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9章 狭路

第二百四十九章 狭路

一秒记住,精彩网络小说免费阅读!

容雪从御书房内出来后忍不住舒了口气。

没有人知道,她的手心已经一片潮湿,她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有勇气。正元的皇帝刚才释放出来的君王之威还是给了她巨大的压力。

不过好在自己已经把想要的说清楚了,下一步,就是得想办法拖住容泽。

但是怎么才能阻止正元的皇帝见容泽呢。

她闷闷的跟在引路的宫女后面。

“柔妃娘娘。”引路的宫女忽然朝一个宫装女子行礼。

一直低着头的容雪有些烦躁,这又不是皇帝的深宫,怎么还会遇到皇帝的妃子。

“容雪公主?”宫装女子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

容雪看着宫装女子,印象中似乎没有见过这个人。

宫装女子挥了挥手,示意宫女们退下。引路的宫女踟蹰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容雪,不过毕竟下令的是皇帝的妃子,她也只能依言。

“容雪公主,你还记得黎青么。”

黎青?那个长的很好看的太医?

容雪偏了偏头,记忆中一张模糊的脸终于和眼前的人重合起来“你是跟在黎青身后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青宁。? ”柔妃小声道“我和容雪公主见过一面的。”

对,就是那个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还成了……”容雪细细打量眼前的人“还成了正元皇帝后宫中的妃子。”

柔妃低下头,似有无限委屈。

容雪可没有心情在这里怜香惜玉,她有些不耐烦“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想说便说。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

柔妃抬手擦了擦眼角,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劳公主费心了。青宁并无什么难言之隐。只是太久没有见过皓月的人,有些激动罢了。”

这明显敷衍搪塞的话引得容雪有几分不悦。不过她也懒得追问。

这青宁要么是容泽派来正元的奸细,要么就是和黎青一同逃过来的。

容雪抬脚欲走,柔妃的一句话却又将她的腿生生钉在了原地。

“公主可是来招驸马的?”

“你怎么知道。”容雪盯着柔妃的眼睛,满目怀疑。

柔妃款款一笑,这宫中想探听点不算秘密的事对她来说并非难事,不过这些没有必要告诉容雪。

“我怎么知道的公主不必介意。只是,我之前听闻容亲王欲娶这正元的公主……”

容雪哼了一声“那又如何。”

“公主,容亲王是想娶这正元的公主呢,还是想娶的是怡欢公主?”柔妃循循善诱道。

娶正元的公主还是娶怡欢公主?

那怡欢不就是正元的公主么。有什么区别。

见容雪似乎还是不明白,柔妃不得不直接道“这正元的公主不止怡欢公主一个,若容亲王想娶的是正元的公主,那事情便不太好办,可若是仅仅想娶怡欢公主……”

她话没有说完,可是其中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

容亲王如果想娶的是怡欢公主,那只要他娶不到怡欢公主,那皓月和正元和亲的事情不就成了她的了。那她的心愿不就能达成了么。

容雪没说话,道理她知道。虽然没深思,但她之前也确实动过除掉苏槿的念头,可惜没能成功,要找机会再次下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容雪忽然看向柔妃。

柔妃低声笑了“因为那怡欢公主着实令人不齿呢。”她抬起头。满眼的憎恨“她抢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

抢走了最珍贵的东西?

不过容雪并不好奇柔妃和苏槿的过往,她需要知道的已经明确了,柔妃和苏槿是对头。

“参见公主。”

站在远处的宫女的声音响起。容雪心里咯噔了一下,看过去。果然是已经恢复如初的苏槿。

苏槿也已经看到了柔妃和容雪。

“公主,要不要我们去别处走走。”冬灵小声道“省的看到那公主烦心。”她并不知道赛马会上发生了什么。但她总觉得那容雪公主看自家公主的眼神不是那么友善。

苏槿却扬起一抹笑容“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何须避让呢。”

见到那个女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容雪的身体变得僵直。

没事的,那日在赛马会上那疯马的速度那么快,她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用银簪扎了马。

还有那日在湖底,她明显不会水,更不可能发现自己在水下拖她吧。

没事的,没事的。

容雪不停在心里给自己鼓气,但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何会如此心虚。

“怡欢公主。”

“容雪公主。”

“柔妃娘娘。”

三人互相施礼,从远处看到是一派和谐,只是这内心的想法也只有她们自己清楚了。

“怡欢公主,这宫中想必比郡主府要宽敞许多吧。”柔妃笑道“不知道公主住的可还习惯?”

这话什么意思,嘲讽?冬灵有些气愤,可碍于对方的身份,她什么都不能说。

“多谢娘娘关心。”苏槿的声音很平淡,似乎没有听出什么。

柔妃掩嘴笑“公主哪里话,本宫关心公主也是应当的。”

“那娘娘应该多关心一些容雪公主。”苏槿笑道“容雪公主毕竟不是正元人氏,也不知道这几日在这京城是否习惯。”

不等容雪答话,苏槿突然从头上拿下一支银簪,“容雪公主上次在赛马会上遗失了这支银簪,我瞧着好看便带了两日,容雪公主不会介意吧。”

柔妃惊讶的看着银簪,再看看脸色变得难堪的容雪,心下便有了计较。

赛马会那日她并没有到现场,但是也听说苏槿被疯马所惊受伤,怎么会有机会捡到容雪的银簪。

看来这容雪和那日的惊马事情是脱不了干系的。

刚才不是还和自己装傻充愣么,原来早就有所动作了。

容雪生生挤出一丝笑,“怡欢公主说笑了,我从未遗失过什么银簪。”

那银簪怎么可能遗失,她又怎么可能捡到。

容雪安慰着自己,虽然乍一眼看上去和自己的那根银簪有些像,但一定不是自己的。

定然是她拿出来试探自己。

“哦?”苏槿似笑非笑的将银簪带回头上,不再说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提供更优质的手机用户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