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3章 较真

第二百四十三章 较真

“我从来不知道,晋小姐的马术如此好。【首发】”

“快看,晋小姐前面那个是谁?”

“怡欢郡主啊那是,旁边的是赵将军的女儿,最前面那个是皓月国的公主?”

“啧啧,这女子的比赛竟然如此精彩?”

看台上的欧阳洵心里却有着莫名的紧张。

凭他对苏槿的了解,她怎么会争什么头筹。

赵静馨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和自己并驾齐驱的苏槿,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苏姐姐何苦那么拼呢?

落在后面的晋颜玉嘴角上扬,心情很好。

谁都不知道,赛马还未开始的时候,她便给那马喂了药。

现在的那匹黑马,可不是什么温顺的马匹,只怕那贱婢想让它停那畜生也不会停了。

黑马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渐渐快赶上一直遥遥领先的容雪了。

容雪略微有些吃惊,她回头一瞥,黑马的眼睛如同染了血一般鲜红。

马疯了?

骑术再好也不可能驾驭的了疯马吧。容雪撇撇嘴,看来这怡欢郡主还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呢。

既然如此,那自己便再送她一程吧。

她放缓了些速度,等黑马追上自己的时候,她拔下了头上用于固定头发的银簪,狠狠扎进了黑马的屁股。

怡欢郡主,你我本无仇,可世事难料,谁让表哥执意要将你带回皓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实现母妃的愿望,只有对不起你了。

本就疯癫的黑马吃痛扬起了身子,苏槿咬紧了嘴唇抓住了缰绳,黑马的力道险些将她甩了出去。

看台上一片哗然,谁也不明白好好的那马怎么发了狂。

苏槿的双脚已经脱离了马镫,整个人全靠缰绳的力量。

一甩没能成功的黑马暴躁的原地走了两步,又发足向前狂奔起来,苏槿就像是被挂在马上一般。

只是看台上的人因着距离。看的并不真切,以为怡欢郡主凭借出色的马术,重新驾驭了马匹,叫好声不断。

黑马带着她一路狂冲。终点线离她越来越近。

五米。

四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牵马的小厮赶过来,可苏槿根本无法减速。

“怡……”小厮刚发出一个字,就看到那黑色的影子朝自己直直的撞过来。小厮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完了,完了。今日是要死在这马蹄底下了。

小厮绝望的闭上眼,头顶上黑影掠过。带起一阵风。

耳边是马蹄声响,黑马越过他继续向前狂奔。

看台上的人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被这一变故都惊傻了,发生了什么,黑马不是已经控制住了么。

赛马场是在狩猎林地的边缘,这黑马要是进了林子,后面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想。

“快快快,快救怡欢郡主!”古和的声音终于唤回了不少人,侍卫齐齐朝黑马离去的方向跑去,看台上七嘴八舌的讨论,乱哄哄闹成一片。

“让开。”一黑一白两匹马如流矢一般冲了出去。

两匹马在乱哄哄的侍卫中格外显眼。

“那是欧阳公子和容亲王啊。”有小姐认出了马上的人。低声呢喃。

没有人注意到皓月国容雪公主的发髻已经散落下来,就算注意到了也只会当是赛马途中不小心松散的。

坐在黑马上的苏槿不知道那两个准备“英雄救美”的人正朝她赶来,她的额头已经隐隐有冷汗渗出。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不能慌乱,苏槿拼命的告诫自己。她现在不是在水里,她还能自由的呼吸。

她试图重新踩上马镫,奈何黑马的速度实在过快,马镫随着黑马的奔跑左右晃动。

自己果然还是发育太缓,身高太矮,腿太短么。

苏槿有些自嘲。

黑马终还是奔进了狩猎的林子。

这是供皇家狩猎的林子。林子里大多是些诸如兔子和鹿子之类温顺的动物,但是也养了机几头大型的食肉类动物。

因着树木的阻挡,黑马在这里不能像之前一样毫无阻拦的狂奔,速度渐缓。只是冲势依然很猛烈。

苏槿的手臂已经被不断经过的树枝划伤数道,不算深的伤口已经有血迹往外渗出。而她自己早已将嘴唇咬出了血,口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她一路评估着自己如果跳马生存的几率是多少。

跳下去注定被树划伤,这倒是其次,重点是在这种速度下,自己会不会被马蹄子踢上或者踩踏。

马匹高度也是需要计算的。原来自己看电视剧里的主角做起来如此轻松的一件事,原来真的想实施竟如此困难。

自己那点轻功根本不足以让自己像个武林高手一样轻点马背然后潇洒的落在地上。

这林子不知道有多大,这马也不知道要跑多久。

苏槿再次使尽最后一点全力拉动缰绳。

“吁——”

黑马似乎也已筋疲力竭,一声嘶鸣,四蹄飞扬。

苏槿终于没能抓住缰绳,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这掉下去,自己不死也要断骨了。她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头。

“砰——”

身子砸在了树上,滑落下来。

“嘶——”苏槿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槿。”一袭墨衣终于来到了她的身旁。

苏槿看着面前的人,笑了,“又是你啊。”

说完之后她便倒在了欧阳洵的怀里,不省人事。

容泽坐在马上冷冷的看着两人,一言不发。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会迟呢。他抓紧了手中的缰绳。

……

“这孩子,怎么如此较真呢。”皇帝摇摇头,这赛马会又不是真的要分出个胜负。

“也算万幸,这孩子只受了些皮肉伤。”荷妃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心疼。在她看来,确实不幸,怎么会只受些皮外伤呢。

“这郡主的性子确实好胜了些。”晋颜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皇帝,发现他并没有明显不悦的神色,松了口气。

“晋姐姐,这怎么能算是好胜呢。”赵静馨不顾婢女的拉扯,扬声道“苏姐姐可是为了维护我正元的天威。”

晋颜玉神色僵了下,不过很快便缓了过来“赵妹妹说哪里话。不过是场普通的赛马罢了,哪有这样严重。”

“自己见识短还教育别人?”一个不带感情的声音传来。

这下,晋颜玉的脸上半死笑意也没了。(。)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