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6章 交锋

第二百零六章 交锋

苏槿对府门口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她正看着那大雨出神。

“郡主,郡主,你看我这做的词可好。”冬灵懂些诗词,把自己随手写的拿了过来。

苏槿笑着接过来,冬灵此时的举动和个孩子无异,不过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冬灵的字体很娟秀,苏槿看着宣纸半天,冬灵一脸期盼的望着自己。

“冬灵。”苏槿故作为难的开口。

冬灵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是自己作的不好郡主才会有这种反应吧。

“我并不懂诗词呢。”苏槿说完便放下了宣纸。

冬灵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在等着郡主帮她指点呢,结果只是一句,不懂诗词。

雪芽和露珠都笑了起来,冬灵欺负她们不会诗词,结果郡主也不会呢。

冬灵看着偷笑的两个丫鬟,也没了往日的沉稳,跑和两个丫鬟打闹在一起。

站在远处的米粒看到这一幕,用胳膊撞了撞身旁的墨竹“你看,郡主似乎也没变呢。”

墨竹没出声,那个女子笑着看那些婢女玩闹,除了衣着,她似乎也和她们一样。

可是,确实也不一样了呢。

这秋日的雨没有给郡主府带来任何悲伤的气氛,反倒是一片笑意盈盈。

“给我敲。”郡主府门外的周玉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她也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丫鬟咬咬牙,再次将郡主府的门拍的砰砰作响。

郡主又如何,郡主就能不把夏王府放在眼里了么。

门,终于开了。

这次出来的不是雪芽。也不是那个收了钱却不办事的冬灵,而是木木呆呆的露珠。

“夏大少。”露珠恭敬的朝周玉蝉行礼。

周玉蝉没有动,冷冷的道“苏槿起来了么。”

丫鬟心下紧了一下,大少夫人这是打算彻底和怡欢郡主撕破脸了么,连郡主都不喊了,表面功夫都不做了。

不过也是常理,谁能受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之门外。最后甚至还被一个丫鬟戏耍了。

大少夫人也是名门出生。这种委屈怕是从来也没有受过的。

“郡主请你进去。”露珠似乎没有发现周玉蝉喊的是苏槿而不是郡主。

周玉蝉冷哼一声,也不理会露珠撑过来的伞,一把推开她大踏步迈了进去。

露珠被推的踉跄了一下。不过她也不恼,在来的时候郡主就告诉她可能会受些委屈。

周玉蝉走进院子便看到了廊下坐在那里的苏槿。

素色宽大的衣袍愈发显得身材娇小,依然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看着惹厌。

“苏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周玉蝉走到她面前站定,并没有进入廊下避雨。就那么被淋着。

苏槿抬头看着和落汤鸡一样的周玉蝉,此时的她早已没了初见时的那种从容,这也许是周玉蝉从出生到现在最狼狈的时刻了吧。

“掌嘴。”苏槿缓慢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周玉蝉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便感觉到了疼痛。左右各一下,火辣辣的。

冬灵打完人后动作迅速的又退回到了苏槿身边。

这一变故把周玉蝉彻底打蒙了,她设想了很多种苏槿见她以后的反应。可独独没有这。

跟着周玉蝉进来的丫鬟也傻了,这。这,这怡欢郡主怎么一开口就是打人。

周玉蝉想捂住自己被打的脸,却因为两边都被打了而不知道应该捂哪边,手抬起来又放下,配合着那有些红肿的脸,显得有些滑稽。

“我打你是因为你不懂得尊卑。”苏槿慢慢站起来,她虽然比周玉蝉小了几岁,但是身形却不矮,加上她现在是站在廊上的,看起来就更加高大,有种俯视周玉蝉的感觉。

“我是郡主,而你不过是个普通妇人,胆敢直接喊我名字对我不敬这是其一。”看着还处在呆滞状态的周玉蝉,苏槿皱眉“论辈分你该喊我姑姑,直呼长辈名字这是其二。”

周玉蝉盯着苏槿,那目光恨不得吃了她一般。

丫鬟有些紧张的看着两人,她真的很怕大少夫人一冲动就冲上去打回来,这毕竟是郡主府,她和大少夫人就是两个弱女子,唯一一个车夫还在门外,若是真的闹起来,她们可是一点便宜也落不到的。

两个人就那样对峙着,一个高高在上,一个不甘示弱。

“玉蝉,多谢郡主教诲。”这句话几乎是从牙里挤出来的,但是好歹是说出来了。周玉蝉朝苏槿行礼,动作标准而恭敬。

对于这样的周玉蝉,苏槿却并没有感到欣喜,她的眉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她缓缓的坐下没有说话。

周玉蝉仍旧在雨中淋着,雨水滑过那红肿的手指印,有种诡异的感觉。

“你来找我什么事。”苏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并没有邀请周玉蝉入座,对于周玉蝉被雨淋着的事情更是一字不提。

“郡主,那茶道欠下了三千两的外债,玉蝉此次前来,是为了……”周玉蝉话还没说完便被冬灵再次截断了。

“大少夫人,那茶道不是归夏王府了么,欠没欠债,欠债多少和郡主何干。”话音刚落,不待周玉蝉解释,她又接着道“啊,我明白了,大少夫人是来找我们家郡主借钱的吧。”

周玉蝉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这个冬灵,之前戏弄自己的也是她,动手的也是她,现在随便乱开口的还是她。

“郡主,这就是你的下人么,随意开口接话。”周玉蝉指着冬灵,声音有些颤抖。

苏槿看了一眼冬灵,毫不迟疑的点头“没错,这就是我的下人。”

嚣张,好嚣张!

这是周玉蝉婢女的唯一感觉。

冬灵却明白,郡主并不是想表达嚣张的意思,而是回答周玉蝉的那句话。

在郡主看来,周玉蝉那句话是个疑问句“这是你的下人么。”所以郡主理所当然的回到,是,这是我的下人。

冬灵强忍住想笑的冲动,结果这个表情在周玉蝉看来就是得意。

周玉蝉抹了一把脸“郡主,这欠债的可是你。”

苏槿一副记忆力不好拼命回想的样子,半晌她摇摇头,声音里有了一丝歉意“我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骗鬼啊你。

只是这话周玉蝉却不敢直接说出来,脸上那火辣辣的感觉还提醒着她在苏槿面前不能乱说话,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也许下一秒巴掌就会落下来。

“郡主。”周玉蝉调解着自己的呼气“这欠的钱可是在茶道归夏王府之前就有了。”

“哦。”苏槿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还然后?难道她感觉自己是在和她说故事么。周玉蝉想要破口大骂,可最后也只能尽量控制及的声音,让它听起来不要颤抖的那么厉害。

“郡主,这钱既然是之前就欠下的,那理应由郡主来还。”终于把自己多日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周玉蝉感觉心下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苏槿却一副神游方外的样子,没说话,只是看着雨水发呆。

“郡主,”见苏槿半晌没说话,周玉蝉不得不再次扬声“这钱既然是之前就欠下的,那理应由郡主来还。”

苏槿收回目光,“冬灵,带夏大少夫人去换一身衣服,还有她的婢女,一起去换了吧。这淋了那么久的雨,还这样淋着会生病的。”

“是。”冬灵应声,笑眯眯的冲周玉蝉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少人夫,请随我来吧。”

那恭敬的模样,仿佛之前打了周玉蝉的人不是她。

周玉蝉没有动,她的声音有些木了“郡主,你这是何意。”

之前任由自己被雨水淋,甚至还让婢女打了自己,现如今又让婢女带自己去换衣服,她到底想做什么。

淋雨生病,之前怎么没想到这点,现在又假惺惺的做什么好人。

苏槿很是不解“大少夫人不想换掉这湿衣服么,还是大少夫人喜欢在雨中待着?”

“郡主。我在和你说有关欠债的事情。”周玉蝉重复了一遍自己目的,她感觉自己要被苏槿逼疯了。

“嗯,那你也要先换了衣服在和我谈吧。”说完苏槿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上“你把这里打湿了。”

周玉蝉低下头,因为自己浑身早已湿透,衣服也在滴水,不少水滴就那样落在了苏槿的面前。

换衣服,只是因为打湿了她的地板么。

周玉蝉再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屈辱。

“郡主,你这样做就是为了羞辱我么。”周玉蝉这次带了些哽咽“玉蝉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郡主,要让郡主这样羞辱于我。”

苏槿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周玉蝉。

“如果郡主是对玉蝉掌管茶楼不满,玉蝉可以和相公说,让他不要让我去打理。玉蝉知道那茶道是郡主的心血,可是并不是玉蝉想要抢夺郡主的财产呐。”

周玉蝉这一番话,说的可以算说是见者伤心,闻者垂泪了。

此等委屈,她却咽了,你身为郡主,却要刁难一个小女子,着实失了身份。

“你想的实在太多了。”苏槿说完便站起身“你若不愿意换衣服,那便不换吧。”

自己这么长一段话,她就这样一句?而且说完还转身走了?

周玉蝉僵在原地,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