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3章 掌嘴

第一百四十三章 掌嘴

纳妃……苏槿有种扶额的冲动,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香桃,这些道听途说的话不足为信。”那皇帝说不定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呢,难道自己要给自己爹做小,想想就是一阵毛骨悚然。

香桃眉头舒展开了一些,“你现在能过的好就好。”没有因为自己曾经的错误造成太大的损失,香桃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嗯,我现在还住在夏王府,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的你来找我就是了。”不管怎么说,自己来这里的第一份温暖是香桃给予的,她也不过就是个孩子。

“苏苏,你要小心提防大少爷。”在夏王府做了那么久,香桃还是习惯直接叫夏启正为大少爷。

他啊,苏槿看着香桃“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不,我不知道。”香桃有些逃避的转过头去,咬了咬嘴唇又转过来看着苏槿“当初让我做那事的人是红杏,她是大少爷边的,我总觉得……”

红杏啊,苏槿点头,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小角色。只是这事有没有夏启正的参与却不好断言了。

“红杏,你怎么还没有被夏启正收房。”卢氏有些不满的看着红杏,不过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这么久了,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红杏心里叫苦连天,这大少爷根本不让她近,再说,不只是她,也没看大少爷把谁收了房。

卢氏心中也很焦躁,这婚前如果有妾室,那说亲的时候有些注重女儿的难免心里会不痛快,那给夏启正选亲的范围就可以更缩小一些。

“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必须想办法让他纳你为妾。”一定得是妾。通房的话也根本不抵用。

“是。”红杏心中抑郁,搅着手帕出了卢氏的院子,满怀心事的她撞到了一个人上,她慌忙抬起头,正准备道歉,待看清人后不由冷笑“我当是谁走路不看路呢,原来是露珠啊。”

露珠有些惊慌的低下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雪芽一把拉过她“是她撞到了你。你道什么歉。”良人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明显是这红杏在挑事。

红杏看着面前的丫鬟,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苏槿那人当初迷了大少爷的心思,自己怎么会这么久都没得到大少爷的青睐。

“撞了人还强词夺理。真以为自己变成了凤凰不成,这里还是夏王府。你们主子还没得道呢,你们这些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就想跟着鸡犬升天?真是可笑。”红杏越说越大声,引来了一些路过的下人的观望。

雪芽气的脸都红了“红杏,分明是你撞到了露珠。你却这样血口喷人。”红杏明面上说的是她们,可分明是在含沙影良人。

露珠拽了拽雪芽,小声提醒“良人让我们不要在夏王府惹事。”

雪芽拉下露珠的手。看着红杏“露珠,我们不是惹事。是这宵小之辈一定要挑事。”

“是谁在挑事。”红杏看着周围的下人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在议论了,脸上得色更深了“你说我撞人就是我撞的?怎么,仗着你们两个人就欺负我么。”

“就算欺负你又如何。”一个女声插了进来,苏槿似笑非笑的走过来“红杏,好久没看到你了。”原来的旧账还没来得及和她算,现在又出来蹦跶了。

“我道是谁敢这么说话呢。”看到苏槿红杏心里微微一紧,下意识的就要后退,不过还是强撑着面子道“苏良人,这里是夏王府。”

她给自己打气,这里是夏王府,苏槿不过是一个宫中的低等女官。只是红杏忘记了,苏槿也许在夏王府做不得什么主,可是论份,自然比她高了许多。

“你还知道这里是夏王府,难道王府的丫鬟就可以这样以下犯上么。”苏槿瞟了一眼距离不远的卢氏的院子“夏王府难道是这样调教的丫鬟么,我倒是不知道了。”

“你不也是……”红杏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苏槿现在已经不是夏王府的丫鬟了。

“我不是什么?”苏槿却不肯就此罢休“红杏,是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宫中的女官级别虽低,但仍旧是带有品级的,不是平民可以比的。

红杏咬唇,她不敢说话,可是让她就此认错她又心有不甘。

“露珠,给我掌她的嘴。”苏槿冲露珠吩咐,这丫头尽管忠厚,却是太胆小老实了些。

对于苏槿的吩咐,露珠自然不敢不从,她犹豫的看了一眼雪芽,雪芽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鼓足勇气走到红杏旁边,扬起了手掌。

“你敢!”红杏看到那高高扬起的手掌,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住手。”卢氏的声音传来,只是这一声已经来的迟了些,露珠一巴掌已经扇了过去,她的老实再这个地方再一次体现,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让红杏的脸几乎立刻就肿了起来。

苏槿勾了勾唇角,总算来了个正主,她转朝卢氏毫无诚意的随便蹲了下就当行过礼“王妃。”

“苏良人从宫里回来好大的架子,这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今天无故打了这丫鬟,是不是过几天这巴掌就该落到我脸上了。”早有丫鬟把外面发生的事告诉给她,本想着这红杏能挫挫苏槿的锐气,结果这丫鬟果然是个不中用的。

苏槿惊奇道“王妃何出此言,这好狗不挡道,问题是这狗撞了人不算还要张口就咬,为了避免这种恶犬伤及其他人,苏槿只是教训一下罢了。”

站在一旁的红杏脸已经青一阵白一阵,被打的脸又肿着,看着甚是可笑。只是她却不能开口,因为是王妃先说“打狗看主人”,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反驳王妃。

卢氏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她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良人,这谁先冲撞的谁根本没说清吧。”

卢氏的指甲已经嵌进了手掌,她拼命告诫自己,这个该死的婢现在是宫里的良人,最好还是不要和她有正面冲突。

苏槿拍了拍手“王妃,我是真的好心。这丫鬟口无遮拦,连鸡犬升天这种话也说出了口,这让外人听到怎么了得呢。那以后莫不是夏王府得了什么赏赐如果都和宫中的荷妃娘娘得宠联想在一起……”

闻言卢氏立刻变了脸色,夏王府最忌讳的就是这个,皇家最忌讳的就是外戚做大。她狠狠的瞪着红杏“你这婢说过这样的话?”

红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慌乱的摇头“王妃,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你是什么意思?”苏槿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接着又作恍然了解状“原来是针对我的么。”

针对苏槿那就是针对宫中女官,红杏吓得也只能摇头,她不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此时和苏槿作对。

“来人,拖这婢下去,扣她三个月的月银,杖责十五。”卢氏咬咬牙,她的眼底闪过愤怒,就因为苏槿这个婢现在她不得不惩罚自己的人。

红杏不敢求饶,她生怕苏槿再说出什么话来,任由两个婆子带走自己。

“苏良人,近在宫中可好,今怎么回到夏王府了?”当卢氏听说苏槿居然变成了伺候四皇子的女官时差点背过气去,夏启盈更是砸烂了一屋子的瓷器,她当然希望听到苏槿得罪了四皇子或者没照顾好四皇子获罪的消息,只是,现在人完完好好的站在了她面前。

苏槿点点头,笑容很是灿烂“多谢王妃关心,苏槿在宫中一切都好。只是这心中还是惦念着老王妃,所以特向四皇子求了皇上的口谕。”

卢氏心里微微放松了些,这个婢实在妖孽的紧,在四皇子边始终不是件好事,回到夏王府毕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谅她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可是她忘记了,就是在她的眼皮底下,苏槿从一个夏王府的粗使丫鬟已经变成了如今的苏良人。

“少爷,红杏姑娘被王妃杖责了。”绀青看了眼毫无反应的夏启正,忍不住又说了一遍。

夏启正停下笔,抬眼“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

绀青尴尬的挠挠头,可是少爷刚才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不知道少爷是否听到了啊。

“那本来就是她的人,她愿意怎么罚那也是她的事。”夏启正沾了沾墨汁,准备继续写。

“听说是冲撞了苏良人边的丫鬟,结果苏良人正巧回府,不知道怎么回事三言两语的王妃不得不处罚红杏。”绀青补充道。

她回夏王府了?对于已经成为良人的苏槿,夏启正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失神间一大滴墨水已经落到了纸上。

“你说你这丫头,既然已经成为了四皇子边的女官,何必要回到我这老太婆边。”老王妃笑着说。

苏槿微微一笑“皇宫自然不比您这舒心。”她说的也是实话。

老王妃叹了口气,和苏槿朝夕相处下来,她对苏槿的好感有了不少提升。并没有因为自己成为皇宫的女官就妄自做大,她相信她是真的想回夏王府。

只是,这丫头那让人捉摸不定的份,唉……

“你那三个丫鬟用的可还顺心?”老王妃询问道“那三个丫鬟也没调教过,你要多费些心。”

想起那三个丫鬟,苏槿点点头“她们都很好。”

只是她不知道,她口中很好的素茹现在正站在夏启正的房间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