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7章 进门(一)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进门(一)

夏王府很快就得知了苏槿要回来暂住几日的消息。。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卢氏咬牙切齿道“这个妖孽回来干什么,还有那个老东西,竟然专程进宫去请旨让她回来?”因为婚事需要‘操’办的过多,老王妃‘精’力不济,好不容易拿到的管家之权难道又要还回去?

“母亲。”夏启盈不满的皱眉“那个贱人回来‘操’办婚礼,德王府会怎么看我们。”她当然不在乎夏启正的婚姻,可是这周七郎可是四皇子的舅舅,这个贱人就是夏王府的灾星。

卢氏安抚着‘女’儿“我不会让她称心如意的。”

夏王爷此时正站在老王爷的房里“父亲,你这是何意。”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父母是怎么了,难道一个夏王府都比不过一个低贱‘女’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么。

老王爷抬眼看他“我何意?我这是在救夏王府。”

夏王爷不满道“如果夏王府没有这个‘女’子,那才是真的得救了。”德王府大度的说不介怀这件事,可是自己父亲闹的这一出让自己身为王爷的面子全失。

“你知不知道,夏王府和德王府联姻等于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老王爷的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苏良人曾是我们王府的丫鬟,就算现在进了宫,还是和夏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不帮着也罢了,怎么能公然拆她台,而且她现在的地位也不允许你如此

。”

“地位?”夏王爷嗤笑“不就是一个‘女’官,父亲,你是不是想多了。我看她根本不可能是什么皇家血脉。”

老王爷正‘色’道“如果皇上一点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你以为她凭什么可以从一个王府的丫鬟一跃成为宫里的‘女’官。”至于现在没有正名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也许……”夏王爷嗫喏“也许皇上是……”是什么,他说不出来。不管皇上是出于怎样的心里,他对苏槿的不一样都是无可非议的。

“苏良人,你回来了。”苏槿回到夏王府,最高兴的莫过于雪芽和‘露’珠,虽然老王妃待她们也不错,可是在她们心中,苏槿一直是唯一的主子。

苏槿笑眯眯的看着两人“没想到你们还在这个屋子等我呢。”

雪芽点头。声音有些哽咽“老王妃并没有给我们安排其他事情。让我们照常打扫这里就好。”

对于老王妃的用心,苏槿也很是感动,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管现在出于怎样的目的,老王妃待她的好是真的。

苏槿回到夏王府的消息到底还是让德王府知道了。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这次连德王爷都有些坐不住了“是真的不把我德王府放在眼里了么。”

“父亲。”‘玉’蝉倒没有显得有任何不满“隔墙有耳,谨言慎行。”这里虽然是德王府,但难保有些话不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

德王爷愤怒的挥了挥手“我德王府一直忠心耿耿。你大姐还是当今皇后,他毁我一儿还不够。现在还‘弄’个小小的‘女’官羞辱我。”

‘玉’蝉沉‘吟’片刻“其实苏良人回到夏王府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此言怎讲?”德王爷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决定听一听‘女’儿的意见。

‘玉’蝉斟酌着开口道“父亲想想,皇上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女’官特别不一样呢。”

经‘玉’蝉这么一说,德王爷也有些反应过来。从一开始未曾谋面就给了这个‘女’官赏赐到后来的破格封赏,无一不证明皇上对此‘女’的特殊。

若说皇上喜欢这个‘女’子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他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不过听闻这‘女’子容貌绝佳,如果皇上喜欢。大可以纳进后宫做个妃子。那,皇上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身上一定有秘密。”‘玉’蝉见父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结论“这个秘密也许与皇家有关系。”

“与皇家有关……”德王爷有些不解“也许皇上只是想抬举夏王府。”

‘玉’蝉摇摇头“皇上如果想抬举夏王府,又怎么会在此时让苏良人回到夏王府,难道真的是为了给德王府添堵么,那夏王府不一样难以面对天下悠悠众口么

。”

周七郎死后,夏王府继续与德王府联姻本就是向世人表明态度,这个时候苏槿的到来,无疑和夏王府之前想表明的意思是相反的。

那到底……德王爷有些不明白了“难道皇上只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他对此‘女’的看重么。”似乎只有这个解释能说的通,皇上让苏槿此时回到夏王府,无疑是告诉世人,不论是夏王府亦或者是德王府,都不可以打此‘女’的主意。

只是,这个理由,德王爷有些难以相信,皇上他这是图什么呢。

‘玉’蝉也同样陷入沉思,看来,一切答案都得接近了这个苏良人才能得知了。

“苏良人,宫里来人了。”雪芽蹦跳着进来,显少看到她如此不稳重的样子,苏槿不禁有些失笑“什么把你‘激’动成这样。”

雪芽脸上反常的闪过一抹红晕,“听说是位太医。”

“太医?”怎么会有太医来找自己?苏槿一下便想起了那个神秘的黎青,只是他来找自己做什么呢。

来人果然是黎青,一如他的风格,没有拜见夏王府的各院主子,直接找到了苏槿。

“苏良人,我这次前来是替你诊脉的。”黎青的表情是少见的严肃,苏槿看了下两个丫鬟,摆摆手,示意她们两下去。

“卖什么关子。”苏槿翻了个白眼“到底有什么事。”

黎青也不想多跟她废话,直接握住了苏槿的手腕,苏槿耸耸肩,也没有反抗,既然他说要诊脉,就让他诊吧。

“你和夏启正什么关系。”黎青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苏槿收回手腕“夏启正?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她皱眉“怎么了。”

黎青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没关系?”没关系怎么会对她用生生不息那种毒,如果他没有猜错,生生不息的另一半正是夏启正本人。

对于黎青的不信任,苏槿有些不悦“确实没有关系。”她也不想和夏启正扯上一丝关系,那种伪君子。

黎青点点头,起身就走“夏启正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苏槿拦住黎青“到底发生了什么。”

黎青眼神复杂的看着苏槿,终究没有说出实话“他手上似乎有我要找的东西。”

苏槿放下手,她和黎青本也算不得亲近熟人,自然不会去打听他找夏启正索要什么,黎青的古怪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

对于黎青的突然造访,夏启正也很是诧异“黎太医?”黎青的名声他自然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来找自己

黎青还未开口,绀青便端着汤‘药’进来,夏启正接过‘药’碗一饮而尽,朝黎青笑笑“好苦。”

“夏公子一直都在喝这种‘药’么。”黎青看着夏启正,语气不明的问道。

夏启正苦笑着点头“是啊,我自小身体不好,一直服用汤‘药’。”

黎青朝绀青瞥了一眼,夏启正会意“绀青,你先下去吧。”

绀青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黎青,这个太医来的太突然,敌我难辨,但他还是依言退下了,少爷既然让他退下,肯定是有把握的。

“夏启正,你既然没病,为什么要吃这些东西。”黎青懒懒的坐在椅子上,眼睛却不离夏启正还没放下的‘药’碗。

夏启正心中一惊,这黎青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一闻便知这‘药’么,不过他还是有心想试探一二,故作惊讶道“黎太医何出此言,是这‘药’没有疗效么。”

黎青哈哈一笑,“夏公子果然隐瞒的深,只是碰到了我,这‘药’本就不是‘药’,不过是拿些可以煮出颜‘色’的食物‘混’搭而成的。”想了一想又补充道“至于那浓重的‘药’味,应该也是调配出来的。”

夏启正抿了抿‘唇’,收起笑容“黎太医所来到底为了何事。”

“生生不息在你手里那么多年了,也该还回来了吧。”黎青吹了口热茶“这茶可没有苏良人泡的好。”

听到生生不息的时候,夏启正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待黎青提到苏槿,他的脸‘色’彻底晦暗了,苏槿,经常给这个黎青泡茶么。

见夏启正只是沉默,黎青抬眼“怎么,夏公子,是不想归还了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启正看着黎青,这个人难道是皓月国的么,否则怎么会说“归还”……

黎青站起身来“既然夏公子不愿说实话,那我告辞了。”

夏启正看着黎青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这个黎青着实古怪,莫名其妙的来又突然离开。只是,此人知道生生不息,有机会的话,还是除去为妙。

夏启正和周‘玉’蝉的婚礼到底是来了。

‘玉’蝉坐在轿子上,没有想象中的十里红妆,甚至锣鼓也不够喧天。纵然坚强如她,还是忍不住滴落了泪水。

自己想过许多次自己的婚礼,从未想过会是如此的冷清。没有御赐,没有封赏,作为德王府的小姐,寒酸的有些不像话。

她抱着手里的苹果,夏王府,夏启正,苏良人,我周‘玉’蝉,来了。q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