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9章 问心(二)

第一百九十九章 问心(二)

一秒记住,精彩网络小说免费阅读!

怔忪只是一瞬间,苏槿很快便恢复了常态“那,我的生生不息解了么。”

黎青想了想,摇摇头。

生生不息?冬灵终于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槿,郡主身上中了生生不息?

苏槿轻笑,并没有一丝意外“既然没解黎太医要什么诊费呢。”

黎青摸着几乎没有什么胡须的下巴“没有功劳我也是有苦劳的吧。”

功劳?苦劳?

苏槿有些哭笑不得,这黎青不是地地道道的古代人么,怎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不知道黎太医的苦劳要多少诊费呢,多了我可是没有的。”

黎青想了想“不多,就要你一分红利吧。”

苏槿似笑非笑的看着黎青“黎太医不觉得要的太多了些么。”

黎青大言不惭的道“反正要多了郡主也拿不出来,你那茶道还没正式开张呢,这生意好坏也是说不定的,一分红利哪里能算多呢。”

“我开店,盈利自然是多的。”苏槿的声音很平静,好像在叙述一个事实一般。

冬灵忍不住再次看了眼自家的主子,主子似乎并没有经商经验,怎么就能断定盈利呢。但是,这话从主子嘴里说出来,总觉得肯定会是真的,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一丝轻狂。

黎青拍掌哈哈大笑,不是那种讽刺的笑,而是从心底真心实意发出的笑声。

苏槿没有说话,只是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黎青,等他笑的差不多了才开口“一分便一分吧。”

黎青还没说话,苏槿又补充道“想拿到这一分红利可是得把我身上的生生不息解了才算。”

黎青的笑容不见了,这生生不息本就难解。这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可是“变异”过的,能不能彻底解掉都是一个问题。

“我会尽力的。”黎青的表情很严肃,不过下一句话就破坏了这种肃穆“为了我那一分红利。”

……

“我今天就要买那起司蛋糕!”秦羽的声音有些尖利“你们开店凭什么不卖。”

米粒的笑已经有些挂不住了,因为限量,每天早早的就有不同的人排队等着茶道开门,就为了抢那起司蛋糕,听说外面的市价已经炒成了十两一盒。这尚书府的小姐昨日派人来没买到。今天又没抢到。却不顾颜面的在这门口大闹了起来。

一个闺阁小姐如此行径是一件贻笑大方的事情,可是茶道的生意也因此受了些影响。

“秦小姐,我们家郡主说……”米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羽的丫鬟打断了。

“你们家郡主说?我们家小姐可是尚书府秦老爷的女儿。”丫鬟头抬的极高。很是骄傲。

“我倒不知道,尚书府的千金地位就比郡主高,就可以随意在别人的茶楼撒泼么。”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秦羽脸立刻涨得通红,撒泼这种词一向用在那些山野村妇身上。怎么能用在她的身上。她转过身,果然看见了那个女人!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女人这样的好命!

本来就是个低贱的丫鬟,怎么就能成了郡主,得了皇上青睐不算,长公主也护着她。现如今弄个什么茶楼,本想看她笑话,结果笑话没等来。自己如今还被她嘲笑了。

“郡主此言好不客气。”丫鬟的眼神里没有恭敬只有鄙夷“怎么能用这种词语说我家小姐。”

苏槿疑惑的道“你们家小姐对我客气了么?”

丫鬟被噎了一下,小姐见郡主理应行礼的。只是小姐怎么能向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郡主行礼呢。

苏槿叹了口气,转头对冬灵道“有些规矩,还是你来教吧。”

冬灵毫不犹豫的迈上前一步,秦羽吓得退了两步,怎么,这个丫鬟还敢对自己不敬么。

“啪啪。”清脆的两声响起,茶楼一下安静了。

两个掌印清晰的印在了秦羽身边那个出言不逊的丫鬟脸上。

“秦小姐对身边的丫鬟实在太过仁慈了,这样的人早晚会给秦小姐带来麻烦的。”冬灵的眼中闪过一抹嘲弄“秦小姐下去手,我们这种粗人就帮秦小姐代劳了。”

“你……你们……”秦羽看着旁边捂着脸的丫鬟,这哪里是打她的丫鬟,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

她这次来茶楼本就是挑事的,没想到事没闹起来反而被苏槿羞辱了!

不不不,她要冷静,那些话她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效果还没达到,她不能就这样认输了!

“怡欢郡主,你开这茶楼目的何在!”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

何在?又有一个人问开茶楼的目的了么。

冬灵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苏槿,郡主会直接说为了赚钱么,那种话私下对自己说说也就罢了,如果直接说出来,对郡主的名声到底是有影响的。

“秦小姐认为呢。”苏槿没有回到,反问道。

秦羽冷哼一声“我自然是不知道郡主的意思,自古从商低贱,郡主这样的身份却偏偏要从商,我是真心不明白所以求教。”

“哦。”苏槿点点头“原来秦小姐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

周围有低笑声传来,秦羽气的胸脯一起一伏,自己不明白?这个女人真是不要脸到极点,非要自己说破才知道什么叫难堪么。

“开茶楼自然是为了赚钱的。”苏槿说的很平静。

哼,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没脑子的,就这样直白的说了出来。不过也好,她自己承认总比自己说出来的强。

“郡主身份尊贵,为了那黄白之物不惜抛头露面做这些低贱的行当,敢问郡主,那黄白之物真的如此重要,重要到郡主放弃所有尊严么。”秦羽越说越有底气。果然那人是对的,这苏槿真的会承认。

只是秦羽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茶楼中除了一些大臣,更多的则是过路的客商,她这一番话贬低了所有从商的人,他们的神色都不太好看,看向她的目光也愈发不友善。

不过就算看到了这些人的目光她也不会在意。他们这些商股本就是低贱之人。

看着仿佛真理在握。言之凿凿的秦羽,苏槿有些不解“秦小姐看来,黄白之物不重要?”

没文化就是没文化。任她怎样伪装都是没用的。粗鄙就是粗鄙,麻雀怎么可能变凤凰呢。

秦羽扬起胜利的微笑,声音更加洪亮了“圣人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苏槿点点头“说的挺好。”

秦羽愣了下,只是下一句话把她彻底说懵了“可是是什么意思?”

这这这,这个女人根本什么都不懂!

秦羽的脸更红了。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一千种一万种应对,就是没想到这个女人根本就没听懂。

也怪自己。明知道这个女人出生低贱,怎么可能明白。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苏槿重复了一遍,看向秦羽“不知道在秦小姐看来,这茶楼如何不义了?”

秦羽没说话,她还来不及反应,这女人不是没听懂么。

“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苏槿有些嘲弄的接着问“执鞭之士,这茶楼在秦小姐眼中如何就成了执鞭之士了?”她顿了顿佯装疑惑道“莫不是在我这茶楼中饮茶的人都成了牲口?”

周围不友善的目光越来越多,秦羽哆嗦了一下,她怎么敢说在这茶楼中饮茶的都是牲口,别说这里还有大臣,就算只有商股她也不敢说这种话,况且秦老爷前些日子可是来过这里的。

百口莫辩,这就是秦羽唯一的感觉。她现在脑子里很乱,不是说这个女人不善言辞的么,怎么三言两语自己就被她说的没了言语呢。

“真是个废物。”远处一辆马车,一双白净的手愤愤的放下了帘子。

“小姐,还看么。”丫鬟小声的询问。

“看什么看,看她接下来如何被打脸么。回府!”

见秦羽不说话了,苏槿却没有打算停止,质疑她开茶楼的又不仅仅是一个秦羽。

“黄白之物,秦小姐说出这些话想必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的。”苏槿冷笑“那不知道秦小姐上街可带有这黄白之物。”

“我们家小姐不带。”之前被打脸的丫鬟赶紧说道,她不能让小姐被这女人欺负。

只是她没想到此言一出,旁边的轻笑已经变成大笑了,而秦羽的脸色也愈加难看。

“你家小姐上街买东西都不用银钱的么。”冬灵笑问。

“自然是我带。”丫鬟瞪着冬灵。

“你一个小丫鬟哪里来的银钱。”冬灵不屑的看着丫鬟,丫鬟果然被激怒了“自然是小姐……”

话还没说完,她便意识到了不对,秦羽看向她,面色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了。

“小……小姐……”丫鬟哆嗦的,忽然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

“没眼色的东西。”秦羽咬牙切齿的看着丫鬟,明知道不是她的错,可是她却没办法朝那个罪魁祸首发火。

“我凭借自己的能力赚钱,有什么不对?”没有理会那个丫鬟,苏槿看着秦羽“秦小姐不在意这黄白之物,想必秦大人也定是两袖清风,不知道尚书府门下可有田庄和铺子?”

这京城之中哪家大臣没有自己的田庄和铺子,也就只有多和少,好和坏之分。

“秦小姐,质问我之前,还是先问问你自己,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真的如此不在乎这黄白之物吧。”

说完,苏槿不理会站在那里的秦羽,扬袖进了茶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提供更优质的手机用户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