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62章 祸水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祸水

这样突兀的一句话,苏槿有些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她看着皇上,顷刻间感觉他老了好多岁,排开他的身份不提,他不过是个普通的父亲。

心中闪过一丝柔软,可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怎么能排开他的身份,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注定无法成为普通的父亲。

见苏槿没有说话,皇上收回目光,语气也不再有一丝感伤“摆驾,朕且去看看小八。”

到底是最喜欢的女儿吧。苏槿叹了口气,跟在后面。

八公主面色还有些苍白的坐在**,看到皇上来了,本来含在眼眶的泪水立刻流了下来“父皇……”

“是谁惹朕的八公主了。”皇上坐下来,摸了摸八公主的头,像一个真正慈爱的父亲“惹的我们家八公主掉眼泪。”

“父皇,这不是意外。”八公主用手擦了擦眼睛“是那两个宫女推我下去的。”

“八公主,不要乱说。”王贵妃在一旁急急的开口,略有不安的看着皇上。

皇上眼睛眯了眯,扫了一眼旁边的王贵妃,温和的说道“小八不要怕,有什么告诉父皇就是了。”

还不等八公主开口,王贵妃再次大着胆子插嘴“皇上,八公主还年幼,说的话做不得数的,臣妾……”

话还没说完,皇上已经不悦的呵斥“王贵妃,现在朕问的是八公主,你逾越了。”

王贵妃只好喏喏的退到了一边,但还是用眼神示意八公主不要随便说话。八公主看到了王贵妃的眼神,可她素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这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母妃还是这样懦弱。

“今天到了玉佛寺,我问皇后娘娘可不可以四处逛逛,她允了。”八公主吸吸鼻子“可谁知走到溪水边,我想过去洗洗手。脚一滑人就向前冲去,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便被人又推了一把,我便栽倒了溪水里。”

皇上盯着八公主,不置可否。

“然后我就想起身呵斥那个大胆的宫女,可是……可是她们竟然过来将我的头按在溪水里不让我起身。”八公主说到这打了个哆嗦,显然还心有余悸“我呛了好多水,等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寝宫了。”

“八公主,你记错了,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王贵妃不安的再度开口。这下皇上连看都懒得看她了“来人,将贵妃带出去。”

很快就有太监上前“娘娘,请吧。”

王贵妃咬了咬嘴唇,她知道皇上这是给足了她面子了,她一而再再而三打断八公主的话,皇上已经很是不悦了。她只好告罪以后退下了。

“小八。”皇上看着八公主“你可想清楚了么,你现在说的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

八公主点点头“父皇,小八绝没有半个谎字。当时就我和那两个宫女在,定是她们两。不会有别人的。”

“嗯,你好好休息,父皇会给你做主的。”皇上疼爱的看着八公主,直到她服药睡下方才离开。

出了王贵妃的寝宫。皇上的脸已经阴沉了下来“去皇后那里。”

苏槿一路默默无闻的跟着,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皇上到的时候皇后正一脸苍白的躺在**,见皇上竟然没让通报就进来了。她慌张的起身“臣妾参见皇上。”

皇上摆了摆手,眼神复杂的盯着皇后,皇后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皇上。出什么事了么……”

“你去玉佛寺是哪两个宫女跟着的。”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宫女。

“是……是奴婢……”两个宫女颤颤巍巍的举起手。

皇上撇了一眼“拉出去,杖毙。”

两个宫女立刻哭着求饶,皇后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皇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就要杖毙她身边的人。

皇上依然不发一言,只是看着那两个哭叫挣扎的宫女,一个宫女挣脱了太监的束缚,扑倒在皇后身边“娘娘,娘娘,奴婢到底做错了什么。”

皇上冷哼“你们两个贱婢,竟然敢谋害八公主,这样的罪名难道不够致死么。”

两个宫女一听马上将头摇的像拨浪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请皇上明察啊。”

实在懒得和她们两个再多说什么,皇上朝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上前擒住两人就往外拖,一个宫女被拖到宫门口的时候扬声高呼“皇上,皇上,奴婢说出指示之人,但求皇上绕我一命。”

皇上瞟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皇后,见她也是一脸茫然和不敢置信,他低下头,没有说话。

被拖到宫门口的宫女见皇上没有发话,而太监继续将自己往外拖,着急的大喊“苏御侍,苏御侍救我啊。”

听到这种话,苏槿反倒松了口气一般,之前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现在阴谋终于呈现在自己眼前了,反倒没有那么可怕了。

皇后见皇上没有依旧没有出声,咬咬牙“把她们带进来问话。”说着转向皇帝“皇上,此事关系到苏御侍的清白和八公主的安危,不得不说清楚。”

门口的太监有些犹豫,皇上没有放话,可是皇后却下了命令,不过既然皇上没有出言反对,应该也是默认了吧,两个宫女又被拖了回来。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污蔑苏御侍。”皇后厉声问道“我平日待你们也不薄,你们竟然做出这等事情,害了八公主不算,还要污蔑苏御侍。”

宫女砰砰磕头“娘娘恕罪,都怪我们一时迷了心窍。”

皇后看了眼一言不发的苏槿和皇上,“还不快从实招来。”

宫女看了眼苏槿“那日苏御侍听闻娘娘要去玉佛寺进香,私下找到我们,希望我们给八公主一个惩戒。”

“胡说。”皇后立刻否认“苏御侍和八公主素来无仇无怨,怎么会要害八公主。”

宫女小心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苏槿,“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这种时候还吞吞吐吐!”皇后的表情极其愤怒“你不说出个一二,本宫绝不会放过你。”

苏槿看着那个宫女,这个时候她必然会说的明明白白的吧。自己和八公主的“恩怨”。

果然,宫女咬咬牙,朝苏槿磕了三个头“苏御侍,奴婢对不住你了。”

“苏御侍说,八公主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一心想嫁给丞相府的二公子,而苏御侍和丞相府的二公子早已经两情相悦,奈何身份阻拦,却没料到皇上会那样急切的将八公主许配给丞相府的二公子,她心里嫉妒。所以……”

皇后激动的打断她“一派胡言,苏御侍乃是皇上身边的女官,怎么可能和外面的男子私通。”

“娘娘,奴婢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分隐瞒。”说完还看着旁边的同伴,另一个宫女也忙不迭的点头“娘娘,这是真的,苏御侍确实是这样嘱咐奴婢的。”

看着比自己更像当事人的皇后,苏槿勾了勾唇角。接下来就是该要证据了吧。

果然,“既然你说苏御侍许了你们好处,那是什么好处能让你们不顾性命之危呢。”

两个宫女对望一眼,一直在说话的那个犹豫道“苏御侍给了我们不少银钱和锦缎。都是上好的,现在还在我们两人的住处,而且……”她说着看了一眼皇帝,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皇后自然不会放过她们每一句话。

“而且苏御侍说。皇上已经宠幸了她,她以后就算不能嫁给丞相府的二公子,也会成为贵妃娘娘的。”说完便低下头。不说了。

皇上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皇后的心里也有些打鼓,这和皇上一贯的作风不相符合,难道他对苏槿的纵容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么,人证摆在眼前也不肯处置这个女人么。

皇后一狠心,既然他不说,那就自己来开口,自己总归是皇后。

“苏御侍,你怎么说这件事。”皇后的表情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处处为苏槿说话时候的急切了,在外人眼里,她这是已经有七八分相信那两个宫女了。

“皇后娘娘,苏槿不知道要说什么。”苏槿淡淡的开口“她们两人口中的事情苏槿全然不知,不知有什么可以说的。”

皇后沉默了一下,接着道“这事不可就此作罢,来人,去搜这两个人的住处。”

看来,物证也是准备齐全了呢,这次皇后是做足了准备的吧,为了处死自己,身为一个皇后,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为了让皇上知道自己不偏不倚,皇后是嘱咐让皇上身边的太监一同前去的。

很快,太监回来了,他跪在地上,没有看任何人“回皇上,从两个宫女的住处搜到了您前些日子赏赐的雪锦,铁观音和大量银钱。”

皇上第一次将目光转向了苏槿,雪锦是丘泽国特有的锦缎,洁白无瑕而没有接缝,最奇妙的是在阳光下会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极为难得。皇宫里仅有的几匹雪锦还是上次正元建国时丘泽国作为道喜的大礼送来的,宫中也仅有几个得宠的娘娘得到了赏赐。

苏槿作为御侍不久后,因其深得龙心,所以皇帝赏赐了一匹雪锦和一些上好的铁观音给她。

苏槿面对皇上的目光并不畏惧,她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心虚。

看到对视的两人,皇后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是……

“来人,将苏御侍关进大牢,听候发落。”皇上移开目光,做了决定。

苏槿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她看到了皇后眼中的狂喜,她笑了笑“娘娘,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皇后不屑的撇了撇嘴,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