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5章 逝去(一)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逝去(一)

德王府和夏王府的婚事很快就敲定了,两家决定在下月初七就举行大婚。夏王府上上下下都忙碌起来了。

最近也没有旨意让苏槿进宫,在一派忙碌中,她也算落得个清闲。

“良人,我们当真不管么>>>☆★其他书友正在看★☆。”雪芽探头看了一眼,有丫鬟从她们屋门前匆匆跑过。

苏槿伸了伸懒腰,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古人诚不欺我啊,她懒懒的开口道“我们又不是夏王府的人。”

“可是……”雪芽有些犹豫,良人有宫里的奉例,可是她们都是拿着夏王府的月银的,所以还是算夏王府的人。

苏槿一拍脑门“我倒是忘记了,我去看看老王妃那里有什么要忙的。”

老王妃刚刚看过账本,疲倦的坐在椅子上,苏槿端着一杯参茶进来“老王妃,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可千万不要累垮了。”

老王妃呵呵笑着接过茶“你这小丫头,怎么说的话和李嬷嬷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一样。”

“老王妃就打趣我。”苏槿上前帮老王妃捏着肩膀,这些日子做这些事早已是轻车熟路,她的按摩技术提升了不少。

“良人,不知道可否请你帮些忙。”一旁的李嬷嬷踌躇的开口“如今杏丫头不在府上了,我管理大厨房有些力不从心。”

大厨房是李嬷嬷和林嬷嬷一起操持,只是这夏启正的婚宴自然不比平时,这紧要关头是万万不能出一点差错的。

“嬷嬷客气了,有什么用的上苏槿尽管说。”李嬷嬷从来没有害过自己,可以说还经常帮自己。

“采办啊……”苏槿看着手里的清单,这采办可以说是个相当有油水的活。这采办她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让她管这个却是头一回。

她并不了解市场,如果直接分给下人去做下人肯定会吃不少回扣,那样的话预算就会显得不足。

苏槿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去走走市场。

“小丫头,滚开。”一个凶恶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小女孩委屈的哭声。只是这声音有些耳熟。她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香莲。

“香莲。”她跑上去扶起香莲,看着面前的人“你对一个小姑娘那么凶做什么。”

“呦。我当是谁呢。”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杨pi/子“木堇,看你这样子是在夏王府混的更好了。”

苏槿直起身来,拉着香莲的手“杨pi/子。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

杨pi/子眼光在苏槿身上打量了一番,这丫头现在出落的如此貌美了。他嘿嘿一笑“我看你是被哪个贵人收房了吧。”

苏槿看了一眼杨pi/子没有说话,只是这在杨pi/子看起来就是默认,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木堇,你要护着这个丫头我不管。只是我想告诉你,这丫头的姐姐马上要嫁给我为妻了。别人家的事情你少管。”

“姐姐才不会嫁给你。”一直没有说话的香莲愤怒的挥着小拳头“你妄想。”

杨pi/子哈哈一笑,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

“香莲。到底怎么回事。”苏槿蹲下身,这一次再见杨pi/子他和原来有了很大改变。原来是乞丐,现在穿得虽不是上等的绸缎但看上去也是一般的粗布了。

香莲看了半晌苏槿,忽然哇的大哭出声“姐姐不让我告诉姐姐,娘也不让我说>>>☆★其他书友正在看★☆。”

原来这杨pi/子在赌场里认识了德王府的公子,一般贵族子弟是不屑认识这些平民的,只是这德王府的公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好赌之徒,那天杨pi/子手气格外好,连赢几把,德王府的公子火气被勾了上来,这杨pi/子一眼就认出面前的人非富即贵,不但把赢来的银两全数奉还,还巴结奉承这公子的赌术高超。

这一来二去,德王府的公子便放话杨pi/子以后就跟着自己了,仗着德王府的势,这杨pi/子不知怎么就把主意打到了香桃身上。

苏槿捏紧了拳头,看看面前哭得泣不成声的香莲,她安慰道“没事的。”香桃现在在赵将军府上做事,德王府和赵将军府也是不相上下的,这杨pi/子怎么就敢这么做。

她没有跟着香莲回家,漫无目的的走着,等抬头已经到了丞相府门口。

欧阳洵,自己迷茫的时候还是会想到他么。为什么要怀疑呢,就因为被一个男人伤过所以要怀疑所有对她好的人么。

“八公主,你慢点。”丞相府门口的小厮谄媚的上前,一个娇俏的小身影踩着奴仆的背从马车上下来“欧阳洵怎么了,这么多日也不见进宫看四哥哥。”

小厮面上的笑容散去了不少“公子他,生病了。”

八公主点点头“我进去看看他,做我未来的驸马身子骨怎么能那么差。”身后跟着的宫女不由有点尴尬,小公主动不动将欧阳洵是她驸马的事情挂在嘴边……

小厮倒是满面惊喜“八公主,里面请。”

直到八公主一行人全部走进了丞相府,苏槿才慢慢的走了出来,驸马,未来的驸马,八公主。

原来这种狗血的剧情终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苏槿落寞的一笑,独自朝赵将军府走去。

“找谁?”赵将军府守门的小厮上下打量着苏槿。

苏槿福了福身,递上一个银袋子“劳烦小哥通传下,我想见贵府赵小姐,就说苏槿求见。”

拿了银子加上面前的女子穿着也不俗,小厮点点头,不一会赵静馨带着丫鬟亲自迎了出来“苏槿,你怎么来了。”

……

赵静馨皱眉“这个杨pi/子真是太过分了。只是,”她有些为难“那人并不是德王府的……”

她不是一点不谙世事的女子,德王府和赵将军府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况且这香桃并不算赵将军府上的人。

苏槿叹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事找到赵静馨是让她为难,她思忖了一下“可否请小姐将香桃买进将军府呢。”

赵静馨眉头一舒,微笑道“这自然是没问题的,只要她情愿就好。”

只是,丫鬟始终也没能将香桃带过来,“香桃今天并没有来上工。”

“糟了。”苏槿站起身来,匆忙朝赵静馨告辞“赵小姐,叨扰了。”

看着苏槿的背影,赵静馨想了想“帮我准备好衣服,一会我可能要出去>>>☆★其他书友正在看★☆。”说完她就朝赵老将军的院子走去。

香桃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人“你……你要做什么。”

杨pi/子嘿嘿一笑,慢慢靠近“小美人,我注意你很久了,自从你们搬过来我就观察,现在我也有钱了,为什么不肯跟我过日子呢。”

香桃扭过头,这杨pi/子什么德行附近的人都知道,她现在手脚被缚动弹不得,她咬了咬唇,想起上次的苏苏,不管怎样都不放弃,那个钱四最后不是也没有得逞么,“杨pi/子,你就不怕我报官么。”

杨pi/子不屑的撇撇嘴“官府?官府能有德王府大?还要,不要管自己的夫君叫的那么难听。”

他今天本是想继续在赌场里混一日,哪曾想到德王府的公子派人告诉他为他准备了份大礼,这回家一看,果然是份大礼。

“杨pi/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帮着德王府的少爷做了什么勾当。”香桃紧紧盯着杨pi/子“近日那些消失的姑娘都和你有关吧。”

杨pi/子面色一紧,粗声粗气的道“小贱人,你怎么知道的。”

香桃哆嗦了一下,因为隔壁邻居家大娘的姑娘半夜被劫走的时候她刚好目睹了,那些人虽然蒙着面,但那带头的人身形极像杨pi/子。

“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她们人呢。”香桃按捺住害怕的心,丢失几个平民百姓的女儿在官府眼里自然算不得什么事情。

“哼。”杨pi/子冷哼“看来你还知道的不少,本想着留你做夫人,看来是不成了。”他之所以没对香桃下手,就是想着这姑娘面貌清秀,而且看样子是个能干的。

杨pi/子一步步逼近,香桃高声尖叫起来,却被他勒住了脖子捂住了嘴。

香桃的眼睛越睁越大,她的手脚被缚住无法挣扎,眼前的景象愈加模糊,泪水终于流了出来,娘,香莲,我要先走一步了。

见手底下的人终于没了气息,杨pi/子向后退了一步,这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会保密,如果让公子知道自己办事不利,那等他的也只有这个下场。

杨pi/子将香桃的尸体藏到了床下,打算等夜黑的时候扔到乱葬岗去。

苏槿不知道杨pi/子住哪,只是香桃不在家又不在赵将军府,那她还能去哪里。思索了一下,她跑到了赌坊。

鱼龙混杂暗无天日大约就是形容赌场吧,到处是叫骂声。

“杨pi/子?”一个混混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苏槿“你找他做什么。”

“谁找杨pi/子呢。”一个声音懒洋洋的传来,在看到苏槿的一瞬间后顿住了。

“姑娘。”德王府的公子周七郎正了正衣帽,走过来和颜悦色的问道“姑娘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可是那杨pi/子借钱没还么。”反正杨pi/子经常干这种事,只是后来不再有人会借他。

苏槿打量了下眼前的人,看似白白净净,只是眼底总有一种散不去的邪气。()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暖眸落温梨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