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6章 玉蝉(二)

第一百五十六章 玉蝉(二)

h2>

从黎青到来直到晋慕染离开,苏槿一句话也没有说。。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苏良人,可否让我帮你诊下脉。”黎青见晋慕染离开,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苏槿的身边。

苏槿难以理解的看着黎青,这个太医是她来到这里见过最古怪的人,若说他对自己好,好像也不尽然,但是他对自己似乎也从来没有什么恶意。

黎青见苏槿只是看着自己没有动作,他微微一笑“看苏良人这样是不愿意了?”

苏槿垂下眼睛“我只是不明白黎太医意‘欲’何为。”这样的黎青怎么可能只是正元王朝皇宫里一个小小的太医。

黎青沉默了一下“苏良人可是怀疑我了?”见苏槿没有说话,等同于是默认了,黎青也并不意外“我并非这正元王朝的臣民。”

苏槿惊讶的抬起头,他说什么,她虽然对黎青的身份有诸多猜疑,但是哪有自己这样坦坦‘荡’‘荡’的说出来的,要知道,现在他还在正元的皇宫里呢。

很显然,黎青很享受苏槿的诧异“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不过你相信,我绝没有害你的心思。”

苏槿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想问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这么问了。

但是黎青却明白了“因为我相信,就算你说出去也没人会信的,这里又只有你我。”

苏槿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她还以为黎青会说出诸如“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之类的话芸芸,却忘记了黎青根本就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纵使自己跑到皇上面前说黎青不是正元人,是敌国派来的细作,只怕皇上抓起来的不是黎青,而是自己。

黎青想了想,补充道“我告诉你这些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因为自己想说,那就说了。

这个人,到底是真的聪慧,还是根本就是个蠢人?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苏槿有些闹不清,不过先前晋慕染给她带来的那些压抑的情绪却一扫而光了。

见苏槿‘露’出了笑意,黎青忽然将手探向了苏槿的手腕,速度快到让苏槿没有拒绝的余地,他诊了片刻,神‘色’中‘露’出一些不可思议,像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谜团。

“你……”黎青面‘色’变得有些沉重“最近可有什么不适?”

不适?苏槿皱眉想了想,接着摇摇头“我的身体有什么异样么。”

黎青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摇摇头“我不确定。”从脉象上看,苏槿似乎中了生生不息……但是那怎么可能呢,那种‘药’,只怕已经寻不到了吧。

不确定?那就是确实有问题了?苏槿仔细回想了下自己的近况,确实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如果一定要说和以往有什么不同,那就是——

“是因为我开始来小日子了么。”苏槿倒不觉得问出这种问题有什么不妥,现代就算让男人去买个姨妈巾都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况且她不过是向大夫反应自己的情况而已。

黎青古怪的看了一眼苏槿,这个‘女’子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害羞,想起那日帮欧阳洵除掉衣衫她也没什么脸红心跳的反应,不由心底感慨,此‘女’果然是脸皮厚。

当然,作为一个太医,他是不可能对男‘女’之事有什么避讳的“和你的小日子无关

。”

那就奇怪了,自己的身体好像没什么不同,苏槿低头瞅着自己,难道是最近长胖了?

如果黎青知道苏槿此刻的想法肯定会嗤笑,他怎么可能会关心苏槿是不是长胖了,只是那日他见苏槿的面‘色’似乎有些一反常态的红润才会想着帮她诊脉。

“苏良人身体‘挺’康健的。”黎青耸耸肩,补充道“壮的可以打死一头牛。”

“黎青……”苏槿有些咬牙切齿“有这么形容身体康健的么。”何况自己还是个‘女’子,哦,不对,是妹子,软妹子。

黎青哈哈一笑,转身离开了,苏槿没有看到,在黎青转过身后陡然‘阴’沉下来的脸‘色’。

“柔妃娘娘,黎太医来了。”宫‘女’虽然有些意外,还是来禀告给娘娘了,黎太医是不会主动出现在这后宫中的,每次娘娘想请黎太医都要请几次他才肯来,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本是躺在‘床’上假寐的柔妃一下坐了起来,“黎太医?”她没有听错吧,黎青居然主动来了。

“嗯。”宫‘女’小心的回答道“黎太医说娘娘好些日子没有召见他了,担心娘娘的旧疾复发。”每次黎太医前来娘娘心情都会变得很好。

“让他进来吧。”柔妃尽量掩饰住内心的欢悦,宫‘女’刚刚走出‘门’,她便赶紧坐到化妆镜面前“哎,早知道他要来我应该提前准备下的。”

“黎太医,本宫这些日子旧疾又有复发的迹象,没想到你如此神机妙算,果然是神医。”柔妃款款的笑着。

黎青只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娘娘谬赞了。”

柔妃屏退了宫‘女’,小心的坐到黎青身边“黎青,上次的事情是我想的太多,我不该质疑你的。”

黎青没有接话,自己从桌上倒了一杯水,抿了一口“青宁,你这次来正元是不是带了不该带的东西。”

“不该带的东西?”柔妃没有反应过来,“你在说什么

。”

黎青放下杯子,看着柔妃的眼睛“生生不息。”

柔妃矢口否认道“怎么可能,那可是皓月的国宝。”生生不息这种‘药’在皓月也是国宝,其稀有程度比正元的qing/人结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尽管柔妃的反应极快,黎青还是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他冷笑“青宁,你也学会对我说谎了么。”

“黎青,我……我没有……”柔妃想辩驳,只是声音到最后变得极小。

黎青突然伸手按住了柔妃的手腕,看上去好像是要诊脉的样子,只是他的手里多了一根极细小的金针。

柔妃看着那枚金针,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黎青……”她自然知道那枚金针,那是黎青不离身的东西,既可以做救命用的金针,亦是取人‘性’命的利器。

“青宁,我们认识时间有多长你心里也清楚,”黎青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说天气“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

“我……我……”柔妃不敢说下去,那枚金针距她的动脉也不过一寸不到的距离。

“你到底将生生不息‘交’给何人,还是……”黎青皱眉,青宁不可能把自己的命和苏槿的拴在一起,那会是谁。

柔妃的眼里已经有泪水溢出“黎青,你听我说。”

黎青看了一眼柔妃,收回了自己的手,沉默不语的看着她。

“我将生生不息给了一个‘女’子。”柔妃用锦帕擦了下眼睛“那年我来到正元,王将最后一颗生生不息给了我。”

什么!黎青的身子颤了颤,居然是……给她的。

见黎青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柔妃有些心疼,她没有急着说下去,只是她刚伸手想安慰下黎青,黎青就已经恢复了常态“继续说。”

“王将生生不息‘交’给我,是留在最后不得已的时候使用的。”柔妃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哭“为了国家捐躯,是我的荣幸吧。”

如果自己没能完成任务,那就用自己的生命去成全这个任务

黎青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时候我第一次来到正元,很多民俗并不了解,很快就在宫里‘露’了些马脚。那个时候荷妃已经是皇上的宠妃了,她便处处针对我,好多次我都差点暴‘露’。”想起那些日子,柔妃闭上了眼,那真的是步步惊心。

“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了。没想到还是在一次宴会上被人发现了。”柔妃叹了口气,“后来那个‘女’人便出现了,她帮我解了围,使我免遭劫难。那个发现了我身份的人也被她借荷妃的手除掉了。”

黎青嗤笑一声“你不会因此感‘激’到将生生不息给了她吧。”

柔妃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我不知道她怎么打听到我身上有生生不息的,她知道了我的身份,她答应不揭发我,只求我将生生不息给她,却不肯说用途。”

犹豫了一下,见黎青没有讽刺,她才接着道“我拒绝了她,她便跪在地上恳求,没有威胁,有的全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

黎青瞥了柔妃一眼“所以呢,你就心软了?青宁,我看你原来不像是这样一个人。”

“不,我没有。”柔妃否认道“我不肯‘交’出生生不息她后来也没有再强求。”

“那是为何。”

柔妃低下头“我再一次被荷妃借故刁难,又是她帮我解围。她成了我在正元第一个朋友。”

“朋友?”黎青夸张的一笑“青宁,我看你是彻底忘记了来正元的目的吧。”

对于黎青的指责,柔妃并没有否认,她来正元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无依无靠的一个‘女’子,自然是渴望朋友的,哪怕明知道不应该。

“我本想着将生生不息给了她到时再取回便是,哪曾想……”柔妃咬咬嘴‘唇’“哪曾想她却亡了,生生不息也随着她的逝去不见了踪影。”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