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4章 生生不息

第一百五十四章 生生不息

h2>

苏槿和周七郎的赌约正式拉开了序幕。.

一共二十个宫‘女’款款来到大殿,可以闻到各种香味‘交’叠在一起,不要说记住每个人身上的味道,这些香味‘混’杂在一起,根本无从分辨哪种香味属于谁。

这二十个宫‘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的面具,两人除了要记宫‘女’身上不同的香气还得记住对应的面具。

宫‘女’将两人围在中间成圈状的走动,一股股香气扑鼻而来,眼‘花’缭‘乱’的面具很快让周围的人都看晕了眼。

宫‘女’们绕了三圈,皇上示意太监将香点燃,宫‘女’们便放慢了走动的速度。

苏槿和周七郎的反应出奇的一致,两人都只是静静的站着,面上也看不出任何慌‘乱’,似乎对于‘女’子身上的气息已经了然于心。

皇后不安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因为最后是由皇上来选择宫‘女’让两人辨别,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是告诉周七郎面具对应的香气,至于周七郎在皇上考验的时候自己能不能闻出来就不是她能决定的。

那个丫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呢,她拼命的安慰自己,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很快,半柱香的时间便过去了,宫‘女’们很快便退了下去。

苏槿‘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那么多的脂粉香气,想要从中记住并且辨别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可比闻茶识茶要难的多。

“记住了么。”皇上审视着二人,那些个宫‘女’转着圈,不要说半炷香时间,就算一炷香的时间也未必能记住那些面具,更遑论那看不见‘摸’不着的香气了。

“臣愿意一试。”苏槿和周七郎这次倒是出奇的一致。

皇上颔首,对着自己的贴身大太监耳语了几句,他便退了下去,很快,苏槿和周七郎的眼睛便被‘蒙’住了。

一个带着蓝‘色’面具的宫装‘女’子被太监牵引着走上前来,她刚刚在两人身前一晃,几乎异口同声的道“蓝‘色’带有胡子的面具。”

皇后皱眉,这也太一致了.

接下来两人的表现更是你让众人瞠目结舌,不是苏槿先说出口,便是周七郎抢先亦或者两人同时,一炷香时间两人居然‘弄’了个不分胜负。

在场的众人全部哗然,怎么可能如此。就连晋慕染也微微瞪大了眼睛,他知道苏槿‘精’通茶道所以对茶香很是敏感,难道但凡是香味她都能如此准确清晰的知道么。

“回禀皇上,苏良人和周公子最后辨认出的面具一样多。”太监按捺住心中的惊讶,“两人也全部答对。”

皇上审视着苏槿,没有说话,大殿一时陷入了沉寂。

就在此时,周七郎忽然面‘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缓缓蹲下身去,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周七郎忽然满眼猩红的站了起来,直接扑向了旁边的苏槿。

苏槿好像也被吓呆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除了皇上,没有人注意到她眼底根本是毫无‘波’澜的。

周七郎虽然纤瘦,但到底是男子身,这一扑苏槿便被扑倒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苏槿感觉到自己的肩胛骨撞到地上的一刹那都快断了。

“七弟。”皇后忍不住惊呼出声,周七郎已经红了眼,面前只有苏槿这个“可口”的食物,哪里能听到别的。

当周七郎从身上掏出一把尖刀的时候,立刻有人大呼,“保护皇上。”苏槿无暇去看这个人是谁,这周七郎的刀尖分明是对着自己的,她堪堪躲过一击,使足了力气踹向周七郎的小‘腿’,周七郎吃痛退了一下,再度扑上来的时候被赶来的‘侍’卫制住了。

“血……血……”周七郎拼命的挣扎“我要喝血。”

此言一出,皇后的身子终于晃了晃,晕了过去。

德王府的七公子是“怪物”的消息到底还是没能封锁住,亦或者,皇上根本没有真的想封锁这条消息,很快,周七郎和苏槿在比试的最后关头,周七郎犯病要饮血的事情成为了京城最热的话题。

“天啊,我说怪不得呢,那周家公子看起来就‘阴’‘阴’柔柔的,原来是喝多了‘女’子的鲜血。”街上到处是议论纷纷的人群,在德王府的后‘花’园中,居然挖出了不下三十具白骨,这骇人的数字已经震惊了朝野上下。

“皇上,臣妾的弟弟真的不是什么怪物。”皇后哭着跪倒在地“求皇上网开一面。”

皇上冷哼“网开一面?如何网开一面?难道那些枉死的‘女’子就不是朕的臣民了么。”因为周七郎在殿上过度失态的反应,皇上勒令调查此事,很快就有德王府在朝中的政敌把有关周七郎饮处子之血以续命的东西纰漏出来。

“皇上……”皇后现在哪里有半分母仪天下的样子,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皇上,看在德王府衷心为国的份上……”

“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朕,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皇上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皇后,拂袖而去。

德王府最终还是保住了,德王爷含泪承认这些事都是自己那不孝子周七郎一人所为,德王府上下并不知情。皇上念在德王府曾为国立下的汗马功劳,下旨赐死周七郎,免了德王府其他人的罪责,只是德王府至此在朝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再难和往昔想比。

“七郎,你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话。”皇后来到狱中,她是来见周七郎最后一面的。

周七郎身在狱中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还是笑着道“姐姐,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皇后眼中含泪“七郎,我知道那个贱人算计了你,你不要怕,姐姐一定会送她来陪你的。”周七郎一直定时在饮血,怎么好好的会突然狂‘性’大发,定是被人动了手脚,只是现在还没能找到确切的证据。

周七郎握住皇后的手“姐姐,你不要报仇了,是我命该如此。早在我出生的那刻,其实你们就做错了。”

尽管德王爷狠下心把罪责推到了周七郎身上,但是这漏‘洞’百出的话有人会信么。就算后面的那些‘女’子都是周七郎所杀,那在他小时候呢,这种草芥人命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他一个人能完成的了的。

只是皇上不提这事,群臣也只能装作不知,毕竟德王府根基还是在那的,皇后还是德王府家的‘女’儿。

“七郎。”皇后攥紧了周七郎的手“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没有那个‘女’子,自己的弟弟还会是逍遥快活的周公子,何至于要把命都丢了。

周七郎劝慰道“不杀我不足以平民愤,姐姐,切莫做了傻事。”自己之所以能续命和丘泽国的秘‘药’是离不开关系的,这件事如果皇上深究下去,德王府只会落得个满‘门’抄斩。

因为多日没有饮血了,周七郎的面‘色’愈加的苍白,他虚弱的朝皇后展‘露’出最后一抹笑容,离世了。

皇后痛彻心扉的抱住弟弟已经冰冷的身体,她攥紧了拳头,苏槿,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槿,你为什么不笑呢,你不是应该高兴么,你替天行道,伸张正义。”晋慕染看到苏槿呆呆的坐在那里忍不住嘲讽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很得意么。”

苏槿抬头看了眼晋慕染,“四皇子,你喝醉了。”

“我没有。”晋慕染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把扳过苏瑾的身子“你说啊,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朝野之中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晓,我晋慕染身边有个能干聪慧的‘女’官。”

被晋慕染拽的生疼的苏槿只是微微皱眉“晋慕染,放开我。”

“放开你?”晋慕染笑的满是苦涩“你是我身边的‘女’官,却害死了我的舅舅……”他心中的那份苦有多少人能懂,有人说他大义灭亲,也有人说他不孝。外界怎么说他并不是那么在意,可是为什么,来揭穿这一切的偏生要是苏槿。

“放开她。”一个不太熟悉的男声传来。

晋慕染放开苏槿,转过身去“黎太医?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僵硬“我好像没有请黎太医过来。”

“四皇子,苏槿是我的病人。”黎青的声音平静的不带一丝‘波’澜。

“病?”晋慕染上下打量着苏槿“她怎么会病。”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病。

黎青慢条斯理的开口道“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不生病,只是有的人病在表面,有的人病在内里。”

“黎青。”晋慕染借着酒劲推了黎青一把“不要以为你医术高超在这皇宫中就能肆意妄为,我才是皇子,你不过是个郎中。”

“四皇子所言极是。”黎青倒退了两步,却反常的没有怒意“黎青只是郎中,所以前来不过是为了看病。”

晋慕染被黎青‘激’怒了“我说她没有病就没有病,你给本皇子滚出去。”这是他的寝宫,一个太医也配在这大放厥词么。

黎青冷笑两声“四皇子,丞相府的二公子还躺在‘床’上吧。”

晋慕染眼睛一眯,“你这是什么意思。”

黎青耸耸肩“没什么意思。”说完他也不再坚持要给苏槿看什么病,转身‘欲’离开却被晋慕染拽住了“好,你留下。”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