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2章 质问

第一百七十二章 质问

待太医院再次恢复平静后,黎青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槿“苏御‘侍’现在的权威可是比我高很多了。”

“黎太医过谦了。”苏槿看着黎青,这个人在宫中的地位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高。

黎青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苏御‘侍’近来身体可有不适?”

身体?这是黎青近段时间内第几次问自己了,苏槿皱眉,难道自己身体确实有不妥么。

“不要多想,黎青只是个医生,随口一问罢了。”黎青说完便转身了,也许是自己诊错了,她并没有中生生不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医术不那么自信。

中了生生不息的人除了会和牵连的人一起生死相依外,每个月都会有一次痛不‘欲’生的骨头碎裂之感,常人根本无法忍受,有多少人中了生生不息之后因为受不了痛苦而自杀,导致另一个和他捆绑的人也丢了‘性’命。

可是苏槿显然没有这种感受。但是她的脉象……黎青有些头疼。

“母亲……”夏启盈的哭声从回到夏王府就一直没停过“荷妃姑姑怎么能那么对我。”

卢氏也恨得咬牙切齿,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赶出了皇宫?而且还被伤成这样。

“不行,我要去找你父亲说说。”荷妃不管怎么说也是王爷的妹妹。

“母亲。”夏启盈拉住卢氏“父亲能有什么办法。荷妃姑姑是皇上的贵妃,父亲不过是一个外臣。”

卢氏顿了顿,是啊。王爷能有什么办法。

“只有当上四皇子的正妃,以后才能洗刷今日之辱。”想起荷妃,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太医以及苏槿,夏启盈就恨的牙痒痒。

卢氏欣慰的‘摸’了‘摸’夏启盈的头,‘女’儿长大了,知道考虑的更加长远了,只是她现在刚刚得罪了荷妃。这婚事……

“母亲,启盈今天进宫了?”周‘玉’蝉慌慌张张的走进来。甚至等不及让丫鬟通报。

“没规没距,像什么样子。”卢氏不满的呵斥。

对于卢氏的话,周‘玉’蝉恭敬的福了福身,接着便急急的问道“启盈。今日你在宫中到底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夏启盈满腹委屈“嫂嫂见我这样我还能做了什么。”

周‘玉’蝉皱眉“你真的去勾/引四皇子了么。”

“什么话!”卢氏不高兴的道“我们家启盈是那种‘女’子么。”

“可是……”周‘玉’蝉心里非常不安“外面都已经传遍了。”

卢氏的身子摇了摇,传遍了?不管这是不是流言,如果真如周‘玉’蝉所说,外面都在谣传启盈勾/引四皇子,那启盈不要说嫁给四皇子了,想嫁个‘门’当户对的都不可能了。

“没,我没有。”夏启盈急急的否认“是四皇子邀我去他寝宫拿书。”她把来龙去脉细细的说给周‘玉’蝉听。

只是周‘玉’蝉听后并没有如夏启盈所想的那样舒展开眉头,反而皱的更深了,良久。她才开口“我明日进宫去见见荷妃娘娘和四皇子吧。”

不管怎么说,四皇子从辈分上都应该算是自己的侄子。

“荷妃娘娘正在休憩,夏夫人还是改日前来吧。”宫‘女’微笑的解释。

对于荷妃的拒见。周‘玉’蝉并不意外,她一个没有品级身份的‘女’子,又有什么资格见荷妃,可她想知道荷妃对于夏启盈与四皇子婚事的态度。

她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封信递给宫‘女’“待荷妃娘娘醒来后,姐姐可方便将信‘交’给荷妃娘娘。”

对于德王府的小姐低声下气的喊自己姐姐。宫‘女’还是很受用的,她接过信封“我知道了。夏夫人放心,我一定‘交’到荷妃娘娘手中。”

周‘玉’蝉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小姨怎么忽然想起来我了。”对于周‘玉’蝉让人今早递过来的帖子,晋慕染是有几分诧异的,他和这个和自己差不了几岁的小姨没有什么联系。

“四皇子。”周‘玉’蝉还是恭敬行礼,并不敢托大“我来是想问问,启盈昨日当真冲撞了四皇子么。”

晋慕染‘唇’边的笑容凝了一下,继而玩味的笑了“小姨前来是来求情的?”

求情?周‘玉’蝉愣住了。夏启盈本就没有多少脑子,她的话她也没有任何怀疑,难道夏启盈当真是自己因为爱慕所以冲撞了四皇子?

“那日我就说过,夏小姐是夏王府的小姐,和我也算表兄妹了,无需在意太多,只是荷妃娘娘本着礼不可废才责罚了她。”晋慕染边说边摇头“想必是责罚的太重了些。”

“不,不是的。”周‘玉’蝉心下有些不解,明明四皇子的话听起来没什么不对,那为什么自己还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呢。

“不过,小姨,你是不是嫁给夏启正以后一颗心都扑在了夏王府上呢。”晋慕染话音刚落,周‘玉’蝉下意识的要反驳,只是晋慕染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啊,看我都在说些什么,小姨嫁给夏启正以后自然是要帮着夏王府的。”

“四皇子。”周‘玉’蝉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词穷。说自己向着夏王府,可她是德王府的‘女’儿,德王府和夏王府因为苏槿的事情始终是有些恩怨的。说自己向着德王府,哪有嫁出去的‘女’儿一天到晚记挂着娘家。

“小姨不必多说什么,慕染不过随口戏言。”晋慕染说完便起身“今日我还得去父皇那里学习,不能陪小姨说家常了。”

周‘玉’蝉叹口气,也只能跟着告退。

“小姐,你为什么想让夏六小姐嫁给四皇子呢。”看到小姐出来,凝萃在路上好奇的问。

“喊夫人。”周‘玉’蝉疲倦的闭上眼睛。

“是,夫人。”凝萃低着头,不敢再多言。半晌,周‘玉’蝉睁开眼睛,“去德王府。”

“夫人……”车夫想开口,还没有和王妃说,哪有自己随便回娘家的道理。

“让你去就去,哪里有那么多话。”凝萃的声音响起。车夫撇撇嘴,一甩缰绳马车朝德王府驶去。

“‘女’儿啊,你为什么要让四皇子娶夏家那个丫头。”德王妃见到周‘玉’蝉回来虽然有些诧异,但是也顾不得许多,什么都没有外孙的婚事重要。

见母亲最关心的果然还是四皇子,周‘玉’蝉心中苦笑一声,自己纵然在这德王府地位不低,可是在父母的心里,怎么也没法同贵为皇后的姐姐和她的孩子相提并论。

“母亲。”调整了下心态,周‘玉’蝉解释道“现如今有资格能当四皇子正妃的人不过那么几个。这夏启盈在众多人中是最好拿捏的,不仅仅是她,整个夏王府,除了已经年迈的老王爷和老王妃,都非常好掌控。”

德王妃听明白了,好掌控的夏王府如果成了四皇子的外家,那也是个软弱的,和自己这种完全不能抗衡,这样德王府的权利才会是最大的。

四皇子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必定会在皇后的意思下依靠德王府,皇上也不敢废后,因为那样会在朝廷掀起新一轮的轩然大‘波’。等皇上百年之后,现如今的皇后定然是稳坐太后之位的。

“那……四皇子什么意思。”德王妃有些说不清自己心里所想,她不愿意优秀的四皇子娶一个蠢笨的‘女’子为正妃,但是选德王府的人为正妃皇上那就肯定不会通过,那就只有选蠢笨的‘女’子才好拿捏。

周‘玉’蝉摇摇头,苦笑“他似乎知道我们的想法,夏启盈的名声已经毁了,当不得正妃了。”

“知道?这怎么可能呢。”德王妃惊呼,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呢。

周‘玉’蝉缓缓的开口“四皇子,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这个和自己同龄的侄子,未来的储君,怎会是个废物呢。

“那,那这可怎么办。”德王妃有些焦急,这未来的蓝图怎么还没开始就没了呢。

“母亲别急,让我在想想办法吧。”周‘玉’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自己一定有办法的。

问完了四皇子的事情,德王妃想起了周‘玉’蝉“夏启正待你可还好?”

自从圆房以后,夏启正并没有过多接触自己,也没有纳妾和通房,两人好歹从形同陌路真的变成了相敬如宾。

两人不会拌嘴,但也算不得亲密。圆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许真的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了吧,周‘玉’蝉感觉自己待夏启正从心里上已经有了些变化。

“嗯。”他待自己确实也不算差。

德王妃叹了口气,‘玉’蝉如果不想说她也问不出什么,娘俩有随意说了些话,周‘玉’蝉便离开了。

“少爷。”绀青担忧的看着夏启正“今日便是生生不息第一次发作的时间。”他真的很担心少爷会熬不过去。

夏启正嗯了一声“少夫人回来了么?”

绀青摇摇头“少夫人去了德王府。”

德王府?从宫中出来她没有回来而是去了德王府?夏启正知道周‘玉’蝉想让夏启盈嫁给四皇子,夏启盈那个‘性’子……他摇摇头,估计周‘玉’蝉是失败了。

“少爷。”绀青脸上的担忧没有散去,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少爷的身子,少爷自小身子骨实在算不得强健,也不知道这生生不息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无妨。”夏启正起身,看着窗外,只是不知道那个‘女’子是否能挨过了。

苏槿是在半夜被疼醒的。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她恨不得自己晕过去,却又偏偏清醒着。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