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60章 又见

第一百六十章 又见

卢氏看着闷闷不乐而归的夏启盈,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皇后娘娘怎么可能在出了周七郎的事情以后让启盈嫁给四皇子为正妃。

都怪那个妖孽,如果没有她,启盈说不定此刻都是四皇子妃了。

纵然心中知道了结果,卢氏还是你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大嫂怎么说。”她虽然不希望周玉蝉嫁给夏启正,可是木已成舟,况且如果启盈能够嫁给四皇子,那启晨继承王位的希望也会大些。

夏启盈哼了声“她?她能怎么说,不过是让我耐心等着。”这种敷衍了事的话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么。

等着?不是让启盈放弃?卢氏没有像夏启盈一般,反而陷入了沉思。

周玉蝉回门后回到夏王府不久就来找自己,说希望启盈可以嫁给四皇子。她一开始只当周玉蝉拿这个说笑,没曾想第二日周玉蝉就真的带着启盈进宫了。

德王府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会想让启盈嫁给四皇子呢。

“而且,母亲。”夏启盈嘟嘴“那个女人和皇后娘娘说的是侧妃,不是正妃呢。”她就知道那个女人不安好心,好好的怎么会带自己进宫求什么赐婚。

卢氏眉头皱了起来,不过她没有立刻说话,看来,还是需要和周玉蝉谈谈的,她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皇上已经接连几日没有宠幸过任何妃子了,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后宫不少人都把目光盯在了御书房的苏槿身上。

“苏御侍,皇上今天吃什么小食?”御膳房的总管见苏槿过来,连忙上前询问,最近一直都是苏槿负责皇上的小食,御膳房按照她的提议更改了一些做法,竟然让龙心大悦赏赐了他们不少东西。这苏御侍的能力可见一般。

苏槿福了福身“劳烦公公,还是按着昨天的来一份吧。”她是按照现代下午茶的方式去搭配点心,皇上本只是随口一尝,没想到现在喝下午茶竟然上瘾了。

总管笑眯眯的应声,回头吩咐小太监赶紧去办。他见左右没有旁人,身子往前凑了凑“苏御侍,今日下午皇后娘娘也要了茶点,还说按照这几日皇上吃的原样上一份。”

这后宫中从来不缺有心人,苏槿看了一眼总管“谢谢公公提醒。”

总管笑的更是高深莫测了“咱家可什么都没说呢。”

“这个贱婢,一天到晚就想出这些东西来糊弄皇上?”皇后冷冷的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吃食“这就是皇上每天赞不绝口的东西?”

一叠芙蓉糕。一杯清茶,这算什么东西。

四皇子捧着茶杯,在听到“贱婢”二字的时候手抖了一下,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慕染,你且去物色个个把美女回来,本宫就不信她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皇后气恼的开口道。

晋慕染看了一眼明显已经不在常态的母后“母后,这宫中就算招宫奴那都是有名有姓的身世清白的良家女子,想放几个人进来不是不行,只是还想安插在父皇身边……”除非皇上本人看上。否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皇后气恼的叹了口气,难道她堂堂一国之母想除掉一个女官都没有办法么。

晋慕染垂下眼睛,他自然知道母后的想法,只是。真的要这样对苏槿么。他闭上眼,脑海里都是第一次见她时候的模样,那样灵动的眼睛。

“来人,把这些东西撤下去。”看着这些东西皇后就有种莫名的心烦。

“母后……”晋慕染有些担忧。母后从来没有这样焦躁过,就算曾经荷妃在后宫之中快有赶超她的趋势的时候也不曾见到这样的母后。

皇后看着晋慕染,摆摆手“你不用担心。母后没事的。”她只是一时还没想好对付苏槿的办法。

在这深宫之中,她就不信抓不住一个小小女官的错处。

“黎青,你让我见谁?”苏槿跟在黎青身后,小心的绕过侍卫,这样鬼鬼祟祟的到底是要做什么。

“苏良人,”黎青刚开口就意识到自己喊错了“苏御侍,你就安心跟在我后面吧。”

苏槿抿了下唇,这着实不像她的风格,黎青说要带她去见一个人,她鬼使神差的居然跟了过来,完全没有怀疑他,毕竟从认识到现在,黎青并没有害过自己。

“娘娘,奴才是真的不想再去招惹那个狠毒的女人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在这深宫的夜晚中,苏槿觉得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假山的后面,另一个只能隐约看出是个宫装女子,看身形苏槿认不出来。

宫装女子的声音刻意压低,苏槿很努力才能听到“现在她是后宫中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总会有人想办法要弄死她的,只是让你协助就好。”

无缘苦笑“娘娘,上次也是我协助,结果……”他举了举自己的手臂,那里有明显的疤痕“奴才这条胳膊都差点废了。”

宫装女子冷笑“如果不是你色胆包天会那样轻易着了那小丫头的道?”

无缘干笑两声,好色是他最大的毛病,他也没想到一个看似弱女子一样的小丫头会做出那样凶残的事情。

“还好黎青已经被我收买了,不然你以为现在你还能有右手么。”宫装女子嘲讽的声音传来,苏槿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黎青,这个人,被收买?

“是是,娘娘就是奴才的再生父母。”无缘谄媚的说着,整个人向宫装女子靠近了些。

宫装女子厌恶的退了一步“我的便宜你也敢占?”

无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忙退两步“不敢,不敢,是娘娘身上的气息……”话还没说完就被宫装女子打断“收起你那些**词烂调。”

无缘讪讪的不敢说话了,半晌,宫装女子开口道“皇后可能过些日子便会以祈福之名去玉佛寺,你自己看着办吧。”

无缘的身子抖了抖“玉佛寺的主持认得出我……”

宫装女子鄙夷的看着他“只怕经那次的事情以后京城能认出你的可不少,放心吧。我安排了人,让你能在不暴露的情况下见到皇后,之后该怎么做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无缘点点头,宫装女子甩了个袋子给他,“这里面的银子够你挥霍一段时间了,”看着无缘脸上兴奋的笑容,她补充“不过,你可不能去qing/楼那种地方,我担心有人认出你,那就比较麻烦了。”

无缘忙不迭的点头。自己也不喜欢那些qing/楼女子,唯一一次有兴趣的就是评仙阁当时成为京城谈资的花魁初雪,奈何他都还没见过就听说被人赎走了。

宫装女子交代完事情就匆匆离开了,苏槿盯着她的背影半天,依然不知道那人是谁。

身着太监服的无缘四下看了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离开了。

“到底……”苏槿话还没说完,便被黎青捂住了嘴巴,带着她朝藏身的假山深处走去。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黎青。

退到无处可退的地方,黎青才放开手。小声的“嘘”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快,快。快,四处搜搜,一定就在这附近。”侍卫的声音传来,透过山石的缝隙。苏槿可以看到有不少人,都举着火把,这是发生什么了。

“刚才我真的看到有人在这边。”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苏槿觉得有些耳熟,好像是晋慕染身边的竹印?

侍卫们又扩大了搜索范围,苏槿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这如果被发现还能说的清么,大半夜的她和黎青孤男寡女被发现。

眼看火光离自己越来越近,苏槿抬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黎青的表情还是一成不变,难道他就一点不担心么。

觉察到苏槿的担忧,黎青低下头,借着外面的火光他能看到面前那双晶亮的眼睛,两个人现在处的位置太过狭窄,两人几乎是贴在一起的。

一个侍卫举着火把已经过来了,苏槿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这下可真的没有办法了。

“苏御侍,你又欠我一次。”黎青忽然俯在苏槿耳边悄声说,还不等苏槿反应过来,他已经从衣袖里拿出一块白色的布将自己脸蒙住,一个健步窜了出去。

黎青一拳打在了毫无防备的离这里最近的侍卫脸上,然后拔腿就跑。

“快追!”身后的人呼啦一下全都追了上去,只有侍卫长没有动,他盯着假山,一言不发。

“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竹印好奇的跟着望了过去,只是那边一片漆黑。

侍卫长摇摇头“无事,走吧。”

躲在假山里面的苏槿这才松了一口气。待所有人都离开后,她才慢慢从假山里出来。

竹印之前看到的应该是无缘和那个宫装女子,只是这么晚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宫装女子,她到底是谁。

苏槿又是一夜无法入眠。

皇后要去玉佛寺上香的消息终究被落实了。苏槿的心沉了下去,那个宫装女子说的事情开始实现,那无缘真的会见到皇后么。

“苏槿?”皇上见苏槿研磨再次停手,皱眉“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

“没,没什么。”苏槿回过神来,赶紧继续手上的工作,皇上却放下了奏章“丞相今天上了折子,说想让朕给欧阳洵赐婚八公主,希望两个儿子的婚事一起操办,你说这当爹的懒成这样是不是也是少见了。”

欧阳洵,赐婚八公主。苏槿忽然觉得有些气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