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2章 故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故人

香莲的家在城郊,一个简单的小院子里种了些瓜果,看起来毫不起眼却又处处透着些温情。

香莲一路上都很是乖巧的模样,快到家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些孩子的活泼“姐姐,那里就是我家。”

“娘,娘。”香莲跑着进了院子。

苏槿跟在香莲身后,屋里的陈设也极其简单,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一个妇人正坐在**缝着什么。

“这是?”见有陌生人进来,香莲她娘放开扑在自己怀里的香莲,有些拘谨的站起来“姑娘?”

“娘,这个姐姐是来买绢花的。”香莲天真的举着苏槿给的银子“我带出去的绢花不够了,便带这个姐姐来家里了。”

毕竟是大人怎么可能不明白苏槿这哪里是想买绢花,分明就是想把银子给她们。香莲她娘搓了搓手,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她环视了一下“姑娘,如果不嫌弃就坐吧。”这个姑娘一看穿着也是非富即贵的。

苏槿笑了笑,坐下了,香莲她娘给她倒了杯茶“都是粗茶……”

“大娘客气了。”苏槿接过茶杯就喝了一口,笑眯眯的道“纯天然的东西就是好啊。”

“纯……”香莲她娘明显没听懂“纯天然?”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苏槿只好打个哈哈“没什么,其实就是大娘的茶还是很不错的。”如果是旁人说这种话,多少听上去有讽刺的意味,只是苏槿的表情太过真诚,不得不让人相信她是真的不在意这茶的优劣。

香莲见苏槿和娘亲在一旁说话,便坐到桌前又开始做起了绢花。

苏槿好奇的看着,香莲她娘见苏槿望着香莲,叹了一口气“这丫头是个好孩子。”说完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娘,娘……”香莲小小的身影立刻跑过来。又是端茶又是帮她娘拍背顺气“娘,好些了么。”

“咳咳……”香莲她娘脸涨的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笑着摸摸香莲的头“娘没事。”

“你这病,很久了吧。”苏槿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这妇人咳嗽的很厉害,倒有点像肺部出了些问题。

香莲她娘点点头,有些苦涩的说道“自从孩子她爹走后,我就去做些粗活,不知怎么久了就染上了这咳嗽的毛病。吃了些药也不见好。后来身子越来越差了,只能待在家里替人纳些鞋底。”

也是个可怜的人,苏槿叹了口气,还不等她说什么,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娘,我回来了。”

这个声音……苏槿的身子不由自主震了下,是幻听么。

“苏苏,苏苏。”那是自己来这个世界听到的第一句话,她合了合眼。她也没有忘记,让自己差点醒不过来的昏迷也和她有关。

“娘,我……”声音戛然而止,带着不可思议的颤抖“苏……苏……”

苏槿转过身。果然,那个声音真的是之桃的。此刻的她穿着一身粗布衣衫,站在门口,眼眶似乎有些发红。

香莲她娘看看之桃又看看苏槿“香桃。你和这位姑娘认识?”

苏槿收敛了情绪,扯出一抹笑容“不,大娘。我和她并不曾认识。”

之桃,不,应该是香桃听到苏槿的话怔在了原地,原来,苏苏还是不肯原谅她是么,不过,她自嘲的笑笑,发生了那样的事,要她怎么原谅自己呢。

“香桃,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赵老爷不肯要你了么。”香莲她娘忧心忡忡的问香桃,自从离开夏王府,香桃比原来沉默了许多,这好不容易才能找到的活计难道又丢了么。

香桃摇摇头,走进屋给自己倒了杯水,“今天的衣服我都浆洗好了,赵老爷说让我回来多陪陪你。”

香莲她娘不停点头,有些激动“赵老爷真是好人。”接着想起苏槿还在旁边,忙对香桃说“这个姑娘也是好人。”

一旁做着绢花的香莲插嘴道“姐姐,这个姐姐买了我做的所有的绢花呢。”平日里姐姐总是说自己做的不好,可是这个姐姐却说自己做的很好看呢。

“苏……”香桃朝苏槿投去感激的目光“多谢姑娘了。”

“没什么。”苏槿笑笑站起身来“那我就先走了。”

香桃嘴唇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说,倒是香莲一下蹦过来拉住苏槿的衣角“姐姐不在多待会么,是嫌香莲家里的茶不好喝么。”

“香莲。”香莲她娘厉声呵斥“姑娘还有事情,不要胡言乱语。”这位姑娘哪里是那种嫌弃她们贫穷之人,否则也不会踏入这屋里还坐那么久了。

香莲委屈的松开苏槿,低下头一副快哭了的模样。苏槿蹲下神,拉起香莲的手“姐姐还有事情,以后姐姐还会来看香莲的好不好。”

“真的么。”香莲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姐姐还会来买香莲的绢花么。”她从来没有卖出去过那么多的绢花。

“香莲。”香莲她娘上前就欲拉走香莲,这孩子平日里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一个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苏槿朝香莲她娘摆摆手,示意无妨,她看着香莲“会的,香莲以后做的绢花姐姐都会买的。”

“真的么。”香莲很兴奋的看着苏槿“姐姐不许食言。”

“嗯,决不食言。”苏槿笑着把手举起来“要不然你和姐姐拉钩钩。”

“好。”香莲伸出小小的手,和苏槿的手勾在一起。

香桃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嘴,避免自己哭出声来。苏苏,苏苏她明知道香莲是自己的妹妹还愿意这样照顾自己家。

苏槿刚离开不久,香莲她娘满面严肃的问香桃“你是不是认识这位姑娘。”香桃的表现太不寻常了,尤其是刚才差点哭出来的样子。

香桃别开头,不愿说话,苏槿的事情她并没有和娘提过。

“你说啊,她是不是夏王府的人。”香莲她娘有些焦急,香桃为什么离开夏王府她是一点都不知道,问她她也不愿说。本不想逼迫孩子,可是这位姑娘和香桃又是什么关系。

拗不过母亲,香桃把她和苏槿之间的来龙去脉大致交代了下,香莲她娘听了差点晕厥过去。

什么叫以德报怨,香莲她娘拿出之前苏槿给的银钱“无论如何,是你对不起人家在先,这银子咱们不能要。”

“苏苏,苏苏……”就快走到夏王府了,苏槿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住了脚步。

“苏……苏……”香桃喘着气,将手中的银子递过来“我娘让我把这个还给你。”

苏槿皱眉,有些不解。

“娘说,”香桃低着头,声音极小“我们不能再拿你银钱了。”

苏槿恍然,应该是香桃告诉了她娘她们之间的纠葛,但她仍不肯接“这不是我送给你们的,这是我买香莲的绢花钱。”

香桃苦笑,那些绢花哪里值这么多钱。而且看现在苏槿的打扮,也不可能会带这种绢花的吧。

“你……”苏槿忽然看到香桃头上戴的木质发簪,很有些眼熟“一直带着么……”

香桃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头上的发簪,她的眼里有了哀求之色“能把这个留给我当个念想么。”这支发簪正是苏槿第一次出夏王府的时候回来送给她的礼物。

你这又是何苦呢。苏槿也有些不忍。她没有忘记,自己初来乍到的时候所有的不懂都是之桃教的,之桃为了她也不怕挨打吃苦,后来……后来她成为了老王妃身边的婢女。而她依旧是粗使丫鬟。

“之桃……”苏槿还是喊出了那个曾经的名字。

香桃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苏苏,是我对不起你。”

原来当初苏槿苏醒以后。夏启晨就没什么心思在管这个被他囚禁的粗使丫鬟,夏启盈更是不可能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丫鬟。被关在柴房没人理会的香桃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是墨竹救了她。

“你原来是小槿最好的朋友,她现在没有事了,如果知道你还是因此而死的话她会难过一辈子。”

这是墨竹的原话,他偷偷把她放了,夏启晨早就忘记,也或者是他默许,香桃就这样离开了夏王府。

她当时被夏启盈带回夏王府是以孤儿的身份,夏启盈也并没有让她签什么卖身契之类的东西,所以一切还是很顺利的。

墨竹自然知道她是为何会背叛苏槿,他后来偷偷给过香桃一笔银钱“如果小槿知道,她也会那么做的。”

听完香桃的话,苏槿觉得自己的鼻子酸了“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么。”

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的墨竹不管什么事都为她着想,甚至最后不惜背叛夏启晨。

“我现在在赵将军府上帮忙浆洗衣物。”香桃看了一眼苏槿“就连这份差事都要感激你呢。”

原来赵将军府上的管家看香桃年纪小本不欲用她,是赵静馨碰巧路过,认出她是和苏槿一起在夏启盈院子中做活的丫鬟才留了下来。

苏槿就是她的贵人,她的福星,她却……想到这,香桃更羞愧了几分。

世事难料,也许说的就是如此吧。

“苏苏。”香桃犹豫了一下问道“京城中那个从丫鬟便女官的人就是你吧?”她虽然有八九分猜测还是想确认一下。

“嗯。”苏槿也干脆的承认了。

香桃笑了“我就知道是你。”除了苏苏,谁还能够做到呢。不过,她有些忧色“那日我在赵府洗衣服的时候偶然听到下人议论,说你是因为像当朝的荷妃娘娘所以才有此殊荣。”

苏槿耸耸肩,她也不知道,也许真是如此也说不准。

香桃看到苏槿不甚在意的模样,把自己听来的消息告诉她“他们说……你会被皇上纳为妃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