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5章 玉蝉(一)

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蝉(一)

夏王爷的院子里今天不停响起东西碎裂的声音,下人们根本不敢靠前。

绿意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下人哆嗦的站在院子里的场景,而夏王爷站在那里,眼神冰冷。

她小心的走上前朝夏王爷行礼“王爷,老王妃请您过去。”

夏王爷颔首“我一会就过去。”绿意看了一眼满院子的下人,转身离开了。

“什么?”老王妃皱眉“他怎么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夏王爷之所以让那些下人全部站在院子中,竟然是训话,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王爷来做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训话的目的居然是因为苏槿。

他还要不要命了,苏槿现在不仅是宫中的女官,因为她设计让周七郎伏法的事情深得百姓欢心,现在的她就算在皇上面前,那也是说的上话的人。

夏王爷刚踏进屋,老王妃已经呵斥道“你是不是糊涂了,就算这里是夏王府,自己的府邸,可是人多嘴杂,难免会有人将话传出去。”

夏王爷立刻明白了老王妃的意思,他有点不可思议“母亲,你为了那个贱婢连自己的孙子都不顾了么。”苏槿这样一闹,启正还能否娶德王府的小姐就是个未知数了。

老王妃见儿子为官多年竟然这点政治头脑也没有,也不再转动手中的佛珠了“德王府出了那样的孽子,你还想让启正娶他们家的小姐么。”

夏王爷一呆,德王府家的小姐无论地位还是品行,那和启正可是十分般配的,母亲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看到夏王爷的表情老王妃就知道他没有反应过来“那周七郎是个饮血的怪物,保不齐这小姐也有些问题。”

“母亲。”夏王爷不赞同的皱眉“德王府的嫡出女儿那品行样貌可是出了名的好,可不亚于晋王府的那个小姐。”母亲不是一向最疼启正么,怎么如今却像变了个人一样。

老王妃冷哼“出名?周七郎难道不出名么。”那些外界谣传当的了真么。

夏王爷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竟然是如此固执而蛮不讲理的人,他有些不悦道“那周七郎怎么能和他的妹妹相比。”

周七郎在外的名声可是不学无术。哪里能和知书达理的周小姐相提并论。

老王妃叹了一口气“德王府那样的人家怎么会教出来的儿子如此不堪,女儿却百般优秀。”

“所以母亲还是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夏王爷接着有些烦恼“也不知德王府那边还愿不愿意。那苏槿现在毕竟不是我们王府的人了,也许不会被她牵连。”

老王妃气的说不出话来,看着冥顽不灵的儿子,她挥了挥手“我看也是说不通你了。”

夏王爷半分也没犹豫的道“那儿子就先走了,母亲在好生思量下吧。”

看着夏王爷离开的背影,老王妃叹了口气,自己现在是真的管不了他了,只是那德王府的小姐真的会是启正的良配么。

“少爷,那德王府的小姐……”自从周七郎的事情天下大白以后。少爷一直愁眉不展,也是,如果他是少爷,心里定是恨苏良人的。本来好好的一桩姻缘,很可能要就这样没了。

夏启正睁开眼,看着面色忧虑的绀青,嘴角向上扬了扬“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么。”

“好事?”绀青满眼不解,这怎么能是好事呢。

夏启正呵呵一笑。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在外界看来,我一直是体弱多病的,德王府的小姐嫁给我那是下嫁,可是现在。除了我又有多少人愿意娶德王府的小姐呢。”

绀青若有所思的点头,但还是有些不解“可是万一德王府不愿意了怎么办……”

“德王府不是傻子,他们会分清的。”夏启正再次闭上眼假寐起来,他所要做的。不过就是等而已。

“退亲,这门亲事一定要退!”德王妃满眼含泪“这夏王府实在是欺人太甚。”

德王爷看了德王妃一眼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去把小姐请来。”

“你叫她做什么,这种事情难道还要当着她的面说么。”德王妃十分不赞成,女儿和儿子都是她的心头宝,现在周七郎已经被害死了,女儿肯定也是痛不欲生,这种时候还要喊她做什么。

德王爷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很快,女儿便来了。

正是碧玉年华的德王府小姐长得很是眉清目秀,举手抬足间尽显大家风范,和晋颜玉的温婉不同,她看起来多了些庄重与大气。

“父亲,母亲。”德王府的小姐才刚刚行礼,德王妃已经一把拉过她的手“玉蝉,你怎么这样憔悴。”

“玉蝉让母亲受累担忧了。”玉蝉拭了拭德王府的眼角,孝顺的道“母亲要保重身体,否则哥哥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的。”

提到周七郎,德王妃心头又是一阵绞痛。她强自忍住就要夺眶的泪水点了点头。

“玉蝉,你看你和夏王府的亲事……”德王爷开口征询,这个女儿从小就很有主见,之前之所以会答应夏王府的亲事也是她自己做的决定。

“这还有问么。”德王妃插嘴道“那样的人家怎么可以嫁。”她攥紧了自己手,夏王府,还有那个苏良人,她不会放过的。

玉蝉拍了拍母亲的手“母亲。”她看向德王爷“父亲,如果夏王府没有退亲,那亲事还是如期举行吧。”

德王妃不可置信的松开了手“什么,玉蝉,你疯了?那是我们家的仇人啊。”

德王爷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点头道“好。”

“不行,这门亲事我不会同意的。”德王妃一下站了起来“你们父女不在乎七郎,可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母亲,冤有头,债有主。”玉蝉垂下眼睛“这件事和夏王府无关。”

德王妃实在忍不下去了,把手高高扬起,可是看着女儿那并没有多少血色的脸庞又下不去手,她哽咽了“玉蝉,你哥哥待你不薄,你为什么……”

德王爷皱起眉头“你干什么,还不把手放下,听玉蝉把话说完。”这个妻子当了几十年的德王妃,怎么还不如女儿看的通透。

“母亲,现在那苏良人正得圣宠,要对付她,只有先从夏王府入手。”玉蝉平静的开口,好像并没有看到德王妃那扬起的手“她曾经在夏王府生活过,那里无疑是了解她的最好地方。”知己知彼,方才百战不殆。

德王妃没想到玉蝉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她愣了“可是……”可是那样就要牺牲掉女儿的幸福不是么,夏王府既然出了一个苏良人,难保不会有其他人想对德王府不利,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不能连女儿也……

仿佛看透了德王府的想法,玉蝉安慰道“母亲不必担忧,玉蝉心中自有分寸。而且经此一事,德王府的声誉必然一落千丈,如果这个时候能与夏王府联姻,乃是在好不好。”

是夏王府的人害德王府于此,如果夏王府再与德王府联姻,那无疑也是种态度,一个是证明夏王府和苏良人并无关系,不会为其撑腰,二是告诉世人,德王府并非人人都是妖孽。

德王爷自是明白女儿的良苦用心,他叹气“委屈你了。”

玉蝉摇头“父亲严重了,女儿也是有私心的。”夏启正既然能说动晋王府的晋宏为他说亲,那肯定也非池中之物。

德王妃只当玉蝉宽慰自己,她盯着玉蝉良久,闭上眼,这个该死的夏王府,让自己失去儿子不算,现在女儿也不得不委曲求全。

夏王府和德王府的婚事照旧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朝野震惊。

“苏良人,看来夏王府并不为你撑腰呢。”晋慕染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只是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心疼。

没有理会晋慕染的挑衅,苏槿只是将茶端到晋慕染面前“四皇子,你要的龙井。”

晋慕染冷笑的接过,唇都还没接触到茶盏便一把将杯子扔了出去“这么难喝的茶你是想让本皇子吐出来么。”

这几日晋慕染一直变着法的折腾苏槿,苏槿并没有说什么,谁让他是皇子,而自己不过是个女官呢。

“那奴婢在去泡一杯。”苏槿躬了躬身就要离去,却被喝住“站住,本皇子让你走了么。”

苏槿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过来,就那样背对着晋慕染,她没有说话。

这种淡然的态度再一次激怒了晋慕染,他几步上前将苏槿拽过来面对着自己“苏槿,没听到本皇子的话么。”

苏槿抬眼看着眼前有些暴躁的少年“四皇子,我没有走。”

“你……”晋慕染愤恨的盯着她,你虽没有走可是却并没有转身面对我,这是大不敬。话到了嘴边,晋慕染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走吧。本皇子不想再看到你。”良久,晋慕染放开苏槿,语气萧索的重复了一遍“不想再看到你。”

“让苏槿回夏王府帮忙操持婚礼?”皇上神情莫测的看着夏老王爷“爱卿,朕那么久没看到你,你来就是为了求朕这个?”

夏老王爷跪在地上“臣知苏良人现在是四皇子身边的女官,只是这夏王府的一些事情还是离不开她,还请皇上成全。”

皇上沉思了一会,太监走进来在皇上耳边说了几句,皇上脸上微微闪过不快,他看着夏老王爷“既是如此,那就让苏良人暂且在夏王府住几日,待夏启正完婚三日后回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