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88章 邻居

第一百八十八章 邻居

夏王爷也着实天真了些,当真以为夏老王爷,夏老王妃收了苏槿为义女皇上就会因为苏槿的原因放过夏王府么。

那是天家,夏王府谋害太子,那可是挑衅天家,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之前没有立刻治罪,只是因为晋慕染还没有回来,很多事情不方便查证,现在晋慕染已经回来了,那很多事情就可以去做了。

至于将让苏槿认夏老王妃为义母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先宽了夏王府的心,等他们全部放松了有些事情才好查证。

晋慕染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

晋慕染回到宫中复命,不过两日光景,夏王爷便被皇上召进宫中,一直没有回去。

夏王府陷入恐慌之中。

“母亲,到底出什么事了。”卢氏有些焦躁的看着夏老王妃,不是说没事了么,怎么夏王爷这一进宫就没了音讯呢,派人去打听也是什么都打听不出,夏王府也被官兵坚守起来。

夏老王妃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她和夏老王爷确实是大意了,怎么会以为夏王府做出这样的事情皇上还会原谅呢。

事到如今,他们还能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吧。

苏槿自然也知道夏王府的事情了。皇上,应该还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吧?她也有些拿捏不准。夏王府想将她当做护身符的想法果然是错的。

皇上正在看晋慕染递上来的折子,上面详细介绍了如何治水,他频频点头,不由称赞“太子这次确实是用心了的,解决了多少年来的一个大问题。”

他放下折子,看到苏槿一脸的忧心。猜测是和夏王府有关,他的脸色并不好,她是真的将夏老王妃当做母亲了么。

据他的调查。夏王府待她并不算好,夏王府也是后来猜测到了她的身份才对她有所改观的。

这孩子。怎么这样长情。

皇上摇摇头,低头,看到折子的最后一行写着,这治水的良方是欧阳洵想出来的,儿臣只是实施者。

欧阳洵?皇上有些失笑,想起他的那个无梁殿,这小子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是些古怪的东西,不过很多时候确实很有用处。不入朝为官着实有些可惜了。

晋慕染很快和欧阳洵一起被叫到了御书房。

“这治水的法子是你想出来的?”皇上平静的看着欧阳洵。

欧阳洵看了一眼晋慕染,知道他这是不想抢功把功劳让给了自己。他犹豫了一下,看着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苏槿,摇摇头“皇上明鉴,并非在下,就连那无梁殿,也不是臣的主意。”

皇上有些惊讶“那是何人。”

能想出无梁殿倒也罢了,不过是些能工巧匠的活计罢了,可是这治水关乎的可是国家大事。

见苏槿没有任何反应,欧阳洵低头道“正是皇上身边的苏御侍。”

什么?是她?

晋慕染盯着苏槿。这一切都是她想出来的么。

皇上也有些怔愣,他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欧阳洵“是苏槿?”

欧阳洵点头,却见苏槿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轻皱了下眉,她这是怎么了。

皇上也注意到了苏槿近些日子时常走神,唤道“苏槿?”

直到皇上唤第二遍,苏槿才回过神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近日怎么了,总是不自觉的出神发呆。这在宫中可是要命的。

“皇上。”苏槿跪了下来,她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欧阳洵心里却有些不安,难道是生生不息在她体内有了新的变化么。得找黎青好好问问才是。

好在皇上并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淡淡的把欧阳洵的话重复了一遍。苏槿有些诧异。她没想到欧阳洵会把功劳都推给她,尤其是治水一事。说到底她不过是随口说了些而已,具体的实施还是要靠晋慕染的。毕竟,她对那里的地形什么都不清楚。

“就算太子知道地形,也需要有好的谋事才是。”皇上赞许的看着苏槿,他和玉儿的孩子本就应该如此聪慧才是。

“你想要何赏赐?”皇上看着苏槿。

赏赐?她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这件事要什么赏赐。欧阳洵和晋慕染都是低头不语。苏槿在治水这件事上提出了方法,皇上要嘉奖也是无可厚非的。

见苏槿没有说话,皇上斟酌了一下“你既然已经是夏老王妃的女儿,那朕就封你为怡欢郡主吧。”

怡欢,郡主?

苏槿难以置信的抬头,皇上看她的目光里带了些慈爱。皇上,是知道的,也是承认她的么。

郡主?欧阳洵和晋慕染也是惊诧万分,毕竟只有王侯的女儿才有资格被封为郡主,像苏槿这样仅仅是被夏老王妃认作义女的封为郡主的确是闻所未闻,而且,这并不符合礼数。

晋慕染眼神复杂的看着苏槿,他已经能预料到那些群臣的反对,苏槿一个女子也会饱受争议的。

“父皇……”晋慕染开口道“苏御侍虽然治水有功,但是就这样封为郡主,只怕群臣不服……”

名不正言不顺的,本是一个小小的王府丫鬟,怎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平步青云呢。

皇上有些不悦“群臣不服?第一个不服的可是你?”

晋慕染没有说话,他只是不想苏槿成为众矢之的。

皇上挥挥手,示意晋慕染和欧阳洵退下。

“苏槿,你可愿当郡主?”他和白玉的女儿怎么能够一直做个女官跟在自己身边,没能给她公主身份已经对不起她了,难道连个郡主自己都没办法给么。

你可愿当郡主?

苏槿垂下头,她一直说,想做一个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不想感受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如果自己成为了郡主。那很多时候就不会再受人所欺了吧。

只是,皇上又什么时候这样问过一个人。哪怕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但作为一个君王。他说的便是圣旨,自己的喜好真的重要么。

她没有抬眼看皇上。她不知道这是皇上真心实意的问还只是对她的试探。

“全凭皇上做主。”她伏在地上,不再多说其他的话。

皇上满意的点头,自己问她也不过就是想知道这个女儿是否服从管教。

圣旨,便这样下了。

夏王府小姐苏槿,温婉知书,治水一事献计有方,甚得朕心,特破格封为怡欢郡主。

“郡主?”皇太后震惊的茶水都倾洒了出来。宫人赶忙上前擦拭,皇太后没有理会衣服上的点点茶渍,看着柔妃“这可是真的?”

柔妃点点头,叹了口气“皇上怎么会突然封个宫女做郡主呢。”御侍说好听了是女官,在后宫的贵人眼里,和个宫女也差不了多少。

皇太后愤怒的拍了拍椅子扶手“哀家就知道那个女子是个祸害。”她早就应该觉察,从一开始皇上赏赐她就应该有所察觉才是,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稳妥的皇上会做出这等荒谬的事情。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女人长得很像那个白玉?皇太后有些想不明白,可是如果真的很像。皇上做出的荒唐事不是应该是将她纳入后宫么,怎么会封了郡主?

“臣妾,听闻……”柔妃小心的看着皇太后怒气冲冲脸“苏槿是因为这次太子殿下治水时献计有功皇上才特予的嘉奖。”

皇太后嗤笑“治水献计?她一个宫女懂什么。大字只怕都不识几个。”接着她忽然想起什么“太子这次治水难道还带着她不成?”

柔妃摇摇头,佯装不解“太子治水期间苏槿一直在皇宫中的,臣妾不知她是如何献计于太子的。”

皇太后冷笑“皇上做事真是越来越荒谬了。这种理由也能想的出来。就算哀家这不说,哀家看他如何说服群臣。”

莫名其妙封一个宫女为郡主,她倒要看看那些权贵会不会闹。

柔妃的唇角轻轻上扬,苏槿,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你说她现在经常容易走神?”黎青有些不解,这生生不息好像没有这个效果才是。

但是欧阳洵的表情不像作家,难道是苏槿体内两种毒素导致的?黎青感觉苏槿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太过棘手了。

“欧阳洵。我能和给你疗伤的人聊聊么。”感觉那个应该也是个名医,否则依照欧阳洵的状况。只怕腿早就应该断了。

苍先生?欧阳洵点点头“我会安排的。”

苏槿走神的时候越来越多,时常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亦或者什么都没想。

晋慕染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苏槿,她被封了郡主,群臣哗然,父皇还来不及给她赐府邸,仪式什么的更是什么都还没有准备。现在的苏槿仍旧暂住原来的地方,只是不用再去御书房当差。

她现在时常去御花园的那个凉亭,经常一坐就是一下午,但是什么事也不做,只是静静的发呆,是真的发呆,她的眼神完全不见灵动,呆滞的模样甚至有些痴傻样。

“怡欢郡主。”一个宫女扬声。

苏槿仍旧没有反应,只是那样坐着。

晋慕染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想法,苏槿她难道痴傻了么?他定定的看着凉亭里的女子,仅有圣旨,没有任何仪式,所以她仍旧身着女官的服饰。(想知道《丫鬟成长记》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