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6章 堪忧

第一百七十六章 堪忧

苏槿盯着黎青手里的酬勤,还是觉得自己有点难以消化这些事情。自己中了毒,以毒攻毒帮欧阳洵解毒?自己的血做‘药’引?这是晚上8:00档的狗血电视剧么。

“苏御‘侍’,你怎么这个表情。”黎青正在给酬勤用火烤消毒,一抬眼便看到苏槿一副纠结的样子“不会放太多血的。”

苏槿生硬的扯了扯嘴角,这又不像现代,一次‘抽’血左右。不过自己倒不是害怕,只是纯粹觉得这些事不太正常罢了。

“黎太医,不过是做‘药’引的要一点血吧,为什么要用酬勤。”电视剧上不是随便找把刀划一下手指,随便滴两滴血便好了么。

黎青翻了个白眼“你就不怕其他刀子给你造成伤害么。”只有快准狠且锋利的刀才适合做这种事。

苏槿想想也是,万一其他刀生了锈或者上面有其他病菌,那可是很容易造成感染的。这古代可没什么抗生素消炎‘药’之类的东西。

黎青拿着酬勤和小瓷瓶来到苏槿面前“苏御‘侍’,你可想好了么。”

苏槿点点头,不过是放点血而已,如果能让欧阳洵的‘腿’痊愈,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黎青却抿了抿‘唇’,酬勤在苏槿左手的食指上轻轻划过,很快,血液便流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手指,苏槿惊讶的差点打掉黎青手中用来盛血的瓷瓶。那滴落的血液根本就是寻常的模样,里面泛着诡异的青‘色’。

“这……”这就是那生生不息?

很快,黎青便移开瓷瓶,随手丢了个帕子给苏槿“要想解生生不息,唯一的办法便是放干浑身的血液。”

放干浑身的血液,那就等同于死了。

苏槿没有说话。依然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除了那次刻骨的疼痛,她的生活与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

“苏御‘侍’。”黎青见苏槿一直在发呆,出声唤道“一会皇上便退朝了。你还不去御书房么。”

“哦。”苏槿整个人依然显得有些‘混’沌,出‘门’的时候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

黎青摇摇头。他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瓷盒“如果这丫头不是的话,那我真是亏损大了。”

打开小小的瓷盒,里面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白蜈蚣。

“唉,这宝贝竟然要这样‘浪’费了。”黎青边嘀咕边把苏槿的血液倒了进去。

小小的白蜈蚣被鲜血淋到,身体开始诡异的变‘色’,不消一会,便成了鲜‘艳’的红‘色’。

“这皓月的至宝果然不同。”黎青啧啧两声,皓月有着其他国家没有的神奇秘术。这才能让它和正元比肩。

“黎太医,柔贵妃身子不舒服,想请你去看看。”外面宫‘女’的声音响起。

黎青将小瓷盒收入怀中,皱着眉头,不是不让青宁主动联系自己了么。

柔贵妃屏退了下人,冷眼看着面前的男子,他曾经是自己的挚爱,但是现在,他是皓月的叛徒!

“黎青,你是不是拿走了白蜈蚣。”她紧紧盯着黎青。不肯放过他丝毫的表情。

黎青没有说话,自己拿了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这水有些凉了。”

“黎青。我在问你话。”柔贵妃自是不肯放过黎青。她接到了消息一开始还以为是皓月那边搞错了,可是眼下看来,很可能是真的了。

黎青抬眼淡淡的瞟了一眼柔贵妃,低下头“青宁,你的任务和我做的事无关。”

“无关么。”柔贵妃冷笑“我来这里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你如果做出了叛国的事情,我又岂能容你。”

柔贵妃越说越觉得黎青有问题,莫名其妙来了正元,作为太医却被正元的皇上出人意料的器重与纵容。帮忙医治四皇子,还三番五次为那个苏槿解围。

“公子不日便回前往正元。”柔贵妃警告“你最好想好怎么和公子说。”

黎青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公子要来正元?

“公子要来正元那你做的事情又算什么。”黎青眯起眼睛。

皓月费了那么大心思将青宁送进正元的皇宫,难道如今是等不及了。所以公子要亲自出马么。

柔贵妃哈哈一笑,笑的有些凄凉“我在公子眼里算的了什么。他当初就反对这样做。现如今,整个皓月唯公子为尊。”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皇上‘交’给自己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在这正元的皇宫中自己也不过就是无用人一个。

皓月国虽然能和正元比肩,可那不过是用了些秘术,论起真正的战力,皓月并不是正元的对手,正元忌惮皓月那些古怪的东西,两国才能和平共处。

皓月国并不甘心,便想送人进正元的皇宫,后来得知皇上喜欢的‘女’人全都有类似的容貌,便让医术最出众的黎青将青宁“变”成了那样,最后动用了皓月在正元的各种人脉,青宁最终成为了正元皇宫中的柔贵妃。

qing/人结本不是正元的产物,也是皓月的。

青宁的任务是让皇上被她所‘迷’‘惑’,沉湎于酒‘色’荒芜朝政,也算是皓月使出的美人计吧。

没想到用了qing/人结的柔贵妃依然不能宠冠后宫,甚至比不上荷妃。

办事不利的柔贵妃慢慢的便被皓月所遗忘,也是最近才有飞鸽传书到她这里,告诉她公子要来皓月国。

一个被遗弃的棋子有什么利用价值呢。黎青看着青宁,有些捉‘摸’不透公子的想法。

公子的为人自然不可能是善心大发想带青宁回皓月。那,青宁一定是有别的用途的。

黎青一直沉默的态度‘激’怒了柔贵妃。她站起来“黎青,把白蜈蚣给我。”

黎青没有动。他将白蜈蚣带出来的事情公子应该不知道才对,纵然知道了,也不可能让青宁管他要。

“你是不是要用白蜈蚣救那苏槿。”柔贵妃的眼里闪过怨恨“你爱上她了对不对。”

白蜈蚣之所以是皓月的至宝,就是因为其可以解毒。但是否能解生生不息,这个无从考证。白蜈蚣太过宝贵,整个皓月也就那么一条,不知道黎青用了什么法子将它偷盗出来。

“青宁,我的事,你不必过问。”说完黎青便起身‘欲’走,却被柔贵妃拉住了衣袖。

“黎青,你不‘交’出白蜈蚣公子不会放过你的。”柔贵妃的声音有些尖利“你难道要为了那个‘女’人丢了‘性’命么。”

“青宁。”黎青盯着柔贵妃的眼睛“我从来没有爱上过谁。”

柔贵妃怔住了,她怔愣的瞬间,黎青已经拂袖而去。

我,从来,没有,爱上……

他,原来,从来,没有爱过么……

柔贵妃失神的滑坐在了地上。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是么,那原来的那些柔情,那些蜜意,都算什么,都是什么?

她握紧了拳头,苏槿,都是苏槿这个贱人。

“主子。”白影站在欧阳洵‘床’边,神情有些复杂“皓月那边已经调查出了黎青。”

欧阳洵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黎青是皓月十分出名的神医,传闻中哪怕将死之人,他也能医活。但是此人就像天下所有的神医一样,都有自己的怪癖。

黎青在皓月的脾气就像在正元一样,他自己想医的便医,不想医的哪怕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没有用。

黎青此人行踪也很飘忽不定,所以他什么时候来的正元又是如何进入皇宫根本不得而知。

皇上肯定知道黎青是皓月的人,却依然那样放心,那也就是说,黎青和皇上有什么约定。

欧阳洵有些头疼,黎青此人脾气古怪,喜好不明,据说他曾经有个深爱的‘女’子,最后却死了。

“主子……”白影有些犹豫,这样的人给主子治伤,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无妨。”欧阳洵沉思片刻,至少黎青目前来看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黎青算计的吧。他这个人,似乎更像无‘欲’无求的出家人。不喜金钱,不爱美‘色’也不好权势。

这样一个人会出于什么目的出现在皇宫呢,真的难以去猜想。

被众人所猜想的黎青却没什么感觉。他每日都查看白蜈蚣的情况。白蜈蚣身上的血‘色’正在一点点淡去。

“这玩意真的可以解生生不息么。”黎青‘摸’‘摸’下巴“如果是真的,我要不要敲诈一笔呢。”

“黎太医,皇上有请。”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什么时候会来传话,也就这黎青能受此礼遇。

太医院的人都嫉妒的看着黎青跟随古和离开。

“黎青。”皇上盯着他“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可有法子了么。”那个该死的夏启正。

黎青没个正行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十分把握,但是*不离十吧。”他说完调侃道“你就那么确认她是你‘女’儿?”

对于黎青调侃自己,皇上似乎习以为常了“我见她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我和‘玉’儿的孩子。”

除了面貌,更重要的是自己心里那一瞬间的感觉,好像有个声音在一直呐喊,是她,一定是。

黎青耸耸肩,自己的‘女’儿却要当个宫‘女’,这皇上做的也着实够憋屈。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