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2章 茶道

第一百九十二章 茶道

苏槿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这些她睡的总是很沉,小的动静根本没法让她醒过来。m

“郡主,你醒了。”雪芽见苏槿醒来立马吩咐新买的小丫鬟把一直在灶台上煨着的鸡汤端过来。

“我睡了多久。”她记得自己闭眼前就是白天,现在天依旧亮着。

雪芽抿了抿嘴唇“天夜。”

天啊,自己竟然又睡了天。苏槿从雪芽手中接过鸡汤,示意她可以自己动手喝。

“郡主,夏老王妃这些天一直遣了人来看你呢。”雪芽说完便小心观察着苏槿的表。

夏老王妃?苏槿放下勺,不是整个夏王府都不在京城了么。

雪芽拍了拍额头,她怎么忘记郡主一直在昏睡,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况。

原来因为晋慕染的求,加上夏王府在朝中经营多年的影响力,皇上最后还是心软了。除了夏王爷和卢氏,其他夏王府的人不必受牵连。夏王爷和卢氏被发配到苦劳之地去了。

“夏小姐和下的婚事作罢了,下和晋小姐的大婚定在一个月之后。”雪芽看了看苏槿,发现她没有露出什么难过的表,不松了口气,外面有传言说郡主和下有男女之,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谣传。

晋慕染要大婚了啊,苏槿呆呆的坐着,那个在评仙阁潇洒肆意的少年变成了现在那个一脸沉稳的男,这就是宿命么。

又是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苏槿皱了皱眉,之前自己就是被这声音吵醒的。

“旁边的院被人买下来了,今天再搬家呢。”雪芽小声的解释。

苏槿揉了揉昏昏沉沉的头,“你使人去打听下,搬来的是什么人家。”

只是雪芽还没打听清楚新搬来的邻居,别人就自己上门了。

“我们东家说,初来乍到,邻里之间还请多多包涵。”自称曹管家的老者笑着指着那些礼物“这是一些皓月特产,不成敬意。”

苏槿隔着屏风,只能隐约看到一摞红色的礼盒“你们是皓月国的人么。”

老者解释说他们是正元的民,只是和皓月有生意往来,东家此次来京是想后定居京城,不想再像原来一样奔波了。

能在郡主府旁边安家的会是普通的商人么?

曹管家又和苏槿客了几句便告辞了。

“郡主,那这些礼物……”雪芽有些拿捏不准,本来邻里之间拜访送礼也是正常。只是这邻居,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苏槿颔首,示意她把礼盒打开。

“呀——”雪芽打开礼盒惊呼一声,“这……”

第一个红色礼盒中放着一颗硕大饱满泛着光泽的珠。

这,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接下来的几个礼盒中都是名贵非凡之物,不是千年老参便是难得一见的红珊瑚。

这些东西是一个商人能随便拿出来送人的礼物么?随便一样都可以作为送给正元皇帝的礼物吧。

“这……这可怎么回礼。”雪芽傻了眼。

郡主府才建成不久,苏槿平靠着那点俸禄也根本没什么积蓄。其实郡主府现在就是个空壳而已,如此名贵的拜礼,郡主府现在一样像样的回礼都拿不出来。

皇上倒是赏赐了些,只是那些东西都是皇家赏赐,又岂是能够随随便便拿出来送人的呢。

雪芽看着坐在那里沉默不语的苏槿,猜想郡主也是犯了难,她试探的问道“要不然,奴婢把这些东西退回去吧。”

苏槿摇摇头“一个郡主府因为没有回礼而将邻居的拜礼退回才是真的可笑。”

可……

雪芽看着那堆东西,犯了难。

“少爷,你送给他们那么贵重的礼物,他们怎么回礼呢。”曹管家看着面前年轻的少年,很是不解。

少年哈哈一笑“回礼不过是心意而已。”

回礼不过是心意而已?曹管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少爷的行事作风了。这礼讲究的是礼尚往来,少爷这样做不分明是再打那个郡主的脸面么。最重要的是,那些东西,曹管家感觉疼了一下,真的是价值不菲啊。

“心意?”雪芽和露珠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郡主的意思。

苏槿点头“他明知这是郡主府还送了如此不菲的礼物,想来也没想着要等价的还礼。那还不如送个心意。”

不论这个新“邻居”是不是商人,以拜访邻居的份送了这些东西过来,想必也是打听过这郡主府的。

接下来的几,雪芽和露珠不断采买回京城的各种茶叶,以便苏槿研制。

苏槿想送的心意便是——新茶。

她对别的不在行,可偏偏对这茶道很有兴趣和天赋。

“郡主又睡了么?”露珠刚想迈进茶室便被雪芽拦住了。

雪芽有些担忧的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在椅上睡着了的苏槿,点点头。郡主嗜睡她是知道的,加上研制新茶本也就是个耗费心神的事,只是郡主不分地点开始昏睡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她又睡了?”黎青放下药箱,将手探向苏槿的脉搏。

雪芽点点头,她知道黎医的规矩的,掩上门退了下去。

黎青叹了口气,那只白蜈蚣已经被苏槿的血滋养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开始了。

他摸出小瓷盒,正准备唤出白蜈蚣的时候,门外响起雪芽的声音“黎医,郡主需要服用千年老山参么。”

黎青皱眉,这个丫鬟怎么回事,自己看病的时候是不许其他人打扰的,千年老山参?他撇撇嘴角,这丫头怎么会有那东西,正元王朝都没有一支的东西,这郡主府怎么可能出现呢。

见黎青没有答话,雪芽知道自己今有些冒失了。可是郡主经常这样陷入昏迷,肯定是得了什么病症的。

雪芽站在门外自责不已,却听到了黎青低沉的声音“你把那什么千年老山参拿进来给我看看。”

黎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他明明是不信的,怎么会忽然就说出来了呢。

雪芽很快拿着那支粗壮的山参过来了,她其实并不能判断这是不是千年的,只是那盒里还附了张字条,上面是如此写的,也不知道真假,刚好让黎医鉴别一下。

黎青接过礼盒,望着里面的山参,呆了一下,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拿起来闻了闻,又小心的捏了一下。

“这……这是从哪里来的?”他将山参放回去,眼神复杂。

“隔壁搬来的那户管家送来的,说是拜礼。”雪芽回忆着“说是来往于正月和皓月之间的商人。”

商人?商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呢。黎青闭了下眼,雪芽好奇的看着他,“黎医,郡主是否可以用这个呢?”

黎青缓缓点头“嗯,分十次服用吧。这个东西对治疗郡主的嗜睡有很大帮助。”

雪芽欣喜的抱着山参“那送来的真是是时候了。”说完便匆匆朝厨房走去,甚至忘记了和黎青行礼。

是啊,是时候了。黎青苦笑,之前他还有些担忧用了这白蜈蚣苏槿会无法恢复,有了这山参,亏欠的又怎么会补不回来。

只是,如此适时的赠送……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面前的女脸色苍白,也很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带走一般。黎青不再想那些顾虑,再次掏出小瓷盒,已经完全变成暗红色的蜈蚣爬了出来。

蜈蚣对苏槿的气息已经很熟悉了,它就是用她的血液滋养的。黎青将蜈蚣放在苏槿的手腕脉搏处,蜈蚣也不乱爬,就那样静静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黎青拿出随所带的金针,前所未有的有些紧张,他把金针慢慢举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以后才扎了下去。

……

“苏槿,苏槿,苏槿。”边似乎有人在唤自己。

苏槿想睁开眼睛,却又感到眼皮竟然如此沉重,沉甸甸的有些抬不起来,让我在睡一会吧,她想张口,却又说不出话来。

“醒醒,醒醒,苏槿你快醒醒。”那人喊了自己一会开始晃自己。

她想抬手把这扰人清梦的家伙打开,却无力抬手,她现在只想睡觉,这些人就不能不打扰自己么。

那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闹,苏槿有些不耐烦,奈何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根本不听自己指挥。

“我来。”她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不待她分辨,一勺汤汁已经喂到了唇边。

苏槿本能的微微张开了嘴,一勺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汤汁就流进了自己嘴里,但更多的却是流了出去。

“郡主,郡主张嘴了!”错愕的女声响起,苏槿觉得这些人怎么如此聒噪,自己明明已经张嘴了,他们怎么还在说话。

一勺一勺的汤汁喂到了自己嘴巴,她本不想张口,奈何那喂汤之人似乎很有耐心,自己不张口勺就一直举在自己嘴边。

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汤,苏槿觉得自己似乎恢复了些气力,她勉强抬起眼皮,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似乎已经让她耗尽了全力气,只在朦胧中看到,那个喂汤的人,似乎是欧阳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