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9章 升职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升职

夏启正走近自己昨夜不曾踏入的新房,周‘玉’蝉正拿着一本书,见他进来,放下手中的书,招呼凝萃去倒茶。

夏启正踱步走到周‘玉’蝉身边,随手拿起她正在看的书“你喜欢看典籍?”这些典籍都是有关古往今来的军事政治的。

周‘玉’蝉抿嘴一笑,摇摇头“我哪里看得懂典籍,只是随意翻翻而已。”

夏启正垂下眼睛“今天早上……”

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周‘玉’蝉开口道“我们夫妻本是一体。”

夏启正看向周‘玉’蝉的眼睛,半晌,他点点头“你能如此体谅我,我真的很欣慰。”

周‘玉’蝉像所有的新婚妻子一般,她上前主动握住夏启正冰冷的手,夏启正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挣脱“启正,我从昨日踏进这个房间就注定和你是要并肩作战的。”

夏启正看着和自己握在一起的手,他闭了下眼睛,脑海里闪过的是那双第一次见就再也忘不掉的晶亮的眸子,周‘玉’蝉并没有催促夏启正,只是那样静静的握着。

凝萃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夏启正一下睁开了眼睛,他放开和周‘玉’蝉紧握的手,转头对凝萃吩咐“好好照顾好少‘奶’‘奶’。”说完便离开了。

凝萃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是自己破坏了小姐和姑爷的气氛么。

周‘玉’蝉看着夏启正的背影,没有说话。她看的出来夏启正并不爱自己,不过这没有关系,她对他也没有什么感情。

“小姐,”凝萃刚刚开口便被周‘玉’蝉打断“喊少‘奶’‘奶’。”

凝萃一怔,接着反应过来。自己家的小姐已经是嫁作他人‘妇’了“是,少‘奶’‘奶’,夏启盈小姐来了。”

夏启盈?那个在新婚之夜就出言讽刺自己的‘女’子?周‘玉’蝉没有皱眉,好‘性’子的点头“那还不快请来。”

凝萃脸上闪过了一些不解,她知道小姐不是那样好欺负的一个人,夏启盈昨夜那些话着实气人,就算小姐不会拒绝她的到访也不该是这样礼待吧。

不管凝萃的想法如何。夏启盈走进新房。四周打量了一遍才缓缓坐到周‘玉’蝉对面“大嫂,你这房间的喜庆似乎还未散去呢。”

周‘玉’蝉笑笑没有答话,夏启盈看了一眼凝萃。说周‘玉’蝉明了了,这夏启盈是有话对自己说吧,“凝萃,你先下去准备些糕点吧。”

凝萃知道自家主子这是让自己回避。依言出去并且将房‘门’小心的掩好。

“大嫂真是苦命呢。”见凝萃出去,夏启盈也不掩饰。开‘门’见山的说道“昨夜大哥宿在书房,大嫂还需要在父母亲面前替他遮掩。”

周‘玉’蝉端起茶水饮了一口“启盈妹妹严重了,我只不过是说了事实,没有要替谁遮掩的意思。”

夏启盈冷哼一声“你就不想知道大哥为什么昨夜会宿在书房么。”

周‘玉’蝉看着夏启盈“启盈妹妹此次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她过来就是专‘门’给自己找不自在。挑拨自己和夏启正的关系么。

她清楚的知道夏启晨想争夺王位的想法,也知道夏启正是夏启晨最大的阻碍,夏启盈是夏启晨的妹妹。她此番前来说这些话实在是耐人寻味。

“我是不想大嫂一直被‘蒙’在鼓里,让小人得志。”夏启盈朝周‘玉’蝉眨眼“那个小人就是现在住在祖父母那边的苏良人。”

苏良人?周‘玉’蝉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她很早就打听过,苏槿曾经是夏启正的大丫鬟,她也猜测苏过苏槿和夏启正的关系,可是如果夏启正真的喜欢她,为什么当初不把她收入房中呢。

见周‘玉’蝉陷入了沉思,夏启盈扬起了‘唇’角“她一个丫鬟凭什么可以成为宫中‘女’官,因为她根本就是妖孽。”

妖孽?周‘玉’蝉眉头紧锁,当初苏槿斩下了那个和尚的手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那时候只觉此‘女’果断狠绝,可是现在这样说来,难道她真的是妖孽?

她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夏启盈接着道“当初无缘法师根本就是被陷害的,苏良人因为有妖法,才让那么多人对她言听计从,她现在虽是良人,可是她在皇宫中的地位怎么可能是一个良人能得到的。”每当想起苏槿成为了四皇子身边的‘女’官她就恨得牙痒痒。

周‘玉’蝉仍旧没有说话,夏启盈不得不继续说“大哥和二哥也为她起过争执,这等祸水却安然的在宫里当差。”

“其实你不必如此费心,”周‘玉’蝉总算明白了夏启盈的目的“夫君和苏良人的关系我并不感兴趣。”因为不论夏启正和苏槿有没有关系,德王府和苏槿的怨都是无法化解的。

夏启盈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对于一个抢了自己夫君的‘女’人,周‘玉’蝉能如此淡然,只是她忘记了,周七郎的死和苏槿有无法脱离的关系,她如此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送走了夏启盈,周‘玉’蝉对苏槿的兴趣更浓厚了,夏启盈的一番话至少让她知道,苏槿,绝不是那样简单的一个丫鬟。

“良人,大少‘奶’‘奶’遣了丫鬟过来,说是请您去那边一趟。”雪芽进屋的时候苏槿正在发呆。

“嗯。”苏槿点点头,周七郎的死可以说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揭发,他妹妹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

周‘玉’蝉仔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美,真的很美。那种一颦一足间流‘露’出的不是大家闺秀的典雅,而是带了几分洒脱的‘性’子。

“大少‘奶’‘奶’?”苏槿不由唤道,从自己进屋到现在,周‘玉’蝉只是盯着自己看。

“苏良人真的很美。”周‘玉’蝉由衷的赞道“是我失态了。”

对于周‘玉’蝉的称赞,苏槿只是颔首“大少‘奶’‘奶’谬赞了,苏槿也不过是中人之姿。”

周‘玉’蝉并没有留苏槿说太多话,仿佛真的只是出于好奇认真看看她的样貌。

苏槿回宫的日子正是周‘玉’蝉回‘门’的日子。

“苏良人,那以后再见了。”周‘玉’蝉站在夏王府的‘门’口,语气平静,好像苏槿真的只是一个良人,和自己没有任何渊源。

苏槿福了福身,随后登上了回宫的马车。这次,雪芽和‘露’珠都没有出来相送了,在她们心中,苏槿还是会回来的。

“王妃,小姐回来了。”德王府一早就做好了准备,迎来了周‘玉’蝉和夏启正。

“‘玉’蝉……”德王妃有些哽咽,她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女’儿,她上上下下拉着‘玉’蝉,忽然面‘色’一变“你怎么……”

话还没说出口,周‘玉’蝉便打断了“母亲,进‘门’再说吧。”

德王妃眼神复杂的看着周‘玉’蝉,瞟了一眼和德王爷正在说话的夏启正,点点头。

“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还是处子。”好不容易吃完了饭,夏启正陪同德王爷去了书房,德王妃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问题“他是不是嫌弃你。”她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一定是这样,夏王府根本就不是真心想和德王府结亲。

周‘玉’蝉握住母亲的手,摇头“是我不愿意。”

“不愿意?”德王妃有些怀疑“这是真的么。”圆房的重要‘性’她相信‘女’儿是明白的,而且她既然嫁到了夏王府,根本就没有拒绝圆房的理由。

周‘玉’蝉宽慰母亲道“自然是真的,母亲,你对我还没有信心么。”

闻言德王妃稍稍放下了些心,她对‘玉’蝉自然是放心的,‘玉’蝉不管是外貌亦或者是品行,那都是极其好的,夏家的那小子怎么对‘女’儿不动心呢,只是……

“我原来听闻这夏大公子的身体不太好……”她皱着眉头,这也是当初她不太愿意和夏王府结亲的另一重要原因。

“母亲……”周‘玉’蝉微微嗔怪“你就想让‘女’儿过的不好么。”

德王妃呵呵一笑,充满慈爱的‘摸’着周‘玉’蝉的头发“你过的好就好。”她的目光里有些挣扎,她是真的不想牺牲‘女’儿的幸福,可是夏王府……她又想起自己惨死的儿子,一股恨意弥漫开来。

“至于那个苏槿……”刚刚提到苏槿,德王妃就变了脸‘色’“那个贱人怎么了。”难不成一个小小的‘女’官还敢给自己‘女’儿颜‘色’看么。

周‘玉’蝉将自己短短几日在夏王府打听出来的苏槿告诉德王妃“她绝不是普通的丫鬟。”她和几个少爷都多少有些牵扯,能够被赶出去又被亲自迎回,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这个丫鬟,不,是‘女’官,身后一定有什么东西。

身后?德王妃皱眉,她也调查过苏槿,这个丫鬟似乎也就前些年来的京城,真的是无依无靠。

“母亲。”周‘玉’蝉握住德王妃的手“我一定会替哥哥报仇的。”

德王妃叹了口气,她其实不愿意‘玉’蝉一直生活在仇恨里,可是这个仇却是非报不可的。

回到宫中的苏槿被皇上叫了过去“小四既然不愿意你继续当他的‘女’官,从今天开始,你便跟在朕的身边吧。”

顿了顿,他又道“既然跟在朕的身边,那等级也提一提吧,就……”皇上低头思索了一下“封为从二品的御‘侍’吧。”

苏槿从良人,一跃成为伺候皇上身边的御‘侍’。m)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