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5章 再辩

第二百零五章 再辩

“再叫。”周玉蝉盯着紧闭的大门,她就不信这个女人能躲自己一辈子。

丫鬟再次举起手,准备敲上去,门却在这个时候开了。

这次出来的不是雪芽,而是冬灵。

冬灵伸了个懒腰,很是不耐烦的问道“大清早的,干什么。”

周玉蝉按捺下心中的怒意,上前道“怡欢呢,我要见她。”

冬灵放下手臂,懒洋洋的瞥了一眼周玉蝉,笑道“原来是夏王府的大少啊,这大清早的来郡主府做什么。”

周玉蝉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锦帕,心中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和一个小丫鬟一般见识,“我是来见怡欢郡主的。”

冬灵点点头“我们家郡主还没起来呢。”

周玉蝉望了望天,虽然现在是早上,但是按照一般人家的规矩,都是应该起来了的。

不过旋即她又想起,这个女人算是独居,哪里来的规矩,也带的这些个伺候的丫鬟没有规矩。

“那劳烦姑娘去通禀一声。”周玉蝉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这个丫鬟不是雪芽,自己有些拿捏不准她的性子。

冬灵有些惊讶“夏大少夫人没听清么,我们家郡主还没起来呢,我怎么能够去打扰我们家郡主清梦呢。”

清梦……

如果不是自小的教养,周玉蝉已经要破口大骂了,这个点了还什么清梦。她总算能理解为什么秦羽在茶道门口被苏槿三言两语就说的失了大家闺秀的仪态。

“可是已经这个时辰了……”这丫鬟不会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吧。

冬灵为难的看着周玉蝉“夏大少夫人,我们家郡主不让我们去叫她呢。”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周玉蝉强迫自己不要失了理智“那不知道郡主什么时候能起来呢。”

“这可说不准呢。郡主起床的时辰都不一定。”冬灵好像在思索“我记得最长的大概是直接睡了一天吧。”

“可是我是真的有事要找郡主商谈。”

冬灵没说话了。只是一副为难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少夫人。”丫鬟小声的唤道。

周玉蝉没好气的看,丫鬟小心的指了指她的钱袋。

钱袋?周玉蝉瞬间明白了丫鬟的意思。她也是被这婢子气急了,竟然忘记了有钱能使鬼推磨。

周玉蝉从解下钱袋,犹豫了一下,将钱袋递了过去“烦请姑娘还是替我通禀一声吧。”

冬灵毫不犹豫的接过钱袋,掂量了一下,露出个笑容“那我进去看看郡主醒没有。”

看着冬灵的背影。周玉蝉忍不住小声呸了一声。还当这婢子多维护那女人呢,也不过是个见钱眼开的人。

“郡主,郡主。”冬灵兴奋的一路小跑到了苏槿面前。苏槿正坐在廊下吃茶。

“郡主,你看,这是那夏王府的大少夫人给的。”冬灵将钱袋递给苏槿,苏槿却没有接。

“既然是给你的。你便收着吧。”苏槿望望天,这天似乎又要下雨了呢。

“郡主。这里可有十两呢。”冬灵强调的重复了一遍“十两。”

旁边的雪芽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冬灵姐姐什么时候这样看中十两了。”

冬灵哼了一声“我知道你这小丫头是嫉妒我,今天没让你去开门是不是很遗憾呢。”

雪芽忙摇头“我去了大少夫人也不会给我钱的。”

听着两个丫鬟凑趣,苏槿的唇也不禁上扬“冬灵。帮我把那本书拿过来。”

“嗯。”冬灵将钱袋挂在身上就朝里屋跑去。

“婢子还从来没见冬灵姐姐这样活泼过呢。”雪芽笑道“一直觉得冬灵姐姐是那种稳重又严肃的。”

苏槿拨弄了下茶盏“她啊,也不过是想逗逗我们罢了。”

“郡主,看这天等下要下雨。要不然我们煮茶观雨吧。”冬灵拿着书兴致勃勃的走过来。

“冬灵姐姐还懂煮茶观雨呢。”雪芽嘻嘻笑着“我从来不知道冬灵姐姐知道的那么多。”

苏槿也来了些兴致“好啊,那就煮茶观雨吧。”

得到郡主的首肯。冬灵和雪芽立刻开始准备起来,一向言语不多的露珠也跟着跑前跑后。

她们似乎都忘了,郡主府门口还有人在等待。

“这个贱婢,拿了钱却不办事么。”周玉蝉站在门口已经很久了,她能感觉到过路的行人投过来打量的目光,其中几道还有那么些不怀好意。

“大少夫人,要不然我们今日先回去吧。”丫鬟忍不住劝到,这天色越来越阴沉,只怕很快就会下起大雨。

周玉蝉狠狠的瞪过去“这钱都给了,来了那么多日了,也等了那么久,怎么能就此回去。”

昨日就是因为下雨自己便坐马车回去了,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找那女人问个清楚明白。

本以为茶道归了夏启正那个女人会不甘,会愤恨会闹,哪知道一切风平浪静。

没能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也就罢了,结果这茶道不但无法盈利还开始亏损,没想到这都并不是最糟糕的。

那日自己正在看原来德王府铺子的账簿,茶道的大掌柜上门了。

“什么?欠钱?”周玉蝉惊讶的看着大掌柜“什么时候。”

大掌柜满脸急色“这茶道原来一直就欠着钱呢。”

茶道请的茶师,买进的茶叶,都是打的欠条,这是周玉蝉始料未及的。

“可,可为什么如今才发现。”周玉蝉强迫自己镇定。

大掌柜垂下头“账目上没有写,我也没往那方面想。”是啊,正常人谁会往那方面想,谁能想到一个茶楼开张居然是借钱在运营。

“多,多少钱。”周玉蝉发现自己的声音抖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会抖,大约这就是所谓的预感。

果然,自己的噩梦成真了。

“三千两!”周玉蝉失声叫了出来。

大掌柜低着头不敢说话,他当时看到这个数字也是大吃一惊,比大少夫人的反应尤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玉蝉深吸一口气“怎么会这么多。”

如果这个大掌柜不是自己请的,是自己一直信赖的人,她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伙同别人一起来讹诈自己了。

“茶道所用的材料都是最贵的。”大掌柜干巴巴的道“所请的茶师也是京城中有名的。”

“那。那之前的盈利呢。”周玉蝉话音刚落就猜到了答案。

“之前的盈利都已经送到郡主府了。”

也就是说。自己接手了一个除了欠账什么都没有的茶楼?

怪不得,怪不得这个女人会如此轻易的放手,竟然是这样的算计。

可是自己又不能找夏老说。毕竟这茶楼现如今是夏启正的了。

“三千两?”夏启正愣了一下“我哪里有这样多的钱。”夏王府现如今不比,他现在也不是夏王爷,怎么可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

周玉蝉将来龙去脉细细说给夏启正听了一遍,他沉吟了一下“既然如此。还给她便是了。”

还给她?

“,那你这样让祖母颜面何在。”以为她好的名义从她那里要来了茶楼。现在在说什么还回去呢。

夏启正皱眉,他本就不太赞成这样做,只是祖母认为好,他平白多一个茶楼自然不会不乐意。现在出了这些个麻烦,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到这样的夏启正,周玉蝉感觉自己心都凉了。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夏启正喜欢那个女人。可是他毕竟已经是自己的夫了。而且自己现在没了娘家,在夏王府一切都要仰仗他。

“我,我会在和怡欢郡主谈谈的。”周玉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嗯。”夏启正对于这些事情并不太热衷。

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周玉蝉眼睛有泪珠划过。

只是夏启正并不知道,或者说,他知道也不会在意。

天上开始飘雨,很快就成了倾盆大雨,行人纷纷奔跑着躲雨。

“大少夫人,下雨了,下雨了。”丫鬟说着便上前,想将周玉蝉扶上马车。

“我看的见。”周玉蝉没好气的呵斥丫鬟,丫鬟便站在那里不敢动。

大雨淋在周玉蝉的身上,冰冷的雨水顺着她的脸颊落到了脖子里,刺骨的冷贯穿到了全身。

深秋被雨淋湿绝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苏槿,你实在是欺人太甚。”周玉蝉最后一根神经被这大雨压垮了,她扬天悲愤的喊道。

丫鬟被吓坏了,她和一直坐在那里的车夫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曹站在自家门口望着这一幕,啧啧摇头,这怡欢郡主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怎么这个女人就已经崩溃了呢。

“曹管家,我看你很闲呢。”

曹管家一个机灵,皮笑肉不笑的转头“少爷。”

容泽走了过来,旁边的小厮将伞举得很高。

“这个女人这几日都来?”

“是。”

“那你为何没有告诉我。”

曹管家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告诉少爷,他觉得这是别人家的事所以不关少爷的事吧。

“曹管家,是不是你年事已高该回去颐养天年了呢。”容泽佯装思考的模样。

曹管家勉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少爷,老奴下次一定一有风吹草动就汇报。”

容泽拍了拍曹管家的肩“不要再让我失望哦。”

说完容泽便转身回房了,从头到尾,他也没有多看那个在郡主府门口崩溃了的女人一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