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84章 郡主

第一百八十四章 郡主

皇上对于太子殿下落水一事很是愤怒,惩治了当时在场的官员,但是对于那块刻有两行字的“预言石”却只字未提。

看着同僚们打量的眼光,夏王爷觉得自己这次似乎真的做错了。毕竟,这个设计实在太过粗糙。

事到如今,该怎么挽救呢。谋害太子,这条罪名一旦成立,夏王府哪里会有活路。

真不该一时鬼‘迷’了心窍,听了卢氏的话。

夏启盈也是焦急的,外面发生的事她让丫鬟天天禀告给她,自然知道这次设计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不算,甚至有可能会牵连到整个夏王府。

她恨死了晋颜‘玉’,她就知道,晋颜‘玉’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的帮自己,原来她就是想整垮夏王府,她一定是担心太子殿下日后更喜欢自己,所以才这样做的,可恨自己竟然相信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是你让夏王府怎么做的?”晋宏再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太过小看了这个妹妹。

她去夏王府不过几日光景便传出了太子落水的消息,夏王府的人未免也太容易被她说服了些。

晋颜‘玉’茫然的看着晋宏“什么,做什么。”她不会告诉晋宏。

晋宏细细盯着晋颜‘玉’,不放过她一丝表情,但是从那张无辜的脸上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这件事,最好和晋王府没有关系。”晋宏的声音有些萧瑟。

晋颜‘玉’没有说话,依然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直到晋宏离开,她已经紧握的拳头才慢慢松开。

她也没有想到,夏王府会那么愚蠢,竟然将石头就那样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晋慕染只是落水。并且很快就被救了起来,对他身体并没有太大影响。他自然也知道了导致自己落水的那块“预言石”。

他盯着那块石头良久,想了想“使人把这石头抬回京城中去。”

官员愣了下。一块大石头竟然还要抬回京城?

苏槿看着这块“预言石”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夏王府就算要作假也要做的真实一点么。这上面的字那么明显的雕刻痕迹是怎么个情况。

这算不算欺君之罪呢。苏槿有些好奇的想,毕竟这算欺骗。

不过,她并不希望皇上就此治了夏王府的罪,夏王府的老王爷,老王妃乃至夏启明,还有雪芽和‘露’珠两个丫鬟都是极好的,如果治罪夏王府,只怕这些人都会受到牵连的吧。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了。”夏老王爷面‘色’凝重的看着老王妃“你请求皇上,收苏槿为义‘女’。”

老王妃震惊的看着老王爷,收苏槿为义‘女’?

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苏槿真的极有可能是皇上的‘女’儿,她若收苏槿为义‘女’,那不就是和皇上平起平坐么。

夏老王爷皱眉,他又何尝不知道,只是现在那不孝子已经做出了胆敢谋害太子的事情,为了保下夏王府,也只能试一试了。

“你明日递‘交’帖子给荷妃。进宫以后想办法见见苏槿,问问她可愿意。”夏老王爷安排,只要苏槿念一丝旧情。那夏王府就还有希望。

苏槿认了老王妃为母亲,那皇上可能对夏王府也会手下留情些,而苏槿也算是得到夏王府的庇护了。

唉,夏老王爷叹了一口气,苏槿凭什么要认自己的老妻为母亲呢。就算她同意,皇上那边也不知道能否应允。这事,真的只有赌一把了。

“母亲怎么来了。”荷妃有些诧异的让宫‘女’扶起正给她行礼的夏老王妃。

夏老王妃按着夏老王爷的嘱托,并没有和荷妃说有关想认苏槿为义‘女’的事情,只说自己许久未见她。甚是想念。

“唉,只是好久没喝到苏槿那丫头沏的茶了。”老王妃一副怀念的样子“她现在是皇上身边的‘女’官了。也不知道还有机会没有。”

荷妃抿嘴一笑“是啊,谁能想到曾经夏王府的小丫鬟现在成了皇上身边的‘女’官呢。”

老王妃又是一番回忆的长吁短叹。荷妃耐不住老王妃念叨,使了宫‘女’去苏槿‘门’口等着,看看她能不能得空过来。

再次见到苏槿的时候,老王妃有些‘激’动,她一下站了起来“苏槿。”

“老王妃。”苏槿笑眯眯的上前给荷妃还有老王妃行礼,如果不是老王妃来了,她本不想来荷妃的寝宫。

喝了苏槿亲手沏的茶,老王妃赞不绝口连连点头道此次来宫里不白来,‘弄’的荷妃有些哭笑不得,合着母亲来是为了喝苏槿沏的茶而不是看自己这个‘女’儿的么。

荷妃本‘欲’使宫‘女’送老王妃出宫,老王妃却提出想让苏槿送她。

苏槿点点头,荷妃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纳闷,母亲从来不是这样一个不知礼数的人,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当真是因为苏槿在夏王府当过丫鬟,所以不觉得使唤苏槿有什么不对么。

“苏御‘侍’。”待行得一处少人的地方,老王妃停下脚步,神情有些严肃“我能求你件事么。”

求?苏槿也严肃起来,能让老王妃用求这个字的,一定不是小事。她想了想,难道是因为“预言石”的事情么。

果然,老王妃说“预言石”的确是夏王府所为。

“老王妃,这件事皇上到现在也并没有说如何处置,你们先宽心吧。”苏槿安慰着老王妃,只是说出口的话连她自己也不是特别相信。

老王妃摇摇头,忽然握住苏槿的手“苏槿,你看我这老婆子如何?”

苏槿有些诧异,她不明白老王妃怎么忽然这么说。

“我收你当义‘女’你可愿意?”老王妃的声音里充满了认真。

义‘女’?这个消息对于苏槿来说实在太过突然。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几乎没有记忆,父亲又是个不靠谱的。只是老王妃怎么会突然提出认自己做义‘女’?

见苏槿没答话,老王妃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这年龄当你祖母都够了……”

苏槿连忙摆手,这和年龄有什么关系。只是这个消息实在太过突然,她一下没办法消化。

老王妃也没有出声,她在等苏槿考虑,这事夜长梦多。

想到最近夏王府的现况,苏槿有些明白过来,老王妃这是想拿自己作为夏王府的护身符呢。

只是,皇上到底承不承认她都是个问题,怎么能当护身符呢。

自己,不过也就是利用的工具罢了。苏槿闭上眼,心里一闪而过的温暖‘荡’然无存。

果然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么,怎么有忽然得到的亲情呢。

“苏槿。”苏槿沉默的时间太长,一言不发,老王妃有些不安“夏王府也会成为你的庇护……”

庇护?夏王府会成为她的庇护?这大约是她今年听过最冷的笑话吧。

“老王妃,当义‘女’的事情,我不反对。”苏槿的声音有些淡漠,自己曾经是夏王府的丫鬟,也许夏王府确实在一些时候帮过自己,就当做是还债了吧。

听苏槿这么一说,老王妃松了一口气。她笑着点头“那改日我就和皇上说道说道。”

“她同意了?”老王爷对于老王妃的话有些难以置信,苏槿居然这么简单便同意了么。

老王妃点头,面上是说不出的惊喜,她以为要费很大的力气去劝说苏槿,没想到如此轻易的便同意了。

老王爷思索良久却叹了一口气“她和夏王府的关系,只怕也就要没有了。”

老王妃有些想不明白,只要皇上同意,她便是夏王府的义‘女’了,和夏王府的关系应该是更为亲密,怎么会没有呢。

老王爷却知道,如果说苏槿对夏王府仅有的那些感情,只怕经过此事也就消失殆尽了吧。

老王爷很快给皇上递了折子。

皇上盯着夏老王爷的奏章已经盯了一盏茶的时间了。良久,他终于把视线移向正在研磨的苏槿“你想认夏老王妃为义母么。”

苏槿垂下眼睛“夏老王妃在夏王府的时候曾待我极好,如果真的能成为老王妃的‘女’儿,那也算得偿所愿了。”

得偿所愿?皇上目光有些复杂。

他没有给过这个孩子一丝疼爱,也许在夏王府老王妃的身边她能感觉到那份疼爱?

可是,慕染的事情,又该如何解决呢。

皇上又一次感觉到了为难。

他不想就此放过夏王府,可是他亏欠苏槿的太多了,现在好不容易她可以感受到亲情,自己也要剥夺么。

一道突然起来的旨意,让夏王府炸开了锅。

“她怎么可能是祖母的养‘女’?!”这句话不仅仅是从夏启盈嘴里说出来,同样是夏启正和夏启晨和夏启明的话。

因为苏槿原来就是夏王府的丫鬟,皇上也没有打算特意让她行个大礼参拜,只是有了圣旨,这干‘女’儿的身份得到了夏王府的承认。

“皇上既然同意了此事,那太子落水的事情大概不会迁怒于夏王府了吧。”夏老王爷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老王妃点点头,看情形好像的确如此。

远在江南的晋慕染得知此事只是‘露’出一抹苦笑,父皇为了苏槿,自己这个儿子的安危也抛到脑后了么。

治理水患的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轻松和顺利。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