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2章 比试

第二百四十二章 比试

一秒记住,

赛马会终究是到了。

男子参与赛马,而女子只要骑在马上象征性的绕几圈就罢了。

阳光照耀的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而容泽的面具在阳光下更是熠熠生辉,格外显眼。

欧阳洵看了他一眼,容泽觉察到他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便各自移开了目光。

“主……主……子……”橙影磕磕巴巴的闯了进来。

“怎么出去一趟便成了哑巴。”欧阳洵心情很好的调笑道“冬灵又捉弄你了?”

橙影和冬灵那丫头原来倒也不见有多亲密,这自从冬灵跟了那丫头之后,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橙影经常被她气的跳脚。

橙影摇头,主子现在还有心情调笑他,等下就不会有这种好心情了。

“主子,容泽向苏姑娘提亲了。”

欧阳洵脸上的笑意不见了,他抚了抚自己的折扇“提亲?”

橙影点头,今日他奉命前往郡主府打探消息,看看苏姑娘身上的生生不息是否得以解除,没想到打听到这么个惊人的消息。

“她身上的生生不息解了么。”出乎意料的,主子没有追问提亲一事。

生生不息?

橙影一愣,当听到冬灵说容泽向苏槿提亲,他着急的直接奔了回来,哪里还管什么生生不息。

“我交给你的事情都忘到脑后了么。”欧阳洵的声音带了点怒意。

青影走过来踹了橙影一脚,用眼神示意他还不快再去打探。

比起婚事,主子现在更关心的是苏槿的身体。

不出所料,苏槿没有答应容泽的提亲,而生生不息。也同样没有解。

“本王欲娶你为妃,正妃。”容泽一本正经的看着对面的女子。

苏槿却噗嗤笑出了声“容亲王,这便是条件么?”

条件?

容泽挑了下眉毛,不过因着被面具遮着,苏槿没看到。

“这便是你替我解生生不息的条件?让我……”苏槿斟酌了下,又忍不住笑了“以身相许?”

“如果郡主认为这算条件,那便是吧。”她怎么认为不要紧。他一定要带她回皓月。

“不同意。”

“什么?”容泽以为自己没听清。

“我不答应你的条件。”苏槿认真的道“就算生生不息因此解了。可我剩下的日子都是不快乐的,与其那样,还不如不解。”

容泽不明白“为什么不快乐。”话刚出口。他就想起了那天欧阳洵在船上的身影。

这个世上不会如此巧合,欧阳洵那么及时的出现定是之前就跟踪了她。

“是因为欧阳洵么。”容泽本就低沉的声音里染了一分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苦涩。

“不。”苏槿否定。

不是?那会是谁?黎青?还是夏王府的哪个少爷?容泽在脑海中搜索着有关苏槿的调查,她不愿嫁给他,那必然心中是存了别人的。

看出了容泽的想法。本不想多解释的苏槿还是开口了。

“和他人无关。只是我不爱亲王。”

爱?容泽嗤笑,爱算的了什么。这世上有多少人是因为所谓的相爱在一起。相爱的两人通常是没有好结果的。大部分的婚姻不过是因为门当户对亦或者政治需要而已。

“怡欢郡主可以衡量一下再给本王答复。”容泽倨傲的道“本王可以承诺你,你会是本王唯一的正妃,本王不会休弃你的。”

唯一的正妃?休弃?

苏槿感到几分可笑和无奈。是不是因为他是王爷,是皓月最重要的亲王。自己就应该喜欢,应该对他心存好感?而且应该谢谢他给予自己如此厚重的“优待”。

“容亲王不了解苏槿,苏槿也不会责怪。”她站起身来“冬灵。送客。”

于是,容泽从小到大第一次体验到了被人赶出门。

“容亲王。慢走不送。”

郡主府的大门砰的在眼前关闭,曹管家气的差点没跳起来。

这叫什么事!就算是皇帝,都不敢这么对待少爷。这怡欢郡主和她的下人都蠢笨到这种境界了么。

容泽站在门口,沉默半晌。

“走吧。”他叹了一口气,他确实不知道这个女子的想法。

世间女子并不是一样的,这是他认识她后就有的想法,他想过会被拒绝,只是没想到会被撵出门。

“被赶出去了?”欧阳洵听完橙影说的,若有所思的点头。

只是他脸上并不是欣喜的笑容,而是喜忧参半的复杂。

喜的是苏槿没有答应容泽,这忧的自然是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

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没等到他想出解决办法,赛马会便到了。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

看着那些满脸笑意的少年,苏槿多少有些能理解当初孟郊的心情了。

“苏姐姐,苏姐姐。”清脆的女声满是兴奋。

赵静馨在人群中穿梭,后面的婢女一直追赶。

这一幕何其熟悉,苏槿笑了。

脸庞红润的赵静馨依旧是红衣马服“苏姐姐会赛马么。”

苏槿故作为难的摇摇头。这骑马她还勉强能行,赛马可是不行的。

“那姐姐等一下可要替我加油。”赵静馨说着看了眼女宾那边,都是些花架子,怎么能比得上自己。

苏槿笑着点头,跟上来的婢女却低下了头,小姐还真是天真的紧,这个赛马会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的赏花会罢了。

贵女们大多只是骑着马象征性的绕场走一圈,展现下自己卓越的风姿即可,没有人会真的把这个当个比赛的。

“怡欢郡主,请。”

换了衣服的苏槿在马夫的引导下骑上了一匹黑色的骏马。

似是安慰又似是自言自语,马夫拍了拍黑马“黑子,你可要温顺些。”

太子特意招呼选一匹最温顺的马给这怡欢郡主。可不能出了半点岔子。

苏槿进场的时候晋颜玉眼睛眯了一下,那匹黑马可是自己早就看上的,马夫左右推脱,没想到竟然给了这贱婢。

“听闻郡主马术了得,不知道郡主可否指点一二。”晋颜玉走了过来。

马术了得?这种胡话她也编的出。

苏槿看了一眼晋颜玉,没有说话。

“哎呀,原来怡欢郡主马术不错啊,那今日我可要同郡主比试一下。这机会可是难得的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插了进去。

晋颜玉看向御马靠过来的那个人,是容亲王的表妹,皓月的容雪公主。

“郡主,你说是也不是。”

容雪笑的唇红齿白,一如那日在湖里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