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3章 是非

第二百零三章 是非

问问自己的心? 是不是真的不在乎这黄白之物?

这句话问懵了很多人,不仅仅是站在那里的秦羽。(替罪新娘)

世人多清高,重农抑商也是传统,怎么今日被这女子说出来,感觉有些不一样了呢。

韩林摇摇头,自己怎么会因为一个女子的话便对圣人的话产生了怀疑。

他抬起头,他是个书生,只是听同窗说这茶道的牌匾写的不错才特意来观摩的。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不知道在秦小姐看来,这茶楼如何不义了?”

“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

“执鞭之士,这茶楼在秦小姐眼中如何就成了执鞭之士了?”

韩林的脑袋里反复回响的都是之前两个女子的对话,她似乎也没有反对圣人的话啊。

那难道重农抑商是错误的?

韩林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吓到了,这怎么可能呢。从商本就是低贱的,商人之子连科考的机会都没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商人,则是最下等的了吧。

“韩呆子,又在发什么呆呢。”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原来是一同来求学的朱子哲。

韩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本就是穷苦地方来的,因为课业极好,家里好不容易才凑足了几两银子让他来京城求学,为的就是能够有朝一日拔得头筹,能够金榜题名,自己怎么在这胡思乱想起来。

朱子哲看韩林这样也不意外,韩林是书院著名的书呆子,家境不好,在一群公子哥里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茶道可不是他能消费的起的,想必是看这牌匾看呆了。

“既然来了,不如一起进去品茶吧,听说这家茶楼的茶师茶艺很好,茶也新奇,那种最流行的新茶便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京城至今也没有第二家。(护花男医)”朱子哲说着便抬脚往里走。

“子哲兄,我……”韩林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你这书呆子,朱兄愿意请客你还不识抬举么。”韩六郎的眼里有一丝鄙夷“就你这样怎么可能是我的本家。”

这韩林来书院的第一天,因为同姓,不少同窗便开玩笑说他是自己的本家,自己怎么可能有这种穷光蛋亲戚。

“韩兄,我并不是……”韩林剩下的话没说了,因为韩六郎已经跟着朱子哲进了茶楼。

朱子哲是书院中最受欢迎的,他勤学好问又聪明,先生自然是对他另眼相待,听闻他父亲是翰林院的院士,他平素为人又大方,所以同窗的学子都很喜欢和他一起。

他既能和韩林这种穷人交好,也能和诸如韩六郎这种纨绔玩在一起。总而言之,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没错,朱子哲给韩林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厉害。

“这里生意很好啊。”韩六郎惊叹的环顾了一下茶楼,座无虚席。

“客官,我们这边包间已经满了,只有一楼靠窗的那一桌了。”小二面带微笑的指着大厅的一角。

那是一处有些偏僻的小角落,但是因为靠窗,所以费用并不低。只是位置不好,又狭窄,所以空着没人坐。

韩六郎摇头,“朱兄,我们还是改日再来吧。”

朱子哲犹豫了一下,看到还站在门口有些踟蹰的韩林,刚要说话,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我不在乎!”

这一声吼得本来有些嘈杂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了。

秦羽几步走进来,看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小二,恶狠狠的问道“你们家郡主呢,告诉她,我不在乎!”

“原来秦小姐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秦小姐不在乎的到底是黄白之物还是你的名声呢。”一个有些淡漠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不大,却很清晰。

原来茶道的东家,那个曾经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怡欢郡主也在呢。不少人好奇的抬头,毕竟他们只是一般百姓,没有见过怡欢郡主。

可惜这郡主此时还坐在包间里,他们抬头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这声音,”韩六郎挠了挠头“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呢。”

“但凡个女子声音你都听过。”旁边有人嘲讽“韩家六公子可是万花从中过的人。”

韩六郎并不气恼,他留恋花丛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自家老爷子都不说自己,这些外人的话更不用放在心上。只是他是真的感觉那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苏槿一句话再次将秦羽问的满脸通红。

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就此离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会被愤怒冲昏了头,一个大小姐,怎么能够在这种地方尖声说话呢。

“小姐,我们走吧。”丫鬟怯怯的说道,她实在不想在继续在这茶楼待下去了,这些人的目光都看着小姐,而且都是那种讽刺的眼神。

秦羽没说话,她捏紧了拳头,做点什么啊,说点什么也行啊,怎么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走掉么。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身为一个郡主,怎么可以如此欺人呢。”寂静中的男声显得很突兀。

韩六郎顺着声音看过去,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引得周围的人目光又都看向他,他慌忙摆手“没事,没事。”

谁能想到那个韩呆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替秦家小姐说话呢。

这个声音对于秦羽来说无疑是天籁,她稳定了下心神,朝韩林福了福身“秦羽谢公子仗义执言。”

韩林慌忙避开了秦羽的礼,口中连连说着不敢。

此时的秦羽低着头,眼眶微红,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似乎真的是被那可恶的郡主欺负了一般。

这个郡主会如何呢,大家都带了点兴奋,刚才秦羽和这个郡主在茶楼门口的一番交战他们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这下这个郡主会如何让这个穷书生下不了台呢。

“公子。”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喊道,是那郡主的丫鬟。

冬灵三步两步走到韩林面前,就在所有人都在期待这丫鬟会如何教训这穷书生的时候,她的做法却让所有人惊讶。

“公子,郡主让我将这五十两银子给你。”冬灵手上拿着一个布包。

五十两,银子?!

这郡主是魔怔了吧,怎么会给银子!这书生可是说她欺人呢。

没有理会众人呆愣的样子,冬灵笑眯眯的接着道“公子没有必要因为一点黄白之物便刻意去维护一些人。”

轰。韩林的脸立刻红如猪肝。

朱子哲轻笑了一下,这个郡主,倒是有些小心眼。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此说韩林,只怕韩林会和她闹个不休了。

他可是了解韩林的,有些迂腐,被人这样羞辱,他才不会管对方是谁。

果然,韩林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冬灵“尔敢……尔敢……”气的他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羽的脸色更难看,苏槿这话实在有些毁了自己清誉的意思。

“小姐,我们走吧。”丫鬟催促道,小姐如果继续站在这里,这郡主要是再语出惊人,那小姐的声誉是真的彻底没了。

秦羽看了一眼众人和那书生,知道现在走是最好的时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书生身上。谁还会管她之前是不是失礼说出了什么出格的话语。

冬灵看到了秦羽悄悄离去却没有出声,郡主说过可以不必管这个秦家小姐。

“吾看不惯尔等欺压旁人,便如此羞吾?”韩林挺直了胸膛,他来京城的日子不短,可也没拿过人家一分一毫。

“哦。”冬灵收回手“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吧。”说完她也不理会别人,咚咚咚跑回了二楼。

韩林傻了眼,他还准备和这小丫鬟理论一番,哪曾想人家根本就不理他。

不知道是谁最先笑了出来,等韩林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厅已经恢复了先前的热闹,只有他孤零零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子哲兄,这茶楼着实不是个好去处……”韩林顿了一下,他本想着同窗情谊劝朱子哲也离开这,结果看到了韩六郎似笑非笑的眼睛,改口为“我先告辞了。”

朱子哲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韩林站在原地嗫喏了两下,最终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韩呆子还真有意思。”韩六郎看着韩林离开的背影笑了。

朱子哲抿了一口茶,他点的是极为普通的龙井,没有说话。

“朱兄,你觉得呢?”见朱子哲没有说话,韩六郎低头,这茶很好喝?

“是挺有意思的。”朱子哲唇角上扬。

“那书生真有意思。”冬灵和苏槿说着韩林的反应,很是高兴。

苏槿却没说话,她看向窗外,从她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楼发生的事情。

“郡主,不高兴么……”冬灵说完发现苏槿并没有任何表示。

“你们家郡主哪里会不高兴呢。”欧阳洵顺着苏槿的目光看过去“这茶道生意很兴隆呢。”

因为开着窗,大厅中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入了二楼。

生意,果然很兴隆呢。

“像那秦羽和那书生,这些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你家郡主费心呢。她来这,就是为了看看自家的茶楼吧。”欧阳洵撇了一眼看的很专注的苏槿。

苏槿收回目光,脸上挂着浅笑“是啊,我是商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