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1章 无解

第一百七十一章无解

苏槿第二日挣扎着起来,两条本应是莲藕般的胳膊已经遍布青紫的牙印。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会被疼死。

令人奇怪的是,这刺骨的疼痛折腾了她一夜,当天蒙蒙亮的时候便没有一丝感觉了,似乎之前的都只是幻觉。

只有自己那深深的牙印告诉自己,那种疼痛绝不是在梦中。

“苏御侍,今天怎么看起来如此没有精神呢。”古和笑眯眯的和苏槿招呼“皇上今天可是早早就下朝了呢。”

苏槿点点头“古公公……”

古和自然知道她想要问什么,他低声道“没事,皇上刚下朝不久四皇子就来了,皇上和四皇子不知谈论什么似乎兴致正浓。”

苏槿明白了,皇上这是没空计较她这个小小的御侍,她松了一口气。

“不过苏御侍,你还是去泡两杯铁观音过来吧。”古和提醒道“毕竟皇上现在最喜欢喝你泡的。”

“嗯。”苏槿恭敬的朝古和行礼“有劳公公提醒,苏槿先去泡茶了。”

古和笑眯眯的看着苏槿离开的背影,太监做到他们这个位置,银钱反倒不是最看重的了,这些皇帝身边能说的上话的人对他们的尊重,那才是让人舒心的。

况且这苏御侍也是极其会做人,对自己一直客客气气不算,还时不时的给自己点“小恩小惠”。不是那种直白的银钱,却是让人感觉窝心的一些价值不高的小东西。

自己无儿无女又是个废人。若是这苏御侍以后愿意当自己的干女儿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皇上见苏槿端茶进来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在和晋慕染对弈,只是示意苏槿把茶放下就是。

将茶递给晋慕染的时候。那微微露出的手腕马上引起了晋慕染的注意“苏御侍这手腕是怎么了。”

晋慕染的话让正沉迷棋局的皇上也抬起头,看着苏槿。

“回四皇子,是奴婢不小心弄伤的。”苏槿用衣袖遮住自己的手腕“污了四皇子的眼,是奴婢的错。”

“有伤就去治,什么污不污眼。”皇上挥挥手“下去吧。”

“是。”苏槿应声退下,她能感觉到晋慕染那若有似乎不时看过来的目光,还是赶紧去找黎青问问才是。

“黎太医今天不在太医院。苏御侍可要扑空了。”见苏槿竟然那么早就来找黎青,太医院的人很是诧异。

“不在?”苏槿也有些惊讶,这么早这黎青不在太医院能在哪里。

“嗯。说是受贵人之请出宫了。”这黎太医的权利在他们眼里可大着呢。

苏槿的心沉了沉,正欲转身,那人又补充道“听说是去丞相府了。给丞相的次子看病。”

丞相府的次子,那不就是欧阳洵?黎青终于愿意去给欧阳洵诊治了么。

“黎青。你到底是什么人。”欧阳洵盯着黎青。凭借听风阁的能力都不能探查出此人的信息。

黎青没说话,只是翻看着欧阳洵的腿。过了半晌“你和苏御侍还真是心有灵犀,连问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苏御侍,苏槿?欧阳洵皱眉,这个黎青为什么要接近苏槿,他可不会认为这种人会为了什么讨好皇上之类的原因,黎青的性子,根本不是那种会讨好别人的人。

“你身边的那个高人已经帮你制止了毒素的扩散。要想根治的话,嗯。需要一种毒药以毒攻毒。”黎青检查完毕便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是自己家中一般闲适。

“如何以毒攻毒。”欧阳洵本来对自己的腿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

黎青慢慢吐出四个字 “生生不息。”

“你是皓月国的人?”欧阳洵盯着黎青。

黎青倒是微微有些诧异,甚至说是惊喜“这正元王朝居然真的有人知道我皓月的名毒么。”

欧阳洵嘴角抽了抽,一个敌国探子被识破了身份都是这样惊喜的么?

黎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皇上能让我一个根底不明的人当太医么。”

欧阳洵没有接话,皇上不是傻子,黎青的身份疑点重重,怎么可能任由他在宫中当太医,除非……

“皇上是知道的?”欧阳洵有些不敢相信。因为皇上如果知道黎青是皓月国的人,为什么不对他多加防范。

“皇上知不知道这不重要。”黎青挥挥手,好像再说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生生不息在皓月都是极为难得的,你这腿若是在拖上一个月,就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欧阳洵对于黎青的突然造访其实也不理解,之前不是谁请都请不来他么。

黎青咂咂嘴,无可奈何的样子“那时候我并没有生生不息,虽然我现在也没有,但是有人种了这种毒,只要她愿意,你的腿还是可以医治的。”

“谁。”话音刚出口,欧阳洵隐约的感觉事情不妙。

果然,“苏御侍”三个字从黎青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欧阳洵下意识闭了一下眼睛。

“是夏启正下的毒,你也不要使人去查了。”黎青摇摇头“至于解毒……”

“生生不息是没有解药的,是吧。”不用黎青说,欧阳洵对这种奇毒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是,难道苏槿就要和夏启正生死相连了么。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中这种毒了。”黎青的表情有些高深“你希望她知道么。”

希望她知道么。欧阳洵刚想摇头,脱口而出的却是“她应该知道。”

苏槿那样的女子,不应该被蒙在鼓里。

黎青嗯了一声,“你的腿我会想办法的。欧阳阁主。”

说罢黎青便离开了。欧阳洵却无法平静。除了黎青带来的有关苏槿中毒的事情,他临走时对自己的称呼,阁主。黎青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么。

“白影,使人去皓月,探查这个黎青的身份。”这种敌我难辨,但又神秘莫测的人实在是让人不安。

皓月?白影微微一愣,听风阁的关系网尽管庞大,但主要还是在正元,皓月和其他两国虽然也有他们听风阁的人马。但到底不是自己的国家,很多事情都颇受局限。

“是。”主子的话便是命令,再难也要想办法执行。

黎青刚回太医院。就有人告诉了他苏槿来过的消息。

“黎太医,苏御侍现在正在御书房伺候皇上呢。”宫女说的时候还偷偷打量了几眼这个宫中最特殊的太医,果然长得眉清目秀,不像太医院那些老头子。

“黎太医。你怎么在这?”一个娇俏的女声传来。

“六公主。”黎青简单行了个礼。

六公主看看黎青在看看那宫女“你是来找苏槿的?”

“是。听闻苏御侍今早来找过黎青。只是黎青碰巧有事出宫去了。”

因为在晋王府发生的事情,六公主对苏槿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她撇撇嘴“一个宫女而已,竟然这么大胆的去烦太医?”

黎青没有说话,依旧低着头恭敬的模样。

“黎太医,你在这宫中生活了也不是一日两日,还是多多注意些自己的身份才是,不要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打交道。没的坏了自己名声。”

“黎青多谢六公主提醒。”

六公主看着黎青,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她也知道黎青在父皇眼中的地位是不同于一般太医的,哼了一声便离开了。

“这天。”黎青忽然抬头“似乎容易让人过敏呢。”

宫女抬头,不解天气和过敏有什么关系。

六公主回了寝宫不多久,突然开始喷嚏不止。宣了太医也看不出是个什么症状。

“给本公主……阿嚏……找黎……阿嚏……太医。”六公主的鼻头红红的。

“公主,黎太医不在太医院,奴婢找不到。”宫女很有些无奈,她去了太医院点名要找黎太医,奈何黎太医根本就不在。

“阿嚏……没用的……阿嚏……家伙。”六公主一个接一个的喷嚏,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就因为她那样说了我,你便给她下毒?”苏槿哈哈一笑“没想到你还这么护着我呢。”

黎青哼了一声,有些孩子气“我只是看不惯她趾高气昂的样子,和苏御侍可没有半分关系。”

苏槿有些好笑,这黎青有些时候还真的像长不大一样。言归正传,她把自己昨夜的疼痛告诉了黎青。

黎青脸上轻松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苏御侍,你中了一种没有解药的毒药,叫生生不息。”

没有解药的毒?苏槿一开始以为黎青是在开玩笑,可待她仔细看了两眼,沉下心,难道是真的。

黎青把生生不息发作的症状告诉了她,最后道“和你性命连在一起的那个人,是夏王府的大少爷,夏启正。”

什么人会把自己和夏启正的命连在一起,苏槿在脑海里挨个排查,却怎么都想不出来,难道是夏启晨,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似乎看透了苏槿的想法,黎青缓缓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夏启正本人给你和他自己下的生生不息。”

苏槿惊愕的看着黎青,夏启正本人?他疯了么。他不是才娶了德王府的小姐,以后要继承夏王府的王位么,他就算想害自己,也不用把他的命和自己的连在一起吧。

也许,这就是爱之深?黎青有些不确定夏启正的想法,能对自己如此狠绝,夏启正也算痴情种子一枚了吧。

当然,作为当事人的苏槿,全然没有什么这种感觉,她的感觉只有一个,夏启正疯了还非要拖着自己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