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37章 挑选

第二百三十七章 挑选

七香车追回来了!

皇帝看着面前的七香车,心情极好。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这七香车总算是在正元和青鼎的交界处追回来了。

虽然费了不少功夫,不过好歹车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赏。”

皇上喜笑颜开,心里的事情总算放了一件。

容泽把一个葡萄扔进了嘴里“你去教他如何驾驭七香车便是了。”

曹管家哭笑不得道“少爷,那是正元的皇帝。老奴怎么有那身份。”

容泽摇摇手指“这驾驭七香车,你懂,他不懂,你便是他的老师,和身份有什么关系。”

曹管家还要说什么,容泽直接甩了袖子“那丫头来了正元,我不放心,我得去看看。”

“容亲王。”传话的小太监上前道“皇上还请容亲王前往御书房辨一辨七香车的真伪。”

容亲王看着小太监,虽然被面具遮住了脸,小太监还是能感受到容泽眼里的冷意。

“你敢拦着本王?”声音是慵懒的,却能明显让人感觉到那种压迫。

“容……容亲王……”小太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继续说,却被容泽抬手制止了。

“我问你,皇上是不是需要我去辨别七香车。”

小太监点头,皇上是这么交代的。

“我再问你,如果车是真的是不是需要我去教如何驾驭。”

小太监继续点头。

“既然这些事曹管家都能做到,也不一定非要我去才能达成这些目的,是也不是。txt全集下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太监刚想点头,立刻反应过来,摇头。

“容亲王……”小太监的声音里带了丝恳求。

容泽接着道“告诉你们的皇帝陛下,本王有些私事需要处理。有关七香车的一切曹管家都知道,问他就是了。”

说完容泽一把推开碍事的小太监,大踏步走了出去。

小太监看着容泽的背影,却不敢出声,旁边的侍卫也只能当木桩一般站着了。

欲哭无泪。这是小太监最大的感觉,谁让皇上一再强调要把容亲王奉为座上宾呢。

他回过头,看着同样一脸哀怨的曹管家,带有些许的同情“曹管家。请吧。”

曹管家望着容泽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

少爷的妹妹并非亲妹妹,而是皓月国皇帝的孩子,也就是少爷的表妹。少爷和他这个表妹自小一起长大,十分疼爱她。直到少爷发现皇帝的秘密。

从那以后,少爷就对他表妹开始疏远了。此次前来,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逃避吧,没想到公主还是追来了。

容泽可不知道曹管家为他又操碎了心,他此刻站在宫门口有些茫然。

得了皇上的吩咐,这些侍卫自然不会拦他出宫。可是,他真的要去找她么。

容泽有些烦躁,自从来到这正元,那种烦躁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也许曹管家说的对,他是真的有些乐不思蜀。

正元。正元,来正元是为了什么。

容泽站在宫门口来回踱步。

母亲,对了,是为了那个女人。

容泽唇角扬起一抹微笑。

“游湖?”冬灵有些呆滞,面前的人是容泽,就是皓月的那个鼎鼎有名的亲王没错,可是他一个人莫名其妙来找郡主游湖?

“今天天气不错,我来正元以后也没四处游玩过,想请你家郡主一同游湖,郡主不赏脸么。【\网.aixs】”

见冬灵还是不说话。容泽便准备往院子里走。

“容亲王,还容我向郡主禀报一声。”冬灵急急上前,却还是没能拦住那个往里走的人。

“苏槿,好久不见。”苏槿正坐在廊上看书。闻言抬起头。

还是那双璀璨的眸子,果然睁着比闭着好看。

“我想请你游湖。”容泽大声道“不知道你愿意去么。”

苏槿没有答话,看到站在后面拼命向自己比手势的冬灵。

“苏槿,不去么。”容泽又向前了一步,他离苏槿只有一臂之遥了。

苏槿抬起头,容泽高大的身躯遮住了阳光。逆光看着他金色的面具,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好啊。”就在冬灵以为郡主肯定不会答应的时候,苏槿应了。

冬灵有些焦急的上前“郡主,这不太妥吧……”

话还没说完她的声音便低了,甚至有些像在呢喃。容泽冷冷的目光让她很是不适应。

苏槿笑着拉起了冬灵的手“无妨的,我不在意。”

冬灵之所以那么着急的阻挡,无非是因为正元要和皓月结秦晋之好,现在容泽还未选定和亲的人,自己和容泽一同游湖容易让人误会。

“本王果然没看错人。”容泽赞赏的点头,“怡欢郡主,本王在外面等你。”

冬灵看着容泽的背影实在有些困惑,这个容亲王一会称呼郡主的本名,一会又称呼郡主的封号,一会自称本王,一会又自称我,着实怪异的很。

似是看出了冬灵的疑惑,苏槿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和做事的原因,不必太过探究其他人。”

冬灵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夏日的湖面波光粼粼,不少画船荡漾在其中。

苏槿和容泽只是沉默的走着,比起那些游湖的人,他们显得太过无趣。

“怡欢郡主,你为什么要带着幂篱出来呢。”容泽停住脚步,盯着那黑黑的幂篱,他可以想象那黑色之下是怎样明亮的双眼,

“那容亲王为何要带着面具呢。”

“本王已经习惯如此了。”

“苏槿也是如此。”

容泽被噎了一下,他将目光投回湖面,一艘挂满了绫罗绸缎的画船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着旁边淡然的女子,容泽笑道“那画船是什么。”

苏槿看向画船,那是评仙阁的船,船上很明显的挂着粉红色的绸缎,代表着这是qing/楼女子的船。

“那是评仙阁的船。”没有寻常女子的面红耳赤,她依然显得很平静。

容泽并不放弃“我们前去看看可好?”

不等苏槿拒绝,容泽已经朝那船挥起了手“哎哎哎,这边,这边。”

苏槿脚步顿了下,似是强忍住扭头就走的意愿。

画船并没有靠近,也不知是没听到容泽的呼唤还是不理会容泽这样的人。

“真扫兴。”见画船不搭理自己,容泽有几分沮丧“你们正元的画船都是如此么。”

苏槿没说话,她不认为容泽这句话是真的在问她。(。)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