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8章 驸马

第二百四十八章 驸马

见芊芊半天没说话,容雪微微皱眉,怎么了,这丞相府的二公子不能选?

芊芊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容姑娘,这丞相府的二公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しw0。”

“不好相与?”容雪笑了“怎么个不好相与法?”

该怎么才能说服这个皓月国的公主呢。

“我考虑过了,欧阳洵是正丞相的二公子,这二公子自然不比大公子,以后他也是要被分出去独过的。而且他又不是什么官员,成日无所事事,成为我皓月的驸马对他有利无害,想必他也是愿意的。”容雪越说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眼睛亮晶晶的。

愿意?芊芊心里叹了口气,这皓月的公主对主子可是没有一丝了解。主子那样的性子,就算没有听风阁,他也不会做什么驸马。

不会么,那日主子将那人救上船的画面突然又浮现了出来,如果是那个人的驸马,主子会愿意尚公主么。

容雪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没有注意到芊芊的异样。

“最为关键的是,欧阳洵似乎中意那个怡欢……公主?”

“嗯……”芊芊根本没听清容雪的话,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啊?”

主子对苏槿的不同她自然是知道的,可这容雪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想招主子为驸马呢。

容雪笑的有些高深莫测,没有解释。

表哥喜欢怡欢公主,欧阳洵也喜欢她,如果最后这两人都没能娶她,事情不是很有意思么。

“你办不到?”容雪不想和芊芊解释太多,她更关心自己能不能实现。

芊芊低下头,思忖了片刻“容姑娘若看上的是别人,自然不会太难。”凭借自己也在听风阁经营多年,暗中操作些事倒还简单。

可这容雪偏偏看上了欧阳洵,整个听风阁都是主子的。依着自己现在的身份,自己不论怎么算计都难以算计到主子头上。

不过……

“芊芊虽不敢保证,却有一计可以试试。”

容雪听到前面本欲不耐烦的离去,听到这又来了兴趣。

“什么计策。”

……

“咳……”

古和吓了一跳。自从皇上登基以来,早就会隐藏自己的喜怒,这次竟然失态到被茶水呛到。

他不露痕迹的悄悄瞪了一眼跪着的容雪。

“咳咳……”

古和替皇上拍背顺气,谁能想到这皓月国的公主竟然如此开放呢。

这怡欢郡主刚刚被封为公主,这和亲的旨意还没来得及下。皓月国的公主竟然跑到皇上面前,所求的竟然是让丞相府的二公子当她的驸马。

这容亲王即将带走一个公主,这容公主还要带走一个驸马?

正元是欲与皓月和亲,但没打算如此轻视自己。正元和皓月国力相当,犯不着送两个人到皓月去讨好。

“皇上,我皓月献上了七香车,我作为皓月的公主,带一个驸马回皓月,两国交好岂不是好事一桩。”

容雪挺直了腰,言之凿凿。

皇上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听到这话差点又崩不住咳嗽起来。

两国的确打算结亲,也一直是这样在准备。他还打算等苏槿嫁去皓月,一切稳定之时便攻打青鼎,血洗七香车被盗之辱。

可是,之前一直以为是容亲王娶亲,从未考虑过替皓月的公主招驸马啊。

难道是容亲王的意思?

想到这,皇上的面色有些难看。容亲王一开始也表明愿与正元和亲,还明确提出了希望迎娶的人是苏槿。他当时因着有些不舍才婉转的提出让容亲王多看些女子,赛马会上发生的一切都表明容亲王的确心仪苏槿,那他也不会太过阻拦。

但自己这才封了苏槿为公主。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容亲王却反悔,让这突然冒出来的公主招驸马,这不是打自己脸么。

“容公主的意思朕已经明白了。”皇上面无表情道“具体的朕还要考虑一下。”

这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容雪却没有离开,反而追问道“那请问陛下要考虑多久。”

看着皇上的脸色更阴沉了。古和上前笑眯眯道“容公主不必心急,有了答复皇上自然会告诉公主的。”

容雪咬了咬嘴唇,这事拖得越久就越不利。

见容雪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古和的笑也僵了下,不过到底是大太监总管,他依然笑着道“公主。这欧阳公子毕竟是丞相的二公子,皇上虽贵为天子,但也不能不顾臣子的意愿。”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才是忠君爱国之道,况且是婚事而已。

容雪心里哼了声,什么顾及臣子意愿,分明是拖延。

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将皇帝逼急了,既然已经将自己的意图告诉了这正元的皇帝,作何选择就是这皇帝的事了。

容雪施礼告退,她还要想办法阻止皇帝见容泽,让皇帝误以为这是容泽的意思,那事情就轻松多了。

见容雪终于离开,古和松了口气。

这皓月的公主真是不知礼数,可因着身份,皇上也不能责罚她,真是麻烦。

“古和,容亲王可在?”

面对着皇上压抑的怒气,古和也倍感无奈。

“回皇上,容亲王并不在宫中。”

“哼,朕看朕实在是太纵容这皓月的人了。”皇上皱眉,旋即问道“这欧阳洵什么时候和这皓月的公主关系这么近了?”

欧阳洵和容雪关系近?

古和回想着自己得到的各种消息,并没有关于两人有所交集的。

终于,他发现哪里不对了。

“皇上,这在赛马场上,怡欢公主被疯马带进林子的时候,欧阳公子和容亲王是同时追去的。”当时那两人的速度极快,也正因为如此,皇上才认定了容亲王对苏槿有情。

同时追去的?

皇上一愣也想起来了,那这么说来,欧阳洵也是心系苏槿的?

那容雪又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您忘了,怡欢公主和容亲王还游过湖,不慎落水,还是欧阳公子将她救起来的。”当时这件事自己也禀告了皇上,只是当时并未多想。

又是容亲王和欧阳洵。

皇上不再说话。

古和把要说的都说了,也不再开口。

御书房内一片安静。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