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7章 仇怨

第二百零七章 仇怨

“夏大少既然看不上府,那还是请回吧。”冬灵说完便跟随着苏槿进去了。

雪芽和露珠对视一眼,动手收了廊下的茶具,退了下去。

周玉蝉和自己的丫鬟就那样站在那里,雨水滴滴答答的从落下,狼狈不堪。

“大少夫人……”丫鬟小声唤道。

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周玉蝉站在那里,她直勾勾的看着丫鬟“你说,她怎么敢如此待我,她不过是个没有背景的郡主,我是夏王府的大少夫人,她怎么敢!”

周玉蝉的眼睛里闪着些疯狂,丫鬟有些害怕“大少夫人,回去吧。”

“回去,回去,对,我们是该回去。”周玉蝉忽然转身,只是动作僵硬,她踩到了自己的裙摆,整个人僵直的倒了下去。

“大少夫人!”耳边是那个丫鬟尖利的喊叫,只是她听不见了。

周玉蝉闭上了眼睛,她不知道怎样去面对。

其实自从德王府被灭门的那一刻,自己也同样是死了的吧。

“郡主,郡主。”露珠慌慌张张的闯进来,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水印。

苏槿微微皱了一下眉,“怎么了。”

“郡主,夏大少夫人,她……”露珠喘了一口气“她晕倒了。”

晕倒了?

“晕倒了便送回夏王府吧。”苏槿低下头“我这里也不能替她医治。”

“郡主……”露珠却没有动,咬了咬嘴唇,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苏槿没有抬头,这茶似乎味道淡了些,下次应该多加一点。

冬灵上前拉了拉露珠。“走吧。”

露珠一下挣脱了冬灵的手,声音大了些“郡主!”

“怎么了。”见露珠仍旧站在原地,这才发现她也浑身湿透了,雨水在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滩小小的积水。

“郡主,你原本不是这样铁石心肠的人。”露珠的声音不是那种脆生生的,有点低沉,平日里她也不爱说话。很少和冬灵雪芽打趣。

“露珠。你怎么在和郡主说话!”冬灵边说边把露珠往外拉,奈何露珠力气比她大,纹丝不动。

苏槿站起来。走到了露珠面前,露珠比她要高些,郡主府并没有多少下人,在墨竹和米粒来之前。粗活都是露珠做的,她也从来不抱怨什么。

“冬灵。让她说。”见冬灵还想拉露珠,苏槿淡淡的说了一句。冬灵立刻垂下手,不再有任何动作。

露珠挠了下头,这个动作衬托的她又添了几分傻气。

“郡主。我是在夏王府就跟着您的,您一直是个善良的人。”露珠慢慢的说,不是那种刻意的慢。而是她语速一直就那样,似乎是因为说快了组织不好语言。

“可是。现在大少夫人晕倒在咱们郡主府了,您怎么能就这样让人把她抬回夏王府呢。”露珠边说边摇头,“这样实在是太狠心了。”

冬灵想开口反驳,可是想起郡主的话,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苏槿看着露珠的眼睛,和她次见她一样,还是那样澄清。

看来,那些王府里的腌臜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这个姑娘。

“那依照你说,我当如何做呢。”苏槿没有动怒,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露珠有些为难的又挠挠头,她大着胆子看了一眼苏槿道“我觉得应该把大少夫人先安置在空的房间,给她请个郎中,在使人去通知夏王府。”

冬灵听到这便摇摇头。

“好吧,就依你的意思去办吧。”苏槿点点头“你去吧。”

什么?

冬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郡主怎么会就这样同意了呢。

露珠显然也没想到苏槿那么轻易就答应了,不过她只是兴奋的点点头“我就知道郡主是好人。”说完转身便跑,夏大少夫人还在廊下躺着呢。

冬灵看着露珠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她转过头,看到苏槿又看着外面的雨发呆了。

“不问我为什么了么。”苏槿收回目光,看向冬灵。

冬灵摇摇头“郡主这么做自然是有郡主的理由,奴婢愚钝。”

苏槿笑了,笑的有些苍凉。

“郡主……”冬灵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怎么郡主忽然有些悲伤的感觉呢。

“不知道,可以问的。”苏槿低下头“我只是觉得露珠她,很单纯。”

单纯?冬灵想起露珠平时那不爱说话,有些傻乎乎的样子,“嗯。”

可是就是单纯才容易被人利用。

“我不想,不想她变。”苏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露珠说那句“郡主,你原本不是这样铁石心肠的人。”的时候,她就有些难过了。

自己是铁石心肠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的人竟然会如此看她么。

既然露珠还有着一份单纯,那自己就守护这种单纯吧。自己不曾得到的,那就替别人实现吧。

“郡主,你可曾想过,如果露珠不变,那她如何下去。”冬灵的声音很轻,“郡主府,能照顾她一生么。”

能么?能么?

不能。自然是不能的。以后露珠是要婚配的,自己的都不能保证,又怎么能够够保证露珠的。

苏槿叹了口气“她很快就会知道的。”

很快就会知道?冬灵有些不解,不过在夏王府的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苏槿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郡主,你怎么能够如此做,你是她的长辈,她需要敬你不假,可是你不能不慈啊!”夏老指着苏槿,一脸的痛心疾首。

虽然对于夏老王妃的做法冬灵并不感到意外,自从她来找郡主提到将茶道归到夏王府名下的时候她就对这个老王妃不喜了,可是还是会感到寒心。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欧阳主子原来经常会挂在嘴边的。厚颜无耻。

对。就是这个词,厚颜无耻。

面对老王妃的控诉,苏槿没有说话。

周玉蝉躺在那里,面色苍白,更显得脸上的巴掌印鲜红,额头上放着一块用于降温的帕子,她的丫鬟站在一边不停的垂泪。

真是好一副受害者的形象。

“郎中。我夫人她怎么样了。”夏启正也是一副好相公的模样。面色焦急。

老郎中收回把脉的手,并没有立刻回答夏启正,他站起来朝苏槿行了个礼“郡主。夏大少夫人是染了风寒加上郁结于心许久,才会晕倒的。”

“你胡说。”哭泣的丫鬟忽然擦了一下眼睛,声音有些高“我们家少夫人向来宽厚,怎么可能郁结于心。”

被人质疑了医术。老郎中很是不悦,不过对方只不过是个小丫鬟。他也不便多做计较。只是看着苏槿,他是苏槿请来的。

“多谢了。”苏槿朝冬灵点点头,示意她带老郎中下去开处方并且支付诊金。

“郡主。”丫鬟大声道“还请郡主重新请个郎中。我们家少夫人不会郁结于心的。”

本要随着冬灵离开的老郎中冷哼一声,正待站住脚回头说话却被冬灵拉住了。

“请先生跟我来吧。一个小丫鬟,先生不必理会。”冬灵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的很可爱。

老郎中点点头。这才是郡主府的丫鬟,那夏王府的丫鬟说些话可真是惹气。这气度果然是不一样的。

“郡主。”丫鬟再次出口,苏槿看过来,不是那种平日里淡漠的眼神,是那种凌厉的,丫鬟本欲出口的话就愣生生的卡在了那里“我……”

“你?你怎么了?”苏槿的声音有些嘲讽“仗着自己是夏王府大少夫人的丫鬟便可以在我这里大呼小叫么。”

丫鬟立刻低下头,不敢搭话。

夏老王妃和夏启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苏槿虽然指责的是个丫鬟,可这丫鬟是夏王府的,而且说她是仗着夏王府,这话着实有些不客气,偏生他们还不能说什么。

“咳。”老王妃一声,“郡主,我就想问问,玉蝉这孩子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她指着周玉蝉的脸“她这又是被谁打的。”

早在苏槿过来之前,夏老王妃和夏启正就进了房间,周玉蝉的丫鬟自然是将大少夫人这几天来郡主府的遭遇全部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我让人打的。”苏槿也不避讳“大少夫人对我不敬。”

没想到苏槿竟然这样干脆的承认了。夏老王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她求救的看向夏启正。

是多久没有这样认真看过她了呢,上一次见她,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夏启正有些痴迷的看着苏槿,只是他将这种迷隐藏的很深。

这个女人和自己是生生相通的,想到这,夏启正不由觉得喉咙有些干。

不过这些并不能影响自己对目前局势的判断。

“郡主,玉蝉她一向是个有分寸之人。”夏启正皱眉“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承认周玉蝉不敬,也不说苏槿是在说谎,只说这中间是误会。这大概是目前最圆滑的处理方式了吧。

只是,苏槿却并不买账。

她摇了摇头“不是,她确实对我不敬了。”

夏老王妃见苏槿竟然如此不给夏王府面子,脸色更沉了。她指着周玉蝉的婢女“你们家少夫人到底怎么对郡主不敬了。”

不等婢女说话,她便看向苏槿“如果孙媳妇真的有对郡主不敬,我愿意替她向郡主赔礼。”

苏槿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