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89章 登门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登门

皇上这几天很有些疲倦。,

先是大臣上书“预言石”的事情,要求彻查此事,毕竟如果真的是人为,那谋害太子可是重罪。紧接着便是封一个小小的‘女’官为郡主的事情。

夏王府也已经是闹得天翻地覆。

夏王爷几日未归,一直被皇上留在宫中不知情况,苏槿被封为郡主,这对夏王府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凭什么父亲现在生死未卜,那个贱婢却成了郡主?”夏启盈的声音带了些不服的哽咽。

“启盈,慎言。”夏启明也同样担心父亲,但是他实在听不得夏启盈一口一个贱婢。现在苏槿成为了郡主,哪里是夏启盈能够随意辱骂的。

老王妃手中的佛珠也不再转动了,现在一家子都在为夏王爷的事情担忧,夏启盈竟敢辱骂郡主。

唉,还是没想到,皇上会如此行事。虽然没有堂而皇之的认下苏槿,但是他的态度表明了一切。

夏王爷被关在宫中已经数日了。皇上并没有见他,只是让内‘侍’将他带到宫中软禁起来。

刚来的时候他还有些焦躁,因为和外界失去了联系一般。住了两日他便也安静下来,生杀大权掌握在皇上手里,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夏王爷,皇上召见。”不知道关了多少日,皇上终于肯见自己了。

夏王爷跪在皇上面前不敢说话,只是皇上刻意释放出的天威让他隐隐有冷汗低落。

“夏王爷,你是否对你嫡‘女’做侧妃的事不满呢?”皇上终于开口了,只是夏王爷没想到会如此的开‘门’见山。

夏王爷紧张的摇头,结结巴巴道“启盈能嫁给太子殿下,那是天大的福分。”

皇上点点头“朕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没想到夏王府的手还不短。”

晋慕染这次除了治理了水患,还带回来了一个名单。都是近年来靠着水患贪墨的地方官员的名字,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这些人他一个都没惩处,就是想看看这京城中有多少人和这些地方官员还有勾结。

他命晋慕染查看。没想到这夏王府还首当其冲了。

想到这些年自己对荷妃的纵容,对夏王府的抬举,皇上心里便一阵阵发寒,如果不是这次水患,自己不知道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夏王府连太子都敢谋算,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夏王爷连连磕头,不敢说话,越辩解越错。

“你父亲倒是个明事的。只是不知道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蠢材。”皇上目光透着寒意,如果不是夏老王爷上了折子请罪,夏王府此刻恐怕已经要被连坐诛九族了。

皇上早就想找机会打压这些异姓王,只是还不到时候,铲除了一个德王府,只是那次用的手段并不光明磊落。他这次本想拿夏王府开刀,奈何夏老王爷提前上了折子,而且说得言辞恳切。

夏王爷也算是开国元勋了,他这个时候动夏王府怕其他几府和那些在封地的王爷有所躁动。

只是夏王府所做的事情确实也是不可饶恕的,断不能看在一封折子的份上便绕过。

“夏王府。至此,便也终结了吧。”皇上冷飘飘的丢下一句话便让人将夏王爷赶了出去。

夏王爷出了宫‘门’还有些摇摇晃晃的不明白皇上的意思,夏王府至此终结是什么意思。

“皇上要废掉夏王爷?”欧阳洵听到这消息也有几分诧异。

晋慕染淡淡的嗯了一声。父皇对这些王府早就有铲除之心了,比起德王府,处置夏王府可算仁慈之至。

欧阳洵微微皱眉,苏槿现在是夏王府的义‘女’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受这件事的牵连。

“你真的不担心夏王府的事情会牵连到你么。”黎青随口问道,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他抬头一看,苏槿又陷入了呆滞状态。

他心中不好的预感加深,伸手‘摸’了‘摸’苏槿的脉象。却是再正常不过,甚至体内那隐藏的生生不息都极难把出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我不信。我不信。”夏启盈哭闹的声音一直不停。父亲是回来了,可是同时回来的还有圣旨。

下令封了夏王府。他们从此做平民?她的婚事也作罢了。这怎么可能呢,父皇不过去了宫中几日,再回来已经变天了。

夏老王爷也似乎又苍老了不少,他握着老妻的手“没有教好儿子是我的错,连累你了。”

子不教,父之过。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儿子会是这般德行,被‘妇’人‘弄’的晕头转向。和地方的官员有勾结不算,还想谋算太子殿下,异想天开的让启盈做太子妃。

夏老王妃叹了口气,也许做个平民,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也好,省的看到家里这些子孙为了争夺王位互相算计。

“祖母,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么。”夏启盈可怜巴巴的看着夏老王妃。

夏老王妃眼里闪过了一抹厌恶,如果不是夏启盈胡‘乱’听信晋王府的小姐,怎么会出现现在这种局面。

夏启晨和夏启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打的不知所措。

两人本是为了王位之争,现在似乎没什么好争的了。

“荷妃娘娘……”宫‘女’忧心的看着荷妃,自从夏王爷被皇上叫进宫以后娘娘便食不下咽,今日传出夏王爷被废的消息,娘娘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皇上现在还没有到后宫,这后宫还是娘娘掌管的。只是这没了娘家,娘娘以后再宫中可就举步维艰了。

“娘娘,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宫‘女’很是担忧。

荷妃闭上眼,现在该怎么救夏王府?这皇上的旨意都下了,只给了夏王府十日的时间,十日迁出京城。

“你去给贤王妃递个话,本宫想见见她。”

荷妃这种时候召见,无疑是为了夏王府的事情。贤王妃有些犹豫,她不想去,可是又避无可避。

“娘娘。”恭恭敬敬的行礼后,贤王妃打定主意不说太多。

“无需多礼。现在皇后娘娘抱恙在‘床’,本宫对太子的婚事自是要上心的,白薇不日便会成为太子侧妃,你我也算是亲家。白薇那孩子我见过,是个让人打心眼里疼爱的孩子。”荷妃除了脸‘色’苍白了些,气度还是一如既往。

贤王妃小心的说道“白薇她能得娘娘眼缘,是她的福气。”

荷妃笑了笑“这后宫之中,若是没有倚仗,确实有些难啊。”

贤王妃没有接话,荷妃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说白薇。

“听闻,贤王爷也很反对皇上封了苏槿为郡主一事?”荷妃突然提起了苏槿。

贤王妃点点头,不明白荷妃怎么又忽然转了话题。

荷妃叹了口气“苏槿那孩子本来是夏王府的丫鬟,能进的宫也算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了,这福气太甚果然不是好事。”她抬眼看着贤王妃“白薇能嫁给太子殿下做侧妃也是天大的福气呢。”

荷妃这话什么意思,将白薇和一个小小的宫‘女’相比么。贤王妃有些生气,说苏槿福气太甚不是好事,又说白薇嫁给太子也是天大的福分,意思是说白薇嫁给太子不是好事?

见贤王妃脸‘色’似乎有些‘阴’沉,荷妃笑道“这宫中事情实在是繁琐,也不知道皇后娘娘什么时候才会好。”

这明眼人都知道,皇后娘娘是不可能好的了了。这皇后抱恙,没有废后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立新后,那这后宫也就是荷妃一直在把持了?夏王府都已经不行了,皇上也没有收回荷妃的掌管权利,想来对荷妃是极度宠爱的。

贤王妃感觉自己眼皮跳了一下,把荷妃的话连起来想一遍,她难道是想让贤王府力排众议让苏槿成为郡主?否则就会对白薇不利?

她有些拿捏不准荷妃的意思,看到荷妃那笑里藏刀的表情,贤王妃就觉得不舒服,可她偏偏无能为力。

古和看到皇上紧锁的眉头就知道,那些大臣这些日子上的折子全都是有关郡主的。

夏王府被废,虽然不少大臣觉得皇上这个处置轻了,可是他们毕竟没有拿到夏王府谋害太子的证据,只是猜测罢了。夏王府好歹是被处置了,但是郡主的事情皇上却没有要改的态度。

钦天监已经在算加封的日子了,这让他们如何不急。

“朕就不明白,不过是封个郡主,这帮老东西有什么可着急的。”皇上将折子扔到一旁,“这种折子,不看也罢。”

古和没说话,皇上不喜欢内‘侍’参与朝政。

其实这帮大臣就是心中不服,那么多权贵,能臣之‘女’都没能封为郡主,一个宫‘女’,认了夏王府的老王妃为母,就可以封为郡主么。而且现在夏王府也不复存在,她就没了这层身份的依靠。

这帮大臣里面,声音最大的便是贤王爷。自己嫡出的‘女’儿才是个太子侧妃,这苏槿什么都不是,凭什么摇身一变成了郡主。

皇上‘揉’了‘揉’眉心,这个贤王爷真是麻烦,满口的仁义道德和礼法。

“皇上,太子殿下求见。”古和小声的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