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1章 归谁

第二百零一章 归谁

“皇上,皇上……”古和小声的唤道。

皇上睁开眼,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还在上朝。下面的大臣已经安静了,都盯着自己。

唉,这些个无聊的臣子,国家大事那么多不去操心,怎么偏偏就和一个女子过不去了呢。

“皇上,臣奏请免掉怡欢的封号。”高再次站了出来。

“臣附议。”

“臣附议。”

高永安低着头,嘴角微微上扬了。

这就是自己的影响力,又如何,当了那么多年皇帝,自己的意见还不是会被采纳。

自己没有在后宫,可是自己的地位从来不比那个出了个的周家差。周家和自己的政见一向不合。结局呢,周家灭门,皇后“养病”,自己不是还好好的当着右相。

“太子,这件事你怎么看。”皇上忽然看向一直站在那里的晋慕染。

高永安并不惧怕这个太子,太子又如何。皇后已经病养了,现在后宫之中掌权的是荷妃,但那夏王府也不足为惧,太子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儿。

如果太子聪明,就应该知道要怎么说。

晋慕染没有看这些大臣,他迈出一步“儿臣认为,怡欢郡主不过是好奇贪玩罢了,那茶道也不过是她弄出来玩耍之物。”

“玩耍?”尚书秦大人的声音有点发寒“怡欢郡主公然在众人面前宣称自己喜好银钱,实在有损郡主形象,不过是剥夺她郡主的封号,她郡主的身份依然保留。”

一个仅有郡主身份的地位怎么能和有封号的郡主相比。不过这话不会有人说出来,谁也不愿意平白得罪右相和尚书大人。

谁不知道尚书大人的爱女和怡欢郡主在茶道门前的争论。没想到最后尚书大人的爱女竟然黯然离去,到让那没什么才气的怡欢郡主得了好。

“太子,臣知道你和怡欢郡主私交甚好,只是太子大婚在即……”秦大人没说完的话大家都明白。

“秦大人逾越了!”高永安呵斥了一句。

当着众朝臣的面公然说太子和怡欢郡主的事情,打的何止是太子的脸。

果然,晋王府和贤王府两府王爷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太子迟迟没有大婚,在这大殿上为苏槿说话也就罢了。还被人直接道破。这脸面着实有些挂不住。

秦大人没再说话,只是微微拱拱手以示自己失礼。

皇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本来只是一件小事。结果怎么又和太子扯上了关系。

“臣赞同太子殿下的话,怡欢郡主开茶楼只是女儿家找点乐趣罢了,高大人和秦大人怎么能对一个小女子咄咄相逼呢。”温国安站了出来。

高永安的手紧了一下,又是这个人!

仗着自己做过太子的老师。也不知怎么就被皇上倚重成了左相。皇上还曾调侃“朕有两安辅助,这正元一切都安。”

温国安不是什么。在当太子老师之前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翰林院士,好像是当时的德王爷推荐,皇上才召见了他,很是满意。最后成为了太子的老师。

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人也能成为左相?辅助天子?这真是天大的笑话。那岂不是随便一个百姓都能出现在这金銮殿了。

“温大人此言差矣,国事无小事。这怡欢郡主代表的可是天家的颜面,如果让她随意闹下去。那岂不是人人效仿,都去做了商人。”高永安直起身子。紧紧的看着温国安。

“高大人,一个女子岂会有这样大的影响,况且……”温国安顿了下,言语里有了一丝嘲讽“听闻高大人家名下也是有店铺的,难道高大人也从商去了么。”

高永安被噎了一下,这哪个大臣家名下没有田庄铺子的,可是也不能就此说经商啊。

“温大人,怡欢郡主岂可和高大人相比,怡欢郡主乃皇上金口册封的郡主,哪有女人家抛头露面的。”秦大人见高大人没说话,立刻站了出来。

皇上看着几个臣子又为此事说开了,更感觉有些头疼了。

那天的早朝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可有关怡欢郡主开茶道的事情在京城中再次成为了热议。

“一个女人家,本来就应该教子,开什么茶楼。”

“这位仁兄,那茶道也是有掌柜的,怡欢郡主不过是幕后东家有何不可。”

“你见过幕后东家亲自管理茶楼的么。”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怡欢郡主亲自管理。”

“你这土,我看你根本就没去过那茶楼吧……”

两人说着说着就要动了手脚,周围的人又乱哄哄的去劝架拉开。

“郡主,这些人可真有意思。”冬灵笑眯眯的看着苏槿。

这放在几日前,她绝不是这种反应。

“郡主。”雪芽的脸色有些苍白“那些人,那些人都说郡主……”

苏槿头也没抬的继续看手中的书“说什么。”

雪芽垂下头,还没说话,冬灵悄悄拉了一下她,那些人的那些粗鄙的语言,不要说给郡主听了,没得惹人生气。

没听到雪芽说话,苏槿这才抬起头“怎么了?”

雪芽看了冬灵一眼,才嗫喏的道“那些人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

“哦。”苏槿点点头,把目光重新投向手中的书,这是她闲来无聊从长公主那里借的,是一些民间杂谈,还挺有意思的,“那就不用说了。”

苏槿不说话,几个婢女也不出声,房间里却有种奇怪的寂静。

“郡主,真的不在意么。”冬灵摆饭的时候忍不住问道。

一碟小菜,一盘花椒鸡,一碗白米。

郡主一向吃的简单。

苏槿刚拿起碗筷的手便放下了,她看着冬灵“那些话既然不是什么好话。我又何必在意呢。”

冬灵有些不解,真的不在意么。可是看着面前女子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在意一般。

不但不在意,有时候在街上听到了,郡主还会和她们开玩笑“我倒从来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这样抠门了。”

那是一个书生在街边茶摊说的,说郡主每日都抱着金银睡觉,吃饭从来只吃一叠青菜配一碗米粥。

“我开茶道也好。做别的事情也罢。只是因为我想,我有自己的目的。其他人怎么看,与我何干呢。我不做。他们便不会议论了么。”

苏槿的这一番话说的雪芽和露珠有些似懂非懂,但是冬灵却明白了。

自己问心无愧,与他人何干。

“祖母,怡欢郡主这样被人非议终究不是件好事。”自从周家败落。周玉蝉在夏王府就和透明人没什么两样了,很少这样主动说话。

夏老眼里也充满了担忧。她知道苏槿是个有主意的,可现在局势对她确实很不利。

“玉蝉,你觉得应当如何呢。”现在儿媳妇已经不在身边了,也只能和孙媳妇商量了。好在这个孙媳妇是个知书达理懂事的。

周玉蝉惭愧的低下头“孙媳,也没有好的办法。”

夏老王妃叹了口气,她之前和夏老王爷说起此事。夏老王爷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不太在意吧。

周玉蝉想了想,分析道“这朝中大臣家里都有些铺子,他们为什么可以这样指责郡主呢。”

夏王府自己也有不少田庄铺子,这里面的收益夏老王妃是清楚的。没有谁真的从心底不在乎那黄白之物。那这些人跳出来指责苏槿的原因……

“因为她只有一个人。”夏老王妃放下佛珠,放佛事情一下就明了了“那些大臣欺她只是一人,虽然说是我义女,却终究不把她当夏王府的人!”

周玉蝉唇角扬起一抹微笑,不过她很快掩饰住了,一脸的忧色“是啊,如果郡主的茶楼是在夏王府名下,想来就不会有此事了吧。”

夏老王妃看着周玉蝉,德王府被火烧以后,德王府的那些田庄和店铺,全都归到了周玉蝉手里。但是周玉蝉没有亲自处理,反而是交给了她,自己反复推脱,只是周玉蝉一再坚持自己才使人帮着照看。

这样做便不算是女子经商了,也不会有人非议。

“茶道变更主人?”苏槿重复了一遍夏老王妃的话。

夏老王妃点点头“郡主,我们夏王府绝不会贪图你什么的,这样一来,外面那些人便不会在非议你了。待你出嫁的时候,这铺子作为你的陪嫁就是了。”

怕苏槿不明白,夏老王妃补充道“那茶道每年的盈利会送到你这里,除了官府的文书上的改变,和现在一切都一样。”

冬灵看了一眼夏老王妃,真的能一样么。

官府的文书上一旦变更了,那茶道就不属于郡主了。

“哦。”苏槿没有了下文。

也没有说同意,也没反对。

夏老王妃有些尴尬“郡主,我真的不是要贪图你那茶道。”

“我知道。”苏槿看着夏老王妃“所以你是为好。”

夏老王妃想点头,却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论年龄自己可以当苏槿的祖母了,就是按照她们的关系,那也是义母和义女的关系,怎么自己在她面前却有种小辈的感觉。自己好歹也是王妃,对方也不过就是个郡主,这种感觉着实有些难受。

“好吧。待我考虑一下。”

本来也没指望苏槿能立刻答应,不用费太多口舌能让她考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夏老王妃舒了口气,只是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茶道现在生意不错,让一个小女孩就这样放弃,多半是想不通的吧,临走前她叮嘱冬灵“好好劝劝你们郡主,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劝郡主?冬灵只是笑着将老王妃送出了门。

“郡主,真的要把茶道送给夏王府么。”雪芽皱着眉,很是不解郡主为什么会答应考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