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3章 心意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意

“不卖,不卖,说了不卖就是不卖,你这丫头好烦人。”男人将面前挡路的女人一把推开,女人没站稳朝后倒退两步。

“你们明明昨天还说一千两,怎么今天就变成了一千二百两。”女人站稳后尖利的声音响起“怎么能如此坐地起价。”

“哼,我们的店面我们愿意如何就如何,你可以不买啊。”男人颇有些无赖。

围观的人们都摇着头叹息。

这本是一家酒楼,因为经营不善所以打算盘卖了,结果谁曾想店主的儿子竟然是个嗜赌如命的人,酒楼还没来得及卖便输给了赌场的人。

赌场要一家酒楼做什么,于是这酒楼就再次盘卖。

可是赌场的人哪里是好相与的正经做生意的。这酒楼一天一个价,从最初的六百两已经涨到了一千二百两。这酒楼的位置本也不是很好,是在城郊,这个价格谁会要呢。

偏偏不知道是谁家看中了这酒楼,只是这可怜的丫鬟要被欺负了。

哪有让丫鬟来谈事的呢,这子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雪芽垂下头,自己还是没能办好这件事。

“今天要一千二百两了。”苏槿的声音波澜不惊,似乎早就在预料之内。

“郡主,要不然我们在看看别家吧。”露珠的声音有点焦急,生怕郡主就同意拿一千二百两买下了。

那个酒楼装潢本就陈旧,地理位置也不好,哪里值得了那么多钱。昨天郡主同意用一千两买已经是很亏的了,没想到今天还变成了一千二百两。

“那个赌坊,是何人的?”苏槿抬眼看着雪芽。

“何人的?”雪芽低下头。她答不上来。

“也不怪你。”苏槿自言自语道“毕竟你对这京城也不那么熟悉。”只是个小丫鬟,怎么会对这些事情清楚呢。

“备车,我要下夏王府。”

苏槿的突然造访让夏王府上下都很是诧异。上一次,她来夏王府的时候,好像还只是个女官。

“母亲,父亲。”苏槿向夏老王爷和夏老行礼。

夏启盈看着苏槿,手中的帕子都快被她扯烂了。凭什么。凭什么她成了高高在上的郡主。自己见了她都需要行礼。她不就是个低贱的丫鬟么。

只是纵然心中怎样,都不能改变事实。况且如果按照辈分,她还得管苏槿喊一声姑姑。

比自己低贱。比自己年龄小的姑姑?夏启盈敷衍的随便福了一下身,算作行礼。

相比起夏启盈,夏王府其他人行礼就要规矩很多了。

夏启明看着穿着襦裙的苏槿,他知道她的襦裙看起来简单。可是料子却是极好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丫鬟了。

“这次前来,是想请母亲帮个忙的。”没有任何客套,苏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夏老王妃已经习惯了苏槿现在的直来直往,但是夏王府其他人都还不知道呢。

真是个没脸没皮的。粗使丫鬟就是粗使丫鬟,穿上郡主的衣服也不能改变什么。夏启盈看着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心情很好,麻雀飞上了枝头也是变不了凤凰的。

只是祖母为什么没有意料中的不满的生气呢。

“都是一家人。需要帮什么直说吧。”夏老王爷很快就恢复过来,虽然之前就听老妻说过苏槿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切实感受和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同的。

不过是变的直爽了,这也算不得什么坏事。

“我想请母亲能给我两个丫鬟。”话音刚落,雪芽就抖了一下,她并不知道郡主是来向夏王府要丫鬟的,果然还是嫌她做的不好了。

雪芽的反应被周玉蝉收在眼底。

“哦,不过是件小事。”老王妃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忙呢。你看中了哪个丫头。”

老王妃身边的丫鬟除了绿意,玉芝和已经去身边服侍的紫绡也没有谁了。

苏槿摇了摇头“母亲给的肯定都是好的。”

老王妃有些惊讶的和老王爷对视了一眼,以为苏槿这样说必然是看中了哪个丫头,结果并没有人选么。

“祖母,之前孙儿身边的素茹服侍过郡主,想必对郡主的很多习惯也是清楚的,不如把素茹给郡主吧。”夏启明突然开口。

夏启正低下头,喝了一口茶。

素茹给苏槿下过生生不息后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后来苏槿进了宫,她便回到了夏启明的身边伺候。他也很少在找素茹,本来都快忘记这个棋子了,没想到夏启明又提起了。

“嗯。”老王妃点点头“再选个谁好呢。”

“郡主。”夏启盈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我听说你不是有很多银钱了么,怎么还要到我们夏王府要丫鬟呢。”

“启盈!”老王妃皱眉,这个孙女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

“祖母,我有说错么。”夏启盈一点也不畏惧,她又没说错,干嘛这些人都很生气的看着自己。

“启盈,郡主本就是我们一家人,夏王府也是郡主的家。”周玉蝉温柔的解释道。

夏启盈冷眼看着这个,没了娘家人就要巴结这个粗使丫鬟了么。

苏槿倒也没有生气,她看向夏启盈,这是她进来以后次把目光投向她“你说的倒也在理,是我疏忽了。”

什,什么。

夏启盈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就这样给自己认错了?

苏槿再次看向老王妃,不待老王妃说话便起身“母亲,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了。”

“不就是几个丫鬟,你不要听启盈胡说。她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老王妃话还没说完,老王爷便轻咳打断了她,老王妃这才反应过来,她说启盈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可苏槿还没有启盈年长。

直到苏槿告辞,夏启盈仍旧有些呆呆。

“夏启盈!”夏启明站在夏启盈的面前“这下你满意了?”

夏启盈看向夏启明,回过了神“夏启明,你那么凶干什么,我看你是被那贱婢迷了心窍,祖父祖母都没说我什么,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干什么。”

“她是郡主。你慎言吧。”夏启明说完便扬长而去。不再理会在他背后有些气急败坏的夏启盈。

我说错什么了?夏启盈有些不明所以,苏槿不就是个得了好运的丫头么。

“郡主……”雪芽的声音有些哽咽也有些复杂。

“我没有不要你们。”苏槿坐在马车上,有些疲惫的样子“我只是想要两个对京城熟悉的丫鬟。”

雪芽点点头。可是因为夏六小姐的话,郡主谁都没有带走。

苏槿叹了口气,“去赵将军府。”

得知苏槿来意的赵静馨挠了挠头,找会点武功的丫鬟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可是要找聪明伶俐对京城这些熟悉的丫鬟让她有些犯了难。

“郡主,要不我把丫鬟都找来。你自己挑?”她也不知道哪些丫鬟合适。

苏槿无奈的只有放弃了。

“郡主,这可如何是好。”郡主始终没找到想要的那种丫鬟,自己偏偏又不太懂,这可急死人了。

“没什么。不急。”求人不如求己。苏槿再一次体会到了这句话。

“郡主,你回来了。”留在府里看家的露珠看到苏槿和雪芽回来,连忙跑过来“米粒来了。”

“苏……郡主。”米粒看着面前熟悉的女子。本欲出口的称呼及时改了过来。

苏槿噗嗤笑了“原来怎么不见你如此拘谨呢。”

米粒有些尴尬的搓搓手,原来怎么能和如今相比。原来的苏槿是和他一样的小乞儿。可现在她可是高高在上的郡主。

想起自己的来意,米粒正了正衣冠,很严肃的开口“我们家主子让我来的。”

米粒不知道自己刻意整理衣冠的样子很有些说不出的滑稽,苏槿没忍住再次乐了。

被笑的更加不知道所措的米粒挠了挠头,求救似的看向也是一脸笑意的雪芽。

“你呀……”最后苏槿摇摇头,收敛了笑容,“什么事。”

“主子说郡主这边府邸才建不久,也没个用的趁手的人。”说完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主子让我和墨竹跟着郡主。”

苏槿惊讶的瞪大眼睛“墨竹也来了?”

米粒摆摆手“还没有,主子说郡主同意了才让他过来。”

米粒和墨竹同郡主的关系雪芽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欧阳会将他们送给郡主。

苏槿却没有立刻答应,她审视的看着米粒,直到将米粒看的有些发毛才问道“你和墨竹可愿离开他?”

雪芽有些纳闷,郡主这是什么问话,凭借郡主和他们的关系,他们肯定愿意跟着郡主的。

米粒却没有立刻回答,他垂下了头。

雪芽更惊讶了,难道,难道米粒真的不愿离开欧阳公子跟着郡主么。

良久,米粒才抬起了头“欧阳公子也是如此问我和墨竹的。”

没有将他们当做货物一般随意赠送,是真的问过他们意见的。

“你们可愿意跟着她?”

米粒和墨竹互相看了一眼,却谁也没有立刻说出愿意。

欧阳洵也没有说话,只是耐心的等着。

“主子……”

欧阳洵抬手“如果是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墨竹苦笑,主子果然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我愿意。”墨竹跪下来向欧阳洵磕了三个头,米粒也效仿着磕了。

“苏槿,这份心意,不知道你还满意么。”欧阳洵看着郡主府的方向,自言自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