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38章 再见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见

“嘎吱——”丫鬟推门而入。

芊芊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梳妆镜前,脸上涂了厚厚的粉,鲜红的嘴唇衬得一张脸更为惨白。

听到丫鬟进来,芊芊缓慢放下胭脂,如死水般的眼睛带了点希冀。

“打探的如何了。”

看到这样的芊芊,丫鬟心中很是怜惜,只叹命运弄人。明明那怡欢郡主和容雪公主是意外落船,为什么老/bao要怪罪于姑娘,还要强迫姑娘接客呢。

就算如此,姑娘还是要为他人着想,让她去打探什么有关怡欢郡主的消息。

“姑娘,那怡欢郡主落水与你并不想干,你无需自责的。”

“我问你打探的如何了。”芊芊皱眉,语气强硬了不少。

丫鬟低下头“坊间只传怡欢郡主被容亲王看了身子。”

芊芊抿嘴浅笑了,不过那浅笑只是一闪而逝,丫鬟以为自己花了眼,在眨眨眼,姑娘还是那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将这个送到晋王府的小姐手里。”芊芊递过来一支金簪。

丫鬟不明所以的接过金簪,自己能见到晋王府的小姐?

看出了丫鬟的疑问,芊芊笑道“你就托守门人将金簪给她就是了。”顿了顿,她又从身上拿出几两碎银“夜晚的时候去晋王府的后门,那婆子贪财的紧。”

看着丫鬟离开的背影,芊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这丫鬟虽然蠢笨,但对自己倒也算衷心,身边现在也没其他人可用,用她将就一下吧。

“芊芊,张员外来了。”

老/bao的声音响起,接着房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满身酒气的老头子闯了进来。芊芊起身,朝老/bao微笑“妈妈放心吧。”

老/bao犹豫的看了眼老头子,这芊芊前几日还拒绝,自己不得不用软筋散控制,这两日是想通了?

不过女人嘛,这前几次面薄放不开,这次数多了也就不当回事了吧。

qing/楼女子大多是这样过来的,初来时一哭二闹三上吊,多经历几次也就习惯了,笑意盈盈的谋生计。

这芊芊虽然有些不同,可那毕竟是曾经。想通了这一点,老/bao不疑有他的关上了房门。

张员外已经喝的有些站不住脚,闻到一股扑鼻的胭脂香,他一把将面前的女子捞进了怀里,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头已经埋进了女子的su/胸。

芊芊脸上闪过厌恶,声音却极尽温柔“员外,不要那么着急么。”

张员外yin/笑两声,手抚上芊芊的脸“美人,你让我朝思暮想的能不着急么。”

芊芊伸手从头上摘下银簪,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了下来,张员外陶醉的拿起发丝“好香。”

他没有注意到,芊芊拿着银簪的手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后背。

他甚至来不及出声,就闭上了眼睛。

芊芊厌恶的推开身上的这堆肉“要不是怕被发现,就不是晕厥那么简单了。”

她虽然失了武功,可是那些穴道还是一清二楚,自从第一次接客后,她就拼命练习自己的力道,现在总算是成了。

晋颜玉出现的比她预期的还要早。

“你找我所为何事。”

芊芊好笑的打量着晋颜玉,如果不是声音,她恐怕都认不出面前的人。

一张男子病歪歪的脸,像是沉溺于酒色被掏空了身子,身上的衣服半新不旧。

“你找我所为何事。”没空理会芊芊的表情,晋颜玉又重复了一遍。

这翠仙楼是听风阁的产物,自己万不能被识破。原来是芊芊掌管这翠仙楼,自己来也是为了见她,到不担心太多。现在这芊芊都自身难保了,自己必须格外小心。

“你这易容面具是哪里来的,如此逼真。”芊芊似乎并不着急,而是对晋颜玉的脸格外感兴趣。

“你到底有没有事。”晋颜玉起身欲走“没事别给我传递消息。”

那金簪是当初芊芊给她扇子时索取的。

“真是好大的脾气。”芊芊拉住晋颜玉“就是想求你件事。”

晋颜玉哼了一声,没说话。

“当初我可是因为帮你盗欧阳洵的扇子落得了这副下场。”芊芊玩味的笑道“至于你最后想威胁他与你成亲的目的没实现,那可不管我的事。”

晋颜玉依旧不语的背对着她。

“我知道那赛马会你定是会现身的。让容亲王选择怡欢郡主作为王妃不是什么难事吧。”

晋颜玉转头,狐疑的看着芊芊“这几日京城中的传言是你散出去的?”

芊芊掩嘴,笑的有些妩媚“我只不过说了事实罢了。”

看晋颜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芊芊接着道“我知道你这人没有利的事情是不会做的,你成为太子妃的事情已经无从更改,何不巩固自己的地位呢。”

太子妃,芊芊的话像一把钝刀一样割在了自己心上。

夏王府那群蠢货,没成功让夏启盈当上太子妃却把夏王府给搭进去了。最可恨的是晋宏觉察了自己的动作,每日让自己的隐卫盯着自己,让自己无从下手。

她本想贿赂那隐卫,奈何隐卫衷心耿耿,好在自己身边的丫鬟颇有几分姿色,今日给那隐卫下了药,偷了晋宏书房暗格的面具才得以脱身出来。

芊芊将晋颜玉黯然神伤的表情尽收眼底,“太子妃,一个女人,既然无法嫁自己心爱之人,那可不能再失去权力。不要忘了,太子爷心系的是谁。”

晋慕染心系,呵,那个贱人迷惑的人倒是不少。

“我会试试的。”晋颜玉说罢便离开了。

主子,不,欧阳洵,你如此待我,那便怪不得我。

你珍视的,我要一步步拿走。

苏槿,不过是第一步。

芊芊看着铜镜,勾出一抹微笑,勾人心魄。

……

深夜,一个带着斗笠的人出现在了郡主府门口。

小厮打着哈欠打开了门,这大半夜的谁会来啊。

“请禀告怡欢郡主,黎青求见。”

男人抬起被斗笠遮挡住的脸,脸上的刀疤醒目刺眼。

冬灵望着面前狼吞虎咽的人,有些难以置信。

这个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的男人会是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太医。

他的面前摆着满满的一桌子鱼肉,已经扫荡一空,可他似乎还没吃饱,不停的嚼着。

冬灵有些不忍的侧过头去,不知道黎青近日都去了哪里,为什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还要么?”苏槿的声音很平静。

黎青点点头“再来些汤羹吧。”

不等苏槿吩咐,冬灵就掩面下去了。

苏槿将自己面前的果茶推过去“先喝这个。”

黎青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来一饮而尽,末了用衣袖擦了擦嘴角。

“郡主,我这次来,是来替你施针的。”

苏槿点头,算起来,是到了该施针的时候了。

“另外,黎青想恳求郡主一件事。”黎青的声音低沉了些。

“恳请郡主想办法让黎青见容亲王一面。”(。)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