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83章 治水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治水

晋慕染和往常一样,下午出现在了御书房,只是今天的他脸色似乎有些不好。

皇上看了一眼晋慕染,他手中的奏章一直拿着,没有任何的翻动。

苏槿也看了晋慕染好几眼,但是他丝毫没有觉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子。”皇上的声音有些低沉“你要是累了就不用坐在这里了。”

晋慕染一惊,摇了摇头“是儿臣的错。”

皇上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批阅奏章。

晋慕染低下头,自己手里的奏章是有关水患的。听闻江南那边有些地方因为连降暴雨,很多河堤都有被冲垮的迹象。

“父皇,我想亲自去治理水患。”水患的事情一直是正元王朝头疼的大事,屡次派官员前去却始终不见有好转。朝廷每次都只能国库里的银子去赈灾和慰问灾民,水患就像个用银子填不满的无底洞。

听到晋慕染这样的话,皇上放下奏章,审视的看着他“你想亲自前去?”

有水患的地方通常是危险且条件艰苦,慕染现在贵为太子,完全没有必要继续惺惺作态。

皇上沉思了一会“你可想好了。”

晋慕染用力的点头。

很快,皇上便下了圣旨,让太子亲自前往水患灾区进行整治。

因为太子前去治理水患了,太子的婚事自然也就耽搁下来。

“这小子,倒有些朕当年的感觉。”看着晋慕染传回来的有关治理水患的奏折,皇上笑着摇头。

自己当年何尝又不是想逃避大婚所以才四处游历,如果没有逃避,自己又怎么会认识玉儿。

他看向苏槿,实在长得太像了。苏槿和玉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哦,除了眼睛。眼睛似乎更像自己。

被皇上莫名打量的苏槿感觉很不适应,皇上那是什么眼光。怎么总觉得充满了深情?想到那些老套的剧情,她打了个哆嗦,皇上别是看上了自己。

苏槿是宫中特殊的一个存在,她不是后宫嫔妃,却整日伴在皇上身边,不过好在皇上目前为止都没有做出任何不好的决策,否则她一个狐媚惑主的罪名是跑不掉了。

“苏御侍近来心情很好呢。”黎青又一次帮苏槿放血的时候看她唇角似乎有些笑意,一点不担心生生不息的样子。

苏槿看着窗外。最近没有什么特别烦心的事情,心情当然不错。当然,如果身上没有生生不息就更好了。

白蜈蚣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红蜈蚣,应该在喂几次血就可以入药了。

“苏御侍,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皇宫,你会想我么。”黎青看着苏槿,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苏槿眨眨眼,黎青离开皇宫?想我么?这种略显**的话是什么情况。

她盯着黎青,黎青的眼里没有一丝所谓的柔情蜜意。有一种莫名的认真。

她想了想,终是点点头,还是会想他的吧。黎青也算是自己的朋友吧?也许,是算的吧。

黎青绽露了一抹笑颜“你只要不忘了我就好。”

这话怎么感觉越说越奇怪了呢。苏槿打量着黎青,他是不是药研究多了,中毒了?亦或者是吃错药了?

“苏御侍,你的生生不息再有两个月我就可以试着帮你解掉了。”黎青顿了顿,不等苏槿说话,抿着嘴严肃道“只是生生不息一方解掉,另一方就会有性命之忧。”

性命之忧?自己的生生不息如果解掉了,夏启正便会死么。

苏槿呆愣了一下。她应该毫不在意,毕竟是夏启正给自己下的毒。就算他因此亡故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当黎青真的这样告诉她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瞬间的犹豫。

苏槿苦笑一下,自己果然是太善良?不,这不是善良,这是愚蠢。她收起自己心底的那丝不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这声哦实在是来的太迟,黎青看出了苏槿那一点挣扎。不过他什么都不会说,因为夏启正,本来就该死。

苏槿捏着自己的手腕,那里刚被黎青放了一点血,此刻正包裹缠绕着纱布。

“苏槿,你手怎么了。”刚刚下学的六公主本不想搭理一个小小的御侍,只是苏槿的样子引起了她的好奇。

苏槿福了福身“只是沏茶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茶盏划伤了手。”

六公主哼了一声,打碎茶盏,宫中的茶盏难道可以随便打碎的么。只是她知道,父皇一定没有怪罪这个女人。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就那么护着这个身份低微的女人。

晋颜玉却盯着苏槿的手腕出了神。

“晋颜玉,你愣在那干嘛。”六公主走了两步发现晋颜玉还站在那里,忍不住皱眉。

因为是准太子妃,晋颜玉本不用在入宫做六公主的伴读,是六公主求了皇上,希望晋颜玉在出嫁前能多陪陪自己,这才特允了。

六公主可没有忘记,父皇虽然口头说要把自己许给欧阳旭,只要圣旨一日没下就有转机。只要晋宏表哥主动求娶她,父皇说不定就会应允的。

晋颜玉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槿,跟了上去。

皇上想要的是晋王府支持太子,晋王府的嫡出女儿又只有自己一人,所以她才不得不嫁给太子殿下。

如果,晋王府不止自己一个嫡女呢。

“什么?”晋王妃皱眉看着晋颜玉“颜玉,你的那些庶妹我是不会过到自己名下的。”

晋颜玉低着头,父亲的妾室并不多,她有一个庶出的姐姐已经嫁人了,还有一个庶妹待字闺中。

晋王妃的态度十分强硬,而且透露着不满与不解,她不能明白女儿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晋宏很快就得知了此事,忍不住嗤笑“皇上的圣旨是晋王府的晋颜玉,可不是什么晋王府随随便便的一个女儿。”

他自然知道晋颜玉是怎么想的,但是这完全就是异想天开。

晋颜玉自然也知道,就算她有个嫡亲妹妹也不顶事,可是让自己如此束手待毙她做不到。

按照她设想的便是,母亲将庶妹养在自己名下,那庶妹就成了嫡妹。设计让太子殿下和嫡妹有染,那自己成为太子妃的事情就会有转机了。

太子现在在治理水患,一时半会并不会回京,可总有回来的一天,躲避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哥哥,我该怎么办。”晋颜玉咬着唇“我真的不想……”按照原来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晋宏说这些话,只是晋宏上次的话让她第一次觉得,也许晋宏对她是有兄妹情谊的。

晋宏叹了一口气,要么推翻当今皇上,要么就服从。

现在推翻皇上显然是不太现实的,而且自己也已经放弃了那种想法。晋颜玉就算不嫁给晋慕染,但也不一定就能得偿所愿的嫁给欧阳洵。比起那未知的未来,成为太子妃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晋颜玉知道晋宏也没有办法,她思索了一下,也许可以利用夏王府那个蠢货。

“晋颜玉,你疯了么。”夏启盈盯着晋颜玉,她居然让自己去江南找太子殿下?

晋颜玉笑的很温婉“启盈妹妹,我知道你想做太子妃,可是只有你救了太子殿下,才有可能让皇上改变心意。”

夏启盈没说话,虽然她想当太子妃,未来母仪天下,可是自己一个闺阁小姐去江南,到那些有水患的地方找太子?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吧。

晋颜玉笑了“其实不必那么铤而走险,你只要……”她凑到夏启盈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夏启盈有些狐疑的看着晋颜玉,只是神色有些动摇。

很快,太子殿下治理水患时不慎落江中的消息便传入了宫中,皇上震怒。

把太子救上来的是个在江边修建堤坝的劳力。

“触怒上天?”皇上一把将奏章甩了出去“朕治理水患便是触怒上天了么。”

“皇上,”下面跪着的官员战战兢兢的说道“不是治理水患,是未来国母的人选。”

国母的人选?太子妃?皇上面色不悦的让古和捡回奏章。

原来晋慕染是踩滑了一块巨石才掉入江中的,那块巨石上面刻着两行小字“春秋冬,皆为累。真龙凤,睥睨天下。”

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上喃喃的念了出来,苏槿眼里闪过一抹了然,看来夏王府还是不死心,竟然想用这种法子让夏启盈成为太子妃么。

春秋冬,皆为累。春夏秋冬本是四季,这里面却偏偏没有夏季,皆为累,全部都是拖累。真龙凤,睥睨天下,实际上就是暗指晋颜玉不是真凤吧,只有夏才是。

只是这样粗浅的算计,皇上真的会上当么。

皇上很快也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的面色阴沉,只是挥了挥手让大臣退下,不发一言。

皇上的手攥紧了奏章,夏王府,真把朕当成傻子了么。

“糊涂!”夏老王爷指着自己的儿子“卢氏一个妇人不懂也就罢了,你呢,竟然也跟着胡闹。”

朝中的事情自己本来是不用理会的,但是太子治理水患出事,又出现了“预言石”还偏偏和夏王府有关,他想装聋作哑都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