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0章 发作

第一百七十章 发作

竹印嗫喏了两句,终究不敢说谎“是苏御侍。”说完她便有些担忧的看着四皇子,四皇子不会一怒之下把茶水朝自己泼过来吧。

出乎意料的,晋慕染只是手微顿了一下“哦,是她啊。”说完就饮了一口参茶,赞许的点头“加了枸杞的确实有些不一样。”

竹印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奇怪,四皇子对苏御侍到底是怎样的心里呢。

“夏少夫人想进宫见我?”荷妃看着夏启盈“你可知道她有什么事么。”

夏启盈低着头摇了摇“我不知道。”

“哦?真的不知么。”荷妃盯着夏启盈,就她这点小心思难道瞒得过自己么。

夏启盈咬咬唇,她记得姑姑也是赞同自己嫁给四皇子的,她鼓起勇气正准备说明,荷妃已经接口道“是为了你和四皇子的亲事吧。”

现在这后宫的事情归她和王贵妃管理,那王贵妃一向是个胆小怕事的,没事就喜欢躲在自己的寝宫不问事实,所以这大权实质上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四皇子的亲事自己虽然不能完全做主,但是这话语权还是有的。

夏启盈有些羞涩的点点头。

荷妃心里却在思量,这周玉蝉可是德王府的人,不是应该恨夏家么,她能嫁过来已经出乎自己意料了,还张罗着把夏启盈嫁给四皇子是闹得哪一出。

四皇子现在极有可能被立为太子,作为未来储君的外家,德王府不需要向任何贵族低头才是。

“你且让她明rì来见我吧。”她必须知道,这是德王府的意思,还是周玉蝉自己的意思。

夏启盈兴奋的点点头,荷妃不在意的瞟了一眼自己这个侄女,这样心思不懂得遮掩之人,怎么堪当未来的皇后,天下的国母呢。

不过,这样的人自己rì后才好拿捏,太jīng明了反而不好对付。

从荷妃宫中出来,夏启盈一路都处于欢快的状态,走路都恨不得蹦着走,帮夏启盈引路的宫女看了她几眼她也不曾觉察。

“四皇子?”宫女看到远远的那个人影,立刻准备避开,哪知夏启盈却拉住她“避开做什么。”

夏启盈的眼里隐隐有兴奋的目光闪过,自己来这皇宫给六公主做伴读,几乎没有机会看到四皇子,这好不容易遇上了岂有躲避之礼。

宫女不赞成的皱眉,只是夏启盈已经主动走过去了,她也只好跟了过去,以后一定要和娘娘说说,不要让自己去给这种没有脑子的人引路。

“四皇子。”夏启盈走到晋慕染面前,用自认为最优美的姿势行礼。

晋慕染盯着夏启盈,只觉得面熟,但他忘记了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了。

竹印在旁边低声提醒“是夏王府的xiǎojié,给六公主做伴读的。”

竹印声音虽小,但还是传入了夏启盈的耳朵,她有些尴尬的脸红了,四皇子原来根本没有记住自己么。

晋慕染了然的“啊”了一声“原来是夏王府的xiǎojié,免礼。”说完他就准备走了,夏启盈有些不甘心的握了握自己的手,“四皇子。”

晋慕染停下脚步,疑问的看着她。

引路的宫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夏王府的xiǎojié到底是要干什么,一个未出阁的xiǎojié专门来偶遇四皇子不算,这还要缠住四皇子搭讪么。

“四皇子。”尽管情急之下喊住了晋慕染,夏启盈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犹豫了一下“今天天气不错。”

晋慕染的嘴角抽了一下,喊住他为了说今天天气不错?他抬头望了望天,阴沉沉的样子不知道哪里不错。

“四皇子,是这样的。”夏启盈终于想到了好的说辞“我近来和六公主伴读,先生教的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听闻四皇子博学多识,所以想在四皇子得空的时候多多请教一下。”

“夏xiǎojié,本皇子的学问也是平平,自问还没有到能指导xiǎojié的地步,如果xiǎojié有什么疑问,建议还是直接问先生比较好。”晋慕染很温柔的看着夏启盈,只是那眼中没有半分暖意。

夏启盈有些尴尬,自己怎么会想出这样的说辞。她讪讪的退后,晋慕染抬腿便走了。

“夏xiǎojié,我们走吧。”引路的宫女见夏启盈竟然一直盯着四皇子离开的方向不说话,忍不住出声提醒。

夏启盈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跟着宫女,走到一半竹印却追了上来“夏xiǎojié,夏xiǎojié。”

夏启盈立刻转身“有什么事么。”她认出这是刚才跟在四皇子身边的宫女,对于夏启盈如此不知矜持没有大家风范的样子引路宫女也习以为常了,她微微退后了些,也许四皇子有什么事要和这个夏王府的xiǎojié说。

竹印朝夏启盈简单行了个礼“夏xiǎojié,四皇子请你去他寝宫一坐,说他那里正好有些书籍,夏xiǎojié看了对学业也许能有所帮助。”

什……什么,四皇子竟然邀请自己去他的寝宫……夏启盈脸上马上飞出一朵红霞,她低下头“嗯,嗯,这……”

竹印眼里闪过一丝不屑,面上却不显“夏xiǎojié是为难么,如果为难,我会替你像四皇子说明的,四皇子一定不会怪罪于你。”

“不,不。”夏启盈慌忙摆手,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怎么能错过呢。只是,荷妃姑姑那边,她看了一眼等在一边的引路宫女。

竹印注意到夏启盈的目光,微笑道“xiǎojié是为了学业着想,想来娘娘也是不会责怪xiǎojié的。”

夏启盈点点头,走到引路宫女身边“你去和姑姑说一声吧,就说我先不出宫了,我跟着她去四皇子那里哪些有用的书籍。”

引路宫女瞪大了眼睛,这个夏xiǎojié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要去四皇子的寝宫?她是夏王府的千金啊,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情。就算按照娘娘的意思,她可能会嫁给四皇子,但那也仅仅只是可能,现在连婚约都还没有,她就要独自去四皇子的寝宫……

引路宫女正准备出言阻止,竹印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她只是荷妃娘娘身边的普通宫女,论地位自然比不得四皇子身边的竹印。

最后她也只能嗫喏了一下,眼睁睁看着夏启盈跟着竹印离开,她跺了跺脚,这个夏xiǎojié真是个惹事jīng,还是赶紧回去和娘娘请罪吧。

“夏xiǎojié来了?”晋慕染起身,“快坐吧,我也是回来以后才想起这里有几本书适合你。”

夏启盈已经被晋慕染迷得不知东南西北,她羞怯的坐下,不敢看晋慕染,低着头声若细蚊“四皇子。”

晋慕染勾了勾唇角,他朝竹印使了个眼sè,竹印便退了下去,将房门掩上,于是屋里只剩下两人。

晋慕染坐到夏启盈身边“夏xiǎojié很热么,这脸怎么如此红呢。”

夏启盈鼓起勇气看了一眼晋慕染,男子英俊的面貌惹的她心中又是一阵小鹿乱撞“不,不热。”

晋慕染低沉的笑了“你不要那么紧张。你是六妹妹的伴读,我只是想问问,六妹妹最近读书可好。”

夏启盈胡乱的点点头,她哪里知道六公主的书读的好不好,上课的时候六公主根本不和她说几句话,只和晋颜玉聊天。

晋慕染忽然伸手把夏启盈垂在脸上的一缕头发帮她拢了拢,手指的温度触碰到脸颊的时候,夏启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她怔怔的看着晋慕染“四皇子……”

晋慕染伸出手指摇了摇“叫我慕染……”

“慕染……”当这两个字从嘴里说出的一瞬间,夏启盈的整颗心都充斥着甜蜜。

“这个不中用的!”荷妃听到宫女回来的禀告,气的站了起来“现在就去四皇子的寝宫。”

“娘娘,四皇子可是未来的太子……”宫女小声的提醒。

荷妃按捺住心中的怒意“那启盈呢,堂堂夏王府的嫡出xiǎojié难道就要这样莫名其妙成了四皇子的人了么。”

宫女低下头不敢说话。能成为四皇子的人都算好的了,这宫中最不缺的便是耳目。夏家xiǎojié这样做只怕名声清誉是毁定了,如果四皇子肯娶,哪怕是侧妃都好。

只是这清誉不好的女子是没有资格做侧妃的。

“去,让人把她给我揪出来棒打!”荷妃眼中闪过一抹厉sè,也只有如此做了。

“棒……棒打?”宫女没反应过来,现在夏xiǎojié可是在四皇子的寝宫。

荷妃沉着脸“就说夏启盈在宫中没有规矩四处乱走,惊扰了四皇子。”

“可……可……”可明明是四皇子请她去的。

荷妃看了一眼没有动的宫女,“还不快去。”晋慕染不会声张的,他现在还不是太子,如果做出了出格的事情惹怒了皇上,那他的未来储君的位置可就保不住了。

夏启盈正欲和四皇子多说几句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她还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带出了四皇子的寝宫。

晕晕乎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夏启盈,已经重新回到了荷妃的宫殿。只是这次荷妃没有一丝笑容。

“给我打。”荷妃冷漠的看着她。这个侄女太过愚蠢,只有自己代替那个嫂子教育她了。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