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4章 打脸

第二百零四章 打脸

一秒记住,精彩网络小说免费阅读!

“怡欢郡主今日不便待客,夏大少夫人还是改日再来吧。”雪芽重复着冬灵教她的话。

周玉蝉本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雪芽,这下,连最后的笑意也不见了。

“雪芽,我记得你原本是夏王府的丫鬟吧。”

“是的,大少夫人记得没错。”雪芽直视着周玉蝉,心里反复给自己打气。

“雪芽,你要记住,你是郡主的丫鬟,不是夏王府的,不用对那些人卑躬屈膝。”冬灵姐姐不止一次的告诫自己“不要给郡主丢脸。”

自己是郡主的丫鬟,雪芽挺直了腰,毫无惧色的看着周玉蝉。

周玉蝉皱眉,这丫鬟怎么回事,自己前几次来的时候还是那种唯唯诺诺的模样,怎么这次来态度变了。

“雪芽,既然是夏王府出来的丫鬟就要懂规矩,没得让人说……”周玉蝉话还没说完便被截断了。

“夏大少夫人,雪芽如今是郡主的丫鬟。”

这个贱婢,现在竟然敢打断自己说话了,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教育丫鬟的。

不过那女人本来也就是个丫鬟,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丫鬟……

不对,那女人既然是丫鬟,怎么会态度变的强硬。

周玉蝉脑子里一时间闪过许多念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雪芽已经进去了,留给自己的只是那个紧闭的大门。

“给我继续敲。”周玉蝉咬牙切齿的吩咐旁边的丫鬟。

丫鬟哆嗦了一下,犹豫道“大少夫人,这可是郡主府……”旁边路人已经纷纷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那又怎样!”周玉蝉的声音有些高,看过来的人更多了。

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了。周玉蝉闭上眼睛,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

她先是害得弟弟周七郎惨死。姐姐也被囚在宫中疯癫了,一场大火把德王府烧了个干净。

这一切,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自己只不过才刚开始复仇,怎么就如此不顺。

周玉蝉抬头,天气有些阴,似乎要下雨的模样。

天。就是如此不公么。

郡主府内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苏槿看着已为人妻的红杏。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郡主。”红杏的眼眶有些红,自己离开夏王府的时候,她还为苏槿担忧了很久。不知道卢氏要将她如何,没想到再次相见,苏槿已经成为了郡主。

收起心中那些怅然,苏槿笑着扶起了红杏和魏姨“在夏王府的时候。你们也可以说是我最亲近之人了。”

魏姨擦了擦眼睛,却不敢像从前那般拉着苏槿叙旧了。

身份有别。

“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吧。”苏槿顿了顿“冬灵会安排的。”

欧阳洵送给她的这个婢女很是能干。府中大小事务都是由她安排的,让自己省心又放心。

“嗯,多谢郡主了。”魏姨施礼,苏槿并没有避开。

有些东西。是不可能避免的了。

“郡主,今天夏王府的大少夫人又来了。”冬灵正在帮苏槿梳头,郡主不太喜欢那些繁复的编发。晚上入眠前只用把头发散开梳顺就好。

“周玉蝉又来闹了?”苏槿没有像往常一样只是嗯一声便不说话。

“明日她再来你便让她进来吧。”苏槿沉吟了一下“总是把她挡在门外也不好。”

夏王府的大少夫人整日在郡主府门口叫嚣,这传出去又不知道是怎样的是非了。

“郡主。你心里,很苦吧。”话一出口,冬灵就觉得苏槿僵了一下。

自己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呢。冬灵恨不得打自己嘴巴一下,明明是在心里想的,自己怎么能够谈论主子的事情呢。

不过僵硬只是一瞬间,苏槿只是闭上眼“是啊,很苦。”

冬灵微怔了,欧阳洵身边一向只有几个暗影,她是不用贴身伺候的。不过欧阳洵绝不会在下属面前说累,说苦,一向是坚强的。

郡主给她的感觉也是如此,突然听到郡主这样说,她有些反应不及时。

其实,郡主今年也不过是十四五岁吧。

在烛光的映照下,苏槿的脸显得很柔和。白嫩的皮肤好像透明的一样,长长的睫毛投下了剪影。

美。

这是冬灵唯一的感觉。

苏槿睁开眼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湿润,不过冬灵很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因为那眼睛灿烂如星般,哪里会有脆弱的感觉。

“时候也不早了,你下去吧。”苏槿的声音淡淡的,仿佛之前说苦的那个人不是她。

郡主晚上从来不需要人贴身伺候,冬灵退下关好了房门。

烛光并没有熄灭,郡主一般睡前要读一会书才会入眠。冬灵看着从窗户透出来的烛光,叹了口气。

人人都道郡主好福气,能从一个粗使丫鬟变成高高在上的郡主,可是这中间的艰辛又有多少人能懂。

她来之前便从橙影那里得知,郡主曾经被夏王府的前王妃卢氏卖到过那评仙阁。

评仙阁可是京城中最大的风月场所之一,和欧阳主子开的翠仙楼可是并驾齐驱的。

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是怎样在那种地方度过,又是怎样巧妙的全身而退的。

这些在自己印象中不可思议的事情,郡主全部完成了。

现在的郡主,依然是一个人吧。

看似很多人在身边,只是还是一个人。

墨竹和米粒,红杏和魏姨,现在只能以主仆的身份去相处了,郡主心里也是苦的吧。

毕竟,她现在是郡主了,不再是夏王府的那个小丫鬟了,如果还和这些人以平等的身份去相处。那只会让其他下人感觉这个主子软弱可欺。

“冬灵,叹什么气,难道在怡欢郡主这里不好么。”一个带些调侃的男声响起。

怎么会不好,再也不会遇到比郡主更好伺候的主子了吧。

等等,男声?!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男声,米粒和墨竹都不住这边啊。

冬灵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个男人,刚要喊人。只是那声音又被她自己生生咽了回去。

“嗝——”一个大大的响嗝打了出来。

青影噗嗤一声笑了。

“你——嗝——怎么——嗝——还会在这里——嗝——”因为抑制住了自己本欲喊出的话。冬灵吃了一大口风进去,这嗝是怎么也停不住了。

这滑稽的样子逗得青影笑的浑身都在颤抖。

“嗝——”冬灵责备的看着青影,这还不是都怪他。忽然不声不响的出现,害得自己以为郡主府有登徒子闯入。

“我来看看而已。”青影说着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在冬灵几个穴位点了几下,总算止住了冬灵不停的嗝声。

看看?冬灵有些狐疑“欧阳主子让你来的?”

因为自己跟了郡主。不能再称欧阳洵为主子,可是称欧阳公子她又觉得怪怪的。

青影看向那已经熄灭了房间。那是苏槿的。

“嗯。”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郡主这里可还好?”

冬灵却没回答,只是盯着青影看。

“怎么了。”被冬灵一直盯着,青影显得更不自然了。

“欧阳主子怎么会派你来?”冬灵还是有些不信。

欧阳洵不可能对郡主的事情不知道,他想见郡主也可以直接来。怎么会让青影大半夜的过来,郡主现在又不是夏王府的小丫鬟,想见一面还得想各种理由。

而且。青影一向话少,今天还是她头一次看到青影笑的这样花枝乱颤。这人不会是易容的吧。

这么想着,冬灵的手也就自然的伸向了青影的脸。

“喂喂,你干什么。”青影向后跃了一步,躲开了冬灵的手。

冬灵不说话,戒备的看着青影。

青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身上拿出个信号弹,这是听风阁特有的东西。

冬灵没说话,戒备的神色少了些,但也仅仅是少了些而已。

“冬灵。我只是替主子来问下情况。”青影解释道。

“就算主子派人来问,也会派橙影。”橙影就和欧阳主子的小厮一样,这是听风阁都知道的。

“橙影……”青影支吾了一下“橙影今天有别的事。”

冬灵哦了一声。没说话,两个人就那样互相瞪着。

“没事,没事我就先走了。”青影犹豫了一下,再次看了一眼那个黑暗的房间,几步跃上房梁,没了踪影。

这青影,怎么变得那么奇怪了。冬灵挠挠头,她听说过,郡主会些功夫是跟着青影学的,一向不爱说话的青影和郡主相处一段时间以后回去好像也变得话多了些。

但这都是听说,自己切实感受了下青影的变化……

冬灵脑子里闪现过原来那个一脸冷漠的青影,和黑阎王似的,今天这个……

她哆嗦了下,人真的可以发生这么大的改变么。

在房梁上穿梭的青影不免苦笑,自己这是怎么了。许久不见,居然想亲自确认下她过的好不好。

主子对苏槿的感情自己是清楚的,自己在做什么。

青影停住了脚,低下头,忽然觉得有些茫然。

“我只是替主子来看看她。”他低声呢喃了一句,片刻后,再不迟疑的朝丞相府方向奔去。

“怡欢郡主!”周玉蝉的声音再一次在郡主府门口响起。

曹管家看了一眼周玉蝉,摇摇头,这个女人每天清晨就来郡主府门口,也不见让她进去。

要不要和少爷说呢,少爷这几日似乎全然没理会这个怡欢郡主的事情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提供更优质的手机用户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