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2章 敢要

第二百零二章 敢要

那日夏老来府的事情好像被人遗忘了,苏槿不提,下面伺候的婢女自然也不会提,当然,这郡主府的丫鬟本来就没几个。

苏槿一如既往的会定时去茶道看看,只是每次去都会幂篱。

郡主是不会把这茶道给夏王府的。

这不仅仅是婢女的想法,夏王府也是这么想的。

“绿意,这是第几日了。”夏老王妃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只是那时快时慢的动作表示了她现在并不平静。

“十日。”绿意毫不迟疑的回答。

自从老王妃从郡主府回来就一直担心着这个事情,开始的时候是问郡主府有没有使人过来,后来就变成了计算从那边回来以后的日子。

老王妃睁开眼,放下佛珠“都十日了啊,我还以为那个孩子是个通透聪明之人呢。”

“老王妃,郡主不理解您的苦心,您也别往心里去。”绿意安慰道。

老王妃摇摇头“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啊。”

绿意僵了一下,老王妃真的把苏槿当做自己女儿了么。

“当做女儿?”欧阳洵嘲讽的笑道“真的当做女儿又岂会如此不理解她呢,又怎么会散步出那种言论。”

橙影低着头没说话。

朝廷中有关怡欢郡主开茶楼的事情还没说出个所以然,又有流言传出夏老王妃欲帮着自己的义女,将茶道归为夏王府的名下,哪曾想怡欢郡主不识好歹,舍不得银钱,愣生生拒绝了。

这种贪利忘恩之人。必须被唾弃。

茶道的生意也冷落了不少。只是茶道的掌柜似乎并不在意,依旧推出那起司蛋糕和各种新茶。

“朝廷这些人我看是太闲了,整日围绕个女子争执个什么。”欧阳洵摇摇头“这样的朝廷,还能称之为朝廷?”

橙影抬起头,主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怡欢郡主。”周玉蝉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她只见过苏槿几面。这女子总是一副无所谓云淡风轻的样子。

“夏大。”对于周玉蝉的突然造访。苏槿没有任何意外。

“我只想问郡主,这茶道是否愿意……”周玉蝉咬咬牙,决定还是直接说。面前的人似乎不太喜欢别人拐弯抹角的说话,不过也许别人旁敲侧击她也听不懂。

“你是代表夏王府还是代表你自己呢。”苏槿盯着周玉蝉。

德王府虽然没了,可是周玉蝉还是夏启正的妻子。虽然看起来比以前更憔悴了,可是她的精神似乎并没有受影响。

代表夏王府还是代表自己?

这该怎么回答。周玉蝉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聪明淡定的,哪怕德王府不在了。她依然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夏王府过的很好,只是面对苏槿,总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

“我代表我自己。”她这次来并没有和夏老王妃说过。

苏槿点点头“那便不必说了。”

除了冬灵,其他人都感到很诧异。郡主竟然如此不给周玉蝉脸面。

果然,周玉蝉苍白的脸立刻红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郡主是觉得玉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和郡主说话么。”

不等苏槿说话。她接着道“是因为德王府覆灭了,所以郡主觉得玉蝉没有什么分量了么。论辈分。玉蝉应该喊郡主一声姑姑,只是,玉蝉虚长了郡主几岁,是不是在郡主眼里,玉蝉连坐在这里的资格也没有呢。”

说这话的时候,周玉蝉的声音是颤抖的,眼睛水汪汪的,一副弦泪欲泣的模样,惹人心疼。

只是,那心疼之人显然不包括苏槿。

苏槿有些惊讶,“夏大少夫人,如果我认为你没有坐在这里的资格,你觉得自己能坐在这里么。”

周玉蝉身子晃了一下。

冬灵差点没笑出来,郡主这不给人留情面的话倒有点像欧阳洵了。原来的那位主子也是这种脾性,总是能把人呛得说不出话。

“夏大少夫人觉得德王府遭了横祸和我有关么。”

周玉蝉摇摇头,咬了下嘴唇,想整理一下思绪再开口,只是苏槿并没有给她这个时间。

“既然和我无关,那夏大少夫人又何必在我面前说什么德王府覆灭所以我瞧不起。”苏槿的语气有点冷漠“瞧不瞧得起和这有什么关系。你也知道,论辈分你应当喊我姑姑,我就是你的长辈,说什么虚长我几岁,我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虚长几岁便可乱了礼节。”

虚长几岁又如何,辈分才是最重要的。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周玉蝉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今天的造访了。

“你代表你自己,我只是觉得没什么想和你说的而已。”苏槿挥了挥手“送客。”

周玉蝉站在郡主府门口的时候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叫什么事,自己来这里,坐下连茶水都没喝完便被赶了出来。

没错,是赶了出来!

苏槿送客二字一出口,冬灵便上前做出了请的手势,苏槿更是直接起身回房了。

周玉蝉捏紧了锦帕,果然是低贱的丫鬟出身,什么礼节也不懂,粗俗不堪。

周玉蝉去了郡主府的事情夏启正很快就得知了。

“被请了出来?”他也有些惊讶,印象中那个女子好像不是那种性格,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自己彻底不了解了呢。

“是啊。”绀青很有些愤愤“她这也太过分了。”那可是夏王府的大少夫人,就算没了娘家,可是在京城中那些贵人依然会看在夏王府的面子上给几分薄面的。

夏启正浅笑了一下,在那个女子眼里,只怕夏王府也没什么分量吧。说她不懂人情世故,可是她却能够得到长公主和皇上的青睐,说她聪慧。却得罪了人而不自知。

不过也可能是知道了也不在意吧。

“少爷?”见夏启正没有说话,反而轻笑,绀青有些说不下去了。

老王妃再度来到了郡主府,依然是好茶相待,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郡主,上次那事,郡主考虑的如何了。”夏老王妃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苏槿看着夏老王妃。那双眼睛似乎能将人看穿一般。

不用紧张。夏老王妃告诫自己。

“夏老王妃如此做是真的为我好么。”夏老王妃本以为苏槿会故作惊讶的问她什么事,没想到她还是这句。

“郡主此言到底何意。”夏老王妃有些义愤填膺“难道夏王府还会贪郡主那些银两么。”

夏老王妃忽如其来的怒火让冬灵和雪芽都有些怔怔。

苏槿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夏老王妃。

夏老王妃被她看的十分不自在。过了半晌,见苏槿仍旧没有开口的意思,问道“郡主这样看着我到底意欲何在?”

苏槿轻飘飘问道“夏王府,敢要这茶道么?”

轰。

夏老王妃只觉得血液一下涌上了头。

夏王府。敢要这茶道么。

这是什么话,一个小小的茶楼。有什么敢要不敢要。她竟然如此威胁自己么。

“郡主若是不愿意,也不用说这话来羞辱人。”夏老王妃说着便要起身,自己明明是为了她好,她却一副自己要夺她财产的样子。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苏槿会任由夏老王妃离开的时候。苏槿却朝夏老王妃行了个礼“既然义母是为了苏槿好,那这茶楼就交给夏王府吧。”

义母,苏槿很少这样称呼夏老王妃。最近几次见面更是直接唤的夏老王妃,一声义母。这其中的态度不言而喻。

夏老王妃也没料到,这女子怎么又立刻妥协了。她站在那里,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冬灵最先反应过来,她上前搀了一下夏老王妃“老王妃,家郡主怎么会羞辱您呢,您可是她义母。”

有了台阶,老王妃也就顺势软了口气,坐了回来“郡主,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受那些人的非议。”

苏槿点点头“义母说的有理。明日我就去官府,把这茶道改在夏王府的名下。”顿了顿她又问道“改在谁的名下呢。”

老王妃想起之前孙媳的话,道“改在启正名下吧。你是他姑姑,他也不敢贪墨什么。”

冬灵看了一眼老王妃,郡主可比夏还小几岁,空有那姑姑的辈分有什么用,而且也不是亲姑姑。

也不知道这老王妃是真想不到,还是故意忽视掉。

夏王府经历了之前夏王爷和王妃被流放的变故,金钱上是受了不少损失的,可也不能抢占郡主的茶楼。

夏老王妃又和苏槿絮絮叨叨了很久,大意就是让她放心,夏王府接管以后一定会让茶道生意更加兴隆,诸如此类的话说了大半天,苏槿也没有反驳,只是认真的听着。

苏槿前后态度的反差让夏老王妃有些不解,不过心里却是高兴的。这女子总算明白自己是为了她好。

苏槿没有食言,第二日果然去了官府,很快茶道的文书便更改了送到了夏王府这边。

因为文书上写着夏启正的名字,这文书自然送到了夏启正手里。

这茶楼,就归自己了么?

夏启正觉得有些不真实,可是手里的触感不会骗自己,纸上面写的字也不会骗自己,这茶楼,真的归自己了。

“郡主,到底为什么……”冬灵这次实在是想不明白了,郡主不是那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可是为什么又……

“她是义母嘛。”苏槿站起来舒展了下久坐的身子“我们去街上走走。”

义母?真的是因为这个么。冬灵虽然还是不解却也不再多问,匆匆跟了上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