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7章 血缘

第一百七十七章血缘

德王府。

德王妃面有焦色的看着德王爷,她也没想到皇上会那么快就返京。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想到皇上还能有命或者回京。

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怎么会就失败了呢。

四皇子监国第二日,她便进宫求见皇后娘娘。因为是四皇子监国,侍卫终于放行了。

看到皇后娘娘较原来已经消瘦不少,德王妃心里是心疼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想到皇上对七郎的残忍,对女儿的无情,德王妃心中不是没有怨气的,所以在皇后的挑唆下,她背着德王爷准备买凶行刺皇上。

哪曾想那些人这么没用。那个行刺皇上的大臣是她最后的杀手锏了。那个大臣曾经受过德王府莫大的恩惠,愿意用性命去报答,哪曾想还是失手了。

“糊涂。”德王爷拍了下桌子“这件事迟早会查到我们头上。”

德王妃咬咬牙道“皇上最快也要明日进京,我们完全可以再派人马截杀。”

德王爷冷哼一声“你当皇上是傻子么,你能想到的他防备不了么。四皇子被立太子只是迟早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现在动手。”

“七郎就是被他害死的。”德王妃眼睛有些泛红,周七郎是她的心头肉,就那么死了。

“七郎,七郎,一个七郎是要毁了我德王府么。”德王爷痛心疾首道“皇后已经因为七郎的事丧失理智,现在才会被软禁。你也要毁掉四皇子才甘心么。”

刺杀的事情矛头都指向四皇子,本来稳保的太子之位现在也成了未知数。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干脆夺位了呢。”德王妃眼里是仇恨的神色。她对政治不甚明白,但是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她是无法释怀的,哪怕她仇恨的对象是皇上,她也不会畏惧。

夺位哪有那么简单。德王爷有些无奈,周七郎的死难道他不痛心么。只是德王妃和皇后这次做的事实在是太糊涂了,真是妇人之见。

周玉蝉并不知道刺杀的事情与德王府有关,不过她也猜到了一二。尽管心中有些埋怨母亲,可是事已至此了,只能想办法挽救了。

“你让我说服父亲帮四皇子说话?”夏启正看着周玉蝉“父亲不一定会听我的。”

只要皇上回到京城。四皇子很有可能就会被牵连进刺杀的事情,未来的事谁也不敢乱下赌注。

周玉蝉满面愁容“我现在能求的也只有你了。”

夏王府在皇上心中毕竟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夏启正摇摇头“你这是在害四皇子。”

四皇子如果没有篡位之心,怎么会随意结交大臣。越是有分量的大臣说话,皇上的忌惮之心就会越重。

周玉蝉一愣。那该如何是好。

“四皇子。皇上一定会明察秋毫的。”这句话晋慕染最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他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大臣们便纷纷退下。

这些大臣的话说的好像父皇已经开始怀疑了自己一样。

他有些烦躁的在宫里随意走着。母后怎么会做如此荒唐的事情呢。

“参见四皇子。”夏启盈感叹今天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竟然又碰到了四皇子。

看到是夏启盈,晋慕染没心情给她什么好脸色,随意点了下头不欲多说。

“四皇子。”夏启盈却不甘心就此错过了,上次四皇子让自己去他的寝宫,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便被荷妃姑姑破坏了。

这次荷妃姑姑不在宫中。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四皇子,那日……”话还没说完。晋慕染已经走远了,她只好跟在后面“四皇子……”

晋慕染停下脚步,不悦道“你跟着本皇子做什么。”

想到自己在宫中听到的传言,夏启盈想了想,“四皇子,我有事情想向你禀告。”

晋慕染挑挑眉,夏启盈却一副此处不方便说话的模样。他将她带到了御花园的亭子里。

夏启盈一副娇羞状,四皇子这是和自己相约逛花园赏风景的意思吧。

“说吧。”晋慕染盯着夏启盈,这个女人要是说不出自己满意的内容,他真的会把她扔下亭子。

“苏槿有可能是冒充的公主!”语不惊人死不休,大约就是夏启盈这样的。

晋慕染古怪的看着夏启盈,苏槿是冒充的公主?这是什么没头没尾没逻辑的话。

现在苏槿又不是公主,何来冒充一说。而且好好的为什么会提苏槿?

看到晋慕染疑惑的目光,夏启盈搅了搅手中的帕子,该怎么和四皇子解释呢。她作为六公主的陪读经常入宫,但是六公主根本不愿意搭理自己,她便求了六公主,偶尔带着宫女在御花园赏赏风景。

她听到有宫女太监议论,四皇子曾经对苏槿似乎有不一样的感情,因为周七郎的事情,四皇子对苏槿有了怨气,皇上才将苏槿提拔为御侍在自己身边伺候。

她想帮帮四皇子,必须告诉四皇子皇上为什么待苏槿有些不同,只要证明苏槿绝不可能是公主,那皇上自然不会再重用她,那四皇子想惩治苏槿就容易多了。

夏启盈把自己从母亲那听来的消息全部一股脑告诉了晋慕染,包括自己祖父祖母对苏槿的不同,甚至亲自让夏启明去接苏槿回夏王府,皇上突如其来的赏赐等等。

晋慕染听得目瞪口呆,他以为父皇真的只是一时兴起,苏槿,难道真的有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他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见晋慕染不信,夏启盈有些着急“四皇子。皇上是被蒙蔽的。苏槿是我二哥带进夏王府的粗使丫鬟,怎么可能是皇上流落民间的公主。只要证明她不是,那便是欺君之罪。”

晋慕染看着夏启盈。为她的愚蠢感到有些无奈“纵然证明苏御侍不是什么公主,也和欺君之罪无关吧。”

苏槿并没有宣扬自己是公主,何来欺君一说。

夏启盈愣了愣,说道“即使她没有欺君,只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她不可能是公主,那皇上一定不会维护她的。”

一个小小的丫鬟,凭什么成为了女官。

确凿的证据。证明不是公主?晋慕染觉得有些好笑,只有证明是公主才需要去找证据,不是公主还需要什么证据呢。

不过他实在不欲与这个夏启盈多说。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夏启盈见四皇子已然领情,很是雀跃,可是四皇子好像没有停留的意思,自顾自的就往亭子下面走。她有些失落却也无可奈何。

晋慕染走的很快。没人知道他的内心已经波澜起伏了。

想起欧阳洵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自己不能爱上苏槿,还有夏王府那些人的表现,种种迹象都表明,苏槿真的很有可能是公主。

同父异母。真是讽刺啊,她居然和自己是有血缘关系的么。

他之前一心想在父皇面前争表现,为的就是可以早日成为太子,掌控更多的权利。一个小小的女官虽然不值得自己费心,但是因为父皇对她的偏爱。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原来这种偏爱,竟然是因为她是父皇的女儿?

父皇其他的女儿都是在宫中娇生惯养长大的,如果苏槿真的是流落在外的公主,那命运确实对她很不公平。父皇想补偿她也是人之常情。

晋慕染闭上眼睛,她真的会和自己有血缘关系么。

他迟迟没有对她动手,除了父皇的偏爱,也许更重要的便是他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他无法忘记初雪。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晋慕染走到了皇后的寝宫。

“慕染,你怎么来了。”皇后看到晋慕染是惊喜的,自从他得知德王府派人刺杀皇上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她一直惴惴不安,怕他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母后,你对六公主,八公主都有什么看法。”晋慕染突兀的问道。

皇后一愣“我对她们能有什么看法。”别人家的女儿管自己什么事。

晋慕染叹了口气,他知道母后不可能因为苏槿是父皇的孩子就能释怀舅舅的事。

“慕染,皇上什么时候回来。”如果说皇后不着急是不可能的,毕竟刺杀的事情关系到德王府的未来。

“明日。”按照路程推算的话,父皇应该明日就到。

皇后有些焦急的开始在寝宫走来走去,她不知道父母有没有想出办法。那个大臣已经死了,应该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吧。

或者……

“慕染,你手中掌握了多少军队?”如果不能够名正言顺的拿到皇位,那就只有靠兵力了。

晋慕染皱眉“母后,我不会做那种轼父篡位的事情的。”

面对这样不开窍的儿子,皇后也没有办法。她望着晋慕染“难道你就忍心等你父皇回来,我们母子又再无相见之日么。”

晋慕染有些犹豫的道“不会的,父皇……”

皇后冷哼“你忘记之前了么。”

晋慕染沉默了。父皇确实不允许他见母后,可这并不能成为自己篡位的理由和借口。

“母后,儿臣改日再来看你。”晋慕染不再看皇后,他怕自己受不了母后的软磨硬泡。

如此不争气的儿子,皇后有些恨恨。

日夜兼程的赶路,皇上终于回到了皇宫,他的第一件事不是面见朝臣也不是去御书房。他去了皇后的寝宫。

“朕的皇后,你胆子不小嘛。”皇上嘲讽的看着有些惊讶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