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4章 谁的

第一百九十四章 谁的

除了墨竹和米粒外,欧阳洵还送了一个名叫冬灵的丫鬟过来。

“见过。”冬灵长得俏生生的,不要说苏槿,就连墨竹和米粒都不知道主子身边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丫鬟了。

苏槿点点头,对于欧阳洵送来的丫鬟她还是很放心的。

“墨竹,我听闻你娶亲了?”苏槿想起来之前米粒有告诉她墨竹和红杏的婚事。

墨竹满脸通红,不发一言。

“郡主问你话呢。”米粒用手肘撞了撞墨竹,现在的苏槿可不是当年的那个小了。

墨竹也有些恍惚,是啊,这个不是当年那个小丫头了,不是那个需要自己护着的粗使丫鬟了。

“回郡主,是的。”墨竹的态度很恭敬,就像他对欧阳洵一般。

苏槿的笑容却一下淡了。她点点头“你们先下去吧。”

变了,有些东西终究是变了。

“郡主,茶。”

苏槿睁开眼,是那个冬灵。

“郡主,欧阳让我给你带了句话。”

苏槿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庸人自扰。”

苏槿有些诧异的看着冬灵“庸人自扰?”

冬灵笑嘻嘻的点头“对啊,欧阳公子就是让我将这四个字告诉你。”

庸人,自扰。

苏槿又慢慢念了一遍,突然笑了起来,边笑表边摇头,这个欧阳洵,竟然说自己是庸人么。

“你为什么不叫他主子?”苏槿忽然想起,冬灵说的是欧阳公子,不是主子。

冬灵眨了眨眼“我的主子不是郡主么。”

苏槿没说话。看着冬灵,冬灵的笑有些僵了,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么。

看到笑容有些不自在的冬灵,苏槿才笑了“就你是个鬼精灵。”

看到苏槿重新展露笑颜,冬灵才舒了一口气。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最忌讳的就是主子不信任,自己比不得自小和郡主一起长大的墨竹和米粒。也没有雪芽和露珠跟郡主时间长。

“你可知道那家赌坊是何人的。”

冬灵来郡主府也有几日了。对郡主要开茶楼的事情也有所耳闻了。她点了点头“那家赌坊的老板是宫里徐公公的干儿子。”

太监没有后代,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认些干儿子。

徐公公是伺候皇太后的老人了,在宫里谁不给几分面子。

徐公公么。苏槿没说话,盯着面前的茶水出了神。

冬灵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这徐公公不是好惹的,偏偏郡主想买的是他干儿子的产业。这本也没什么。只是他那干儿子仗着自己干爹是徐公公,横行。

“冬灵。你明日和雪芽一起去买下那酒楼。”

冬灵看着苏槿,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这,郡主。那酒楼一天一个价……”雪芽喊道,关键是,它不值啊。

“无妨。明天你们把钱都带上,他要多少。给他便是。”苏槿低下头,又开始研究手中的茶,以后茶楼就要靠它们了呢。

“郡主。”雪芽还想再说什么,被冬灵拉住了。

“雪芽,不要失了本分。”冬灵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失了本分?

“墨竹,不要失了本分。”米粒看着发呆的墨竹。

墨竹低下头,这是主子在他们来之前提醒他们的。

本分,他和米粒虽然和苏槿有着不浅的情分,可是毕竟那只是过往。现在的她是郡主,身份本就悬殊。

“米粒,她不是那样的人。”还是有些不甘。

米粒放下手中的活,平静的看着墨竹“对,我也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难道就因为她不是,所以你便要欺她么。”

欺她,不,他怎么会想要欺她。

“和她如此疏远,也不是她想要的。”墨竹低声说,不知道是想说服米粒还是想安慰自己。

“墨竹啊,你还是忘记了自己的本分么。”米粒摇头“不是因为她是谁,而是你是谁。”

她不管是谁,你都是一个下人。不管是在夏王府,欧阳公子亦或者是现在的郡主府。

她和欧阳公子因情看重你,这并不代表你就能失了本分,忘记她是主子的这层身份。

欧阳公子的隐卫和欧阳公子情同手足,但是还是只是欧阳公子的属下,不能成为与他比肩之人。不能因为主子的情就忘记自己的义。

墨竹长叹了一口气,露出笑容“是,我不能忘记本分。”

“,你又来了?”男人粗俗的笑声,引得街上的行人都纷纷回头。

雪芽涨红了脸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冬灵看着那男人“你们的酒楼还盘卖么。”

男人把目光转向冬灵,眼里闪过一抹诧异,调笑道“小娘子,你不怕我么。”

冬灵噗嗤笑了,好像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般,男人涨红了脸,语气也变得有些凶狠“你,笑什么。”

冬灵好止住笑,摆摆手“我只是觉得,你只是一个盘卖酒楼之人,想不出理由要怕。”

男人没想到这个女子会给出这样的理由,看着行人对这边指指点点,他有些烦躁“两千两,不还价。”

两千两?

这没过两天怎么变成两千两了,雪芽欲张口和他理论,却被冬灵拦住了。

“好,两千两就两千两,你们何时能拿来文书。”

冬灵的话让在场的其他人全部倒抽一口冷气。两千两,乖乖,这个女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两千两都可以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盘下一个比这个更大的酒楼了。

男人显然也没料到冬灵会这样干脆的应了,不过他很快鄙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冬灵“你做的了主么。”

看冬灵的穿着虽然不错,但明显也不是主子,最多是个在主子面前得了脸面的丫鬟。

行人听男人这样说才开始认真打量这个女子,难怪。只是个丫鬟,怕是不知深浅,做不得主的。

被这样质疑冬灵也不恼,她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这点小钱我自然是做的了主的。”

疯了,疯了。

这是围观的人唯一的感觉,小钱。这点小钱。京城中几个王府也不敢说几千两是小钱吧。几千两让一个丫鬟拿在手里做主买这么个破酒楼?这主子只怕也是个疯子吧。

“她,是不是丞相府家的丫鬟啊。”小声议论。

毕竟,上一次给人带来震撼的就是评仙阁丞相府的二公子欧阳洵和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金四郎一掷万金买花魁了。

恐怕也只有丞相府的下人才会如此败家吧。

“怎么可能。丞相的奉例才多少,而且上次已经一掷万金了,怎么还会如此做呢。”有人不赞同的否认。

“那你说是谁家还能这么有钱,不把钱当钱。”先前那人很是不服气。

周围的议论声并没有影响到冬灵。她还是满脸笑容的看着男人“你这酒楼,卖还是不卖?”

雪芽已经一副要哭的神情了。两千两啊,买这样一个酒楼?

男人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价格没有再喊高点。这丫头明显不把钱当一回事。

“我……我……我要问问我子……”男人向后退了两步。

几个男人却围了过来,这些人是欧阳洵替苏槿买的。真的是买的。因为苏槿可是付了钱给欧阳洵的。

冬灵走上前,有些惊讶的抬高声音“两千两不是你家主子定的么,难道是你随口说的?”

看着周围几个大汉。男人次有种想哭的感觉,当然是主子定的了。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轻易就同意了啊。

“原来你做不了主啊……”冬灵拉长音调,接着面色一转,之前笑嘻嘻的模样不见了“做不了主还敢喊两千两?”

“我,我只是转达我们东家的意思。”男人梗着脖子喊道。

冬灵点点头,又是一副和善的样子“既然是你们东家的意思,那文书想必也是在东家那里,什么时候能把你家东家请来呢?”

这个女人变脸怎么那么快。

男人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冬灵冲着他的背影喊“我在这等你们东家。”

“冬灵姐姐……”雪芽脸上是不安的神情。

“雪芽,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么,本分。”

雪芽有些不解,她自然是记得,可是冬灵这个时候提这个做什么。

“郡主怎么说,我们就怎样做。”冬灵淡淡的开口。

“冬灵,你明日和雪芽一起去买下那酒楼。”

“无妨,明天你们把钱都带上,他要多少,给他便是。”

想起郡主那一脸的淡然和今天冬灵毫不犹豫的应答,雪芽低下头。

“郡主不是那种不辨好坏的人,你,不需要担心的。”看到雪芽有些垂头丧气,冬灵解释“我们要相信郡主。”

相信,相信郡主么。

自己从一开始似乎就不那么相信她吧。毕竟一开始只是个粗使丫鬟,她和那些人一样,从心底来讲也是认为郡主是全凭运气的。所以,从来就不曾真正相信过她吧。

雪芽有些羞愧。她原来一直都是在怀疑郡主,怀疑郡主的能力么。

“东家,东家。”男人一路飞奔到赌场二楼,这是整个京城最大的赌场。

他想也不想就推开了其中一间房门,接着就被一棍子打的跪了下来。

“说了多少次了,毛毛躁躁怎么就改不掉呢。”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