帘子。她对京城尽管不是十分相熟,但是主要的街道还找的到。

在外赶车的橙影接口“主子说要帮苏姑娘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苏槿勾了勾‘唇’角,这皇宫中果然是风尘之地呢。

欧阳洵一袭墨衣的坐在酒肆的雅间中。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客商行人,‘唇’角上扬,他的心情真的‘挺’不错的。

苏槿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美少年观窗的图,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里冒出了那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在楼上看你。”

“苏槿。”欧阳洵冲苏槿招手,“恭喜离开那个地方。”

苏槿挑挑眉。不做评论,拿起桌上的酒瓶,轻轻闻了一下“这是什么酒?”闻着有种淡淡的香味。

“桂‘花’酿。”欧阳洵帮她斟了一杯“尝尝吧。”桂‘花’酿的酒劲并不大,京城中不少贵‘妇’聚会的时候都喜欢小酌一两杯。是很适宜‘女’子的酒。

苏槿端起来抿了一口,带丝桂‘花’的甜味,很有种现代果酒的感觉“‘挺’好喝的。”

欧阳洵点头。“其实菊‘花’酿味道更不错,只是那种酒酒劲要大很多。”

菊‘花’……酿。苏槿不由联想起了现代菊‘花’所代表的含义,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带了点古怪的意味。

“怎么?”欧阳洵很是诧异的抬头,菊‘花’酿很好笑么?苏槿捂着嘴,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该怎么和这个人解释“菊‘花’”所代表的不同含义呢。

“没……”苏槿摆摆手“没什么啦。”只是脸上的笑意并未散去,她实在没办法从自己恶趣味的联想中走出来。

欧阳洵眨眨眼,冲外面喊道“小二,拿两瓶上好的菊‘花’酿。”

苏槿的笑容一下僵硬了,难道他要请她喝么……

果然,欧阳洵把两瓶清澈的菊‘花’酿推到苏槿面前“看你笑的那么高兴,想来很是喜欢这种酒。”

苏槿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低头看着面前的酒瓶,她没有看到欧阳洵眼里闪过的狡黠。她抬眼瞟了一眼欧阳洵,笑的很无奈“欧阳洵,我不喜欢这个。”

“你之前笑那么开心,不要客气。”欧阳洵一副不用和我客气的模样“也算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拿菊‘花’……酿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苏槿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面前的酒闻着好像很香浓的样子。

她拿起酒瓶给自己斟了一杯,试探的尝了一口,酒的醇香中带了点清淡‘花’香的感觉久久在‘唇’齿间萦绕。

“不错,好喝。”她不懂酒,但是这菊‘花’酿很对她口感,比那之前的桂‘花’酿尤胜几分。

“这酒虽好却不可多喝。”欧阳洵打开折扇,已是初‘春’,翩翩的feng/流形象尽显“你若喜欢,等会带点回去就是了。”

“你今天让我来就是为了请我吃饭的么。”苏槿眨眨眼。

欧阳洵顿了一下,点点头,“还有一事想问你,那个太医是谁。”原来并未曾听说过宫里有这号人物。

“黎青。”苏槿有些讶异“你不知道么。”像黎青这种医术高超脾气还古怪的医生,不是应该名气极大么。

欧阳洵摇头“不曾听闻。”这黎青绝非一般太医,能让苍先生都佩服的医生实在是少之又少。

“主子,该回去了。”一直守候在‘门’外的橙影提醒道,主子现在身体根本没有痊愈,如果不是他一定要见苏姑娘的话,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出来的。

欧阳洵面上闪过不快,刚要呵斥,苏槿却已经起身“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夏王府了。”

欧阳洵看着她,良久点点头“我一定会尽快找到‘玉’佩的。”苏槿刚要转身立刻意识到哪里不对“找到?‘玉’佩不是在夏启晨手里么。”

踌躇了一下,欧阳洵还是说出了实情“原本是在欧阳洵手里,只是现在不在了。”不久前听风阁接到一笔生意,正是夏启晨希望通过他们寻找那枚‘玉’佩的事情。

不在了,那枚‘玉’佩不在夏启晨手里了?苏槿的身子晃了一下,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我,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既然留下的理由不复存在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了。

欧阳洵眼里闪过一抹怜惜“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离开么。”已经引起了荷妃,皇后乃至皇上的注意,现在她也不是一个平民百姓,一个‘女’官的无缘无故消失的话那就属于叛逃皇宫了。

“我会帮你的。”欧阳洵看着有点恍惚的苏槿,那个‘玉’佩对她而言如此重要么。

“欧阳洵,为什么,为什么对我如此。”苏槿有点回过神来,其实那枚‘玉’佩她并没有多大感情,但是那种重要‘性’感觉像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可是欧阳洵,那么久以来都是这样待她。

“我……”欧阳洵有些狼狈的扭过头,他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问他了,可是,该怎么告诉她。

“主子。”橙影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带了些焦急的意味,苍先生可是吩咐过主子还需要进行金针治疗的,这时辰可不能耽搁了。

“走吧。”既然欧阳洵不愿说,她也不会强求。

“橙影,不用送我了。”苏槿看着刚要开口的橙影,“这里到夏王府路途不长,我能够自己走回去的。”

橙影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主子,难道主子之前和苏姑娘闹不愉快了?他小心的开口问道“苏姑娘,要不然还是我……”

“不用了。”苏槿的声音微微放大了些,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失控,她深吸一口气,扯出一抹笑容“我想自己走走。”

“让她去吧。”欧阳洵拦住‘欲’追上去的橙影。

“主子……”主子这是怎么了,苏姑娘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欧阳洵待她如何难道她心里不清楚么,来这个地方那么久了,从和他第一次见面以后,他一直都在帮着自己,甚至说是守护自己也毫不为过。她不愿敞开自己的心扉面对他,难道他就应该彻底剖析自己给她看么。

欧阳洵身上的秘密她不知道,可是她的故事也没有说给欧阳洵听不是么。

“姐姐,姐姐,买一朵绢‘花’吧。”一只小小的手拉住苏槿,苏槿低头,是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

苏槿蹲下身,‘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这绢‘花’多少钱。”

“只要五纹。”小‘女’孩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苏槿“这都是香莲自己做的呢。”

并不显‘精’致的绢‘花’大户人家但凡有点脸面的丫鬟都不会买,苏槿从自己身上掏出最后一点银子递给她“够么。”

香莲连连后退“太多了。我没有那么多钱找给姐姐。”

“不必找了。”苏槿朝香莲伸着手,香莲犹犹豫豫的看着这个好看的姐姐,最终还是摇摇头“娘亲教过我,不可以这样的。”

苏槿对小‘女’孩的好感更胜了“没关系的,那你把这些绢‘花’都给姐姐好么。”

香莲点点头又摇摇头,犹豫的问道“我这里的绢‘花’还是不够,姐姐能和我回家拿些么。”

这个孩子,苏槿看了看天‘色’“好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