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8章 问心(一)

第一百九十八章 问心(一)

一秒记住,精彩网络小说免费阅读!

夏启正自问一直是个淡定的人,可是看到这个价格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这个女人,也真敢开口。

看来周围这些大人谈论的也就是这张所谓的茶单吧。

他看了一眼茶单,除了各种口味的新茶还有一些经典的诸如铁观音之类的茶叶,这些茶叶也分了三六九等,价格也不是不同的。

夏启正垂下眼睛,苏槿,怡欢郡主,她带给人的意想不到实在是太多了。

“夏公子?”一位大人诧异的看过来,夏启正忙起身行礼,这是朝廷户部的大人。

“郡主,包间今天不开放么。”冬灵站在二楼,望着一楼的人头攒动很是不解。

明明那么好的宣扬机会,郡主为什么不开放二楼呢,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冬灵,开茶楼是为了什么。”苏槿看着小二跑来跑去的忙活,有一种恍惚不真实的感觉。

现代的时候,她也像那小二一样,只是,她那个时候是股东,小北曾经嘲笑过她,说她是最不像股东的股东了,股东做到她那份上也是悲哀,连个小职员都不如。

她只是想让公司更好,又有什么错呢。什么时候开始,亲力亲为也成为了一种错呢。

不过,她现在明白了,很多时候,亲力亲为未必就是件好事。

相信,是经商的根本吧。

用人,是经商的关键吧。

开茶楼是为了什么,自然是为了赚钱。不过这么简单的答案冬灵没直接说出来,郡主既然这么问了,肯定是有更深层的含义的。

见冬灵半晌没说话,苏槿笑了“不就是为了赚钱么。”

冬灵眨眨眼。郡主这种话怎么能直白的挂在嘴边呢。

“本身就是事实的事情,又为什么一定要找借口呢。”苏槿摇摇头“不开放也是为了明日更好的开放。”

冬灵有些似懂非懂,不过她相信郡主。

和原来经过的任何一次捧场不同,苏槿从头到尾都没有在众人面前露面,好像真的只是请这些达官显贵来喝茶一般。

“这也太没有礼数了。”有大人很有些不满。

“不是说了嘛,这个郡主是个丫鬟出身……”

“哼,我就知道一个丫鬟能做出什么好事。”

议论声越来越大。苏槿依然没有出现。反倒是墨竹和米粒出现了。

“各位大人。来茶楼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品茶。”有人很是不屑,这算什么问题。

墨竹转向那人,声音很平静“既然是为了品茶。那郡主来与不来,在与不在有什么关系呢。”

之前说话的那人被噎了一下,似乎,他这样说也有道理。

因为环境布置的优雅。茶口感也不错,种类齐全。不少大臣还是愿意在这里坐下品茗的。

可惜。这是个城郊。

离开的时候不少人都深感遗憾,谁会没事跑城郊来呢。

“郡主,点心已经准备好了,都是按照你教的来做的。”雪芽端上来一盘从未见过的糕点。

苏槿看着面前的“四不像”有些哭笑不得。果然在古代想做出蛋糕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她拿着定做的小勺轻轻舀了一勺,入口即化的感觉。

虽然形状有些差强人意,不过味道还是没有打折扣的。这要得益于她在大学期间勤工俭学的时候在蛋糕店工作过了。

“你在找个刀工好的厨子。这蛋糕做好后雕刻一下吧。”苏槿闭上眼想了想,又接着道“再去订制一些这样的小勺子作为搭配。”

西点和中国茶。这两者终于完美结合了。

想象一下如果在中国这两样完全不同的东西摆放在一起,苏槿噗嗤笑出了声。

“每位大人走的时候都送一份点心吧。”苏槿想了下“就叫起司吧。”如果又不命名,她很担心这起司又有了类似“新茶”这种奇怪的名

起司?这是什么名字?雪芽挠了挠头,不过郡主说叫起司,那就叫起司吧。

这日从茶道离开的每位大臣手里都提着一个包装奇怪的盒子,里面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叫做起司的点心。

“这是什么?”秦夫人看到秦老爷递过来的盒子,满脸困惑,不是去茶道了么,这个盒子是什么。

秦老爷皱着眉想了想“这是离开的时候茶道送的,好像……说是叫……起……起……”

“起司蛋糕。”小厮在旁边补充道。

起司蛋糕?

秦羽看着那包装有些怪异,但是很精美的盒子,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好奇和渴望。

“不过是些小食,好奇就看看呗。”自家女儿那模样秦老爷自然是收在眼底,他摇摇头,这妇孺就是贪食。

小巧的勺子让秦羽眼前一亮,她舀了一点,刚刚咽下就又有些迫不及待的去舀第二勺。

“秦羽。”秦夫人有些不高兴“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

秦羽有些讪讪的放下勺子,只是眼睛还不停的瞟着那起司蛋糕。

“真有那么好吃?”秦夫人好笑的看着女儿的模样,女儿都那么大了,自小的家教也不允许她贪嘴,看样子这起司蛋糕味道确实很有些不同。

“买点心?”墨竹看着面前的人,摇摇头“我们这是茶铺,哪里有什么点心。”

“不,不是。”小厮喘着气“是我们家大人走的时候送的那种。”

“对,对,对。就是那种。”另一个小厮记忆要好些“起司蛋糕。”

墨竹看着面前几个来自不同大臣家的小厮,摇摇头笑道“几位小哥,茶道不卖这种点心的。”

“什么?不卖?”夸张的声音立刻响起。

米粒探头看过来“这起司蛋糕是搭配着我们的茶出售的,每日仅售十份,明日赶早吧。”

搭配着茶?每日十份?

这卖东西的哪有这样的道理。怎么有钱也不挣呢。小厮们还待理论一下,有的想搬出自家主子的面子,奈何墨竹和米粒这两个人是一直摇头,只说是郡主吩咐,莫敢不从。

郡主啊,小厮们这才想起来,开这间茶楼的人是个郡主。论起身份地位。似乎并不比自家主子低呢。

他们有些丧气。看来也只能回去如实禀报了。至于他们的主子会不会冲他们发火,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这好好的茶楼,偏偏要做什么点心。做也就罢了,怎么又是从来没见过的新奇东西,新奇暂且不谈,味道还那么好。分量又那么少。

小厮们摇着头散开了。

“你说,你还担心明日的生意么。”米粒调笑的拍了拍墨竹的肩膀。

墨竹摇摇头。他对苏槿是真服了,怎么就能想出这种点子呢。回去可以好好给红杏说说,也省的她担心。

……

黎青看着面前明显心不在焉的女子,摇了摇头。这生生不息虽然还没能完全解开,不过看这女子显然精神头很好,又是折腾茶楼又是亲自研制新茶。听说还做出了让这些朝臣的家眷都赞不绝口的点心。

“那这么说,你的宣传是大获成功了?”他看着面前的茶盏。里面装的不是最近被京城穿得沸沸扬扬的新茶,而是普通的龙井。

“嗯。”苏槿也不谦虚,点点头“至少目前是吧。”

目前是?

“因为还不算正式开始呀。”苏槿俏皮的一笑“到时候还请黎太医多多捧场呢。”

“咳……”黎青被呛了一口,她什么时候又喊过自己太医,不都一直黎青黎青的叫着么。

“你这样还不算成功,这还没开始京城可都议论遍了。”黎青擦了擦嘴角,“可惜了你那地理位置。”

苏槿摇头“轻易得到的也就不值钱了。”

黎青怔了一下,轻易得到的就不值钱了?

开在城郊,因为不会经常去所以才显得珍贵?这是什么道理,哪家大臣没有小厮,这距离根本不是问题嘛。

刚想说出来的黎青又停住了,距离不是问题,那她开在城郊就没有问题啊。

“还有那字又是怎么回事,你写的?”除了点心,茶道最让人难忘的便是那牌匾了,吸引了不少书生的目光。

苏槿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练的,大约他们觉得看的过去吧。”

看的过去……

如果只是看的过去能引来那么多人围观么,黎青看着苏槿,她根本就不是个谦虚的人,能让她这么说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真的认为只是看的过去。

“可是,为什么那些书生觉得不错,但是很多人看起来只觉得好却没有那种好到极致的感觉呢。”黎青还是有些不解。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吧。”苏槿不在乎的挥挥手“大约是审美有些不一样。”

这什么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些。黎青还待继续问,苏槿歪了歪头“黎青,你来我这郡主府就是为了问这些的?”

旁边的冬灵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她从来都不知道,郡主习惯把人问到尴尬。

好在黎青也不是那种薄脸皮之人,他不在意的点点头“我不是关心你的生意嘛,万一你生意做不好,那这诊费我找谁要去。”

“咳……”这下轮到苏槿被呛到了。

诊费?那么久以来黎青从来没有和自己谈过这个问题。

黎青见苏槿这么大反应,他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郡主,你不会认为我是免费帮你诊治的吧。”

冬灵依然没有抬头,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表情。太医管郡主要诊费,这,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提供更优质的手机用户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