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7章 捧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捧场

男人哆嗦了一下,感觉有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访问:. 。

那个声音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干爹最讨厌‘毛’躁的人了呢。”

男人呜咽一声,不停磕头“东家,东家,东家求你饶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了。”

但凡开赌坊的,手中有一两条人命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他们东家不同,他们手里不是一两条人命,而是十几条!而且因为背后是徐公公,官府根本就不会过问。

东家最讨厌的便是惹怒了徐公公的人。徐公公几乎不到赌场中来,但他知道上一次徐公公来就因为一个小厮端茶的时候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几滴茶水撒到了徐公公身上,徐公公淡淡的说了一句“太‘毛’躁,不好。”那个小厮最后就被东家断了双手

自己,自己会被怎么样,男人不敢想,只是不停磕头,额头一片青紫。

霍枭厌恶的看着面前那个求饶不止的男人“到底什么事。”

男人听到霍枭询问才颤颤巍巍的止住磕头的动作,结结巴巴的说“东……东家,那……那个酒楼,有人……要……要了。”

酒楼?霍枭皱眉,他是开赌坊的,何时有了什么酒吧?

“东家,就是城郊那个,拿来做赌债输给咱们的那家酒楼。”旁边的下人小声提醒。

啊,那个酒楼啊。不说他都差点忘记了。

霍枭慢慢坐回去,之前被挥在一旁的婢‘女’又小心的上前继续帮他按捏着肩膀。

“多少钱啊。”之前就知道有人来问价,他也毫不在意,让他们价格可以多变。

“两……两……两千两……”男人好不容易才说完整。

霍枭一下坐了起来“多少?”

“两千两。”男人小声的重复。

那酒楼当初抵的赌债是四百两。

谁会出两千两买那样一个酒楼?霍枭盯着男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说给我听。”

“这东家怎么还不来。”冬灵翘首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之前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去,这卖的便宜了东家来的慢也就罢了。这么高的价格,这东家还来的慢,就不怕这个傻财主跑了么。不过这可不是他们关心的,谁耐烦一直在这等着。

“算了,先进去看看吧。

”冬灵嘀咕着打算进酒楼,却被几个男人拦住了“姑娘,我们家东家还没来呢。”

冬灵长长的哦了一声“我知道啊。难道不让买主看看货么?”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

。她这么说的也没错。可是之前仗着他们的东家是京城最大赌坊的老板,他们也就强硬着不让那些人进。只是这姑娘明显也是有来头的,他们有些犯了难。

“姑娘何必着急呢。反正买下了这日后都是你的,怎么看都行。”‘阴’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冬灵转身看到了这酒楼现在的东家。

京城中男人擦些脂粉的也不是没有,可是没有哪一个像霍枭这样。厚厚的脂粉感觉他一笑都能掉下一层粉,太过白的脸上那嘴‘唇’红的有些狰狞。

雪芽看到霍枭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是因为认了公公为干爹么,所以自己也是这种扮相?

冬灵倒是无所谓的笑意盈盈的上前,还福了福身算作见礼。

霍枭并没有直接受这一礼,他同样回了全礼。

“之前手下的人可能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见谅。”虽然是赔礼的话,但是听起来一点没有道歉的意思,‘阴’‘阴’柔柔的声音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没有什么得罪。只是买卖而已。”冬灵看着霍枭,没有丝毫不适“不知道东家可将文书拿来了。”

霍枭呵呵一笑“姑娘真是说笑。什么文书。”

冬灵皱起眉头,视线在霍枭身边看了一圈,之前那个男人并没有跟着前来。

“不是说两千两盘买你这酒楼么。”雪芽有些耐不住了。

霍枭又笑了,只是那笑意不曾到达眼底“那只是下面人随口‘乱’说的,岂能当真。”

“你……”雪芽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姑娘不必生气,我已经处置了那不会说话的人了。”霍枭看着并没有开口的冬灵,这个‘女’子才是这些人中有话语权的那个。

处置……

这霍枭果然不是善类。

“那,不知道依照东家的意思,这酒楼应是多少呢

。”冬灵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嘲讽。

“四千两。姑娘若是同意,霍某立刻将文书奉上。”

四千两!抢钱也不是那么抢的吧。路过的行人又纷纷站住了脚,没想到今天的城郊还有这么一出好戏。

这下,这个‘女’子不可能那么爽快了吧。

果然,冬灵皱起了眉“四千两?”不过是让个男人回去请东家,这一来一回就翻了倍。

“姑娘,要还是不要?”霍枭看着面前的‘女’子。

“冬灵姐姐,这分明是故意的。”雪芽拉着冬灵,生怕她一冲动就答应了。

“要,为什么不要。”‘女’子的声音传来,众人哗然。接着又觉得有些不对,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另一边传来的。

“郡主。”冬灵和雪芽以及那些随从都纷纷向苏槿施礼。

霍枭挑了下眉,原来这背后的主人是郡主。这正元还没几个郡主,这个郡主,想必就是那个从‘女’官变成郡主的怡欢郡主吧。

对于怡欢郡主,普通民众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又册封了一个怡欢郡主,里面内情他们是不知道的,可自己却是知晓的。

霍枭冲苏槿行礼,苏槿只是受了这礼并没有回,连半礼也没有。按理说郡主确实可以如此做,但是在霍枭看来,这就有些打脸了。因着干爹的面子,就连朝廷命官也会给自己几分薄面,这怡欢郡主也太不知好歹了些。

“四千两,买就是了。”苏槿的声音很平静,周围的人却不能平静了。

“一个郡主有这么多钱,天啊。”

“我一辈子能不能有一百两啊。”

“这皇家的事啊,说不清啊……”

“郡主果然爽快,只是不知道郡主要这酒楼做什么……”霍枭盯着面前带着幂篱的‘女’子

“自然是开店了。”似乎觉得霍枭的问题很好笑,苏槿轻笑了声。

霍枭的面‘色’更‘阴’沉了,他朝后面的随从示意。随从拿着文书上前,苏槿没有动,冬灵上前从怀里掏出了更多的银票。

“但愿郡主,生意红火。”霍枭冷冷的丢下一句便带领着自己的人手转身离去了。

“冬灵,你忘记了我的话么。”

冬灵摇摇头,有些愧疚“我……”犹豫了一下“是我做错了,妄自替郡主做主。”

苏槿看着她“不是的。”

不是的?冬灵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自己,没有做错么。

“你是为了我好。”苏槿环顾了一下这些人,他们基本上都是欧阳洵送来的“我不是那种不听劝告的人。好坏我是分的清的。”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我,自然也是希望你们相信我的。”

不是不听劝,相信她。

一阵风袭来,吹起了苏槿带着的幂篱。

‘女’子坚定温和的双眼‘露’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冬灵觉得眼前站着的不是怡欢郡主,而是自己曾经的主子,欧阳洵。

有冬灵这种想法的不只是她一个,还有这些随从。

“她,以后就是你们的主子,唯一的主子。”这是主子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郑重其事。

只是,这句话今天似乎又有了新的感觉。

主子,唯一的主子。

不仅仅是因为欧阳主子的话,而是她这个人。

她明明没做什么,却让人从内心有种信服的感觉

。也许是她人带来的气度,亦或者是其他。

苏槿带着他们进了酒楼,果然是有些陈旧,不少桌椅甚至破败了。

“冬灵,明天带着墨竹和米粒来计算一下,重新置办桌椅和布置大约需要多少银钱。”

墨竹和米粒是跟着酒楼的掌柜学习过的,这些让他们来计算是最好的。

苏槿慢慢的走着,一点一点的看着这个酒楼的每一处地方,连后堂也没有错过。

“这是……”米粒拿着手中的图纸有些不知所措。

“桌椅等物件你们去置办,酒楼改成茶楼的布局就按照我上面画的来。”苏槿的眼眶有些黑,这是昨晚熬夜所致的。

“嗯。”米粒将图纸折好收在怀中。

“苏……郡主还会画布局?”墨竹万分惊讶的看着米粒。

米粒瞥了他一眼“你又忘记本分了?”

墨竹被说的有些尴尬,摆摆手“怎么会,我也是为了郡主好。”

昨天苏槿在酒楼前说的那些话他们自然也是听说了的。

米粒回头看了一眼茶室,那个‘女’子在里面废寝忘食的研究新茶。

“她啊,连无梁殿那种‘精’妙的地方都能设想的出来,旷论一个茶楼呢。”

“茶道?她要开茶楼?”怡欢郡主要开茶楼的消息很快在京城传开了。

“一个‘女’子,怎么能够开茶楼呢。”

“开什么玩笑,‘女’子岂可做生意,做东家呢。”

“主子,你一点都不担心么。”橙影看着自家主子,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品茶。

“担心,我有什么可担心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