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61章 溺水

第一百六十一章 溺水

苏槿再次见到黎青的时候他面色较之以往显得有些苍白。

“你来了?”黎青不知道正在捣鼓着什么药草,太医院的人也对苏槿熟悉了不少,古怪的黎太医都对这个苏御侍礼让三分,他们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她。

苏槿点点头,有些欲言又止,她想问问那晚的事情,也想知道黎青对欧阳洵的冰病情到底是什么看法。

黎青放下手中的药锄,他不像别的太医喜欢带些个药童学徒,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黎青,你到底是什么人。”苏槿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就那么明白的问了出来。他上次说自己不是正元国的人,一个敌国细作来宫里当御医?

黎青看了她一眼,好像苏槿的问题很有些奇怪“我?我自然是个太医。”

控制住自己扶额的冲动,就知道这家伙也回答不出个什么来。

见苏槿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黎青倒是乐了“我真的是个太医。”

苏槿叹了口气,正色道“那日那个宫装女子说收买了你,她到底是什么人。”至于无缘的手腕,应该就是上次黎青和自己提过是他诊治的。

黎青嗤笑一声“就她那点银钱也想收买我。她啊,是宫中一个很得宠的娘娘,只是具体是谁我不能告诉你。”

苏槿盯着黎青“为什么。”带她去偷听两个人的对话却不肯说出那个人的身份,这个黎青到底是怎么想的。

“因为她的银子足够让我帮她保守这个秘密。”黎青朝苏槿眨眼“我可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苏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她实在想不出能做出什么表情了,这个黎青总是能很好的堵死别人接下来的话。她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了,既然黎青不愿意说,那她也问不出个什么结果了。

苏槿不知道,在她走以后。黎青静静的起身,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发了很久的呆。

“皇后娘娘,四哥哥不去么。”八公主坐在马车上,好奇的看着皇后。

“小八,不要闹。”王贵妃拉了啦八公主的手,示意她不要开口,她讨好的看着皇后“这孩子就是有点多嘴。”

皇后睁开眼“小孩子们,还是活泼些好。”

王贵妃恭顺的应声,但还是制止了八公主欲伸向食盒的手。

皇后突然说要去玉佛寺祈福也就罢了。不知道怎么居然想起了八公主,这八公主又是天不怕地不怕好动的主,王贵妃担忧八公主惹出事端,便请求一并跟着。

八公主朝母妃嘟了嘟嘴,母妃总是这样小心翼翼的,父皇都不会责怪自己的事情母妃也要大惊小怪。

毕竟是小孩子,八公主在马车上坐了一会就感觉到无聊,趴在王贵妃的腿上睡着了。

皇后看了一眼王贵妃“别喊醒她了,不过是个小孩子。哪有那么多规矩。”

王贵妃嗫喏的点点头,皇后这次出宫特意强调不要声张,所以连仪仗队都没有用,类似于微服。

玉佛寺的方丈很早就站在那里接驾。只是因为宫中早有吩咐,并没有打扰百姓上香。

皇后用一件大斗篷将自己罩住,由宫女搀扶着下了马车。

“娘娘。”方丈刚刚迎上来,皇后身边的宫女就上前“方丈。娘娘说一切按照平常的来就可以了,今天娘娘只想做一个普通的香客。”

方丈了然的点点头,虽然总是说佛祖面前人人平等。可是这些达官贵人来了自己也总免不了俗,这样看来皇后娘娘到比自己看的通透些了。

派了一个小沙弥跟在皇后一行人身边,方丈就点头告辞了,佛堂那边他还有课需要讲。

“皇后娘娘,我可以逛逛么。”八公主眼睛亮亮的看着皇后,她知道这个玉佛寺是欧阳洵修的,可惜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来。

王贵妃正要训斥,皇后已经笑着吩咐身边的宫女“你们陪着八公主吧,小心些。”

得到允许的八公主像小鸟离开了笼子一般欢呼一声便跑开了,两个宫女连忙跟在后面“八小姐,小心些。”

“娘娘……”王贵妃有些欲言又止,皇后摆摆手“在外面你称呼我为夫人就好。”

“是,夫人,八公……”刚出口立刻意识到不对,王贵妃立马改口“八小姐天性好动,我有些不放心……”

“小孩子在寺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你且陪我走走就是。”皇后说完就带着王贵妃四处观看,却只字不提拜佛的事情。

“不,不好了……”两人没走一会,之前的宫女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八……八小姐……八小姐落水了。”

“什么!”王贵妃一听身子一抖,眼看就要晕过去,皇后厉声道“还不快去看看,现在柔弱有用么。”

两人跟着宫女匆匆赶到溪边,那只是一条很浅的小溪,怎么会落水,可事实就是八公主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几个僧人围在旁边。

王贵妃冲过去一把抱住八公主“囡囡,你怎么了,怎么了。”

“行了,赶紧去请太……”皇后看了眼周围“去请郎中。”

“夫人,请带小姐来偏殿吧。”方丈终于赶到了,他示意小沙弥上前,被王贵妃一把推开“这些下人怎么能碰……”

被点到的小沙弥尴尬的站住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方丈。

皇后不悦的瞪了一眼王贵妃“都什么时候了。”她冲小沙弥点头“就你了,赶紧把小姐抱到偏殿去。”

王贵妃敢怒不敢言的低下头,她只是贵妃,而面前的却是皇后。

众人很快跟着方丈朝偏殿走去,没有人注意到,皇后并没有跟上。

“娘娘好手段。”一个猥琐的男声响起“不愧是六宫之主。”无缘从树上跳了下来,他刚才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两个宫女将八公主推下了小溪,还直接把她的头按到了溪水里迫使她呛水。

皇后没有做声,上下将无缘打量了一遍,冷声道“哪里来的登徒子,既然知道本宫身份还敢口出不逊。”

无缘笑嘻嘻的朝皇后走过来“娘娘何必这样说。你我心知肚明的事情。”

皇后仍旧戒备的看着无缘不肯松口“你在不离开本宫就喊人了。”

无缘双手一摊“娘娘若是想报仇就不要不信任我,前夜那人的话你忘记了么。”

皇后陷入沉默,前夜她仍旧焦虑的无法入眠,闭上眼都是弟弟死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她恨苏槿,更恨自己的无能。

“你不是想报仇么。”那个声音就那么突兀的出现,不辨男女。

“谁。”皇后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呼喊,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乖乖的闭嘴,我既然能在这和你对话就不怕被人发现。”

皇后犹豫了一下“你想怎样。”

那个男女莫辩的声音阴森森的一笑“皇后娘娘,不要那么紧张。我们不过是有共同的敌人,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助而已。”

共同的敌人,他/她是说苏槿?皇后没有做声,半晌“你想让我怎么帮。”

“后日你去玉佛寺的溪边,想办法支开其他人,自然会有人告诉你,对了,带上八公主。”那人顿了顿“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好八公主。”

皇后不解“八公主?怎么利用。”一个小孩子而已。

那人继续道“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让八公主发生点不致命的意外足矣。”

皇后没有说话。等她再次询问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回应她了,想必那人是走了。这到底是什么人,能在宫中来去自如?想到这个人如果是来杀自己的,那岂不是易如反掌。她感觉浑身哆嗦了一下。

“娘娘?”无缘见皇后有点走神,忍不住唤了一声。

“那夜的那个人是你?”皇后眼里闪过一抹狠毒,如果真有这种人,也绝不能留。

无缘自是发现了皇后的意图。呵呵一笑“娘娘太抬举小人了,我哪有那个本事。”

皇后盯着无缘,他仍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娘娘。还是正事要紧。”

提到正事,皇后立刻想起了那个还在宫中的贱婢,她面色一凌“到底是何法子。”

无缘摇摇头“娘娘明明都已经做了,还要来问我么。”

做了,她做什么了……皇后刚想质问,忽然想起了八公主……那……

“娘娘请放心,我必定会在适宜的时候出现帮助娘娘的。”无缘深深的看了一眼皇后,转身离开。

盯着这个僧人的背影,皇后握紧了拳头,今日处处被动,她竟然听信了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的话,导致现在有把柄握在了别人手中。

因为八公主的溺水,一行人很快便返回了皇宫。

“八公主溺水了?”苏槿惊讶的瞪大眼睛,赶忙向皇上禀告,只是皇上没有她想的那样焦急,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么。

皇上慢慢放下毛笔,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溺水?”

苏槿点头“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此刻正跪在外面请罪。”她记得玉佛寺只有一条很清浅的小溪,八公主怎么会溺水呢。

“让她们跪着吧。”皇上重新拿起毛笔,低头继续批阅。

正是三伏天气,皇后和王贵妃跪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了。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当真要问责自己么。皇后心里苦笑,做了那么多年夫妻,他对她,依旧没有半分情谊么。

平日里都是养尊处优的身子,哪里经得住这样暴晒,皇后和王贵妃终究是双双中暑被抬回了各自的寝宫。

“苏槿,你可觉得是朕太无情?”皇上忽然抬头“我是不是一个失职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