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4章 中毒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中毒

素茹不敢抬头看夏启正,他让她密切注意苏良人,将她的一切消息都要告诉他,可是良人最近都在宫中,确实没有什么可以禀告的。

“你把这个下在苏良人的水里。”绀青递过来一包东西。

素茹看着眼前的药粉,伸出颤抖的手接过,大着胆子问道“这……这是……”

绀青有些不耐烦“什么时候你有资格询问了?”这些人就是麻烦,让他们去做什么就去做,哪来的这些废话。

素茹犹豫了一下,“苏良人是好人,能不能……”她鼓足勇气道“能不能不要取她性命。”她知道大少爷不会在乎几条人命,可是苏良人,真的待她很好。

绀青微微有些惊讶,接着不悦道“你忘记谁才是你的主子了么,跟着她才几日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么。”

素茹低下头,她不敢,她也不能违抗大少爷的命令。

看到这样的素茹,绀青叹了口气,他只是不想这个女子有朝一日会背叛大少爷,“这个药不会致死的。”

素茹松了口气,她并不知道这种药叫做“生生不息”,是皓月国的产物,生生不息是下在两个人身上,即其中一人死,另一人也会亡。

看到素茹离开,绀青的眼眶红了,他们都以为少爷是无情的人,少爷才是最爱苏良人的人。苏良人的命运根本是千变万化,他却要将自己的命和这个危险的女子绑在一起。

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缓缓朝夏启正的院子走去,他不想让少爷看出来。

“素茹,你今天怎么了,总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雪芽很快注意到了素茹的不对劲。

“啊?没什么。”素茹心虚的捏了捏自己的手“大概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吧。”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反正我这也没什么活计。”苏槿刚好推门进来,笑着对素茹说道。

“良人……”素茹摆摆手。脸色愈发显得白了“我……我没事……”

苏槿皱眉,一只手已经探上了素茹的额头“还说没事,脸色这么难看。”她放下手“倒是不发热。”

“良人,我真的没事。”素茹急忙转身,生怕苏槿看出异样。

苏槿笑笑,没有放在心上,女孩子么,总有自己的小心事,也说不准是素茹的小日子来了,她胡乱的猜想。自己到先笑了出来。

“良人今天怎么那么高兴。”雪芽看到苏槿笑意满满,忍不住打趣道“是不是老王妃又给了良人什么好东西。”

“你这小丫头,到没发现原来是个财迷。”和这几个丫鬟混熟了,苏槿和她们也会经常开些玩笑。

素茹这个时候端了一杯茶递过来“良人,茶。”

说了一会话的苏槿还真觉得有些口渴,她笑着接过“还是素茹贴心。”茶杯离苏槿的嘴唇越来越近了,素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毫无疑心的苏槿一饮而尽,还自嘲道“再好的茶也禁不住我这样的牛饮。”

素茹看到那空空的茶盏,她实在没有办法和雪芽她们一样跟着苏槿嬉笑。她眼圈微微一红,借着身子不适离开了。

“良人,今天的素茹总给人怪怪的感觉。”看着素茹离开的身影,雪芽用胳膊撞了撞露珠“是不是。露珠。”

奈何露珠只是傻傻的“啊?”了一声,她哪里会发现素茹的不同。

苏槿敛了笑容,素茹看起来是有些奇怪。

……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素茹离开房间后一口气跑到了花园中。她真的给苏良人下毒了,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毒,可是。那毕竟是毒药啊。

泪水一滴一滴从脸上滑落,苏槿待她们真的如姐妹一般,只是她真的是别无选择。

“素茹?”秋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怎么了?”

“没,没事。”素茹慌乱的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秋梅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秋梅略带担忧的看着素茹“五少爷让我来后花园摘些刚开的桃花,说是要装点屋子。”原来五少爷并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年突然转了性子。

素茹点点头,刚想离开却被秋梅拉住“是不是苏良人惩罚你了。”红杏的事情她听说了,那苏良人可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不是。”素茹慌忙的摇头,她已经害了良人,怎么能在这样污蔑良人,只是她哪里知道,她这样着急否定的样子在秋梅眼里却成了苏槿凶悍,导致素茹不敢说实话的样子。

“这个苏良人真是太过分了。”秋梅和秋菊在院子里小声的抱怨“素茹姑娘是从我们院子出去的人,她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

刚巧路过的夏启明听到停住了脚步,“你们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秋菊立刻拉了拉姐姐的手,这苏良人可是当初五少爷亲自接回王府的,虽说有老王爷的意思,但五少爷那模样可不像有任何不满,苏良人昏迷的日子五少爷可是整日忧心忡忡的,这苏良人在五少爷心里的地位可见不一般。

夏启明眼神变得冷冽了“我待你们松懈,所以就敢开始欺主了么。”

秋梅吓得赶紧拉着秋菊跪下“少爷恕罪,奴婢万万不敢做出那等昧良心的事情。”说完就把今天在后花园遇到素茹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秋梅所说,夏启明愣了下,她是那种人么,他所认识的苏槿会是那样的人么。

“不管素茹是否被苏良人责罚,那是她的丫鬟,也容不得你们置喙,而且苏良人现在是宫里的女官,仔细你们的话语。”夏启明呵斥完秋梅两姐妹满怀心事的回房了。

苏槿和他的距离似乎正在一步步拉大,她现在还不是公主,只是宫中的女官而已。夏启明有些痛苦的把头埋进自己的手掌。

素茹小心观察了苏槿多日也没有见她有任何身体不适的情况,感到庆幸的同时也有些许纳闷,难道苏良人根本没喝那杯茶么。

饱受了几日煎熬的她实在忍不住,偷偷找到了绀青。

“药我已经给苏良人下了。”素茹看绀青没有任何反应“可是,苏良人没有任何反应。”她担心如果苏槿久久没有中毒的症状,大少爷会责怪她办事不利,甚至怀疑她的忠诚。

绀青点点头“嗯。那种药本就对人体没有什么伤害。”

素茹舒了一口气,同时更加纳闷了,既然没有什么用为什么要给良人下药。不过她没有问出口,她没有那个资格。

“药下了么。”见绀青回来,夏启正抬头询问。

“下了。”当初故意不告诉素茹生生不息下了以后人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就是为了防止她欺骗。

苏槿,苏槿。夏启正闭上眼,二弟喜欢你,五弟也对你有不同的感觉,可是他们谁能像我一般,真正将自己的性命与你栓在一起,至于那件事,时间也差不多了。

德王府和夏王府要联姻的消息很快在朝臣中传开了。

“什么!”卢氏震怒的拍了拍桌子“他怎么可以跃过我这个母亲自己去求亲呢。”

自从无缘和尚的事情以后,夏王爷对卢氏的厌恶是与日俱增,今天来告诉她启正的婚事不过是对于她的最后一点尊重,现在她又如此泼妇状,他冷冷的回道“启正年岁也不小了,你这个所谓的母亲我没看有半分为他考虑的样子。”

“我……”卢氏一时词穷,狡辩道“我不是没看到有合适的……”

夏王爷冷哼“合适?怎么才算合适,那么多朝臣的女儿没看你对哪一个上心。”分明是不想理会启正,还偏生要找些借口。

“这次的婚事也不用你操持了,母亲自会安排。”看卢氏还要争辩,夏王爷甩了袖子离开了。

“你……”卢氏满腹委屈“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只是留给她的只有夏王爷的背影。

夏启正突如其来的婚事在夏王府掀起的影响可不仅仅是卢氏一处。

“大哥要娶德王府的嫡出小姐?”夏启晨有些难以置信,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么,还是……很多事情根本就从未在过他的掌控之中。

“是。”墨玉点头,这个消息根本无需去多做打听,两府连生辰八字的庚帖都已经换了。少爷最近一直因为苏良人的事情而烦恼,根本没有关注到夏启正那边的动作。

夏启晨一直觉得夏启正并不真正的足以为患,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这个大哥,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

“少爷,要不要去探探德王府的口风。”也许此事有转机也说不准。

夏启晨摇头“不必了。”夏启正能瞒这么久,那等这桩婚事浮出水面的时候肯定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找到那枚玉佩。

夏启正要成亲最高兴的莫过于老王妃,这个大孙儿终于要成家了,德王府又是门当户对的人家,教养出来的嫡出女儿自然是不错的。

她拉着苏槿的手乐呵呵的说道“我终于能看到启正那孩子成婚了,如果能在我走之前抱一抱他的孩子,我以后下去也好向他娘交代。”

“老王妃,你多虑了,你肯定要长命百岁的,你还得看到大少爷的孩子成婚呢。”苏槿笑着打趣,只是心里却多了丝忧虑,这个德王府的小姐不会也是因为种了qing/人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