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9章 太子妃

第一百七十九章太子妃

夏启正看着一言不发的晋宏,垂下眼睛。

现在太子已立,晋宏以后想要那个位置就更加困难了。

“无妨。”晋宏闭上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位置对自己的吸引力似乎淡了。

夏启正有些惊讶,晋宏原来就说过,求娶周玉蝉是最后一次帮自己,但是他自己的愿望也不想要了么。

周玉蝉现在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本来看中的德王府已经变成了灰烬,周玉蝉不过是没有娘家的一个孤女罢了。

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德王府竟然会一夜之间变成废墟。

娶了一个现在等同于平民的女子,夏启正有些烦恼,夏启晨现在还未娶妻,自己本应处于优势,因为德王府的变故,现在成了劣势。

休妻自然是不可能的,周玉蝉并没有犯什么大错。

如今之际,便是娶平妻了。

可是平妻到底不是嫡妻,有多少大臣愿意让自己的嫡女做平妻呢。夏启正有些烦恼。

“晋宏,你是真的要放弃了么。”为今如果能得到晋宏的帮助是最好的。

晋宏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

“夏启正。”良久,晋宏收回目光“我说过,德王府的亲事是我最后帮你的一件事了。”

夏启正有些尴尬。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夏启正这下算是白算计了。”卢氏对于德王府的事情非常高兴。周玉蝉没了娘家,夏启正也没有德王爷的支持,那启晨继承王位的胜算又大了些。

只是启晨那孩子迟迟不肯婚娶。卢氏有些烦恼。给他说了好几门亲事他都兴致缺缺。

“母亲,这儿女婚事,谁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真替二哥说了亲,他还能拒绝不成。”对于卢氏的纠结,夏启盈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现在四皇子成了太子,选太子妃的事情也就是在近期了。

卢氏看着女儿。是啊,只要启盈成为太子妃,那启晨的婚事就更好办了。

“我会和王爷说的。”卢氏摸了摸夏启盈的头发“你近日在宫中可有看到四皇子?”

夏启盈低下头没说话。让她怎么告诉母亲,虽然看到了四皇子,可是他对自己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你还是在进宫求求你荷妃姑姑吧。”卢氏叹了口气。

夏启盈想摇头,毕竟上次荷妃还杖责了她。但是她也知道。现在的荷妃在后宫中几乎等同于皇后的地位了。

“荷妃娘娘。林大人的夫人求见。”宫女小声的禀告,最近来求见娘娘的诰命夫人一个接一个,都是为了太子的婚事来的。

荷妃懒洋洋的抬眼“本宫今日有些疲乏了。”

宫女点头,退了下去。

荷妃面前摆了不少女子的画像,都是未来太子妃的人选。皇后已经疯癫了,这事自然落在了她的头上。

她随手拿起离自己最近的那张画像,上面的女子巧笑嫣然。

晋颜玉,荷妃看着下面的署名。如果她没有记错,晋颜玉心心念念的可是丞相府的二公子吧。

这些画像里并没有夏启盈的。本来按照夏启盈的身份也是有资格入选的,只是因为她的清誉已经受损了,所以没有资格了。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想尽办法gou/引晋慕染,现在却连参选的资格都没有了。

荷妃皱了皱眉,夏王爷尽管不止夏启盈一个女儿,但是嫡女确实只有她一个,难道要让自己在其他女子中间挑选么。

从内心来讲,荷妃还是希望未来的皇后能是夏王府的人。

这事,除非太子自己提出来,否则她也没办法把夏启盈的画像加进来。

“小四,你现在是太子了,可不能由着自己性子胡来。”皇太后看着晋慕染,眼神中闪过一些担忧。

皇后已经疯了,她担心晋慕染会因为怨恨皇上。

“皇祖母,慕染明白。”和原来当四皇子时候不同,晋慕染现在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比原来少了几分洒脱,多了不少慎重。

看到这样的晋慕染,皇太后微微松了口气,笑道“哀家听闻最近有资格当太子妃的女子的画卷都送进宫里了,你可有去看看?”

晋慕染摇摇头,既然那个人是不可能了,谁当太子妃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差别。

“你这孩子。”皇太后慈爱的责备道“自己的婚事也不关心。”

说完皇太后又叹了口气,其实关心了又能如何,太子的婚事可不能由着自己喜欢来选。

“小四,你若有中意的女子,身份不够的话可以纳为侧妃。”生在皇家,尤其他现在又是太子,太多事情是没办法自己做主的,她这个当皇祖母的,最多也只能帮他争取那么多了。

晋慕染谢过了皇太后的好意。既然没有喜欢的女子,正妃是谁他都不关心了,何况只是侧妃。

“太子哥哥。”八公主看到站在御花园发呆的晋慕染“你怎么在这里?”

自从晋慕染从四皇子变成了太子,母妃就不让自己经常来找太子哥哥了,说是太子哥哥要忙于国事。她不明白,国事不是有父皇么,为什么太子哥哥也要跟着忙呢。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欧阳洵来找太子哥哥了。

“太子哥哥,我听母妃说你要选太子妃姐姐了。”八公主眨眼睛“你想选谁做你的太子妃呢。”

晋慕染有些失笑,谁都在关心自己的婚事,连八公主都跟着关心起来了。

诚心想要逗逗这个妹妹,晋慕染蹲下身。看着八公主“我也没想好呢,那你希望谁做太子妃呢。”

八公主的眼睛亮亮的“苏槿啊。”

太子哥哥还是四哥哥的时候,她就发现。太子哥哥看苏槿的目光有些不一样,她年纪虽小却也能明白。

晋慕染愣了一下,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太子哥哥,你怎么了。”觉察到晋慕染的变化,八公主晃了晃他的胳膊“我是说笑的。”

她自然知道,苏槿不过是父皇身边的女官,身份地位离太子妃差的太。

“阿嚏——”苏槿小声的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在念叨自己呢。

“苏御侍,你不会感冒了吧。”黎青瞟了一眼苏槿“难得有空来太医院一趟,所以不愿意空手回去?一定要拿些药材么。”

没理会黎青的调侃。苏槿将手腕递过去。

黎青将手指搭在女子白皙的手腕处,闭上眼,诊断了片刻“你体内的生生不息短期内应该不会发作了。”

她替皇上挨的那刀上的毒素克制住了部分生生不息的毒性。

苏槿松了口气,生生不息发作时候的那种痛楚总算可以暂时不用感受了。

黎青望着苏槿“太子殿下要立太子妃了。”

见苏槿没有任何表情。他忍不住道“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苏槿奇怪的看着黎青。晋慕染要立太子妃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要有反应。

黎青也有些尴尬,苏槿是晋慕染同父异母的妹妹,他们两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

“苏槿?”皇上唤了一声明显在走神的苏槿。

苏槿反应过来,忙继续手上的动作,帮皇上研磨居然走神了。

皇上皱了皱眉,难道苏槿真的对慕染有意么。太子要立太子妃的事情已经传遍了。

“你觉得谁适合当太子妃。”皇上盯着苏槿。不放过她任何表情。

谁适合?苏槿有点被问懵了,她不认识朝廷大臣的女儿。更不要说了解和接触了,皇上怎么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她很快反应过来,皇上一定是以为自己的走神和晋慕染要立太子妃有关。

苏槿假意沉思了下才摇摇头“恕奴婢愚钝。”

“你可认识晋王府的小姐?”荷妃那日在自己面前提了提,感觉晋颜玉确实是个不错的太子妃。

“在夏王府的时候曾经和晋小姐有过几面之缘。”其实何止是几面之缘呢,晋颜玉和夏启盈不同,她有脑子,想陷害也会给自己想好退路。

皇上有些感兴趣的道“你觉得晋小姐是个怎么样的人。”

苏槿斟酌了一下“晋小姐待人和善,又是六公主的伴读,应该是个极为好的人。”

皇上点点头,他没有见过晋颜玉几面,但是从仅有的几面来看,晋颜玉是个得体大方的女子,身份又不低,确实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只是……

想起宫中的传言,有传言说太子殿下对夏王府的小姐有些不同。

皇上陷入了沉思,苏槿也没有说话。

她一直在想自己身上的生生不息既然被匕首上的毒素压制了一部分,所以自己可以不用忍受那种痛楚,那夏启正呢,他会感觉到么。

很快,太子妃的人选就出来了,与此同时,还立了两位侧妃。

“侧妃?”夏启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夏王爷“父亲,你是不是弄错了。”

夏王爷有些不高兴“这事我怎么会弄错。皇上今天已经给我投了口风,圣旨也就是这两日便会到达吧。”

依着夏王府的地位,启盈做正妃也是可以的。可皇上偏偏立为了侧妃。

夏启盈攥紧了拳头“谁是太子妃。”

“晋王府的小姐。”晋王府毕竟也算是皇室的了,从辈分上来说,晋颜玉还应该管太子叫声表哥。

晋颜玉,又是这个女人和自己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