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8章 太子

第一百七十八章太子

虽然日夜兼程的赶路,但是查刺客的事情皇上一日也没有放松。他很快就得知此事与德王府有关。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还和皇后有关。

一日夫妻百日恩,纵然他和皇后没有什么感情,可也没想到皇后竟然想要他的命。

见皇上已然得知,皇后只是凄然一笑“白绫还是砒霜。”

皇上眼神复杂的盯着皇后,她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嫁与他做太子妃,从什么时候起,她变得如此陌生了。

得到消息的晋慕染匆匆赶来,父皇进宫以后第一件事去了母后的寝宫,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父皇,求你……”话还没说出口,就对上了皇上阴沉的目光,剩下的话便咽了下去。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恳求,毕竟,母后想要的是父皇的命。这种事情该如何原谅和宽恕。

皇上看着突如其来的晋慕染,他第一次觉得有些为难。

他很喜欢晋慕染,也是真的想待磨练他之后立他为太子,晋慕染的能力绝对可以胜任一国之君这个位置。

只是,他有个这样的母后。如果认真追杀刺客的事情,势必要废除皇后,铲掉德王府一家。那样晋慕染就不可能在封为太子了。

他的儿子中,又没有比晋慕染更适合接替皇位的人了。

不追究此事也不可能。皇上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皇上,何不将皇后娘娘继续软禁。然后德王府上下……”古和悄悄的做了个灭门的手势。

一直被软禁的皇后就相当于进了冷宫,德王府上下派隐卫处理掉也不是难事。

皇上微微颔首,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古和了。

这一年。皇后被软禁了,德王府发生了一场大火,全府上下,除了皇后和已经出嫁的周玉蝉,无一人生还。

晋慕染难以置信的闯进了御书房“父皇,德王府的大火……”

“四皇子,规矩。”见皇上没有理会晋慕染。古和小声的提醒道。

晋慕染全然不为所动“父皇,德王府的大火是不是你派隐卫做的。”

皇上从奏章中抬头“慕染,今日的功课你都做完了么。”

晋慕染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结果。其实不问他也知道,这一切一定是隐卫做的,他却无能为力。

皇后在听闻了德王府灭门之后,终于疯了。

苏槿回宫之后。依旧担任御侍。她救了八公主和替皇上挡刀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宫中。没有人敢对她不敬。就连皇子公主对她也都是客客气气的模样。

“苏槿。”晋慕染拦住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前的少年早已没有了当日在评仙阁的那份潇洒淡然,晋慕染似乎一下长大了许多。

“四皇子,我还要去御书房伺候皇上。”苏槿的声音有些干涩,她也不知道心中那股伤感是怎么冒出来的。

“我今天去探望了母后。”晋慕染没有理会苏槿的话“她过的很不好。”

岂止是不好,那些宫女太监根本没有人用心服侍。疯掉的母后只是不停的喊舅舅的名字,时不时的谩骂两句苏槿和父皇。

“皇后娘娘的事我很遗憾……”话还没说完,晋慕染已经拉着苏槿狂奔起来,任凭后面的宫女太监呼喊。

他把她拉到了皇后的寝宫门口。里面时不时传来皇后的疯笑声。苏槿打了个哆嗦。

“现在你满意了么。”晋慕染指着寝宫“她疯了。都是因为你。”如果苏槿没有针对周七郎,皇后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苏槿抬头看着晋慕染“四皇子。你怪错人了。”这一切都是皇后咎由自取,她不能接受周七郎的离世而做出了最错误的决定。

晋慕染惨然的哈哈一笑“你果然是父皇的女儿,一样的冷血无情。”

父皇可以不顾夫妻情谊如此待母后,而她呢,手染鲜血而不自知么。

苏槿皱眉“四皇子,慎言。我只是伺候皇上的女官。”公主这个身份一日没证据确定就一日不可说出口,否则只会带来杀身之祸。

晋慕染嘲弄的看着她“你在我面前还需要装么。”

不想理会明显有些神经质的晋慕染,苏槿转身欲走却被晋慕染拉住,她脚步不稳,径直被他拽进了怀里。

晋慕染抱着她,苏槿还来不及挣扎,就听到晋慕染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又为什么是我妹妹。”

他不能释怀,命运为什么要如此捉弄于人。

他自小便是父皇最喜欢的皇子,母亲又是一国之母的皇后娘娘,皇太后也对他宠爱有加,为什么,感觉一瞬间所有的美好都坍塌了呢。

“四皇子,你这样抱着伺候皇上的女官似有不妥。”

晋慕染放开苏槿,看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黎青“黎太医未免管的太宽泛了些。”

黎青没说话,两个人就那样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久,晋慕染闭了下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苏御侍,该放血了。”黎青面无表情,似乎对苏槿之前的表现很不满意。

放血?苏槿有些不解,欧阳洵的腿不是已经好了么,为什么还要放血。

黎青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之前骗了她,她的血并不是做什么药引,而是要培养白蜈蚣好解她身上的生生不息。

“嗯……还有一些后续治疗……”黎青打了个哈哈,苏槿也没有怀疑,毕竟她不是医生,不太懂这些。

待苏槿走后,黎青将血再次喂给了白蜈蚣,白蜈蚣的颜色已经红的发亮了。

他叹了一口气,这白蜈蚣注定最后会爆掉。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解掉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

皇太后召见了苏槿。

苏槿之前并没有过多的见过皇太后,宫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太后也只是在自己的寝宫念佛。皇上被行刺的事情发生后。也不见太后有什么过多的反应,真让人怀疑皇上是不是她亲生的。

“你就是苏槿?”皇太后打量着苏槿“果然长得一副狐媚样子。”

苏槿没有说话,恭敬的跪在地上。

“哼。”皇太后把手中的茶盏重重放在桌上,宫中一些流言都传进了她的耳朵,说皇上和四皇子都看中了这个丫头,这种父子争女的丑事在宫中还是头一次。

“哀家就算赐死你,皇上也不敢说个不字。”皇太后打心眼里不喜欢苏槿“你可知道?”

自己什么都没说没做就要被莫名其妙赐死么。果然后宫中的老女人的思维不是正常的思维 。

偷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苏槿垂着头,一副胆小的模样“苏槿不过小小的一个宫女,还请太后饶恕。”

“你确实是个小小的宫女。所以收好你那些肮脏的心思。”皇太后沉思了一下“依哀家看,你还是回夏王府为好。”

宫中不需要这样的女子。

“是。”苏槿顺从的点头“一切听太后安排。”

皇太后的办事效率很高,苏槿很快就坐上了回夏王府的马车,只是马车还没走出宫门。便被古公公又请了回来。

“苏御侍。你怎么能不和皇上说一声就擅自决定呢。”古公公责怪道“惹怒了龙颜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槿扯出一抹苦笑“太后娘娘的吩咐,莫敢不从啊。”

古和也是一脸无奈“确实为难你了。”

而此时的皇上,正站在皇太后面前。

“你为了一个女子竟然要如此做?”皇太后有些难以置信“怎么,这个苏槿要成为第二个白玉么。”

提到白玉,皇上心中感到一阵疼痛。

当初就是因为母后的反对,自己没能将白玉带回京城,等自己娶了太子妃和侧妃再去找白玉的时候,早已经是人去镂空。自己终究是负了她。

毕竟是自己生的儿子,皇太后哪里不明白皇上的想法“你到现在都忘不掉那个女人!”

后宫中这些女人。除了皇后,他纳进来的妃子多多少少都有些面容相似,她虽然没见过那个白玉,可也能猜到后宫中的这些女人都是长得有几分像那个白玉的。

“孩儿不孝。”皇上只有这么一句话。

皇太后觉得自己真的要被皇上气死,当年的他也一直是那么一句话。不过当初他还是太子,很多东西比现在都受限制,否则她怀疑他真的会不管不顾的去找那个白玉。

“那现在呢,这个苏槿又是怎么回事,你不要你的白玉了么。”皇太后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还是她长得特别像白玉?”

皇上犹豫了一下,摇摇头,他不能告诉母后苏槿是自己和白玉的孩子,否则依照母亲对白玉的偏见,苏槿有没有命能留下来都不一定吧。

“你如果一定要宠着这个女人哀家也不管,”皇太后抬眼“后宫中多一个女人不多,少一个女人不少。”

皇上没有说话。

“但是,”皇太后的眼睛一下锐利起来“你要立小四为太子。”

晋慕染是她看着长大的,不论是能力手腕,都适合做一个君王,当然,如果他再冷血一点就更适合了。

晋慕染本来就是自己心中的太子人选。皇上没有反对,只是被母后这样逼迫,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立晋慕染为太子的旨意,终究是下了。

这道旨意既在群臣的意料之中,同时也是意料之外。

谁能想到疯掉的皇后的儿子是太子呢。

东宫。

晋慕染的脸上丝毫看不到被立为储君的欣喜,整个东宫也没有半分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