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0章 玉佩(一)

第一百九十章 玉佩(一)

皇上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皇太后,怎么忽然要让苏槿搬出皇宫呢。

“她既然是郡主了,住在皇宫自然是不合适的。”皇太后思索良久并没有将无缘的原话透露给皇上,他对苏槿的不同她看的明明白白,因为白玉的事情皇上已经和自己产生过隔膜了,她不愿再多一个苏槿。

郡主不同于公主,确实不应该继续待在皇宫之中。皇太后的要求合情合理,虽然想时常看到苏槿,但皇上最后还是同意了。

“怡欢郡主,以后可要经常回宫看看。”古和亲自将苏槿送到了宫门口,这种待遇可是别人没有过的。

苏槿点点头,皇上命人在京城修建了郡主府,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满是束缚的地方。

看着苏槿离开的背影,古和叹了口气。她一个女子,就这样孤身一人去那偌大的府邸。

“郡主。”雪芽和露珠早已等候在郡主府门口。

夏王府离京之时,遣散了不少下人,雪芽和露珠也在其中。恰逢郡主府修建,需要招买下人,两人便再次出现在了苏槿面前。

苏槿抬头,自己到这里似乎是第三个年头了,从一个低等的粗使丫鬟,现在成为了怡欢郡主,真是造化弄人。

郡主府并不大,只是一个两进两出的院子。但是布置极为jīng巧,花园假山,亭台小榭,处处透露着清雅的感觉。

“听说是丞相府的二公子修建的。”见苏槿面带微笑打量院子,雪芽说道“玉佛寺就是欧阳公子修建的,所以这个郡主府也是请他设计的呢。”

原来是欧阳洵。

住进郡主府的第二rì,苏槿便收到了长公主的邀约。

长公主与驸马已经成婚多年,有自己的公主府,所以苏槿并没有见过。只是知道每年长公主都会举办几次赏花会,邀请京中的xiǎojié前去游玩,夏启盈的才情实属一般,她又是个好攀比的人,去了几次也就没有去过了。

这次的邀约是苏槿成为郡主后面临的第一次考验。

雪芽早早的就将苏槿喊醒,替她盘发上妆,直到苏槿已经快入睡了才算完成。

自己这就算要踏入古代的上流社会了么。

因为没有买马车,苏槿乘坐的是雇来的马车。

“哎呦,这不是怡欢郡主么。”一个略有些讽刺的声音传来“怡欢郡主,郡主府中难道没有马车么。”

苏槿莫名的看着面前的粉装丽人,半晌没说话。就在粉装丽人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准备再说几句的时候她开口了“秦xiǎojié家倒是有马车,只可惜这马,有些瘦弱。”

瘦弱?苏槿话音刚落,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匹马的前蹄忽然一下跪了下来。

刚从车上下来的秦家xiǎojié呆愣住了,她指着苏槿“你……你……”

苏槿只是耸耸肩“果然瘦弱,看来秦xiǎojié还是该减减肥了。”

秦家xiǎojié脸立刻被涨的通红 ,她的脸圆圆的,身材也属于比较丰满那类,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当面指着她说减肥这种事情。

她是尚书府的千金,苏槿算什么,一个因为运气突然冒出来的郡主竟然还敢和她抬杠。

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那匹马怎么会突然跪下。

不理会周围诧异的目光,苏槿递交了拜帖进入了长公主府。

“xiǎojié,你怎么知道那匹马会倒。”雪芽悄声问道,对于自家xiǎojié,她更加崇拜了。

“猜的。”

“……”

苏槿唇角向上扬了扬,她并不知道那匹马会倒,只是那匹马看着很是疲倦的样子,一副摇摇欲摔的样子,只能说自己走运吧,才说完马瘦弱那马就支撑不住了。

“怡欢郡主。”赵静馨一蹦一跳的走过来,亲昵的挽住苏槿的手“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这一路走来,所遇的不是好奇打量的目光便是鄙夷的神sè,赵静馨再一次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我听说你和尚书府家的xiǎojié在门口起了冲突?”赵静馨脸上有些担忧“她是不是为难你了?”

苏槿摇摇头,秦家xiǎojié那真不算什么为难,本就不相熟的两人,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长公主还没有到,来的人都是三三两两在一起说话,只有她和赵静馨是两个人,她看到有几个xiǎojié不断向赵静馨使眼sè,赵静馨只是摇头。

“怡欢郡主,听闻你茶艺不错,我们能否见识下呢。”秦家xiǎojié忽然朝两人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槿身上,原来这就是那个新封的怡欢郡主?

赵静馨的脸sè有些不好,长公主的赏花会自然请了宫中的茶师,这个秦家xiǎojié却提出让苏槿泡茶,这是下人才会做的。

“秦xiǎojié,本郡主的茶艺实在一般,比不得专业的茶师,倒是早就听闻秦xiǎojié擅长七弦琴的弹奏……”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味大家都明白。

你让我泡茶,那就先弹琴吧。

若是换个场合秦家xiǎojié肯定也就弹奏了,毕竟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问题是自己刚刚才挑衅苏槿,自己现在弹奏七弦琴就像乐师一般,白白降低了身份。

周围人的目光又都盯着自己,秦家xiǎojié有些下不了台,她环顾了一下,勉强笑道“我对七弦琴的造诣并不高,还是让晋姐姐弹吧。”

晋颜玉本来是抱着看苏槿笑话的态度,没想到这个尚书府的xiǎojié居然没脑子的往自己身上引。

她正欲找理由推辞,长公主到了。

众人朝长公主行礼,长公主只是微笑的摆摆手“都是自家姐妹,没必要拘束。”说完她上前拉住苏槿的手“这就是怡欢郡主吧,今天你可是头一次来我这呢。”

闻得此言有人轻声笑了一下,原来的怡欢郡主哪里有资格来赏花会呢。

长公主目光冷冷的朝笑的那人看去,顿时鸦雀无声。长公主收回视线,从手上顺手褪下一只紫金手镯“你的新居我也没来得及准备贺礼,这个你且拿着吧。”

秦家xiǎojié有些嫉妒的看着这一幕,这怡欢郡主未免太好命了些,皇上护着她,这长公主第一次见她还赏赐她东西。

“来赏花会的都是本公主宴请的贵客,我不想在看到或者听到不好的东西。”长公主拉着苏槿的手就没松开,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瞟过了秦家xiǎojié。

所有人都明白,长公主这是要替怡欢郡主撑腰了。可是,她凭什么。

苏槿也在纳闷,她和长公主也是第一次相见吧。

“太子,是我最疼爱的弟弟。”长公主悄声对苏槿说道。

太子?原来是因为晋慕染么。苏槿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她以为他会一直惦记着德王府和皇后的事情。

“以后你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便是。”长公主一直和苏槿并排走在一起“你的郡主府离我这里也不远。”

“多谢公主。”苏槿很认真的福了福身。

……

赏花会无非就是这些女子吟诗作对,赏花游乐。苏槿陪着赵静馨看了会桃花就再次感觉到了困倦。

“苏槿,你怎么了。”赵静馨很快觉察到苏槿的不适“要传太医么?”

太医,只怕太医也没有办法。这是苏槿昏睡之前最后的想法。

等苏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郡主府,雪芽趴在床边睡着了。

她微微动了下,雪芽立刻惊醒了“郡主,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多久。”她看向窗外,已经黑了。

雪芽的声音里有些哭腔“已经两天两夜了。”

苏槿在长公主府突然昏睡过去,传了太医也查不出症状,只是说睡着了,可哪有人睡着了会叫不醒呢。最后还是请了黎太医,按照他的吩咐,长公主使人将苏槿送回了郡主府。

因为苏槿突如其来的昏睡,长公主也无心继续赏花会,赏花会也就草草结束了事。

“我没事的。”因为睡的时间过长,苏槿的声音有些沙哑。

雪芽摇摇头“郡主可想吃点东西?”

苏槿点点头“你不说倒也没觉得饿,你一提我倒真的觉得有些饿了。”

雪芽便下去准备吃食,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她以为雪芽回来了,没想到黎青走了进来,一脸严肃。

“苏槿,你体内的生生不息越来越严重了。这府中的兰草都已经克制不住了。”黎青面sè有些沉重。

兰草?

黎青研究了很久,觉得兰草清淡的味道可以改善苏槿嗜睡的问题,在郡主府建立的时候他就告诉了欧阳洵,所以郡主府种满了兰草,只是现在看来,成效比自己想的要差不少。

苏槿不在意的笑笑“也许哪天我就此当个睡美人呢。”

黎青也笑“你到是想的开。”

想的开是一天,想不开也是一天,想不开自己也没办法改变。

“你没事少去长公主府。”黎青忽然叮嘱“她那里种的不少花草都是利于安眠的。”

苏槿轻轻嗯了一声,黎青抬头,发现她又陷入了沉睡。

他摸了摸怀里的白蜈蚣,在等些时rì,应该就可以试试了。

“你让我帮你的我都做了,你还想怎样。”长公主的声音有些尖利。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